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299章 我会没脸见你?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老周带来的惊喜,让李南方的万里奔波之苦,立马下降了几个档次。

    其实李先生本次万里奔袭杀人的过程,并不是太累,左右不过是装神弄鬼,割掉俊男哥哥的口条,请藤秀先生上吊自杀而已,这种级别的任务,相比起以往他做的那些大案来说,绝对是毛毛雨啦。

    他感到累,主要是策划整个行动计划时,要浪费大量的脑细胞,看似很随意的行动,实则每一步计划,都要反复琢磨好久,制定至少十八种以上的后路,来应付转瞬可能发生的意外。

    比方该怎么接近柳村俊男,在大庭广众之下割掉他口条后,又该怎么悄无声息的撤走,不被岛国警方发现,追杀。

    比方该怎么才能避过藤秀老师别墅周围,那十数名岛国特警,送他老人家快快乐乐的上吊,现场却不留下丝毫的蛛丝马迹。

    这种装神弄鬼的任务,要比正面狙杀目标难数十倍,尤为浪费脑细胞。

    心累,才是真的累,尤其在任务即将完美收工时。

    大部分出意外的任务,都是在即将收工时,这已经成了一条可恶的定律。

    幸好李南方总是能及时规避这条定律,能够在藤秀夫人这个意外角色,忽然不请自来后,立即采用了最正确的方式,催动了(身shen)躯内的恶龙,发挥出了它的邪恶能量。

    他现在才发现,只要他有邪恶的想法,恶龙随时都能配合,还是很愉快的。

    藤秀夫人裹着一条被单,很突兀的出现后,李南方看她的第一眼,就是看她那双白嫩的双腿,询问恶龙,要不要草了她?

    当然!

    恶龙的立即苏醒,用实际行动恢复了他,导致他的眼睛瞬间发红,邪恶因子嘶嘶外溅,一下子就笼罩住了小羔羊般的藤秀夫人,就像中了邪那样,乖乖走了过去。

    岛国女人之所以被称为全世界上最最贤惠的,这与她们所处的环境,从小就耳濡目染的文化有关,尤其在女友盛行的现代社会。

    你站着,她就会跪下来;你躺下,她就会坐上来;你跪下,她就会撅起来——这段话,就很形象形容了岛国女人的贤惠,让男人从中得到华夏女人再奋斗一百年都追不上的满足感。

    藤秀夫人就是其中的佼佼者,尤其她不会像别的女人那样,在高兴时会压埋跌压埋跌的乱叫唤,而是低低哭泣着吟唱。

    就好像,在斜风细雨中到背着双手,无比装((逼))的走在西湖边,内心深切呼唤白娘子那样——这就是藤秀夫人给李南方,留下的最真切感受。

    让他(情qing)不自(禁jin)的迷失其间,继而舍不得让她去死,信手留下了黑幽灵的独门标记。

    这样的女人,如果李南方还能狠心辣手摧花,那么他就不算个人了。

    不得不说,本次岛国之行,藤秀夫人绝对是李南方的最大收获,这在很大程度上,缓解了他在杀人后才有的暴戾,从而避免了那种做案后的疲倦感,拍拍(屁pi)股快快乐乐的踏上了返程之旅。

    老周又送上的惊喜,让打算轰走陈大力俩人后,准备在办公室好好睡一觉的李总,兴奋的在屋子里来回的转圈,睿智的大脑快速转动着,思索接下来的工作计划。

    原来,干事业要比谋划做案,要快乐很多啊,尽管太特么的费脑子了,不过这种成就感,却不是杀人能比得上的。

    叮叮当,手机铃声,打乱了李总创业的思路,这让他有些烦。

    尤其在看到来电显示后,这种感觉尤甚,想都没想直接点了拒接:老子现在这么忙,哪有闲心与你打(情qing)骂俏?

    片刻后,手机铃声再次响起。

    李南方又拒接。

    再响。

    再拒。

    再响——好吧,李南方承认,岳阿姨现在比他还不要脸,被拒绝多次后,仍旧保持着一颗纯洁的童心,来恶心他。

    他实在受不了这种恶心,唯有接通,张嘴就骂:岳梓童,你丫是不是闲的没事干了?一大老板,没事总来(骚sao)扰我干嘛?

    宝贝儿,我还以为你要关机呢。

    岳梓童((贱jian)jian)兮兮的声音,轻佻的让人不敢相信是她在打电话:你怎么不关机呀,关机嘛,关机嘛,你不关机,就是希望我一直撩你嘛。

    李南方一手抚额,很头疼的问:咱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

    能呀,宝贝儿。

    说吧,找我毛事?

    李南方端起茶杯喝了口:想让我把公司转让给你,免谈;想见我,免谈;想向我夸耀你在背后怎么对我使绊子,免谈。老子现在忙地很,没空听你扯淡。

    你把柳村俊男的口条扔哪儿了?

    岳梓童很突兀的问道。

    什么?

    李南方双眼微微眯起:什么柳村俊男,口条的?

