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290章 这个吻,不脏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这是我懂事之后,别人第一次给我洗澡。

    洗浴完毕的隋月月,站在浴缸前,望着壁镜内那个漂亮的女孩子,缓缓抬起了双臂:能不能,再给我穿衣服?

    澡都替她洗过了,再给她穿衣服,也不算个事。

    再说李南方其实还是很喜欢给美女穿衣服的,伸手拿过一个黑色小蕾丝:抬脚。

    隋月月(身shen)子后倾,倚在了李南方怀中,目光始终盯着壁镜,反手勾住了他的脖子,抬起了右脚。

    我现在忽然觉得,我是个女王。

    当李南方为她(套tao)上最后一件白色针织小披肩时,隋月月说道:我好像,不该仇视这个世界。

    你没资格仇视这个世界的,因为有些人在刚出生时的命运,要比你苦很多倍。

    李南方替她整理了下后衣襟,后退两步淡淡地说:最起码,你在出生时是正常的,没有那些先天(性xing)的病患,就不用为健康的活下来,每时每刻,都再与病魔斗争。

    隋月月回头,问;你小时候有病?

    李南方沉默了片刻,说:我是个弃婴。到现在为止,我都不知道亲生父母是谁。但我比你要幸福太多了,因为我有比亲生父母都疼(爱ai)我的人。是他们告诉我,这个世界很美丽,我必须努力活下来,来欣赏这些美丽。

    笑了笑,李南方转(身shen)走出了浴室:有很多我这样的孩子,活不过十三岁。但我活过来了,而且还很强大。那是因为,除了特(爱ai)我的女人,还有个老头也总是骗我,说我是老天爷派来,拯救这个世界的救世主。

    更可笑的是,我居然相信了,于是就努力的活。

    李南方回头看着隋月月,张开双手笑道:看,我现在活的多愉快,多阳光?你,本(身shen)条件比我好太多,为什么不学我这样,放弃那些让人讨厌的(阴yin)暗,开开心心的活着呢?又何必在意,别人是用什么眼光看你。

    心存怨气的人,无论看什么都不会顺眼,还总会把别人很正常的一个表(情qing)动作,误以为是在厌恶她,算计她。但当她像我这样心怀坦((荡dang)dang)时,就算别人确实厌恶她,也会被她真诚的笑容所感化,继而自责,对她好的。

    你用什么样的心态看世界,世界就会用什么样的态度来对待你。

    李南方点上一颗烟,问始终望着她的隋月月:听懂我说的这些话了没有?

    听懂了。

    隋月月点头。

    李南方又问:受感动了没有?

    被感动了。

    那你怎么不鼓掌呢?

    李南方的话音未落,隋月月就用力排起了巴掌。

    李先生满脸陶醉的样子,闭上眼:装((逼))的感觉,如此美妙,怎能轻易放弃——隋月月,你最好是再请我给你签名,那样我会有更大的成就感。

    隋月月踮起脚尖,在他嘴唇上轻轻吻了下:这个吻,不脏。

    李南方睁开眼,笑道:没事。脏也不要紧,我这个人天生自带洗涤功能。

    如果我能躲过这次劫难,我还会算计你。

    隋月月看着他的眼睛,犹豫了片刻,轻声说:别怪我,这是我的真心话,我不想欺骗你。算计别人,来为自己谋取最大的利益,已经成了我的本能。

    那你最好做好受惩罚的充分准备。

    李南方动作轻佻的,伸手拍了拍她的脸颊时,门外走廊中终于传来纷沓的脚步声。

    走到窗前,拉开窗帘看了眼蒙蒙亮的外面,李南方叹了口气:唉,这些人的反应,也着实慢了些,愣是让老子等了一个晚上。

    隋月月快步走过来,抱住了他的胳膊。

    不用抱,他们也会把你带走的。

    我知道,正因为这样,我才抓紧时间多抱会儿。

    隋月月用力点头,看向了门口:以后,就没机会了。

    门开了,不是李南方意料中的警察,是老吴。

    老吴满脸都是兴奋的样子,说话都不利索了:叶叶兄弟,没没事了!

    相比起李南方来说,老吴的这个晚上更加难熬。

    会所是他的,倾注了他所有的心血,结果却因为一个鸭子,一个公主,就有可能遭受毁灭(性xing)的打击,想想就心痛啊。

    幸好李南方的表现,让他稍稍有些欣慰,希望大有来头的林少,能够高抬贵手,放他一马。

    无法形容的煎熬中,老吴接到了靠山的电话。

    靠山说的第一句话,就是问他找了什么人,居然能把这件事给压服下去了,京华林家家主放出话来,说这件事责任全在林少,要把他带回去好好管教,绝不会籍此来打压,报复任何人。

    像林家家主那个(身shen)份的大人物,掩口唾沫一个钉的,说不追究,就绝不会追究,无论是在明处,还是在暗中。

    听到这个消息后,老吴当场懵((逼)),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好长时间后,才慢慢清醒了过来,在心中唱道,是谁这么牛比,能把京华林家也能搞定?

