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295章 我有李南方!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会是李南方!

    怎么可能是李南方!

    他怎么会去了岛国,出现在了这种集会上,眼里带着得意的笑?

    是——是他割走了柳村俊男的舌头?

    怎么可能,他一个狗(屁pi)都不算的人渣,怎么可能会做到这件事!

    盯着手机屏幕的岳梓童,完全石化,脑子里却仿佛有上万只小蜜蜂在嗡嗡地叫,形成了这一个个的问题。

    她敢以她的节((操cao)cao)——算了,这玩意已经没有了,那就以她的生命来保证,刚才对着镜头,对全世界所有关注本次集会的那个人,就是李南方。

    她就算是死了再挫骨扬灰,也能通过那双眼里得意的笑,确定那就是李南方。

    他为什么得意的笑?

    那是因为,就是他割走了柳村俊男的舌头!

    等她终于从懵懵懂懂中清醒过来时,来自岛国的现场直播视频早就结束了,相信国内各大论谈现在已经疯了,绝大多数人都在震惊过后,欢呼雀跃。

    当然也有一小撮人,会痛心疾首的大骂是谁,如此的残忍残酷,没有人(性xing),竟然以这种卑鄙的方式,来报复一个优秀民族的呐喊者。

    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未来,华夏国内总是会有一些崇洋媚外的傻((逼))存在,忘记自己老祖宗是谁,强烈谴责国民素质低下,鼓吹外国好,甚至还会翻动那个((逼))嘴,质问那些厌恶岛国的人,战争都过去那么久了,怎么就不能忘记那些不愉快,接受人家就是比我们强的现实呢?

    这种极力鼓吹外国好,狠踩自己祖国的人,以前统称为为汉(奸jian),现在统称为公知,未来统称——滚尼玛((逼))。

    不管是欢呼的,还是痛心疾首的,岳梓童现在都不关心,她只想搞清楚,李人渣怎么去岛国,割下了俊男哥哥的口条,又在那边装傻卖呆。

    澡也不洗了,哗啦一声从浴缸内站起来,也没擦(身shen)子,抬脚迈出来,快步走出浴室时,竟然没有踩到碎了的酒杯,扎破脚,也算岳阿姨运气很好了。

    坐在沙发上,随手扯过一个沙发靠垫抱在怀里,岳梓童开始拨打李南方的手机号。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经关机,请稍候再拨。

    机械女声告诉岳梓童,李南方关机了。

    这更加让她确凿自己的判断了,现在光天化(日ri)下的,李人渣如果没有去岛国,为什么要关机呢?

    为了进一步确定李南方去了岛国,岳梓童拨通了市局张洪忠的电话:张局,麻烦您一件事,请您帮我查一下机场那边——只查凌晨一点后到早上七点的航班,是去岛国的——查李南方乘坐的哪一次航班。

    张局,麻烦了,昨晚我们公司总部财务处失窃,有高级商业机密文件被盗走,我初步怀疑是李南方窃走的,现在我们正四出寻找他的下落,刚得到消息,他可能去了岛国。

    岳总以前在干特工时,可是受过说瞎话不用打草稿,泰山崩于眼前而不变色的严格训练,懂得该怎么撒谎,撒谎时用什么样的语气,才能让人相信。

    要想彻查凌晨一点后去岛国的航班乘客资料,唯有警方能做到,但也不是随便一个人,就能指使警方去做这件事的。

    可岳梓童脑袋上的英雄光环还没有褪去,又与京华岳家有着斩不断理还乱的关系,事(情qing)又不是太大,局座当然会欣然同意。

    十几分钟后,岳梓童的邮箱内就多了十数张乘客资料照片。

    局座为了省事,干脆把凌晨一点到早上七点,所有飞往岛国的航班乘客资料,拍摄下来了,这样看上去一目了然。

    没有李南方的名字。

    怎么会没有他的名字呢?

    难道说,他早就去了岛国?

    不对。

    岳总忽然想到,凌晨一点在她难受的要死,给李南方打电话时,手机内还传来过广播声,是汉语,在提醒各位旅客,青山前往南韩釜山的飞机,马上就要起飞了,请旅客们去几号登机口云云。

    凌晨一点时,他去了机场。

    他去机场做什么?

    当然是乘坐飞机去岛国北海道,伺机割掉柳村俊男的舌头!

    可是,数次前往岛国的航班乘客中,怎么会没有他的名字?

    他,用的是假护照。

    自诩为华夏顶级特工的本小姨,能想到这一点,简直是太简单了。

    既然李南方用了假护照,当然查不出他的名字,可假护照上的照片,却一定会是他的本人照片。

    岳梓童很想再给局座打个电话,请他把所有凌晨前往岛国的乘客护照,也都给她搞来——还是算了吧,她能想到的,李南方也能想到,为了确保他的假护照真实(性xing),他会乔装打扮,改头换面的。

    简单的来说,就算局座能再次为岳总搞来乘客的护照资料,她依旧看不出哪个人,才是真正的李南方。

    到底哪个乘客才是李南方,这已经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岳梓童发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

    她,以前太小看李南方了。

    十年前那件不堪回首的遭遇,总是让岳梓童戴着有色眼镜去看李南方,去审视他,却忽略了他那些不寻常处。

    一个因作风问题蹲大牢的人渣,会恰到好处的在监狱内,遇到苏雅琪儿的心上人,成为好基友——

    苏雅琪儿那是什么人啊,那可是全世界都有名的问题女王,小魔女,她的心上人就算犯下十恶不赦的大罪去坐牢,依着她的能量,也会让他被区别对待,受到特殊照顾,怎么可能会与李南方一个小人物,同居一室?

