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292章 等着你来割我舌头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以后总算不用再住酒店,遭受前台客服小妹的白眼了,这让李南方心(情qing)很愉快,恨不得一步跑到燕山小区去。

    虽说是租来的,但那对李南方来说,却是除八百之外的第二个家。

    相比起女人来说,男人其实更留恋家的感觉,在自家看小电影,无所顾忌啊。

    先去超市买了一些(日ri)常用品,水果蔬菜(肉rou)食,以及换洗的衣服,足足花了几千大洋,装了四个大袋子,放在车后座,吹着口哨向燕山小区那边疾驰而去。

    车子驶进燕山小区,天刚擦黑。

    按照与邬玉洁约定好的,这时候他该搬走了,从现在起,他与女朋友的小(爱ai)巢,就属于李南方了——嘿嘿,雀占鸠巢的感觉,还不是一般般的好啊。

    拿出昨晚就拿到的钥匙,李南方刚开了房门,就听里面传来邬玉洁愤怒的喊口号声:打倒小岛国,我要纵马踏平东京,让这些倭寇永不翻(身shen)!

    草,怎么个(情qing)况,他们还没有搬出去?

    李南方心里骂了句,推门向里面看去,就看到邬玉洁站在沙发前,本来很斯文的脸有些扭曲,双手高举着对着电视乱舞,脑袋上还系着一根黑带。

    哦,不是黑带,是一条黑丝袜。

    他女朋友苏欣悦跪坐在沙发上,也盯着电视,一条腿黑,一条腿白。

    俩人都没注意到李南方开门进来,还在那儿怒吼,邬玉洁甚至还抬脚踢走了一个锦墩,他女朋友倒是理智些,可也挥舞着小拳头,给男朋友喊口号助威。

    帮,帮帮,有些无语的李南方,抬手敲了敲房门。

    俩人这才回头看向门口,邬玉洁这书呆子还问:你谁啊,怎么来我们家了?

    幸亏他女朋友反应比较快,连忙拉住他胳膊,小声说:租客,这是租客呀!

    你是租客?

    书呆子眨巴了下眼睛,总算是明白过来了,连忙讪笑了声,却又接着说:李先生,你先等会儿,我看完新闻再说。

    好,你尽管看。

    李南方笑着点了点头,把门外四个大袋子拎进来,放在门后关上门。

    我要纵马踏平东京,灭了这帮龟孙子!

    与李南方打了个招呼,书呆子又对着电视喊上了。

    苏欣悦有些不好意思,赶紧从沙发上跳下来,踩着小拖鞋走到李南方面前,抱歉的说:李先生,对不起啊。我们这时候还没有搬出去。其实,我们都收拾好了。喏,行礼都在那边放着呢。就是我男朋友看到新闻后,生气——咳,他这人,有点愤青,你别怪他。

    没事没事,我也不是太着急。

    李南方扫了眼卧室门口的两个行李箱,看向了电视,问:什么新闻呢,让他这样激动。

    最新消息,今天傍晚的事,华夏一个旅游团去岛国游玩时,下榻岛国北海道北郡酒店,这家酒店是国内旅行社的定点酒店,双方已经愉快合作十数年,都没出现过任何纰漏。

    今天发生了,盖因北郡酒店的每个客房内,都摆放了岛国官方出版的一本书,全书内容都是倭军入侵华夏时,在金陵犯下的滔天罪行有关。

    金陵大屠杀中,有三十万华夏同胞遇难,这已经是全世界都知道的事实了,可岛国却始终不承认,为此还特意出版了这本书,在书中狡辩华夏夸大其词。

    说什么当时金陵最多也就是死了几万人,还都是被倭军给击毙的军人,至于误伤的平民百姓也有,数量却是寥寥无几。

    战争吗,再怎么仁慈,也会误伤平民百姓的,这是不可避免的遗憾。

    为了反驳华夏的‘夸大其词’,本书作者腾秀归田,费时十数年,埋头图书馆内昼夜查阅资料,并十数次亲临金陵,最终总结出了一百零八条证据,来证明当时倭军并没有犯下如此滔天罪行。

    什么当时正值华夏国内军阀混战,民不聊生,整个金陵地区的总人口,也只有区区十几万啊。

    什么特派记者河村在金陵拍摄了大批照片,第一幅照片题为《接受治疗的华夏伤兵》,内容是在一家医院里,倭军的军医和护士正在为华夏伤兵诊断和治疗。第三幅照片题为《炮声停止后金陵城内的亲善(情qing)景》,内容是正在和华夏小摊贩打趣的倭兵,一派与战前没有什么区别的(热re)闹景象。

    在提名为《倭军亲切关怀难民,金陵充满和睦气氛》的照片中,倭国宣称,街道依然沉寂,慈和的阳光照耀着城市西北角的难民区。从死里逃生的难民们,现在已经受到皇军的抚慰。他们跪拜道旁,感激涕零。在皇军入城以前,他们备受华夏军队的压迫,生病的人没有医药上的帮助,饥饿的人不能够取得一米一粟,良民的痛苦,无以复加。幸而皇军现已入城,伸出慈悲之手,散播恩惠之露

    更可笑的是,倭国当时的新闻传媒记者,还发出了金陵获得新生金陵一片祥和金陵人民喜迎解放感激皇军恩德的消息。

    看到这本书的内容后,前往岛国旅游的华夏人集体愤怒,立即向酒店反应,让他们撤销这些荒唐书,并给个说法。

    酒店负责人却闪烁其词,说这只是还原度很高的历史文献,与右翼不右翼的战争贩子无关,客人们完全可以把它当有趣读物来欣赏就好了,没必要较真。

    老娘只对你妈的有趣读物感兴趣!

