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288章 这都是咎由自取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他没必要亲自表态的,相信包括黄家在内的下面那些人,都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件事,才能平息他心中的怒火。

    他当前要做的,就是保持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像往常那样看会儿电视,洗澡休息,等明天早上睁开眼后,生活秘书已经告诉他,事(情qing)都处理好了。

    都散了吧。

    林家家主放下白瓷杯,对得知林夜白被人痛扁后,又惊又怒赶来询问的家人,挥了挥手。

    爸,您怎么不打个电话给东省的张叔叔,让他直接派人把凶手抓起来呢?

    别人都从座椅上站起来,准备向外走了,林依婷却不管这些,漂亮的小脸蛋上,满是毫不掩饰的愤怒:这还等什么呀?谁敢打我哥,谁就要死!

    林家家主这辈子娶了两个妻子,前妻在三十年前,就因病去世了,给他留下了两个儿子,两年后,他又迎娶了现在的妻子。

    现在的妻子,是个大学教师,小门小户的,能够嫁到林家,并为林家生下林夜白林依婷兄妹俩,也算是她前生修来的福分。

    有过一次丧妻之痛的林家家主,特别呵护现在的妻子,近三十年来,夫妻感(情qing)始终很好,也特别宠(爱ai)林夜白兄妹俩。

    如果不是这样,林夜白就不会像现在这样蛮横跋扈,林依婷也不会在明知事(情qing)经过后,没觉得她哥做错了什么,只想把打人凶手抓起来,弄死了。

    在某些人的眼里,法律的存在,只是约束普通大众乖乖听话的工具而已,对他们却不会起到任何作用。

    小婷,这件事你不用管了,爸爸会处理好的。

    如果是别人这样与林家家主说话,他早就眯起威严的双眼,一句话都不说的看着他了——可对这个小女儿,他总是把她当做才上幼儿园的小朋友,来宠(爱ai)。

    还在上幼儿园的小朋友,无论说错什么,做错什么,都不会被大人责怪的。

    我不嘛,我就要你给张叔叔打电话嘛!

    林依婷走过来,抱住父亲的胳膊,(娇jiao)嗔着晃着腰肢,丝毫没意识到她已经是个大姑娘了,随着她的撒(娇jiao)动作,(胸xiong)前波涛汹涌。

    好,好,爸爸给你张叔叔打电话还不行吗?松手,松手,多大个孩子了,还这样任(性xing)。

    林家家主苦笑着,连连点头,伸手去拿座机的话筒。

    已经走到门口的林家老二,与妻子对望了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出了愤怒的嫉妒。

    林家家主前妻所生的两个儿子,可是被他严格管教的,从没得到过林依婷兄妹俩的待遇,心里当然会觉得别扭。

    只是他们很无奈。

    唉,谁让他们的母亲死得早呢?

    林家家主的手指,刚碰到话筒,座机忽然爆响了起来。

    看到来电显示后,林家家主脸色大变,立即抬手,把食指竖在唇边,对林依婷做了个噤声的姿势,站起(身shen)抄起话筒,微微弯腰,脸上带着恭敬的笑容,温声问好:您好——啊,老爷子,您怎么亲自给我打电话了?

    林依婷也不是什么事都不懂,在看到父亲用这态度接电话后,就知道她暂时不能撒(娇jiao)了,站在旁边竖起耳朵,偷听电话。

    林家家主的脸色,再次变幻,说话的语气,也越来越恭敬:好,好,您老放心,我一定会照办。呵呵,老爷子,您太客气了,这是我应该做的。

    哪儿的老爷子啊,还让爸这样恭敬?

    林依婷眉梢微微挑了几下,(身shen)子前倾刚要再仔细听时,她爸放下了电话。

    谁呀,爸?

    林依婷又抱住了父亲的胳膊,问道。

    林家家主没有回答,浓眉紧皱着盯着地面,片刻后抬头,对站在门口的二儿子说:给你黄叔叔打个电话,这件事就此了解。以后,谁也不许再提这件事。

    什么?

    不等二哥说什么,林依婷就跳了起来:爸,你说什么呢?就此了结?哈,别人打了我哥,你却就此了结!

    就此了结。

    林家家主站起(身shen),挣开女儿的搂抱,又对二儿子说道:怎么还不去?

    是,爸,我马上就去给黄叔叔打电话。

    二儿子连忙点头,给妻子使了个眼色,俩人快步走出了房门。

    林依婷很想知道,那个老爷子究竟是谁,竟然能让无所不能的父亲如此忌惮,仅仅一个轻飘飘的电话,就把这事就此了结了。

    只是林家家主却不告诉她,还对她罕见的发了脾气,不许她再打探一个字。

    林依婷哭着跑回了自己房间,很委屈——几分钟后,却又腾地翻(身shen)坐起,拿起手机开始拨打贺兰扶苏的电话。

    她爸可以就此了结此事,她却不会。

    怎么着,也得让那个差点把她哥给踢成太监的人,付出生命的代价!

    那只是一个来自小地方的小会所的工作人员而已,凭什么打了林家三少后,却(屁pi)事也没有呢?

