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287章 他,是我的男人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林夜白,是京华林家第三代中最小的男丁,他有个亲妹妹叫林依婷。

    李南方很少关心国家的时事政治,不过却也知道京华林家在华夏版图中的地位,林家上溯两代已经仙逝的老爷子,曾经为华夏人民从此站起来,立下过汗马功劳,备受后人的敬仰。

    听花夜神这样介绍后,李南方才知道自己这次真惹上大人物了。

    怪不得林夜白(身shen)边有最高警卫局的人陪同,尽管只是文职,不是传说中的顶级保镖。

    不过这有什么呢,他尊敬已经仙逝的林家老爷子,可却不代表着在看到林老后人在践踏生命的尊严时,能像勇哥等人那样袖手旁观。

    如果老天爷再给他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他还是会这样做。

    你怎么会打听林家那小子?

    等李南方慢慢消化完这些信息后,花夜神在那边轻声问道:李南方,你不会是得罪他了吧?

    嘿嘿,你猜的真准。

    李南方干笑了声,实话实说:不但得罪他了,得罪的还(挺ting)狠。差一点,我就让他变成太监。

    花夜神有些惊讶:啊?你这么猛?

    李南方得意的说:那是。我猛不猛的,你应该最清楚了。

    花夜神好像轻笑了下,问:具体是怎么回事,能说说吗?

    这事也没什么好说的。不过,既然你想听,那就告诉你好了。

    李南方看了眼跪着给他捶腿的隋月月,就把刚才发生的事(情qing)经过,简单叙说了一遍。

    李南方,你摊上事了,摊上大事了。

    听他说完后,花夜神低低叹了口气:唉,只要认识,甚至听说过林夜白名字的人,基本都知道那小子就是个混账东西。说是欺男霸女,无恶不作也不为过,从来都没吃过亏。这次,却被你差点打成太监——呵呵,给你个建议。

    什么建议?

    李南方问:是不是要我趁早溜之大吉,最好是逃到国外去,这辈子都别想再回来了?

    花夜神淡淡地说:就算你逃到国外去,林家也能找到你,最多费点工夫罢了。你忘了,他(身shen)边还有个最高警卫局的人跟随?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是老黄家的小子,与他从来都是狼狈为(奸jian)的。老黄家的黄老二,现在就在那边干副局。

    民间传说中的中南海保镖,就是出自最高警卫局,负责贴(身shen)保护重要人物,成立数十年来,几乎从没有出过任何的纰漏,由此可见其实力有多强大。

    警卫局的(日ri)常工作,以保护重要人物安全为重点,但也管辖一支神秘的海外力量,有些类似于国安部门的海外影子力量,擅长追踪,暗杀等。

    所以花夜神说,如果黄老二真想为林夜白,黄家小子出气的话,就算李南方逃到国外,也会面临不死不休的追踪,暗杀。

    握了个草。

    李南方骂了句:这样说起来,世界之大,却没有老子的容(身shen)之处了?

    应该就是这样。

    那你还给我个建议——等等,你给我什么建议?

    李南方揉了揉耳朵,用不确定的语气问:要我主动自首,接受林家的惩罚?

    花夜神说:你自首,就等于死。林夜白,是绝不会放任你活在这个世上的。

    李南方眼里有寒芒闪过,不屑的笑了下,声音里却带有了恐惧的颤音:那那你的建议是什么?

    当然是躲起来。

    可你刚才还说,就算我躲到国外,早晚也会被找到,那我能躲在哪儿啊?总不能变成一只老鼠,藏在地下面吧?我可没有那本事。

    藏到我这儿来。

    什么?

    李南方愣了下。

    花夜神轻声重复道:藏到我这儿来。只要你在我(身shen)边,就没人动的了你,林家,也不行。

    李南方眨巴了下眼睛,声音里满是不信的样子:大姐,你好像是在暗示我,你比林家更牛啊。

    花夜神淡淡地说:我没这样说,我只是告诉你,只要你在我(身shen)边,就算林家的人看到了,也不敢把你怎么样。

    还不就是那个意思?

    李南方咧了咧嘴角,问:可我不信,你怎么会有那么大的能量?

    要来,现在就来。晚了,你就来不及了。

    我想想——

    李南方装模装样的想了想,笑道:不去。

    那边的花夜神,明显的愣了下:什么?

    我说不去。

    李南方晃了下脖子:我如果就此走了,会连累金帝会所的。为了自己的安危,却要连累很多人跟着倒霉。嘿嘿,这种事我从来都不屑做的。好了,就这样吧,多谢你提供的这些信息资料。再见。

    不等花夜神说什么,李南方嘟的一声挂断了手机。

    门外,也传来了急促的纷沓脚步声,吴总他们终于赶来了。

    花夜神当然不知道这边的(情qing)况,望着慢慢黑下来的手机屏幕,秀眉微皱着过了片刻,喃喃自语:这小子,有什么本事,能解决这个麻烦?

