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300章 邻居是个美女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李南方从没这样很直接的打击过一个人,尤其这个人,还是相当骄傲的岳梓童。

    你骄傲个(屁pi)啊?

    你除了长得漂亮,腿长些,(胸xiong)大点,在商场上有点小能力外,你还有什么资格,值得骄傲?

    在公众前人模狗样儿的,暗中却是满肚子的****肮脏。

    哦,当然了,还有几分可(爱ai)的愤青,要不然在墨西哥时也不会有那表现了,可你却没有太多脑水,绝对是脑袋瓜子一(热re)就成英雄了。

    关键是,如果不是李南方及时捉刀不漏,她就是个人人唾骂的卖国贼。

    好嘛,与人在网络上鬼混这才多久啊,刚被人家扶苏哥哥像甩破鞋似的甩开,这就腆着脸的,敢对李南方说没脸见她了。

    如果不用铁一般的事实,狠抽那张小脸蛋,李南方自己都无法原谅自己了。

    说话呀,小乖乖,你倒是给我说话呀?

    李南方学着她刚才的轻佻语气,慢悠悠地问:要不要哥哥我出钱,在开皇集团大厅门口,竖一个牌坊,上书古今中外,五百年来第一真贞洁烈妇——

    嘟的一声轻响,打断了李南方的侃侃而谈。

    岳梓童收线了。

    李南方刚骂上瘾呢,听众跑了算怎么回事?

    必须得赶紧打电话,再把她喊回来啊。

    岳梓童竟然接了他的电话,嘎巴嘎巴的咬牙声,清晰可闻。

    岳阿姨,我如果是你的话啊,我现在就从窗户里跳下去。脸朝下,先把这张臭脸摔成(肉rou)饼,免得被人看到原样,会觉得恶心。

    李南方冷酷且邪恶的笑着,声音里充满了蛊惑:跳楼吧,只要跳下去,一切都会解脱了。你放心,等你死后,我会去收敛你的,把你埋在大路口下面,死后也要整天遭受万人践踏,永世不得超生。那样,你才会——

    岳总,你要干什么!?

    一声惊叫,从电话那边传来,带着浓浓的惊惶。

    是闵柔。

    闵柔刚才就敲门了,要想岳总汇报工作,敲了几下门,都没得到回应。

    岳总明明在办公室内的,怎么会不接电话呢,现在早过了休息时间了。

    闵柔不放心,又敲了几下,依旧没有任何回应,再也顾不上别的了,抬手推门——然后就看到岳总竟然打开了落地窗,正向外爬,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尖叫一声冲了过去。

    一把抱住岳总那双大长腿,闵柔声音都变了:岳总,岳总!您有什么想不开的啊,要走极端?

    小柔,你放开我,放开我。

    岳梓童挣扎着,泪水横流:我再也没脸活在这个世界上了,他让我去死,我就死给他看好了。

    她举起右手里的手机,嘶声尖叫道:李南方,你不是让我去死吗,那我现在就如了你的意!可你给我记住,我死了,也不会放过你的!变鬼,也会吃你的(肉rou),喝你的雪,嚼你的筋——小柔,给我手机,你抢我手机干嘛?

    李南方,你给我去死吧!

    闵柔急哭了,抢过手机后大喊一声后,举起来狠狠砸了出去。

    哎哟,我的手机啊!

    幸好,幸好是落在沙发上,万幸啊,好几千块呢。

    看到手机被摔在手机上后,岳梓童接着又挣扎了起来,哭叫着:松开我,我没脸活了啊——

    岳总,岳总,来人呀,来人!

    眼看抱不住岳总了,闵柔急得大叫。

    很奇怪啊,房门明明敞开着,外面竟然没有丝毫动静,真不知道平时走马灯般前来岳总办公室汇报工作的高层们,都特么的死哪儿去了。

    那就一块去死吧,我也真活够了!

    看到岳总脑袋快要钻出窗户外了,闵柔(热re)血上头,松开她打开了另外一扇窗,就要向外爬。

    人家是真爬,才不像岳总那样装腔作势呢。

    依着岳阿姨的武力值,要想挣开小秘书阻拦,那绝对是轻而易举的,只需曲肘一记亢龙有悔——闵柔就会翻着白眼的昏过去。

    一个决意要跳楼自杀的人,会心疼手机要被摔坏吗?

    答案是,当然不会!

    岳梓童就是要李南方看看,啊,不,是听听,她被无限制的辱骂过后,实在没脸活了,不死都对不起皇天后土,贩夫走卒,唯有以死谢天下尔。

    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手段,可是由数不清的女前辈总结出来,对付男人的制胜法宝,任何时候都有着决定(性xing)的作用。

    这个大招,岳总以前是从来不屑使用的,但现在为了她更加快乐幸福的明天,就毫不犹豫的放出来了。

    她还不信了,有闵柔的精确配合,李人渣会不害怕!

    只是她万万没想到,就在心里盼着闵柔多抱她会儿,她就借坡下驴时,这傻丫头竟然要陪着她一起去死,而且死志相当坚决,没有半分虚假。

    这才是赖以托付终(身shen)的好姐妹啊,以后有机会共侍一夫也未尝不可的。

    小柔,不要!

