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303章 李南方的苦恼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第二天醒来后,李南方一天都没出门。

    现在金帝会所老吴也不怎么希望他去上班,恰好把精力用在正事上,男人嘛,就该以事业为主,就算不能流芳百世,最起码也得给自己后代留下一份败家的家产吧?

    南方丝袜就是李南方事业的起点,李总目光是远大的,绝不会只满足把南方丝袜做成世界第一品牌,这只是起点,是跳板,是万里长征第一步而已。

    等手下人才济济了,拥有大批资金后,他要发展房地产,发展银行业,发展航空业,到时候把华夏国旗插在火星上——好吧,他承认这是痴人说梦,相当于住在月租三百的潮湿地下室内的穷((逼)),啃着八毛钱一个的烧饼,却在((操cao)cao)心世界和平那样。

    不过没有梦想的男人,都是可耻的。

    为了梦想,李南方一大早就起来,给自己做了一顿丰盛的午餐。

    不错,就是午餐,一大早的意思就是还差五分钟,才中午十二点。

    吃过午餐,点上一颗烟,再效仿成功人士泡上一杯铁观音,坐在阳台的藤椅上,捧着手机皱着眉头,嘴里念念有词,浏览岛国最新出的每一部小电影,并评出比较权威的狂撸指数——

    说笑了,拥有远大志向的李总,怎么可能会把有限的生命,都投在这种无聊的破事上,撑破天也就是看完三部小电影后,就开始提笔做计划了。

    南方集团未来十年发展计划!

    看着写在纸上的这行字,李南方越看越觉得自己的书法越出色,绝对是大姑娘的月经,一笔好写(血)啊,让他陶醉其中,足足欣赏了半个小时。

    第一点——

    半个小时后,在第一点的后面,多了是个‘是’字。

    抬头看了眼已经西斜的太阳,李南方轻轻叹了口气。

    他终于无奈的承认,就凭他那点可怜的商业知识,比被他骂成只懂打打杀杀别无它用的陈大力强不了多少,要想闭门造车,写出一份还算可以的公司发展计划,比亲自与岛国女友拍电影还要难啊。

    再看部小电影,寻找点灵感?

    这个念头刚一升起,就被李南方否决了,生命是有限的啊。

    为了让满是黑丝****细腰肥(臀tun)的脑子清净下来,他毅然决然的放下笔,去浴室冲了个凉水澡。

    这种醒脑方式果然有效,再看小电影时,居然觉得七八部小电影,全特么的是(套tao)路,就像现在的网络小说,放眼望去,都是美女总裁啊,兵王神医透视流,万变不离其宗,实在是没劲透了。

    太阳落山后,李总用一声幽幽的叹息,为这个白天送行。

    其实李南方要想找人写(套tao)公司发展计划书,还是很简单的,只要给苏雅琪儿打个电话,相信那小婊砸马上就会派最专业的商业精英,为他策划出一(套tao)细致到让人发指的计划书。

    但他不会给苏雅打电话,伟人说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就为这点小事还要去请教女人,男人的尊严往哪儿放?

    其实——他也不是没给苏雅琪儿打电话。

    电话拨通后,李总还没说话,苏雅就在那边哭着告诉他,最最疼(爱ai)她的爷爷,终于在今天凌晨时分,离开这个苦((逼))的世界,冉冉升上让人向往的天堂了。

    人家痛失(爱ai)(爱ai)爷时,李南方如果再说这件事,那他就不是个人了,唯有倾听着苏雅的凄哀哭声,沉默很久后,才说了声节哀顺变,扣掉了电话。

    看着那张写了十几个字的计划书,李南方慢慢闭上眼,在心中搜索谁能帮他的人选,想来想去,他终于想到了一个人。

    闵柔。

    他坚信,小柔儿在商场上扑腾那么久了,就算比不上那些专业的策划大神,但帮他搞定当前的小工作还是没问题的。

    问题是,她会不会帮忙啊?

    想到这儿后,李南方蓦然睁开双眼,一道精光嗖地(射she)出,直冲斗牛——如果,把闵柔挖到南方集团来,委任为公司第一副总,来与李总共襄创业大举,岂不妙哉?

    说到做到,反正闵柔欠李总一个好大的(情qing)分了。

    当初如果不是李南方出手,老闵一家子现在还生活在水深火(热re)之中呢。

    这个(情qing)分,小柔儿一直都没还。

    现在是时候了,她应该没有任何拒绝的理由。

    施恩从来都不图报的李总,立即抓起手机,开始拨打闵柔的手机。

    嘟,嘟嘟的嘟嘟声,是那样的漫长,在空旷的房间里,显得是那样刺耳,让李总忽然有了种黯然的孤独感。

    连续拨打了七遍,足足七遍啊,闵柔竟然始终没有接听李南方的电话!

    真是岂有之此理!

    李南方相信,闵柔不是没有带电话,现在铁定是看着手机上闪烁着的来电名字,满脸都是无言的冷笑。

    她为什么不接电话啊?

    难道忘记李总当初,是怎么连夜奔波千里,为她追回数百万家产的?

    (身shen)为一个名牌大学毕业的高材生,这个社会的小资代表者,怎么可以忘恩负义?

