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297章 真有厉鬼的存在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福源刚号称东京第一破案高手,这些年来侦破的大案要案,可以编纂成一本教科书,像福尔摩斯那样。

    就没有我破不了的案!

    这是福源刚的座右铭,当然前提是要给他足够的时间。

    俊男哥哥在上千人关注下,被厉鬼割走口条的消息传到东京,福源刚的第一反应就是嗤笑,不语。

    高人嘛,总是会高深莫测的笑笑,却不说话,让人去猜测了。

    他很反感东京这边的做法,就因为凶手隐藏着好,借用天时地利来装神弄鬼,就能真变成鬼了啊,还派出研究灵异的专家去那边。

    出于对工作的尊重,福源刚特意打电话提醒局长,暂且先别管柳村俊男是被谁割走了舌头,先去保护腾秀归田吧。

    根据福源刚的判断,厉鬼事件很可能是华夏人不满柳村俊男的挑衅,派遣绝顶高手来教训他了。

    被割口条事件的起源,就是因为腾秀归田那部著作所引起,依着华夏人崇尚的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的信条,他才是最该被杀的。

    柳村俊男撑破天是个大嘴巴,割走舌头算是教训,让他下半生在痛苦中反省胡说八道的益处,哦,错了,是害处。

    但腾秀归田却写了一部书,影响了万千人,那么如果华夏人要搞他,只会干掉他,不会再有别的惩罚方式了。

    局长对福源刚还是很钦佩的,马上就给北海道那边打电话,要求分居立即对腾秀归田提供最完美的保护,但要注意方式,要躲在暗中,唯有这样才不会惊走凶手。

    对局长的郑重指示,北海道警方肯定高度重视,立即派遣大岛茂为首的十数名特警,在夜色降临时,沉夜潜伏在了藤秀家四周暗中,瞪大眼睛密切关注周边动静。

    为确保藤秀的安全,他家别墅前的小花园里里,也在悄无声息间,潜藏了足足六个特警,来喂蚊子——

    这么多人,布下天罗地网,就算真有厉鬼前来,也唯有束手就擒的份儿。

    负责本次行动指挥的大岛茂,坐在街上的一辆车里,他负责监视方圆百米内的所有监控头。

    每隔半小时,他都会接到隐藏在各个角落中的手下汇报,尤其是在院内关注腾秀归田的暗哨。

    正常。

    正常。

    依旧正常。

    午夜来临之前,一切正常的汇报,不但没让大岛茂精神放松,反而更加紧张了。

    岛国的民间传说中,邪魔鬼祟的出现,都是在午夜时分。

    果然,(情qing)况有了变化,潜伏在藤秀家的暗哨说,他用夜视望远镜观察到,藤秀夫人脚步匆匆的走进了卧室。

    这也没什么奇怪的,很多女人半夜醒来后,都会忽然产生浓厚的(性xing)趣,找丈夫嘿咻一番——就像特意验证大岛茂的想法,院子里的手下很快就请示了,说他们听到了皮(肉rou)撞击时才会发出的咣咣声,请问领导怎么办?

    草,这点毛事还问怎么办,简直是愚蠢透顶,难道你让我派你们,去打搅人家两口子的和美(性xing)生活吗?

    被训斥了一顿的手下,很是有些无地自容。

    足足半小时后,这个手下又汇报了,说藤秀夫人回到了她的卧室,走路好像很不对劲啊。

    麻了隔壁的,这混蛋简直是没救了,如果你是女人,被男人咣咣半小时后走路,也会不得劲的,这么多年的祖国文化,白白熏陶你个傻((逼))了。

    傻((逼))不敢再说什么了,唯有继续潜伏,喂蚊子——直到天光亮了,才在低声咒骂中,收队回家补觉。

    大岛茂正睡的香呢,被电话铃声惊醒了。

    噩耗传来,腾秀归田死了,是上吊自杀。

    上吊自杀就上吊自杀吧,偏偏(胸xiong)前还写了一行字,说他自己是个罪人。

    报案者,是藤秀夫人的娘家嫂子,约好今天去看大海的,没想到却看到了死尸,真特么的晦气。

    得到这个消息后,大岛茂激灵一个冷颤,火速赶往藤秀家。

    他跑过去时,当地警局的验尸官,已经‘确诊’了腾秀归田的死亡时间,昨晚深夜十一点四十三分左右。

    不可能!

    大岛茂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三个字,只因验尸官确诊出的时间,是藤秀夫人被嘿咻之前一个小时。

    死人会与女人嘿咻吗?

    扯淡啊扯淡。

    但随后,大岛茂就无话可说了,死人(身shen)上很干净,包括他那个玩意儿,没有任何酸爽过的残留物,倒是在角落的地板上,发现了大摊的这玩意。

    这玩意很好化验,没多久就确定是藤秀夫人的产物了。

    这说明,昨晚她确实与男人酸爽过,时间长达足足半小时。

    立即找藤秀夫人来问话,你昨晚和谁酸爽过啊?

    藤秀夫人站在尸体前,沉默许久才回答说,鬼,一个会说汉语的厉鬼,酸爽之前,她亲眼看到丈夫上吊自杀了,她想逃走,厉鬼却用它那双可怕的眼睛,勾住了她的魂魄,让她乖乖走过去,跪在了地上。

    至于完事后,她是怎么回到自己房间的,已经记不清了。

    真有厉鬼的存在?

