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286章 真的,假的?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靠,你敢打我?

    那个人被抽楞了,足足三秒钟后才回过神来,暴跳如雷。

    啪的一声,李南方用实际行动告诉他,我确实敢打你。

    这人可能从小就没被人抽过耳光,一旦被抽后,他感觉天塌下来了。

    为了让他清晰认识到天并没有塌下来,他只是被抽嘴巴了,李南方只好勉为其难的,用小本本接连抽了他几个嘴巴,一下比一下更狠,最后又张嘴吐出了几颗后槽牙,才翻着白眼的瘫倒在了地上。

    卧槽,原来是最好警卫?

    李南方这才打开小本本,很是吓一跳的样子,举着小本本,满脸都是惧色的吃吃问道:你你们真是最高警卫的领导?

    是——

    那个人点头,刚说出这个字,李南方抬手就把小本本抽在了他嘴上,只一下,就把他嘴角抽的流血了。

    特么的,糊弄谁呢?警卫都是保护老百姓的,哪有几个人合伙欺负良家妇女的?

    李南方举着带血的小本本,问第三个人:你说,这个证件是不是假的?

    不是。

    那个人呆呆的摇了摇头,话音未落,李南方抬脚就把他跺了出去:草泥马,老子最看不起睁着大眼说瞎话的人了。

    你呢,你说这证是真的,还是假的?

    李南方又把小本本举在了林少脸前,目光却盯着他腰带下面,嘴角带着不怀好意的狞笑,仿佛拿本子抽那玩意,才是他最喜欢的。

    前车之鉴,秉着好汉不吃眼前亏宗旨的林少,这会儿再说是真的,那他可就是个傻((逼))了,慌忙摇头:假的,假的——

    砰地一声,李南方抬脚就踢在了他胯下。

    说真的要挨揍,我都说这是假的了,你怎么还打我?

    疼的张大嘴只发出嘶嘶声音的林少,双手捂着裤裆慢慢跪倒在地上时,死死盯着李南方的双眼里,除了刻骨的怨毒外,就是这种不解了。

    麻了隔壁的,既然是假的,还敢拿出来招摇撞骗欺负人,不揍你们,老子实在咽不下这口恶气。

    李南方嘴里骂着,把小本本摔在了林少脸上。

    又急又怒之下,林少竟然昏过去了。

    李南方才不会去管。

    如果不是隋月月手((贱jian)jian)偷人东西再先,就凭他刚才要撒尿的行为,李南方不把他变成太监,都不足平息心中的怒火。

    至于这些人的来头有多大——草,能大的过天王老子吗?

    李先生发狠时,连天王老子都不怕,会怕几个夜郎自大的土鳖纨绔?

    脚尖一挑,把沙发罩挑在了隋月月(身shen)上,李南方冷冷地说:把(身shen)子包上,别拿这副丑样子来恶心我。

    李南方忽然神兵天将般的出现,嬉笑怒骂间就把林少等人给办(挺ting)的现实,让隋月月怀疑是在做梦,一时间竟然忘记早就没人抓着她了,依旧坐倚在案几上,呆呆望着他。

    直到沙发罩盖在(身shen)上,李南方对她刻薄的说出这句话后,才猛然清醒,啊的尖叫着,伸手拽住沙发罩紧紧裹住了(身shen)子,委屈的哭声随即响起。

    李南方皱眉,呵斥道:不许哭!

    隋月月马上闭上嘴,紧咬着嘴唇,低着头,全(身shen)发抖。

    李南方这样对她,除了本来对她印象就不怎么样之外,主要是她手((贱jian)jian)偷人东西,如果不是林少等人玩的太过火,他才不会多管闲事。

    你死定了。

    林少那几个同伴,死死盯着李南方的眼神里,都带着这个意思。

    其实他们更想喊出来,你死定了,你知道林少是谁吗!?

    可他们不敢,在他们看李南方时,后者也在盯着他们的嘴巴看,大有敢说一个字,就会抽掉他们满嘴牙的意思。

    没人不珍惜自己的牙齿,所以在李南方看过去后,几个人都低下了头。

    都滚。

    李南方坐在沙发上,拿起一瓶啤酒喝了半瓶,淡淡地说。

    没人说话,几个还算清醒的人,立即架起林少,给他穿上裤子,灰溜溜的跑出了包厢内。

    隋月月也站了起来,却没走,就低着头站在那儿。

    你怎么不滚?

    李南方有些不悦的问道:需要我送你?