    其实,她刚才很想告诉李南方,林夜白不但是林家最宠(爱ai)的老幺,而且他妹妹林依婷,也已经与贺兰扶苏交往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李南方一下子得罪了林家,贺兰家两大家族。

    但她没有说出来,因为一想到贺兰扶苏与林依婷交往,她的心就很疼,很疼。

    放眼整个华夏,没有谁能与联姻的两大的家族抗衡,能帮李南方化险为夷,除了她。

    这也是她为什么让李南方速速跑来京华,躲在她(身shen)边的主要原因。

    当然了,李南方还远远不够两大家族联手来对付他的资格,甚至用不着林家出面,仅仅是黄家就能让他在悄无声息中,在这个世界上蒸发。

    可这个家伙,明明已经他招惹什么人了,却像没事人似的,就这样扣掉了电话,就仿佛痛扁林夜白,就像不小心踩死一只蚂蚁那样简单。

    真搞不懂,你哪儿来的这么大自信。

    花夜神有些哭笑不得,摇了摇头时霍然惊醒,咦,我怎么会这样关心他,让他躲在我(身shen)边,保护他了?

    她刚才建议李南方速速跑来京华时,可没想到她为什么要对他提供保护,就是心里怎么想的,嘴上就怎么说了。

    现在她才意识到,她貌似没必要这样关心李南方的安危,因为她已经决定,等她去过青山,再品尝一下那种蚀骨的滋味后,就会让他永远安息的。

    难道,我舍不得他死——已经迷恋与他在一起的感觉了?

    花夜神抬头,眸光茫然的望着星空,片刻后摇头,自嘲的笑了笑:呵呵,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我不想他死在林家手中,是因为,他必须死在我手里。对,就是这样。我花夜神要杀的人,别人凭什么要横插一脚?

    找到自己为什么不希望李南方被林家收拾的‘充足’理由后,花夜神不再犹豫,立即点开手机,拨打了一个只藏在心中,此前从没有过拨打过的座机号码。

    多少年了,这个座机号码从没变过,只要那个庞大的家族还存在一天,这个号码就会在一天。

    嘟嘟的声音响了七八声,就在花夜神盯着屏幕的眸光,开始变冷时,电话通了,一个苍老的,好像千年古井水那样毫无波澜的声音,缓缓响起:你,终于肯拨打这个电话了。

    我要保一个人。

    花夜神没有任何的寒暄,开门见山的说到,语气生硬。

    谁?

    李南方。木子李,北雁飞南方的南方。

    没听说过这名字。

    他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

    微不足道的小人物,能惹出什么滔天大祸,还要你拨打这个电话?

    他是——

    花夜神犹豫下,才轻声说:他是我的男人。

    电话那边的老人,很久都没说话。

    花夜神也没说话,她很清楚她这句话,给老人带去了多大的冲击力度。

    如果不是她亲口说出来,老人是万万不会相信的。

    花夜神这辈子,只能拨打这个座机号码三次,这是老人定下的规矩。

    无论她提出什么样的要求,老人必须无条件的帮她去完成。

    没有谁能想象到,老人手里攥有多么大的权势,花夜神就算提出她要成为封疆大吏,华夏首富,也会被满足的。

    这个座机号码,对于她来说,就好比是阿拉丁的神灯。

    对于一个女人来说,为保护自己男人的安危,休说使用一次拨打这个座机的机会了,就算三次都费掉,她也会这样做的。

    他得罪了谁?

    老人说话了,没有问花夜神,是怎么认识李南方,并接受他的,就仿佛压根不关心这些问题,只在意当初给她的承诺。

    林家的小子。

    同样,花夜神没有讲述,李南方是怎么得罪林夜白的,又是谁对谁错。

    好,我知道了。

    老人刚说完这句话,花夜神就扣掉了电话,闭眼瘫坐在藤椅上,拿着手机的右手垂下,竟然连手机都拿不住了,吧嗒一声掉在了地上。

    她明明只是打了个电话,为什么就累成这个样子了?

    就仿佛她全(身shen)的力气,都被刚才的通话抽走了那样。

    这又间接证明,老人的电话,对任何人来说都能形成无法承受的压力,包括林家现在的家主。

    得知最宠(爱ai)的小儿子,居然是青山某个小会所内,被人差点踢爆子孙袋的消息后,表面淡然的林家家主,内心实则愤怒无比。

    但他没有轻举妄动。

    因为他很清楚,他当前所站的位置有多高,哪怕一句看似很随意的话,都能让下面很多人,必须反复琢磨其中的含意。

    如果因为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他就大发雷霆,亲自下令严惩不贷,不但会影响他的威严,还有可能被人耻笑。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