    现场所有人,都打了个冷颤,大岛茂问藤秀夫人,厉鬼还和你说什么了?

    藤秀夫人摇头,回答说没说什么。

    厉鬼当然说了,可她不敢说,厉鬼嘱咐过她的。

    现场,只有藤秀夫妻的痕迹,再也没有第三个人了,包括那个咣咣她的——厉鬼,地上应该混合了它某些东西的污渍中,却提不到,唯有藤秀夫人的。

    就在大家伙脖子发凉时,东京第一破案高手福源刚,亲自赶来。

    高手就高手,赶来后一眼就看上了尸体(胸xiong)前那行字。

    不是厉鬼写的字多好,而是要研究,这究竟是种什么样的墨水,写上去的,怎么可能渗入肌肤,永不褪色,就像胎记那样。

    (阴yin)(阴yin)符!

    大岛茂忽然又想到了民间传说的那些东西,颤声说道。

    在本地民间传说中的(阴yin)符,不是大家所熟悉——熟悉吗?

    不是那种黄纸,上面画着曲里拐弯的东西,而是一种笔。

    这种笔写在活人(身shen)上,永不褪色到死,又深仇大恨的厉鬼,才能向(阴yin)君讨得这种(阴yin)符,写在仇人(身shen)上。

    然后,仇人就会在午夜来临时,自杀。

    被誉为东京第一破案高手的福源刚,听大岛茂说完后,也懵((逼))了,沉默半晌拿出小刀,在尸体(胸xiong)膛上轻轻剥下一块皮来。

    皮下组织,依旧有这种浓黑的颜色,深入骨髓的样子。

    真真有厉鬼的存在?

    在化验过这种颜色,对人体没有丝毫害处,只起到永不磨灭的效果的结果后,自信的福源刚,终于相信有些传说,貌似不是空(穴xue)来风了。

    我能肯定,真有厉鬼的存在。

    只是那个厉鬼,来自华夏青山——我如果想他了,可以去找他。

    想到昨晚那种无法舍弃的奇特窒息感,藤秀夫人轻轻咽了口口水,侧脸看向了西方,右手贴着后背,缓缓滑落在了(臀tun)瓣上。

    那上面,有一个可怕的黑色骷髅头。

    难道说,这是厉鬼每占据阳世间的一个女人,就会给她留下的独特印记吗?

    藤秀夫人想多了。

    李南方这个((逼)),就是看人(屁pi)股又大又白,本打算在上面题诗一首,像什么昨夜小楼又(春chun)雨之类的,可笔落下去后,却习惯(性xing)的画了他的独门标记,黑骷髅。

    好吧,他承认在女人(屁pi)股上画这玩意,要比在墙上树上等地方画,更有手感,还特有成就感,就是思想龌龊了些。

    可那有什么呀?

    他本想把藤秀夫人也干掉的,只是看她太漂亮了,舍不得。

    虽说女人守着丈夫的尸体被他咣咣,是一种最大的羞辱,但总比被干掉要好很多。

    李南方有些自责,他怎么总是会产生妇人之仁呢?

    非但如此,还在酸爽透顶时,告诉人家想他了,就来华夏青山。

    这不是故意告诉人家,他是在装神弄鬼,引导岛国警方跑来青山彻查此事吗?

    那他精心策划搞得一切,都会曝光,引来无休止的麻烦。

    好几次,他都想重返藤秀家,把那女人干掉,彻底的灭口。

    可一想到女人那迷人的肥(臀tun),想到她夺魄般的吟唱——就舍不得了,唯有用最快的速度,逃离岛国,这样就能为丑陋的人世间,多保留一个美女来养眼了。

    做了才后悔,不做不得劲,这个特点,应该是李南方最大的致命缺陷了。

    他有种预感,早晚会因此吃大亏。

    算了,那都是以后才费脑子的事,当前最好给老谢说一声,委托他转告二愣子,再给搞一些纯天然的黑色颜料来。

    这玩意,简直是太好用了,尤其是在女人白(屁pi)股上画画时,手感好的不行。

    这种颜料,其实是一种草汁,是从八百帝王谷内一种特产小草里,挤榨出来。

    因小草的汁水,有这种无法解释的特效,所以八百那些土鳖,为它取名为附魂草。

    榨取这种草汁时,必须得加倍小心,一旦粘在皮肤上,这辈子就是这个颜色了。

    除了这个作用,附魂草没有别的(屁pi)用处,也就是二愣子这种土鳖,才会搞一些来当宝贝,送给最好的朋友,来感谢李南方没有与他争取傻妞。

    李南方才没有看上傻妞。

    如果他必须在八百生活,他希望那个女人是岳母?

    草,怎可能会是她呢?

    不能想,绝不能想,那是长辈啊。

    可如果在长辈的(屁pi)股上,也画上个黑色骷髅头呢,那会是——草,都说不能想了,怎么还想啊,欠抽!

    李南方想到做到,抬手给了自己一耳光,把正向他汇报工作的陈大力,给吓了一跳:啊,李总,您这是——

    我在拍蚊子,有问题吗?

    李南方放下右手,眼皮子抬起,瞭了陈大力一眼,淡淡地问。

    没,没问题!

    陈大力慌忙摇头,心中却奇怪,李总拍蚊子的力气,也太大了点吧,把他自己的腮帮子都拍肿了。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