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304章 事出反常必有妖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强忍着蹲下要大吐特吐的冲动,龙城城一手捂着嘴,快步走到家门前,拿出钥匙开门,小脚连踢两下,把高跟鞋踢出去,拖鞋都没换,跑进了洗手间内。

    丝袜是不能要了,脱下来直接扔在垃圾篓内,抬起长腿用水冲了下,打上香皂,用力搓洗了几遍,皮肤都已经开始发红了,胃部才好受了些。

    是谁把浓痰吐在电梯门上的?

    得到这个答案并不难,因为龙城城回来乘坐电梯时,电梯门上还没有这恶心东西,结果等她来到十楼后再出门时,就有了,还很新鲜——

    是西户那个没素质的邻居!

    龙城城实在不能容忍这样的邻居存在,昨晚下班时,对方的大力关门声就把她吓了一大跳,今晚又在电梯门上吐浓痰,说不是故意的,鬼才信。

    对门肯定住着个猥琐男人,无意中看到他的邻居居然是个美女,就动了肮脏的心思,以这种恶心的方式来(骚sao)扰她了。

    龙城城这样推断,并不是没有道理的,盖因十个男人中,有八个在看到极品美女后,都会有这种龌龊行为的。

    以往三十多年来,龙城城那可是高高在上的公主,无论走到哪儿,(身shen)边都有两个保镖的跟随,别说男人故意(骚sao)扰她了,就算多看她一眼,都有可能被保镖掐住脖子,按在墙上,威胁要抠掉他的贼眼啊。

    什么时候,被男人以这么恶心的方式(骚sao)扰过?

    当然了,现在龙城城已经正式步入官场,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招摇了,影响不好,所以也没谁保镖跟随,可这并不妨碍她教训对门那个猥琐男。

    敢用这恶心方式(骚sao)扰小龙女,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把另外一只黑色脱下来后,怒冲冲的龙城城转(身shen)快步出了浴室,趿拉上小拖鞋走出家门,随手咣地一声关上房门,咔咔的走到西户门前。

    明明有门铃,她却没有按,直接抬脚,砰地一声踢在了房门上。

    龙局是怎么保持如此好的(身shen)材?

    那是因为她这些年来,始终坚持练习跆拳道,上个月刚突破到绿带级别。

    尽管很多厌恶棒子文化的国民,总说跆拳道与中华武术相比较起来,那就挨揍不住下的花拳绣腿,只能配被女人当健(身shen)舞蹈来练,但龙城城自付对付一个棒小伙还是没问题的,所以她才不屑打电话叫人,直接来西户兴师问罪了。

    片刻后,龙城城再次抬脚,砰砰的两下。

    还是没人。

    看来,西户那个混蛋,肯定是从猫眼内,看到龙局怒火万丈的样子,吓得不敢出来了,唯有假装不在家。

    噗,噗噗!

    正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既然那龌龊男不敢出来,龙局又要出气,那么冲他家的门把上,狠狠吐上几口口水,还是很有必要的。

    美女吐浓痰那种事,龙城城还是做不出来的。

    你给我等着,我就不信你一辈子不出来!

    龙城城用白生生的食指,对着猫眼点了几点,愤愤的转(身shen)走到了自己家门口,习惯(性xing)的伸手去拿钥匙——我的个乖乖,钥匙被锁在家里面了!

    刚才龙城城狂怒之下,开门出来时随手关上了房门,却忘记了带钥匙。

    不但房门钥匙,还有车钥匙,手机,钱包啊等等,都在家里面呢。

    低头看了眼小拖鞋内白生生的小脚丫,龙城城痛苦的低吟一声:唉,随手关门的习惯,要不得啊。

    燕山小区在市郊,龙城城又(身shen)无分文,没有电话,要想联系她的人过来,那简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啊。

    可总不能跑回市区吧?

    就我这样一俏生生的大美女,晚上独(身shen)溜达,肯定会招来恶狼啊。

    打车走?

    鬼知道那些出租车司机,会不会对我心生非礼之念啊。

    难道说,今晚我要在门前蹲一宿,等天亮后再做打算?

    绝不能啊,那样会死人的。

    唉,我这脑子,怎么就记不起任何人的联系方式了呢,手机上干嘛要有电话本啊,害我从来都没记住电话号码的习惯。

    倚在门上,龙城城发了会楞,忽然想起来了,小区还有物业啊,物业应该会有应对这种事的紧急办法。

    这也不怪龙城城反应迟钝,毕竟她此前从没住过这种低档次的大众房,都是豪宅别墅的,被人前呼后拥的,哪儿会((操cao)cao)心这种小事?

