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293章 英雄寂寞如雪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你大学是学文科的吧?

    看到书呆子的这样表现,李南方就以为他是学文的。

    邬玉洁却摇头:不是,大学念得是经济学。文科没用。当初二战倭寇兵败时,国内都把学文的全推上战场,只留下了理科生,指望他们重建家园的。

    学文有个鸟用?学的再好,又有鸟用,能在倭寇挑衅我大中华时,飞越千山万水,让犯我中华者伏尸倒地吗?有道是,**************,百无一用是书生啊。

    书呆子说到这儿后,才猛地意识到李南方来了,赶紧站起来,讪笑着双手来回搓着,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坐下,兄弟,你倒是很对我的脾气。

    李南方拍了拍邬玉洁的肩膀,坐在沙发上问:想不想喝酒?我那儿有,高度二锅头。保你喝上半瓶,今晚就能坐飞机杀到北海道,把那傻((逼))倭人给干掉。

    开,开玩笑呢,李先生,我可没那么大本事。

    邬玉洁还算是有些自知之明,接着站起(身shen),神色有些黯然:如果我有——呵呵,李先生,让你见笑了。我们该走了,不打搅你休息了。

    解下脑袋上的黑丝,不顾李南方的盛(情qing)挽留,邬玉洁拉着行李箱,与女朋友出门走了。

    门在关上的那一刻,他的背影显得是那样单薄——好吧,李南方承认这样说有些装((逼))嫌疑,书呆子就是瘦了些,穿上秋衣秋裤也不会超过一百一十斤,很想知道他女朋友会不会嫌隔的慌。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喂马劈柴,周游世界;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chun)暖花开。

    不知道为什么,李南方在打开一瓶二锅头,就着牛(肉rou)干喝酒时,忽然想到了这几句诗。

    这是海子代表诗里的一段,相当有名,备受广大文艺青年的喜(爱ai)。

    李南方也很喜欢,但却不喜欢真去海边搞个房子,劈柴喂马,他更喜欢被众多美女簇拥着,天天纸醉金迷——喜欢某些诗词里的超俗意境是一回事,但现实中该怎么享受,却又是另外一回事。

    现在却不喜欢这些诗了,可能是受愤青邬玉洁的影响吧,觉得面朝大海什么的有些矫(情qing),他更喜欢那句**************。

    从现在起,做一个屠狗的人,大口喝酒,大块吃(肉rou);从现在起,关心去岛国最早的航班是几点,多久能到达;那有一条舌头,在等着我去割,沾上酱料,点起篝火,面朝大海,(春chun)暖花开。

    喝了几口二锅头的李南方,诗兴大发,摇头晃脑的吟了几句诗词,把酒瓶子重重蹲放在案几上,拿出手机开始订票。

    北海道可是世界旅游胜地,人活一辈子,怎么能不去那个地方浏览一番呢?

    扔下手机,李南方走到窗前,解开衬衣扣子,看着外面,片刻后闭上眼,张开双臂,深(情qing)的低低呼唤:北海道,我来了。柳村俊男,你做好准备了吗?

    人若倒霉,喝凉水也塞牙。

    同样,人若走运,美女就会主动给你打电话啊——凌晨一点,李南方走进青山机场的候机大厅内时,接到了岳梓童的来电。

    喝了一整瓶高度白酒的岳阿姨,睡到半夜后又醒了,是被酒精给烧的,翻江倒海的那种烧,从沙发上滚到地板上,又从地板上滚到客厅门口。

    唉,没办法,她一直都在吐啊,难受的几乎要死。

    喝酒前,她还盼着地球爆炸,让男人女人好人((贱jian)jian)人的都一块玩完呢,结果现在却不想就此英年早逝。

    我正像含苞(欲yu)放哦,不对,我已经绽放过一次了。

    我正像一朵绽放的花儿那样,美艳异常,人见人(爱ai)呢,凭什么要去死啊?

    不就是扶苏有了女朋友了吗?

    不就是龙城城要打压我吗?

    不就是——这些挫折加起来,又能算个毛啊,有什么资格与我的大好青(春chun)划上等号啊,傻瓜才愿意。

    本小姨还没活够,才不能就此死去,酒精中毒的人死后,脸是青紫色的,老吓人了,会影响我美若天仙的形象。

    救命啊,李南方,你赶紧来救我,我要死了,快点来!

    岳梓童趴在门槛上,涕泪横流的喊道。

    此时此刻,除了给他打电话外,岳梓童不会再向别人求救的,无论是贺兰小新,还是闵柔,骄傲的岳总,可不想让她们,看到她现在的狼狈模样。

    李南方就不同了,反正她在他眼里,早就是个(身shen)体肮脏,思想堕落的((贱jian)jian)人了,浑(身shen)呕吐物的形象被他看到,也很正常。

    只是那个该死一万次的人渣,竟然说:听你中气十足,不像是要嗝(屁pi)的样子啊。喝酒,喝多了吧?

    是,是,喝了一整瓶五十二度的牛栏山——呕!我我特么的也没想到,便宜酒会这么折腾人啊。李南方,快来救我,我难受死了。

    没事,牛栏山二锅头,是部优省优,全国免检信得过产品。只听说喝醉酒后开车时有出车祸死的,可没听说有难受死的,您就先忍着点吧,难受过后就好了。

    你你不来!?