    可苏雅琪儿为什么要撒谎,欺骗岳梓童?

    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她认识李南方,她这样做,都是与李南方商量好的,要不然她没必要为开皇集团争取袜业联盟大会的贵宾邀请函,更不会亲自登台,与岳梓童献艺!

    原来,她与李南方之间,有着这么非凡的关系。呵,呵呵。

    仿似醍醐灌顶的岳梓童,呵呵傻笑两声,微微眯起双眼,喃喃说道:岳梓童啊,岳梓童,真亏你平时自诩聪明过人,其实却被人玩弄于股掌之中,不知尚且沾沾自喜。

    怪不得李人渣面对风(情qing)万种堪称绝世佳人的本小姨,从没表现出一个人渣遇到美女时,该有的正常表现,比方竭尽全力的要癞蛤蟆吃天鹅(肉rou)的等等,反而动不动就翻脸,说走就走呢,原来人家有了苏雅琪儿那样的,当然不会太稀罕别的女人了。

    怪不得他能帮闵柔打断孟常新的胳膊。

    怪不得他能斥资三千万,抢先收购思戈尔针织厂。

    怪不得——这个人渣在本小姨面前,始终是扮猪吃老虎而已!

    猛然间想通这些问题后,岳梓童只想对天大喊一声,李南方,我草泥马!

    不能这样喊,本小姨是淑女,怎么能爆粗口呢?

    连连冷笑很长时间,岳梓童啪哒点上一颗香烟,闭上眼惬意的叹了口气,缓缓躺在了沙发上,秀气白嫩的小脚,搁在了案几上,丝毫不介意白花花的****,就这样红果果暴露在空气中。

    因失恋产生的怨气等负面(情qing)绪,此时已经烟消云散,满世界都鼓((荡dang)dang)着清新的气息,让岳总只想慢慢的呼吸,低低的吟唱,才能抒发她此时的欢乐之(情qing)。

    我捡到宝了。

    岳总一支香烟吸完后,总结出了这五个字。

    而且,据岳总的直觉来判断,她当前所发现的这些,很可能只是宝贝的冰山一角,李南方隐藏着的真正实力,要比她所想到的还要更多,更强大!

    怪不得爷爷早在十年前,就执意要把我许配给他,不容我有丝毫的反抗。

    怪不得大姐严令他,必须来到我(身shen)边,哈巴狗那样的围着我转。

    怪不得妈妈愿意把祖传三十七代的轩辕珰送给他——原来,他们都看出李南方是个宝啊,竭力要帮我把他留下。

    特么的,这么多的怪不得,为什么本小姨以前都没发觉,还要一心把他踹走呢,真是笨啊,笨死了。

    幸好现在本小姨不怎么要脸了,不顾廉耻的喊人家老公,原来这都是老祖宗的在天之灵帮忙啊。

    既然是宝贝,让苏雅琪儿那种人物都迷恋的宝贝,我傻了才会放出去呢。

    李南方,我要留住你,不择手段,不惜代价的留住你,一辈子把你牢牢攥在手心里。你,逃不掉的。哈,哈哈。

    岳梓童忽然纵声(娇jiao)笑起来,翻(身shen)跃起。

    根本不在乎全(身shen)一丝不挂,在银铃般的(娇jiao)笑声中,本小姨扭着迷人的小蛮腰,脚步轻快的踏上了楼梯,她要更衣,她要用膳,她要走出别墅,去满是丰收景象的旷野中,享受收割的喜悦。

    失恋了,那又能怎么样?

    我有李南方

    这辈子想到扶苏哥哥就会心痛,那又怎么样?

    我有李南方。

    公司发展遭遇无法突破的瓶颈,那又怎么样?

    我有李南方。

    龙城城打压我,那又怎么样?

    我有李南方!

    只要亲亲的南方在,这些都特么的不算事啊,不算事!

    问世间,有几个女人,能嫁给她最(爱ai)的男人啊,不也是生活的很幸福?

    从现在起,岳总要朝气蓬勃,神采飞扬,开始不一样的人生。

    是谁带来远古的呼唤,是谁留下千年的祈盼,难道说还有无言的歌,还是那久久不能忘怀的眷恋——

    当岳梓童那空灵悦耳的歌声,自一派丰收景象的旷野中唱响时,岛国这边已经是夕照遍地,为这片充斥着和平的土地,镀上了一层迷人的金色,让人忘记就在上午,还曾经电闪雷鸣,暴风骤雨过。

    人类最大的特点,就是健忘,只要自己的利益没有受损,别人舌头被割走,又关我的毛事儿?

    柳村俊男被割走舌头后,会不会疼,以后怎么说话——已经没几个人关心了。

    大家更关心,他的舌头,是被人,还是真被厉鬼割走的。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