    想到物业后,沮丧的龙城城精神一振,连忙快步走进了电梯。

    李南方可不知道,他随意一口痰吐出去,会给龙局带来这么大麻烦,出了小区,随便找了家小饭馆,要了一碗牛(肉rou)面,外加两个烧饼,多放点辣椒油,再来点醋,碎香菜捏上几撮,连吃带喝,唏哩呼噜吃的相当舒服。

    其实这时候,很多人都会选择吃个烧烤,喝个小啤酒。

    李南方没那么俗——他更喜欢在一个人时吃面条,在他十四岁之前,师母的手擀面,是他健康成长的主食,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筋道的美味。

    辣椒油放多了,幸好现在入秋了,天气比较凉爽,要不然会大汗白流了。

    吃饱喝足,李总没着急回家休息,叼上一颗烟顺着人行道,信步走进了不远处的小公园,溜达着消化食,一边考虑公司的事。

    陈大力昨天递上那些举报材料后,相信倡廉局的龙局会很感兴趣,立即调动精兵强将,来彻查这些隐藏在革命队伍中的蛀虫。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陈大力他们明天再去跑手续,就不会遇到那些破事了。

    嘿嘿,想跟老子斗法,你们还嫩了点,哥们只需翘起兰花指的轻弹几下,这些幺魔小丑就灰飞烟灭,去地狱内哀嚎了。

    这件事摆平后,公司注册产品专利申请都不是问题了,那么接下来自然要把工作重点,放在南方总部的装修上了。

    这个事好办,只要有钱,别说是陈大力,就算是一条狗也能玩得转,三五天绝对能搞定,等公司更名手续办完后。立即挂牌,对外招聘。

    人才,才是李总当前最迫切需要解决的重点,唯有具备精明强干的团队,才能在接下来的策划,广告,销售等方面,如鱼得水,大展宏图。

    南方丝袜,黑了想家。啧啧,这广告词,是谁想出来的啊?想出如此亮的广告词的人,绝对是个天才啊。天才,你在哪儿,为何不快快献(身shen),让本总看看你那迷人的面孔?

    就在李总自我陶醉的不行时,手机响了。

    他还以为是陈大力打来的,向他汇报最新工作进展,要不就是小柔儿回心转意了,决定要哭着喊着的,跳槽来南方集团干副总,不干副总,依旧当秘书也行啊。

    事实证明李总想多了,给他来电的竟然是岳梓童。

    李南方很惊讶,昨天她还要死要活的,怎么今天就主动给他电话了?

    难道说,她要在电话里扮演小泼妇,大骂李总一通?

    这种事,岳梓童不是干不出来。

    看在自己刚吃饱了,需要与人对骂一场来消化食的份上,李总并没有犹豫太久,就接通了电话。

    意料中的泼天狂骂,并没有发生,岳梓童那柔柔的声音里,没有丝毫怒气,唯有清凉夜风般的温柔:南方,干嘛呢,吃过晚饭了没有?

    事出反常必有妖!

    没迎来意料中的狂骂后,李南方英雄的眉毛,猛地抖动了下,随即淡淡地说:多谢岳总关心,我刚吃过,正在公园里踏月欣赏这盛世美景。

    抬头看了眼,天上黑漆漆的,别说是月亮了,连星星都没一颗。

    但这有什么呀,普通人看不到月亮,并不代表李总也看不到。

    李总的心中,永存一轮皎洁皓月。

    哪个公园?距离我距离咱们家远不远啊?半小时能不能赶到?

    还别说,李南方租住的燕山小区,距离岳梓童的花园别墅区,并没有多远,开车十分钟就能到了。

    不过李南方傻了,才会说出自己的确切位置,淡然笑道:别咱家咱家的,那是你的家,不是我的。至于远不远,我实话告诉你,不远。可在我心里,咱俩之间的距离,却是生与死的距离,远到无法形容。

    南方,你现在变得越来越有品——

    打住,有什么事赶紧说,我还忙着赏月呢。

    我想你了。

    岳梓童在那边沉默片刻后,轻声说:是真想你了。

    当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哦,不,是一个曾经的女孩子,晚上给男人打电话,语气幽幽的说我想你了时,男人都会有种顿时被幸福包围的感觉。

    李南方没有。

    可他的心尖,确实猛地颤了下,就像过电那样。

    那是因为他能感受到,岳梓童这句话是发自真心的。

    她很孤独,很需要一个强大的男人去陪伴,陪她看天上不在的皓月。

    你怎么不说话?

    岳梓童等了会,又轻声说:回来吧,我不能没有你。只要你能回来,我保证会当一个贤妻良母,好好的对你,与你恩(爱ai)到白头。

    唉。你如果不说这些,我可能还真的信了。

    李南方叹了口气:岳梓童,失恋的(阴yin)影,还笼罩在你头上吧?让你倍感空虚寂寞冷,想找个能信得过的男人陪伴你,倾听你曾经浪漫的(爱ai)(情qing)。

    岳梓童居然没有否认:是的。你越来越聪明了。

    李南方笑了,也轻声问:岳梓童,咱还能要点脸吗?

    在你面前,我还有脸吗?

    岳梓童反问道:昨天经历过差点纵(身shen)跳楼的生死后,我忽然明白了很多。

    都哪些?

    或许,你对我才是最好的。

    就因为我骂过你((贱jian)jian)人?

    南方,无论你怎么看我,我都不会在意。我在意的是,我能否像以前那样拥有你。好了,我给你微信传送个文件,相信你现在很需要。

    岳梓童的声音,轻松了起来。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