    叶沈!

    唯有叶沈!

    老吴想到了马经理三个装((逼))女保镖被打伤那件事了,那可是七星会所来的人,结果被叶沈打伤后,那边竟然没有丝毫追究的意思。

    这次也是。

    怪不得叶兄弟那么淡定呢,原来人家心中有底气啊。

    乖乖,叶兄弟到底是什么来头啊,就连林家都得退避三舍!

    发了,这下我可发了,能够认识这么牛的猛人——握着李南方右手接连用力摇晃的老吴,看重他的双眼里,全是浓浓的(爱ai)意。

    老吴的眼神,让李南方心中恶寒,连忙挣出手,表面淡然的说:昨晚我就说过,一人做事一人当,绝不会拖累会所的。就是勇哥,对我可能有些误会。

    他误会个(屁pi)!他敢误会!叶兄弟昨晚你能亲手教训他,那是他的福气!

    老吴了立即义愤填膺的说:我早就看不惯他现在的一些行为了,只是碍于他追随我多年,不忍心给他点厉害颜色瞧瞧罢了!唉,这都怪我啊,一味的纵容他,才让他敢对叶兄弟你不恭。叶兄弟,你大人大量,别与他个混子一般见识。

    老吴表面上在痛斥勇哥,实则在给他讲(情qing)。

    李南方与勇哥在老吴的心中地位,孰轻孰重,这是问都没必要问的问题。

    李南方当然明白,也没把老吴的这些漂亮话当真。

    叶兄弟,你能告诉吴哥,你是——

    老吴笑嘻嘻的问道,还搓着手,很不好意思的样子。

    这是想打探李南方的真实来历了。

    他可不知道,李先生自己都纳闷,林家怎么就收手不追究这件事了呢?

    就算没有花夜神说那些,李南方仅凭林少折磨隋月月时的肆无忌惮,随(身shen)有最高警卫局的人追随,也能确定林少有多牛比,绝不是那种把吃亏当福的主。

    难道说,是花夜神出手帮忙?

    她的能量,会这样大?

    这些话,李南方当然不会告诉吴总,只是高深莫测的笑了下,问:吴总,你真想知道我的来历?

    是啊——啊,不是,不想!

    吴总猛地醒悟了过来,知道的越多,麻烦就越多。

    李南方真要告诉他,说我是个来头比林少还要大的牛比人士,却在你这儿当鸭子,给你挣钱,这要传出去,肯定会有损本牛比的英名。那你说,我是不是该把你杀了灭口啊?

    对老吴的上道反应,李南方很满意,抬手拍了拍他肩膀:吴总,咱们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你继续当你的老总,我继续****的公关,好吧?

    好,好,是真正好!

    吴总连声答应着,抬手擦了擦脑门上的汗:叶兄弟,饿了吧?我这就去给你点早餐。呵呵,别客气,请留步,留步。

    老吴进来后,自始至终都没与隋月月说一句话。

    傻子,才会得知李南方是牛比人士后,再指责她手((贱jian)jian),偷客人东西。

    隋月月却主动找他说话了:吴总,请留步。

    小隋小姐,你有什么吩咐吗?

    吴总刚要叫隋月月的艺名,话到嘴边又改了。

    隋月月抱着李南方的胳膊,淡淡地说:我想知道,到底是谁偷了客人的东西,却塞在我口袋里,嫁祸于我。

    什么?

    老吴愣住,吃吃的问:东西不是你——

    我再说一次,我没有偷东西,有人在栽赃嫁祸我。

    隋月月说:还请吴总,能给我个交代。如果吴总问不清楚,那么我自己去问好了。

    啊,不用,不用隋小姐亲自去问,我一定会找出那个栽赃者!

    老吴可不敢让隋月月自己去问,那样李南方就会去,会所好不容易才平息下来,实在不能再折腾了。

    只是他没想到,隋月月好像是被冤枉的。

    不是好像,应该就是!

    要不然,她也不会这般理直气壮。

    真是岂有此理,哪个婊砸给老子惹了这么大麻烦?看我不弄死你!

    老吴满眼冒着凶光,快步出门,吩咐侯在外面的人:马经理,把昨晚来这包厢的几个平台,都给我找来!

    要想((逼))迫那些平台说实话,对老吴来说简直是太简单了,手段要比林少等人凶残很多,还有可能会连累她的家人。

    虽说栽赃嫁祸隋月月的人,手段卑鄙了些,是诚心要害人,但想到会所那些残酷手段后,李南方还是于心不忍,皱眉看着隋月月:有必要吗?

    有。

    隋月月脸色平静的回答:我找回我的清白,这有什么不对的?

    你会害死她的。

    她在做那件事时,就该想到这一点。

    隋月月笑了:李南方,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像你这要宽宏大量。有些人,天生就不会被别人的宽容而感动。

    你也是这样的人。以后离我远一点。

    李南方盯着她看了片刻,转(身shen)快步走出了包厢。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