    岳梓童冷笑道:呵呵,装什么呢?李南方,你以为你万里奔袭割走柳村俊男的口条行动,唯有天知地知你知道吗?

    草,她是怎么知道的?

    李南方暗中骂了句时,脑子再次飞快的转动起来,开始检测本次任务中的纰漏,嘴上却没有丝毫停顿:岳梓童,你扯什么淡啊?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电光火石间,李南方就把整(套tao)任务的全过程,迅速检测了一遍,确定并没有出现任何纰漏,岳梓童纯粹是在乍问他,在脑子灌水了的(情qing)况下。

    没有谁知道他去过岛国,这一点他敢以脑袋来保证。

    就像岳梓童所推断的那样,李南方有着多达三十多个国家的正版护照,每个护照都有不同的名字不说,关键是外形。

    就像这次去岛国,他护照上的照片,就与他本人真像有三分之一的区别,就算用再高科技的手段,也无法甄变出他不是某个岛国公民。

    那天凌晨,我喝醉了很难受给你打电话,让你滚过来陪我时,你正在青山机场,乘坐的是凌晨两点十六分,直通东京的航班。

    岳梓童继续冷笑:哼哼,我知道,那天你去机场时,你的相貌就已经改变了,与你的护照照片完全一致,国籍也许是华夏,也许是岛国也许是南韩。就算警方严查,也不会找到你出国的痕迹。

    顿了顿,她继续说:不过我要想找你,却很简单,只需彻查那趟航班所有东亚乘客,是谁在四十八小时内往返华夏,岛国——那个人,百分之八十就是你了。

    放(屁pi),真搞不懂你在胡说什么。

    李南方低低骂了句,心里无比的郁闷。

    这是因为他很清楚,岳梓童这个办法看上去很愚蠢,却是最管用的。

    宝贝儿,你否认不了的,休想瞒得过本小姨这双如炬慧眼,哈,哈哈。

    嚣张的(娇jiao)笑几声,本小姨笑声顿敛:李南方,你别忘了我以前是干什么的。也可能你太大意,或者说对我不设防。所以那晚你才在机场接我电话,让我听到机场工作人员的广播声,确定你就是在机场了。

    我已经仔细查过了,你乘坐凌晨两点十六分的航班,抵达岛国东京后,清晨六点二十三分,可以从机场直达北海道,在地铁内用时大约三十五分种,赶到北郡酒店——

    岳梓童此时充分体现出了,她还是很有可能会成为一个优秀特工潜质的,李南方本次做案的行动路线,她凭借一个电话来推断,竟然还原了百分之九十。

    李南方越听越心惊,终于意识到他以往小看了岳梓童。

    但这也不能怪他。

    行动那天凌晨,如果是换做别人给他打电话,他就不会接听了。

    宝贝儿,你怎么不说话呀?

    岳梓童就像喝了大力蜂王浆那样,浑(身shen)蓬勃的朝气,与得意:还需要我再给你推断下,你与苏雅琪儿之间的关系吗?呵呵,我可做梦也没想到,在我眼里就是个人渣的未婚夫,居然早在咱们见面之前,就已经成为问题女王的裙下不贰之臣了。

    这件事,我大姐知道吗?

    岳梓童在那边悠悠的问道:要不要,我给大姐打个电话,通知她一声,告诉她,在她心目中堪称完美无缺的南方,其实早就违背了她对你的期望,暗中泡上了外国妞?唉,我记得早在你来找我之前,大姐给我打电话时,还信誓旦旦的说,你在外面没有女人啊,没有女人,没有女人——

    岳梓童忽然摊牌,李南方彻底懵((逼)),唯有故作冷静的冷笑:嘿嘿,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还不知道呀?行,我现在就给大姐电话——

    等等。

    呀,小乖乖,你不会是害怕吧?

    你想我怎么样?

    李南方没有废话,很干脆的说:提出你的条件。不过,休想打我公司的主意。

    切,就你那个小破厂子,白白送给本小姨,都不带稀罕的。

    彻底掌握大局的岳梓童,嗤笑一声:无论你现在哪儿,给你半小时的时间,立即滚来蓝天酒吧,觐见本小姨。让我看看我的小乖乖,现在瘦了还是胖了。

    不去。

    李南方很干脆的拒接:我是不会见你的。

    岳梓童的声音,(阴yin)森了起来:你就不怕,我给大姐打电话?

    随便你。

    李南方无所谓的说:反正我现在是不愿意见你的。

    岳梓童问:为什么?你没脸见我?

    我会没脸见你?岳阿姨,我真不知道你怎么有脸说出这句话的。

    李南方的声音里,全是嘲笑:在网络上与陌生男人********,大肆发送你的(身shen)体福利。在现实中你的扶苏哥哥,好像甩破鞋那样甩开后,还要死要活的——就你这样在现实虚拟两个世界都无比下((贱jian)jian)的女人,还有脸说我没脸见你?

    岳梓童没有说话。

    但李南方能听到她在咬牙,急促的呼吸声,不用问,脸色也应该铁青了,这让他很有成就感。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