    岳梓童怒了,抬头对手机吼道。

    不去。

    李南方很干脆的说:老子从来不伺候酒鬼,尤其是女酒鬼。

    你特么——

    你特么的!

    李南方打断她的话:岳梓童,你有病啊,喝那么多马尿。

    我是有病,哈,嘿,嘻嘻。我是有病。

    岳梓童怪笑了几声,忽然大放悲声:李南方,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喝酒吗?是因为,贺兰扶苏,已经,有新的女朋友了!他,不要我了!

    恭喜。

    李南方在那边沉默片刻,淡淡地说。

    恭喜什么?

    岳梓童猛地吸了下鼻子,哈哈狂笑起来:恭喜我终于被人彻底甩了吗?

    不是恭喜你,我是在恭喜你的扶苏哥哥,总算看出你是个不正常的神经病,摆脱你的纠缠了。好了,你继续在那儿悲(春chun)伤秋吧,老子还有事要忙,拜拜了您呢。

    别扣电话,要不然我和你没完!特么的,都说不让你扣电话了,你怎么还扣呢?混蛋,混蛋。全世界这么多人,为什么就没一个真正在乎我的呢?为什么啊,呕——

    岳阿姨喃喃地骂着,又吐出一口黄水后,趴在了门前台阶上,张大嘴剧烈喘着粗气,慢慢地没了动静。

    喝大了的人,只要吐个唏哩哗啦,再大哭大笑会后,就会感到无比的困倦,哪怕是趴在粪坑内,也会睡得舒服无比,一觉到天亮。

    天光大亮,艳阳高照,秋风徐徐,带着丰收的喜悦。

    当然了,在这个秋风送爽的季节里,是不会缺少蚊子的。

    而且这时候的蚊子,嘴巴比夏天里的蚊子更毒,民俗说得好,七月半,八月半,蚊子嘴巴快过钻。

    岳总深夜酒醉爬出客厅时,只穿了件小睡袍,两根白花花的大腿,脸上,脖子上上,小半个肩头,全是蚊子叮咬过的小红包,甚至还有几只死蚊子,在地上。

    是撑死的。

    岳总望着镜子里的那张脸,也不知道沉默了多久,才幽幽叹了口气,抬脚迈进了浴缸内,拿起手机给贺兰小新打了个电话,说她今天不舒服,在家休息一天。

    她的记(性xing)很不错,昨晚夜半醒来后,给谁打过电话,说了些什么,人家是在怎么说她的,甚至有多少蚊子趴在她(身shen)上饱餐——她都记得很清楚。

    如果是换成别的女孩子,肯定会觉得很丢人。

    岳总不会,就算做的比这个再过十倍,她也不会觉得丢人。

    所谓的丢人,是那些要面子的人的专利。

    现在岳总在李南方面前,很有面子吗?

    如果谁跑来问她这个问题,她肯定一耳光抽过去,说人家眼瞎了。

    不就是被贺兰扶苏给踹了吗,不就是失恋后打电话给李人渣求安慰时,却被人家讽刺一顿吗?

    这都不是事。

    只要岳总还能在李人渣之外的所有人面前,保持着她以往的尊严,依旧是众员工心中的冰山雪莲,全国人民眼里的大——大大大地英雄。

    英雄寂寞,如雪。

    真正的英雄,本(身shen)就要耐得住寂寞,才能从白雪中感悟,绚烂如夏花般的美丽。

    我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泡在温暖的浴缸中,清清的水儿漫过,我(娇jiao)嫩(诱you)人的酮体——唉,大好(娇jiao)躯,谁人享用?英雄,寂寞如雪。英雄,怎么可能不喝酒呢?

    岳英雄唱了几句一匹来自北方的狼,又发了几句感慨,跑到外面端来一杯红酒,胳膊搭在缸沿上,轻轻摇晃着,右手却拿着手机,随意浏览着网上的新闻。

    这样的潇洒,才符合她英雄的(身shen)份。

    现在网上最吸引眼球的新闻,非柳村俊男那段视频莫属。

    尤其昨天他吐着舌头叫嚣,大好口条谁敢来割的镜头,更是刺激到了所有华夏人,网上铺天盖地的全是骂声。

    有人建议华夏该派出传说中的影子特工,立即赶赴北海道,割掉倭寇的口条,这个建议,被数百万人顶了起来,呼声最高。

    岳梓童却不以为然,轻蔑的笑了下:傻子,你以为就你想到这一点了?你不哔哔的话,华夏可能还会真这样做。但现在不会了,那个什么狗(屁pi)俊男出点事,就会赖华夏头上的。而且,倭寇那边也会派遣大批特工,着重保护可(爱ai)的男男。

    唉,可惜本小姨现在红尘俗事未了,不能漂洋过海,单枪匹马斩那狗贼于马下,甚憾。

    岳梓童忽然发现,原来自恋才是调整状态的最佳方式,几番不要脸的话说出来后,心里轻松了太多,酒也不喝了,索(性xing)双手齐动,也加入了讨伐倭寇的水军中。

    有视频了,是现场直播!

    有网友在论坛上高叫:特么的,看那倭寇俊男太嚣张了!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