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306章 撞死你个王八蛋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明知故问,表面笑哈哈,背后捅刀子等行为,可是官场诸生的最大特色。

    龙城城就是此中高手,别看她才走马上任没几天。

    刚把王局请到倡廉局后,还没有等审讯他的工作人员威胁利(诱you)呢,看到那些照片的王局,立即变成了大嘴巴,有什么就说什么,还跪在地上痛哭流涕的说,他也是被((逼))无奈才这样做的。

    他那些丑态,只是他解放天(性xing)后的本色演出而已。

    是有人通过王局的直属上级领导,要求他在南方集团的手续问题上,充分发挥吃拿卡要的特长,来让某总见识到敢跟某人对抗的苦头。

    某人是谁,龙城城一个电话,王局那位直属上级领导,就乖乖说出了名字,董君。

    并委婉的告诉龙局,说他这样做也是迫不得已的,因为董君是京华贺兰大小姐的心腹手下,他得罪不起啊,唯有这样做。

    搞清楚什么(情qing)况后,龙城城没有责怪那位领导。

    只是有些好奇,区区一个破南方集团,怎么会让贺兰家的大小姐感兴趣呢?

    龙城城被人称为小龙女,不仅仅是因为她长得漂亮,主要是她的智商相当高,要不然也不会在嫁到岳家短短几年内,成为了岳临川都倚重的人物。

    贺兰小新现在是开皇集团的第一副总,前段时间帮岳梓童收购临市某企业时,被龙城城横插一脚破坏了,无奈下唯有把目光放在别处。

    青山市的南方集团,就纳入了新姐的视线中。

    看来,南方集团的老板,很不解风(情qing)啊,竟然拒绝新姐抛出的橄榄枝,执意要自己做生意。

    于是新姐怒了,决定要给他点厉害尝尝,利用她贺兰家大小姐的(身shen)份,给东区相关官员打了招呼,帮她打压南方集团。

    这件事,不管是对龙城城,还是对贺兰小新来说,都是小的不能再小了。

    龙城城更犯不着,为此得罪贺兰小新,相信王局等人敢那样趾高气昂的打压南方集团,也是因为新姐给了他们底气。

    只是王局他们太天真了,在得意下犯了三个致命错误。

    首先,他们并没有意识到龙局刚走马上任后,需要烧三把火来打开局面,属于自己往枪口上撞。

    其次,王局他们小看了南方集团的人,被人下(套tao)犹自不知。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自凡对开皇集团有利的事,龙局都会给它搅和黄了!

    尤其龙局站在工作的高度上,完全不用买任何人的账,神犯杀神,佛犯杀佛,没有任何可商量的余地,不然那天在见岳梓童时,她也不会放‘后会有期’的狠话了。

    王局等人被请去倡廉局后,秦城城就算定贺兰小新会来电话,委婉的请她高抬贵手,也早就想好了对策,这才假装不知道。

    打压南方集团,结果却打压出人命来了,这出乎了贺兰小新的意料,苦笑道:城城,看在咱们姐妹之间没什么恩怨的面上,我也就有什么说什么了。王局他们这样违规,是我暗中指示的。你就高抬贵手,放那些小喽啰一马好吧?

    这——

    龙局故作为难的沉默片刻,说:新姐,我不是不想卖你个面子,只是这件事出了人命,想就此轻飘飘的揭过去,很难。

    城城,就因为我帮岳梓童?

    贺兰小新的声音,开始有些冷了。

    她才不相信龙城城这些话,什么没法向上面交代啊,就是在婉拒她而已。

    龙城城脸上的笑容,也收敛了,淡淡地说:新姐,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我不关心你在帮谁,也不关心谁是岳梓童。我仅仅是坐在这个位子上,做我该做的事。

    贺兰小新好像笑了下:城城,我必须要收购南方集团。

    新姐终于忍不住,向龙城城发出了正面挑战。

    龙局凛然不惧,也笑了声,缓缓地说到:只要我坐在这个位子上,任何人,都别想以非法手段,来刁难,威胁一家新企业的蓬勃发展。

    你决心要力保南方集团了?

    扶持中小企业的健康发展,是写在我国未来五年计划中的重点。

    龙城城说:我虽然不主管经济发展工作,却能为经济发展保驾护航,铲平那些不正当的障碍。而且——

    话锋一转,龙城城继续说道:今天下午,我研究过南方集团的资料,觉得他们新研发出的黑丝技术,值得去向全世界推广。不过,这个厂子的规模小了些。所以我打算把临市那边的厂子,推荐给他们来收购经营。没有资金,这不是问题,我可以无条件的帮忙。

    龙城城!

    贺兰小新!

    好。既然你做的这样决绝,那就别怪我记住你了。

    随时奉陪。

    龙城城始终针锋相对。

    嘟的一声轻响,贺兰小新在那边扣掉了电话。

    哼哼,明知道我在大力打压岳梓童,你却一再试图挑战我,真以为我怕你贺兰家了么?你们家与林家联姻那又怎么样?

    龙城城冷笑着,抬头看着窗外:我龙城城,代表的又岂止是岳家?

