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285章 欺负老子不认字?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能够来金帝会所这种小地方找乐子,就已经是林少很给青山人民面子了。

    谁成想,趁着他被几个平台簇拥着唱歌,所有人的手都不老实时,有人居然把他手腕上的金表给撸走了。

    这简直是岂有此理,哪怕林少真是那种视金钱如粪土的主,不在乎一块百八十万的手表,可这种行为简直是太恶劣了。

    必须要帮某个手脚不干净的平台,改掉这手((贱jian)jian)毛病!

    林少发狠,关门打狗——让人询问是谁拿走了他的手表。

    没人承认?

    好啊,林少有办法让你们承认,一个个装出很可怜的样子,来蒙谁呢,来,来来,排好队,一个个的搜(身shen),在没找到手表之前,谁也不许出去。

    负责内保工作的勇哥,听说这边有人闹事后,立即带着两个兄弟冲了进来,(屁pi)还没放一个呢,一个红色小本本就砸在了脸上。

    捡起来看了一眼,勇哥腿就开始发抖了,乖乖,居然是最高警卫局的人!

    他就算傻了,也不敢惹这些人,尤其在听闻有平台偷了客人东西后,立即勃然大怒,要为林少代劳,搜寻那块表的下落。

    林少不稀罕他的代劳,收拾年轻貌美的姑娘这种事,自凡是男人,很少有喜欢假手他人的。

    于是,勇哥站在旁边,看林少几个同伴搜那几个平台公主。

    很凑巧,其中一个女孩子的(身shen)上,装着一块劳力士,不过她说是假的,是从某宝网上买的,送给外地男朋友的。

    谁信呀,哪有这么多凑巧哦,给我揍!

    大家是文明人,别动手动脚的,她不是喜欢手表吗,那就用烟头在她(身shen)上烫出手表的模样来,让她戴一辈子吧,烫个三五十个,一次管够。

    于是,那个确实给男朋友买了个块表的平台可就惨了,被人按住,用烟头在手背上烫,疼的她惨叫连连,林少却不为所动。

    这才烫手上一个呢,(身shen)上还没烫不是?

    但就在准备让那个平台(身shen)上也‘戴’表时,林少忽然发现这块搜出来的劳力士,还真是个西贝货,外形,甚至重量都差不多,不仔细看,还真辨认不出来。

    林少这才知道烫错人了,不过没关系,反正干会所的女人,在他眼里压根不是人,抬手把那块表扔了过去,说了声假的。

    那就继续找真的。

    就在林少几个同伴的注意力,都放在那块假表上时,隋月月趁机夺门而出,勇哥愣了下,不等人吩咐,立即带人拍马追了出去。

    再然后,就是李南方看到的那一幕了。

    既然你没有偷表,那你跑什么?

    现在被抓回来了,还尼玛的嘴硬——林少喜欢嘴硬的女人,(身shen)子斜斜倚在沙发上,抬手打了个响指。

    马上,他那几个同伴就扑上来,七手八脚的抓住隋月月,齐齐发一声喊,刺啦大响声中,竟然把她(身shen)上的银黄旗袍,给撕成了几片。

    啪的一声,一块尊贵的劳力士金表,从哪片碎衣服里跌落在了地毯上。

    尖叫声中,变成大白鱼的隋月月,双手抱着肩膀,蜷缩成了一团,嘶声喊道:我没偷——不是不是我偷的,不是!

    一个年轻人弯腰伸手拣起手表,递给了林少。

    林少接过去,放在耳边听了听声音,就知道是自己那块被偷走的表,(阴yin)(阴yin)的笑了下,起(身shen)抬脚,一脚踢在了她隋月月下巴上。

    隋月月除了惨叫,就只能惨叫了。

    慢着。

    就在两个人按住隋月月的四肢,另外一个人狞笑着把烟头按向她(胸xiong)膛时,林少说话了,语气轻飘飘的:这么(娇jiao)嫩的(身shen)子,要被烟卷烫伤多可惜?