    不用林家!

    林大小姐相信,她的扶苏哥哥,就能把这事给办的妥妥的。

    贺兰扶苏的声音,总是那样儒雅好听:小婷,这么晚了,还没有休息?

    睡不着!扶苏哥哥,你要帮我一个忙。

    林依婷重重吸了下鼻子,好像打机关枪那样,把林夜白在被青山被人打,父亲却在接了个莫名其妙的电话后,就此了结的全过程,简单说了一遍:扶苏哥哥,我不知道是谁打伤了我哥,我也不知道那个人有什么强大背景,我只想他——去死。也必须死。

    贺兰扶苏没说话。

    林依婷等的不耐烦了,嚷道:扶苏哥哥,你不会也要劝我,别再追究这件事了吧?

    小婷。

    沉默半晌的贺兰扶苏,终于说话了:这件事,你最好还是按照林伯伯所说的去做。你先别生气,我给你分析一下——你说,我说的对不对呢?

    单纯,且又刁蛮任(性xing)的林依婷,听贺兰扶苏给她详细分析过后,总算明白了一些,但依旧不甘心的说:无论那个人是谁,我都不会放过他的!

    林家大小姐正在咬牙发狠,李南方却不知道。

    甚至连喷嚏都没有打,看来被人诅咒就会打喷嚏这句老话,调侃意思,大过了使用价值。

    他只是依旧坐在沙发上,没事人那样的玩手机。

    隋月月依旧跪在那儿,好像个不知疲倦的木偶那样,给他轻轻的捶腿。

    老吴,马经理他们来过,又走了。

    他们来得晚,是因为在得知有大人物被叶沈兄弟痛扁后,第一反应就是打电话找关系,询问林夜白的背景,看看能不能摆平这件事。

    林夜白的背景,让他们双腿打软,只想连夜逃离青山,躲在一个谁也不知道的旮旯里,就此窝窝囊囊的虚度一生拉倒。

    可他们舍不得青山这边的荣华富贵,是真舍不得啊!

    老吴在得到高人的提醒,又与马经理仔细谋划过后,最终决定‘舍车保帅’,那就是把所有责任都推在李南方与隋月月(身shen)上。

    这也是事实,老吴请叶兄弟来会所干职业鸭,是为了挣钱,可不是给惹祸的。

    但他非得惹祸,为了一个平台,不把他们推出去,难道让哥们顶起来?

    开特么的什么国际玩笑呢!

    幸好,不等急匆匆赶来的吴总说什么,叶兄弟就很光棍的主动说,老吴你放心,哥们一人做事一人当,绝不会连累你们任何人的。你就假装什么也不知道,该忙什么就忙什么去,我就在这儿等着,等人来抓我。

    叶兄弟如此上道,老吴还能说什么,唯有暗中惭愧,吩咐人给叶兄弟送上丰盛的夜宵,不许任何人来打搅他后,这才急匆匆的走了。

    当然了,他会派人盯着叶兄弟,以免这厮说的比唱的还好听,偷偷溜掉。

    至于跪在地上给叶兄弟捶腿的隋月月,老吴看都没看她一眼。

    如果非得让老吴看,他会一巴掌抽过去,臭表杂,让你偷客人的大金表,给老子惹麻烦!

    老吴走后,李南方就开始吃饭,还招呼隋月月一起吃。

    隋月月摇头不语。

    李南方也没再管她,吃饱喝足后又躺坐在沙发上玩手机,等候外面走廊中随时都会再响起的纷沓脚步声,做好了他被警方抓捕的准备。

    只要在众目睽睽下,他被警方从金帝会所内带走,那么这件事就与会所关系不大了,林夜白忽然遭遇不测,也与会所无关了。

    他等啊,等啊,等的花儿都谢了,去厕所放水七八次,肚子又饿了,也没谁来打搅他们。

    这让他很惊讶,也很无聊,放下手机对隋月月说:别捶了,再捶,就断了。

    隋月月可能也真累了,总算停下了手,缓缓倚在了沙发上,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包厢门口,丢了魂那样。

    说会儿话吧,你怎么会来这地方干公主了?

    李南方说着,伸手从案几上拿过一瓶矿泉水,递了过去。

    隋月月犹豫了下,接过去拧开盖子,接连喝了几口,才声音沙哑的说:我不干这行,还能干什么?还有哪个行业,能比干这行挣钱更多,更快?

    这话怎么说?

    李南方知道隋月月为什么被开除,可却不明白她话中的意思:难道,开皇集团开除了你,你就不能去别的企业工作了?

    我以前鬼迷心窍,得罪了闵柔,被岳总开除后,消息传遍了青山所有企业。呵呵,我知道,这是那个希望我能离开青山的人,特意散播的消息。目的很简单,那就是让青山所有正规企业,都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人。

    隋月月自嘲的笑了下,脸上浮上了恨意:这都是我咎由自取。所以,我不会怨恨岳总,闵柔。我只恨他一个人。

    李南方有些奇怪:那个人是谁?

    董君。

    隋月月咬了咬牙,说:除了他之外,还有谁管我在不在青山市?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