    她告诉贺兰小新,说有意要帮南方集团,与临市那家针织业牵线,并不是在撒谎。

    岳家对临市那家针织厂的(性xing)趣,本来就没有一点兴趣,龙城城横插一脚,只是单纯的为打击岳梓童而已。

    但这种手段,只能给岳梓童添堵,远远达不到把她彻底打垮的火力。

    要想把岳梓童彻底打垮,首先就要把开皇集团给狠狠踩下去。

    没有了开皇集团的岳梓童,就什么也不是了。

    可要想狠踩开皇集团,总不能使用‘以权谋私’的手段吧?

    那样倒是有效,可别人会因此反感岳家欺人太甚,最起码贺兰家会直接跳出来,打擂台,那样就得不偿失了。

    更何况开皇集团的仙媚丝袜,还是在袜业联盟大会上拿过铜奖的,国际品牌,龙城城真要那样蛮干,国家也不会同意。

    所以要想搅黄了开皇集团,唯一的办法,就是通过正当的商业竞争。

    确切的来说,是残酷的同行竞争。

    在商业战场上,开皇集团被打的丢盔弃甲,谁都不会管的,老多国际名牌,不就是被后来者给吞并了吗?

    这样,就要求青山地区,再有一家袜业公司,还要有能与仙媚丝袜比美的品牌——拥有黑丝技术的南方集团,就是在龙城城满世界寻找打手时,进入了她的视线。

    龙城城一旦下定决心要做某件事,就会全力以赴,尤其站在正义的角度上时。

    得罪贺兰小新算什么呢?

    她都不在乎得罪龙局,死活要与岳梓童狼狈为(奸jian)了,那就变成了龙局竭力打击的对象!

    东风吹,战鼓擂,当今世上谁怕谁?

    一瞬间,龙局豪气干云,哼哼冷笑几声走回到客厅内,准备小饮一杯时,却猛然想到,对面那个肮脏男,曾经大力跺过她的房门。

    火烧眉毛,且顾眼下。

    怎么打击岳梓童的事,今晚先放放,痛扁那个恶心人的混蛋,才是正事。

    一把抄起门后的棒球棍,龙局从猫眼里向外面看去,走廊内空((荡dang)dang)((荡dang)dang)的没有一个人影。

    龙局打电话打了那么久,对面的混蛋唯有灰溜溜滚粗了。

    但好戏,还没上演啊,现在龙局已经忙完了,有的是时间,与那孙子玩儿。

    滚回你自己的老窝,就行了呀?

    你还是给我出来吧,我保证不把你满嘴牙打掉!

    龙局悄悄地开门,拎着棍子走出了家门,反手要稍稍掩上门,愣住了。

    她家的房门上,被人用白粉笔画了两个东西,一个长的,一个圆的,长的伸进了圆的里面半截——更让她几乎被气昏过去的是,这两个东西下面都有注明,长的是西户,圆的是东户。

    再傻的人,也能看出这是什么东西。

    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龙城城暴怒,高举着棍子就冲了过去,狠命砸门。

    刚睡下的李南方听到动静后,翻(身shen)坐起,抬脚刚要下(床chuang),却又躺下了,扯过枕头盖在了脸上,心中默念‘狗咬人可以,但人不可以咬狗’真诀,在如雷般的砸门声中,沉沉的睡去了。

    直到次(日ri)上午九点,他才打着哈欠爬起来,半眯着眼睛走进了洗手间。

    今天李总不会在家宅着了,要赶去厂子里,把他彻夜不眠做出的公司发展策略计划书,拿给老王他们看,以后公司就照这样子来发展了。

    炒了个蒜薹炒(肉rou),下了斤半面条,粗粗吃了一顿后,锅碗也没洗,穿好衣服施施然的出门,走下楼梯台阶后,却又忽然返回,看向了自家房门。

    本来很有艺术感的防盗门,被砸的坑坑洼洼,小邬看到后,肯定会很心疼,不过这没什么,大不了李总出钱给他换个更好的。

    西户房门上画的那些东西,自然也被擦干净了。

    疯狗,还是一只女疯狗。

    想到一个女人大半夜的拿着棍子,在人家房门前猛砸的样子,李总就有种成就感,不屑的笑了下,快步下楼。

    下楼时,李总还有些后悔,刚才真该在她门前撒泡尿的——但,冤冤相报何时了?

    堂堂一伟男儿,与一蹲着撒尿的斗狠,实在没多少意思,退一步吧,也享受下海阔天空的愉悦感。

    只是当李总来到他的(爱ai)车前后,这种想法立即就烟消云散了,小白脸子气得铁青,是哪个王八蛋,把老子的车给刮花了?

    不仅仅是刮花,还在上面画了四只王八,每个车门上一只,一看就直到是用刀子划的。

    车后盖上,还划了一行字,出门,撞死你个王八蛋!

    我草了,肯定是东户那个臭娘们!

    李南方深吸了一口气,抬手在自己(胸xiong)前接连划了几个十字,念了几声阿弥陀佛,才忍住要暴走的怒气:老子现在没空理你,但你给我等着!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