    当时就有一大姐暴走,拿书摔在了负责人的脸上。

    还没等这件事处理完呢,北郡酒店路对,忽然聚集了大批岛国青年,高挥着膏药旗,疯狗那样的接连爆出有损华夏国威的话,直言不讳地的说华夏人,就是东亚病夫,是支那人,就知道颠倒黑白,夸大其词,是一个劣等民族等等。

    那位大姐更怒,冲下酒店要与那些畜生理论,结果却被警察拦住。

    大姐被警察拦住后,示威的岛国青年更加猖獗,用扩音喇叭大喊,都来看啊,那个华夏女人要来打人了,很符合没素质民族的个(性xing)啊等等。

    那大姐也是个暴脾气,在被数名岛国警察阻拦下,跳着脚的大骂,尼玛以后小心点,我弄死你这孙子!

    哎呀呀,这是在对我的人(身shen)威胁吗?

    我好怕啊,到底是低素质民族的正常表现啊!

    好,好,我就在这儿等着,你来弄死我啊!

    怎么不过来呢,你怎么就不过来呢?

    被警察拦着啊,警察能拦住野蛮的低素质人吗?

    支那女人别生气,今天只是开胃菜,明天才是岛国料理大餐,届时将会有上千人来游行——您有本事啊,就弄死我,割掉我舌头也行。

    戴着棒球帽的岛国青年,歇斯底里的吼叫着,还故意伸出舌头来挑衅,证明他这舌头可不是一般的舌头,是吹过好多名女友黑木耳的,现在价值千金呢,有本事割走,割不走,你就是个支那人!

    事件发生后,当地旅游部门为确保前来送钱的华夏游客数量不减,特意封锁了消息,但却挡不住现场华夏公民,用手机拍下了这极其恶心的一幕,传回了国内。

    国内立即炸了,上亿网民发帖反击,痛骂倭国狗,国内新闻频道,也播放了这个视频,主持人厉声谴责岛国某些人的无耻行径——

    李南方白天时睡觉,醒来后看打电话给陈大力他们,完事后又兴冲冲的跑来,没时间上网,当然也不知道发生这件事了。

    邬玉洁俩人收拾完行礼后,就等着与李南方最后交接呢,趁休息时打开电视,看到了这则新闻。

    书呆子平时话不多,人如其名的有些娘,与陌生人说话时甚至都会脸红,可他却有一颗愤青的心——狂怒之下,居然扯下女朋友的黑丝缠头上,赌咒发誓要踏平东京了。

    要不是苏欣悦拦着,邬玉洁还有可能会咬断一根手指明志。

    李南方听完后,没什么哭笑不得的想法,只觉得书呆子很可(爱ai),就是脑袋上缠着黑丝袜干嘛呢,这好像是岛国人才喜欢干的事吧?

    不是。

    苏欣悦摇了摇头,看着男朋友的目光,温柔的要死:刚开始,我也是这样问的,他却骂我说懂个(屁pi)。脑袋上系上带子的做法,早在大唐时代就已经存在了,那是军人在表明要与敌血战,不死不休的决心,与喊大风是一个意思。只是后来被倭国遣唐使学了去,就变成他们的文化了。

    是吗?你不说,我还不知道。

    李南方讪笑了声,走到沙发后面,看向了电视。

    电视里,拿着扩音喇叭的岛国青年,依旧在歇斯底里的吼叫,那位大姐已经被酒店保安拉进了酒店内。

    岛国青年更加得意,狂奋,叽哩哇啦的吼叫声,更刺耳。

    我草泥马,我草泥马!怎么没有翻译字幕?

    邬玉洁这会儿脸都红了,好像喝了酒那样,伸着手吼叫:酒呢,来酒!

    苏欣悦从案几上拿起一瓶矿泉水,递了过去。

    书呆子立即仰首,咣咣的痛饮,半瓶矿泉水下去后,还很有范的高呼:好酒,好酒!待我痛饮三百杯,手持青峰斩倭寇——不对,不怎么押韵啊。

    邬玉洁听不懂岛国青年在哔哔些什么,李南方能听懂。

    岛国青年嚣张的有些没边了,指着他那条不断翻卷的舌头说,他叫柳村俊男,欢迎支那人来割走他的口条下酒,就怕没人敢。

    没人敢吗?

    李南方笑了,觉得俊男弟弟简直是太可(爱ai)了,很喜欢他。

    电视画面一切,结束了柳村俊男的挑衅镜头,视频结束了。

    唉,我草特么的,可惜我空有满腔(热re)血,却无法报效国家,可恨,委实可恨。

    望着电视上的插播广告,脑袋上系着黑丝的邬玉洁,瘫坐在沙发上,痛心疾首的样子,让人心酸。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