    眼看闵秘书好像毛毛虫那样要爬出窗外了,岳总凄惨的尖叫着,一把抱住了她,用力往回一拉,脚下没收住,咣当一声摔倒在了地上。

    岳总后脑勺重重碰在了办公桌桌腿上,疼地眼前金星直冒,心中狂喊,李南方,这笔账就算你头上了!

    嗯,以后要不要把窗户锁死?

    这样玩,也太危险了,真怕一个控制不住,就此飞出去啊。

    岳梓童疼地泪水飞溅时,闵柔反手抱住了她,趴在她怀里放声大哭。

    小柔,我们女人,还真是命苦啊,怎么总是被人欺负呢?

    正所谓演戏演全(套tao),飞快扫了眼还在通话状态下的手机,岳总也大放悲声。

    总算是有急促的脚步声,从门外走廊中传来,是贺兰小新赶来了。

    看到紧紧拥抱在一起,抱头痛哭的岳总俩人,再看看敞开着的落地窗,贺兰小新脸色一变,心中暗叫了一声可惜——

    这时候,是不能询问岳总为什么要想不开,新姐唯有用她大姐的温柔,来温暖岳总那颗伤透了的心,话里话外都是委婉的自责,表示她很为扶苏甩开岳总而自责,衷心的祝愿岳总,能让死了要比活着好很多的思想,继续升华。

    听到那边有第三个人的声音响起后,李南方马上扣掉了电话。

    好像有些虚脱了似的,一(屁pi)股蹲坐在沙发上,呆呆望着窗外,开始反省自己,刚才那番话是不是太残忍了?

    有冷汗,顺着下巴滴落在了手背上后,李南方才蓦然发现,他竟然是如此在乎岳梓童的死活,要不然也不会听到她要跳楼后,会吓得出冷汗。

    刚才那番话,确实太残忍了。

    李南方能确定,他在冷静理智的(情qing)况下,是说不出那些话的。

    这都是被岳梓童那句‘你没脸来见我’给激的,脑子一(热re),捡着什么话最能伤人,就怎么说了。

    其实只要静下心来一琢磨,岳梓童还是不错的——咳,是还算不错。

    最起码她长得漂亮啊,腿长(胸xiong)大啊,还有几分傻乎乎的英雄气概。

    更关键的是,李南方每当与她在一起时,总是在智商上有压倒(性xing)的优越感,并从中得到很大的乐趣。

    如果不是她在网络上鬼混,满心又是她的扶苏哥哥,她是勉强能配得上南方哥哥的,假如就此跳窗自由的飞翔,那将是李南方心中永远的痛。

    以后,可不能再这样刺激她了。

    李南方在心口拍了拍,在额前随便画了几个十字,又念了几声阿弥陀佛后,心中才稍稍镇定了点。

    等点上一颗烟,没多久,满腔的心悸,就随着青烟慢慢消散在空气中了。

    一切,雨过天晴,就当没发生过。

    接下来该做什么,还是做什么就是了,刚才那不算事。

    差点死了,不等于真的死了。

    洗了个舒服的小澡后,李南方(情qing)绪更加放松了,看了看天色不早,与老周他们打了个招呼,驾车离开了。

    这几天,金帝会所的吴总从没给他打电话,这就表示人家不怎么欢迎他再去惹祸了——再红的鸭子,如果能给会所带来无法承受的灭顶之灾,还是不要了为好。

    不要可不行,岳阿姨还没有亲眼看到,李南方当鸭子的绝世风姿呢。

    唉,要想个办法,让她去那边潇洒才行,总这样干等着鱼儿上钩,不是个事啊。

    李南方心里幽幽叹了口气时,车子停在了燕山小区的三号楼前。

    到家了。

    想到家这个字眼后,李南方感觉到了满满的温馨,也没乘坐电梯,沿着楼梯向上溜达。

    他在回国后,基本就不再像国外那样,有系统的体能训练了,短短几个月里,居然胖了四五斤,这可不是个好现象。

    尽管大部分的成功老板,都是头大脖子粗腆着个草包肚子的模样,李南方却不想成为那样子,有一个好(身shen)体,要比有好多钱更重要。

    而每天步行楼梯,就是最基本的锻炼方式。

    到现在为止,李南方都搞不懂,那些花钱办理健(身shen)卡的人们,脑子里装的是究竟是脑汁,还是屎——开车去健(身shen)房,乘坐电梯去十几楼,却在跑步机上大汗白流,假装很辛苦的样子。

    心中嗤笑着那些健(身shen)达人,李南方步行来到了十楼,开门走进了走廊中。

    这栋小区内的住宅楼,都是十六层的小高层,一梯两户,南北通透,分东户与西户,李南方租的房子是西户,至于东户住的是谁,他不关心。

    但这不代表着他在看到有人,站在东户门前开门时,就假装看不到。

    那是一个女人,穿着一(身shen)银灰色的职业(套tao)裙,黑丝细高跟,盘着的秀发乌黑铮亮,低头开门时,露出的脖颈修长很白。

    女人是背对着李南方的,看不到她的样子,不过仅仅从她细腰丰(臀tun)的背影来看,他也能确定这是个美女。

    应该还是那种盯着她背影想入非非后,不用太久就能自己(射she)了的。

    邻居是个美女啊,不错。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