    我我不敢走。

    隋月月(身shen)子哆嗦了下,艰难的回答。

    李南方明白了,隋月月不敢走,是怕走出会所后,今晚就会莫名其妙的消失,毕竟那个特殊警卫证不是假的,这就证明林少的来头很大,现在遭到从没有过的打击后,能放过她才怪。

    当前,隋月月唯有跟在李南方(身shen)边,才有可能躲过本次劫难。

    呵呵,你倒是很聪明,要让我给你当挡箭牌。

    李南方着,抬起双脚搁在了案几上,又喝了口酒,斜着眼的看着她:过来,给老子捶捶腿。

    隋月月马上就走过来,迟疑了下,慢慢跪在了地上,轻轻给他捶起了腿。

    李南方让她给自己捶腿,就是看她不顺眼要难为她,但也不会让她跪在地上,像丫鬟伺候地主老财那样,于是就说:起来,坐沙发上就好。

    隋月月没说话,也没起来,就像没听到他在说话。

    既然她执意要这样,也没再理她,(身shen)子后仰靠在沙发上,闭上了眼。

    赶走林少等人,李南方没有着急走,那是在等吴总,马经理他们。

    这俩人对他还算不错的,他不能在给会所惹了大事后,就溜之大吉,那样太不地道了。

    他得想个办法,不能连累会所。

    如果再用对付万经理的手段,来对付林少等人,肯定不行。

    万经理的来头再大,也只是个会所的经理而已,可林少却不同,能够让最高警卫当小弟的年轻人,又是一口流利的京片子,傻瓜也能因此判断出,他是来自京华的纨绔。

    还是顶级的,最次,也是岳梓童那个档次的。

    可惜岳梓童已经被岳家逐出家门,脑袋上的纨绔光环已经消失,现在发出的声音,比(屁pi)响不了多少,要不然——李南方也不会找她。

    她现在恨李南方都恨到骨子里去了,巴不得他倒霉,她在旁边看(热re)闹呢,又怎么可能会帮他解决问题?

    找老谢?

    李南方能肯定,只要老谢出马,应该能摆平这件事,但得付出很大的人(情qing)。

    为这点(屁pi)事,就去麻烦老谢,貌似太不划算了。

    梁云清?

    算了,自从上次在西餐厅遇到他一次后,就再没联系了,鬼知道他还认不认识李南方这个侄子,再说他不一定有摆平此事的能力。

    陈大力——思想有多远,你就滚多远吧。

    唉,泱泱十数亿人,竟然没人能帮我对抗豪强,看来非得((逼))老子放大招,以江湖手段来解决问题了。

    暗中叹了口气,李南方睁开了眼。

    脑袋把对门门板撞了个窟窿的勇哥,早就被人抬走了,外面静悄悄的,一点声响都没有,也不知道马经理他们怎么还没有过来。

    好了,站一边去吧。

    李南方对隋月月摆了摆手。

    隋月月依旧跪在哪儿,不住的给他捶腿,因双手不住上下挥动,裹在(身shen)上的沙发罩早就耷拉下半截,露出小半个雪白的(身shen)子,尤其(胸xiong)前那对倒扣的玉杯,随着她捶腿的动作,不住地颤,无比(诱you)人。

    李南方却很讨厌,语气不悦的问;你聋了?

    隋月月捶腿的动作僵硬了下,却没有停止。

    滚开。

    李南方抬脚,把她蹬倒在了地上。

    隋月月用力咬着嘴唇,默不作声的爬起来,裹了下沙发罩,跪着爬过来,继续给他捶腿。

    咱不捶了行不行?

    李南方可没想到她这样倔强,不好再骂她了,语气稍稍放缓:你放心,你不给我捶腿,我也会管你的。

    隋月月可能真哑巴了,依旧默不作声,不紧不慢的给他捶腿。

    李南方有些头疼,又想骂了,却又忍住了。

    他当然知道隋月月为什么这样固执,无非是让快要赶来的人都看到,她是他的‘人’了,别人如果再动她,就得考虑考虑李南方了。

    对于这种心机裱,李南方是真心不喜欢。

    不过站在她的立场上去考虑问题,貌似唯有这个办法,才有可能保住她自己。

    表面看上去(挺ting)清纯的一女孩子,怎么会有这样深的心计?

    李南方摇了摇头,索(性xing)不再管她了,反正他悍然出手也不是为了救她,而是为了维护生命的尊严不受践踏。

    他开始想正事,该怎么才能把金帝会所摘出来,看在老吴对他不错的面子上。

    不连累金帝会所,也是李南方不到万不得已,也不想动用江湖手段的主要原因,实在没必要为了一个隋月月,就害好多人丢了饭碗,来头很大的林少——来头很大?

    林少的来头,能大到何种地步?

    李南方这才想起,刚才该礼貌的问问人家仙乡何处,尊姓大名等问题的。

    要找个人打听下这个林少。

    找谁呢?

    李南方忽然想到了一个人,花夜神。

    花夜神就是京华人,上次俩人交往时,她还曾经为李南方没听说过她的名字,而感到惊讶,由此可以推断出,她在京华也可能是个名人。

    对,就找她了。

    李南方在给花夜神打电话时,并没有注意到隋月月曾经飞快的扫了他一眼,(阴yin)冷的目光中全是蛇蝎神色。

    电话响了好一会,才传来花夜神的声音: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这女人的声音,柔柔的,带着一股子端庄,让人一听就知道她是个标准的贤妻良母。

    找你打听个人。

    李南方也没啰嗦什么,直接说明了来意:你在京华,有没有听说过林少这个人?

    林少?

    对,年龄在二十七八岁,长相很(奶nai)油,(身shen)高一米七五左右,脸色苍白,好像瘾君子——对了,他左边眉梢尾端,有颗不大的红痣。

    你说的,是林夜白?

    林夜白?

    李南方赞了一个:啧啧,这名字很飘逸嘛。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