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289章 需要我帮你洗澡吗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当初董君为了维护新姐的威严,暗中策划指使隋月月去黑唬闵柔,却被白灵儿给破坏,导致他不得不把隋月月退推出来当替罪羊。

    闵柔的大度,让董君避免了被贺兰小新知道这件事后,喝斥他的下场,可他却担心隋月月以后会泄露此事,给他带来不好的影响。

    杀人灭口来确保此事不被新姐得知的想法,他是——不敢有的,却会想法设法让隋月月滚出青山市,那样就保险了。

    为了赶走隋月月,董君故意散播她被开除的原因,让青山各大正规企业,都知道了她是个多么没品的女人,从而拒绝了她的应聘。

    现在父亲常年卧病在(床chuang),急需一份稳定工作来挣钱的隋月月,当然不肯就此离开,无奈之下才走上了这条红尘路。

    你怎么知道董君在背后暗算你?

    推断。

    推断?

    李南方歪着下巴,望着她:隋月月,你知道我为什么看你很不顺眼吗?

    因为我是个心机裱。

    隋月月倒是很有自知之明,坦然回答。

    不错。

    李南方的回答,也很干脆:男人最喜欢的女人,不是因为她长得有多漂亮,而是希望她的思想能单纯一些,远离男人才该有的勾心斗角。

    你就干脆说,你喜欢傻女人就是了。

    隋月月眉头微微皱起,再说话时的语气,有些不好听了:凭什么呀?女人凭什么要比男人傻,被你们男人玩了,还笑呵呵的——

    说到这儿后,她闭上了嘴,低头。

    等了片刻,李南方才冷冷地问:说啊,你怎么不说了?

    隋月月不说话。

    李南方抬起除掉鞋子的右脚,用脚尖挑起了她的下巴:说,继续说。我不说停,你就给我一直说下去。

    本来,他还在隋月月偷人东西被折磨时,觉得她有些可怜呢。

    现在看来,这女人根本不值得他可怜,是个心机裱还在其次,关键是她内心藏着一股子戾气。

    用一句话来形容她,可能最恰当不过了,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

    绝对是小人,还是女人中的小人,属于特别危险的那种人。

    漂亮的女孩子,却被男人用脚尖挑起下巴,这种感受当然不咋样,隋月月微微闭着眼不吭声,却用力咬住了嘴唇。

    李南方的脚尖上移,放在了她被咬得没有血色的嘴唇上:你现在是不是在想,别看我为了救你,惹下了天大的祸事。可有一天假如我落在你手里,你就会让我后悔,我不该这样对你的。

    是。

    隋月月竟然这样回答,猛地睁开眼,颤声说:所以,你不该救我,更不该用这个动作,来刻意侮辱我。我我就是个小人。小人,只记得别人对她的伤害,却从不去考虑别人对她的好。

    你这是在((逼))着我,让你滚蛋。

    呵呵。

    呵呵?呵呵是什么意思?

    呵呵的意思,就是说,就算我现在被你赶走了,那些人在没有动你之前,也不会动我的。因为大家伙都看到,我刚才为你做什么了。

    那你现在可以走了。

    出乎隋月月的意料,她在说出真心话后,李南方竟然没发怒,一脚把她踹个跟头,狠狠收拾她,而是放下脚,和颜悦色的让她走。

    隋月月楞了,看着又开始玩手机的李南方,实在搞不懂他怎么会这样大度。

    李南方,还是第一个让她猜不透的男人。

    我不走。

    几分钟后,隋月月轻声说道。

    (爱ai)走不走,无所谓。

    李南方眼皮子都没抬起。

    我跟着你。

    我对你,没兴趣。

    你,你也许会对我感兴趣的。

    隋月月深吸一口气,说:最起码,我很漂亮。我告诉你。我现在还是个处——

    处就了不起吗?

    李南方真有些烦了,看着她:漂亮就了不起吗?你能比闵柔更漂亮,更纯洁,更让男人喜欢?隋月月,就算你比闵柔漂亮一万倍,从没有被男人上过,可在我眼里,你就是个婊砸。最不值钱的那种,看你一眼,我的胃里就会难受。

    隋月月被骂的不知道说什么了,只是用力咬着嘴唇,有血渍从嘴角淌下。

    滚吧,以后别让我再看到你——好吧,你不走,我走。

    李南方实在不想看到这个女人,站起(身shen)抬脚走向门口,准备换个房间等人来。

    隋月月伸手,一把抱住了他的右腿,整个人贴在了他腿上。

    李南方低头,张嘴吐了口口水,落在了隋月月嘴边。

    她眉梢剧烈抖动了下,接着张开嘴,伸出舌头把口水((舔tian)tian)干净了。

    你忍得越辛苦,对我的仇恨就越大,结果就会越糟糕。

    李南方轻声说:别((逼))我。你说的也不是完全不对,最起码你很漂亮,我不想让一个漂亮女人,变成需要人伺候的傻瓜。这,你得多多感谢需要你去赡养的父亲。

    我我——我没有偷表!我没有偷他的手表!