    就因为李总昨天惹岳梓童发疯?

    这不是理由啊。

    话说两口子哪有不打架的?

    打是亲,骂是(爱ai),不打不骂不(热re)闹,(床chuang)头打架(床chuang)尾和这么简单的道理,她一个名牌大学毕业生会不懂,还坚定不移的站在岳梓童那边,无视李总求助的电话?

    简直是太让人失望了。

    唉,到底是不成熟啊。

    李南方重重叹了口气,低头翻阅着电话本,用刻薄的目光,审视着每一个名字,叶小刀——不行,这个((逼))满脑子除了女人,杀人之外,就是屎了。

    陈晓白灵儿?

    呵呵。

    隋月月——能有什么本事啊,就是个心机裱罢了。

    梁云清?

    还是算了,老狐狸一只,不值得托付重任啊。

    老谢两口子?

    得了吧,李南方坚信,一旦给他们打电话,无论他说的有多委婉,老谢保证只呵呵,薛婆娘却会把大批量的讽刺,劈头盖脸的砸下来。

    师母——李南方脸上终于浮上温柔的笑意,轻轻摇头继续下翻。

    在金帝会所认识的小城?

    那个女人肯定能做到,去找个鸭子都有几个保镖贴(身shen)保护呢,但李南方没打算动她,没有任何的理由。

    花夜神?

    不行,那个女人来头太神秘了,能不招惹,就不招惹。

    还有谁?

    最后,他的手指停在了岳梓童的名字上,久久的没动。

    难道说,李总已经落到了穷途末路的地步,仅仅为了一份详细点专业点的公司发展计划书,就要对小((贱jian)jian)人低下高傲的头颅?

    李南方才不会去找她。

    不就是一份公司发展计划书吗,李南方完全可以花钱,找专业人士来做的,何必为了这点小事就绞尽脑汁的痛苦呢?

    能用钱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明天,就在明天,我一定要办理好这件事,绝不能再像今天这样浪费脑细胞了。有这个时间,好不如多看几部小电影呢。

    揉了揉有些发涩的眼睛,工作劳累了一整天的李总,站起(身shen)走到窗前,推开一扇窗,让清新的空气吹进来,打了个滚后卷走了那些弥漫的烟雾。

    摸了摸开始咕咕叫的肚子,李南方才想起还没有吃晚饭,真心不想再亲手做饭了,还是到小区外面的小饭馆内凑合一顿吧。

    打定主意后,李总换上一(身shen)成功人士最(爱ai)穿的行头,整理了下领口时,才觉得忘记买条领带来扎上了,放下手时,又想到是该买块大金表戴上了,迈步时,旅游鞋好像很不符合老板的(身shen)份——

    特么的,越想越别扭,算了,还是换上最舒服的黑背心吧。

    穿上轻松的衣服,李南方吹着口哨走出了屋子,照样还是走楼梯,生命在于运动不是?

    可能是今天在思考问题时,抽烟抽的太多了,李南方觉得嗓子有些痒,咳嗽声中脑袋一偏,噗的一口浓痰****而出,相当有准头的吐在了电梯两扇门的门缝上。

    叮当的一声轻响,电梯门缓缓打开。

    靠,这个巧啊。

    看到有人要出来后,李南方心里骂了句,双脚一错,(身shen)子行云流水般地向前滑出,抢在电梯内的乘客看到他之前,闪(身shen)走下了楼梯。

    能乘坐电梯来这层楼的人,东户那个美女邻居的可能(性xing),要大过80。

    李南方可不想因为一口浓痰,就给美女留下恶劣的印象,自然是立即溜之大吉为好,刚走到楼梯拐角,就有高跟鞋敲打地面的清脆脚步声,从上面传来。

    果然是我的美女邻居。唉,如果不是我这嘴巴欠抽,老子肯定会趁此机会,正面认识她一下,最好是再握个小手,盛(情qing)邀请她一起去饭馆内吃个拉面,增进一下邻居感(情qing)。

    李先生好像猫儿般那样,悄无声息的快速走下楼梯时,龙城城从电梯内走了出来,怀里抱着黑色公文包,扭着她迷人的美(臀tun),走向她家门口。

    龙城城今天的形象,又有所改变,俏脸上多了一副金丝眼镜,为她的美艳平添了几分知(性xing)美,也显得沉稳严肃了很多,更符合她的高官形象了。

    刚走了两步,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啊,左腿膝盖处怎么有点凉飕飕的感觉呢?

    龙局低头一看——看,看,立即弯腰抬手,捂住了嘴巴。

    黑丝****膝盖上,什么时候多了一摊浓痰,还是丝拉的好长的那种,在灯光下闪着绚烂的色彩。

    是谁这样缺德,把浓痰吐在我腿上的啊,我没记得有谁接近我三米之内啊,怎么会有这恶心东西呢?

    龙城城回头看向了电梯,终于在已经合上的电梯门上,看到了浓痰的另外一部分残留,立即明白怎么回事了。

    有人吐痰时吐在了电梯门上,她在走出电梯时,左腿不小心碰上,沾上了。

    看这浓痰的新鲜度,黏稠度,应该是刚吐上的——龙城城分析到这儿时,胃部又是一阵剧烈的翻腾。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