    隋月月忽然嘶声大喊起来,泪水哗哗淌下:为什么,你们都看不起我!为什么呀,就因为我不甘人下?就因为我想通过自己的努力,往上爬?我这样做有什么错?

    凭什么,我就不能通过自己的努力,去争取更好的生活环境?凭什么,让我生在一个贫困家庭?凭什么,在我十几岁时,就要把整个家庭的重担,都压在我肩膀上?

    不公平,一点都不公平!我恨这个世界,我恨所有所有所有所有比我幸福的人!

    闵柔凭什么能获得岳总的青睐,刚大学毕业就是秘书,而我却只能当个前台小姐?我与她,一样的漂亮!如果给我上学的机会,我也能从那种大学毕业的!

    你们都看不起我,觉得我是个心机裱。

    如果换做是你们,从小生活在那种特贫困的家庭,被人欺负,能不变成心机裱吗?要不然,早就被人连骨头都吞下去了!

    我巴结有钱人,又怎么了?我只想来换取更多的东西,来改变当前的困境!

    李南方,你以为心机裱,就该来会所当公主吗?哈,哈哈,谁愿意来这鬼地方,伺候那些恶心的大老板啊!

    可我不来不行啊,真的不行。我不挣钱,谁来给我爸看病?谁啊,你——还是董君,岳总,还是老天爷?

    我来当公主怎么了?就因为我妈把我生的漂亮了些,来当个恶心的公主,都会被别人嫉妒,排挤,趁着客人不注意时,偷了人家的金表,却藏在我(身shen)上吗?

    呜,呜呜,李南方,你给我说说,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隋月月嚎啕大哭中,声音越发的嘶哑,却依旧清晰可辨:你可知道,在那个林少让人用烟头,烙一个姐妹时,我心里有多怕,又有多侥幸吗?因为,我也喜欢那块手表,我也想据为己有啊,在人不知道的(情qing)况下。那样,我就可以卖掉,换钱。

    哈,哈哈。

    隋月月又狂笑起来:可在下一刻,我却忽然在口袋里,摸到了那块表!是谁,是谁趁着我不注意,把表放进我口袋里的?李南方,我不是你,你是大名鼎鼎的带磷青龙,你曾经拳打脚踢京华贵客却(屁pi)事没有。我,只是个下((贱jian)jian)的心机裱。

    我吓坏了,在摸到那块手表时。

    隋月月在李南方裤子上,狠狠擦了把泪水,昂起下巴看着他,全(身shen)发抖:真真的,我真被吓坏了。不敢想象被他们搜出金表,在我(身shen)上烫上好多伤疤的样子——那时候,我只想逃走,逃走。用最快的速度,逃离这个鬼地方,这个魔窟。

    你说的不错,没谁喜欢我这样的心机裱,就连那些卖笑的,都不喜欢我。为什么,我们两个都是来会所卖的,你却备受老总厚(爱ai),而我却每天都要遭受别人的白眼呢?

    隋月月的眼神,茫然了下来,缓缓问道:李南方,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做,才能平平静静的活下去,不用遭受这么多的磨难?

    隋月月就像一座酝酿了很久的火山,也积蓄了太多怨气,只是始终没机会爆发出来,现在忽然毫无征兆的爆发。

    过后,她全(身shen)的力气都像被抽走那样,软软瘫倒在李南方脚下,茫然盯着他的脚,一动不动。

    为保护客人的**,包厢内是不许安装监控的,所以别想通过监控,来彻查是谁偷走了林少的大金表。

    可李南方却相信,隋月月不是在撒谎,她说的全是真的。

    一个人在歇斯底里时,所吼出来的话,才是真心话。

    李南方低头看着她,过了会走出了包厢。

    隋月月闭上了眼,她以为她被最后一根稻草抛弃了。

    一抹惨笑,从她嘴角勾起时,却听到李南方在门口喊道:谁帮我个忙,去更衣室把隋月月的衣服拿来?

    空((荡dang)dang)((荡dang)dang)的走廊某处,响起了声音:沈哥,我这就是帮你拿。

    很快,公主领班就出走出了电梯,双手捧着隋月月下班时才穿的衣服。

    谢了,红姐。

    对领班道谢后,李南方回到了包厢内,看向隋月月。

    隋月月闭着眼,就像睡着了那样,脸色恬静。

    她当然没有睡着,她被一双有力的手抱起来,横抱在怀中,走进了包厢浴室内。

    为了方便客人,浴室内的浴缸内,总是会保持满满一缸清水,上面还撒着喷香的玫瑰花瓣。

    李南方在抱起隋月月之前,她(身shen)上的沙发罩就掉了,露出雪白的光溜溜的(娇jiao)躯。

    把她放在浴缸内,李南方问道:还需要我帮你洗澡吗?

    需要。

    隋月月没有丝毫的犹豫,也没睁开眼。

    那就快点,我估计那些人快来了。

    李南方挽起袖子,抬起一条修长的****,搁在了缸沿上。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