    隋月月一听,还以为林少善心大发,要放过她呢,心中一松,连忙嘶声道谢。

    林少那几个同伴,却都哈哈笑了起来,笑声中充满了邪恶。

    隋月月终于意识到不妙了,再次挣扎了起来,让人放开他。

    那些人怎么看能会放开她,在林少使了个眼色后,把她拖到了案几边,坐在地上,有人按住她额头,迫使她仰面朝天。

    又有人用手捏住了她嘴巴,让她张大嘴。

    这是要灌我喝酒吗?

    看到有人拿起一支红酒后,隋月月这样天真的想到。

    紧接着,她就看到那个人从口袋里拿出几个药丸,放在了红酒内,用力摇晃了几下,等待药丸慢慢融化时,看着她(淫yin)笑道:妹子,有没有听说过西班牙斗牛?

    西班牙斗牛,那可是闻名世界的残忍文化,一帮傻((逼))拿着长矛利剑来杀牛取乐,隋月月当然听说过,只是她不明白这个残忍文化,与当前事有什么干系。

    很快她就知道了,因为年轻人告诉她说,那几粒药丸的名字,就叫西班牙斗牛——女人在被喂食后,就会变的像疯牛那样渴望男人。

    说白了,这就是一种药(性xing)极为强烈的(春chun)药,药(性xing)比传说中的我(爱ai)一根柴更加猛烈,没有六个以上的男人,解不了药(性xing)。

    可就算被六个以上的男人上完后,女人还会难受的,要把自己浑(身shen)皮肤抓烂,这可是比男人们轮了,还要让她们难以接受的。

    听完那个人的解释后,隋月月眼里全是绝望,很想告诉他们,你们不要给我喝这个,我也随便你们折腾不好吗?

    只是她的下巴被人捏着,无论怎么努力,唯有发出呜呜的叫声,大颗大颗的泪珠,顺着眼角往下洒落。

    就这,林少还不解恨,忽然开始解腰带:有些尿急。

    哈,哈哈。林少,您真是好品位,要把这婊砸的嘴当尿壶。

    林少几个同伴一楞,随即哈哈狂笑起来:不过,也很遗憾啊,等会儿我还想让她给我吹的。

    草,你敢让她给你吹?她在服药后,会把你那玩意直接咬掉的。

    啊,我差点忘记这事。看来还是林少想的长远啊,知道她的小嘴没用处了,索(性xing)拿来当尿壶。哈,算我一个!

    看着林少解开腰带,拿出他那个丑陋的东西后,隋月月不挣扎了。

    挣扎有什么用?

    没谁会管她的死活,她的挣扎,只会让这些人玩的更加来劲。

    忽然间,她无比的痛恨这个世界,痛恨所有所有人,包括她的父母。

    如果不是他们把她带来这个世界上,她怎么又能遭受这种死都比不上的耻辱?

    把她脑袋抬高,这样会呛死她的,那就不好玩了。

    林少走过去,吩咐按住隋月月的几个同伴。

    采住她头发的年轻人,马上就让她抬起了头。

    开始倒计时,三,二——

    林少微笑着,家伙对准隋月月的嘴,正要喊出最后的一字时,包厢房门忽然砰地一声大响,有人从外面飞了进来,重重摔落在了他脚下。

    靠,怎么回事?

    突如其来的意外,吓得林少浑(身shen)一哆嗦,尿意没了。

    叶沈,你你特么的疯了!

    飞(身shen)扑倒在林少脚下的人翻(身shen)爬起,却是侯在外面的勇哥,已经扭曲的胖脸上,全是无法相信的愤怒。

    李南方当然没有疯,相反还很冷静。

    如果他不冷静,那么他就不会在门外偷听这么久,直到林少要给隋月月喝尿时,才一脚把还要阻拦他的勇哥,踹进来了。

    从勇哥的嘴里,李南方知道了事(情qing)的全部经过。

    搞清楚后,他不再责怪勇哥那样野蛮对待隋月月了。

    前来潇洒的客人不是什么好鸟,哪怕是大有来头的,可偷客人贵重东西的人,就更不是什么好鸟了,被人痛扁也是应该的,不值得同(情qing)。

    无论做哪个行业,都要遵守本行业的规矩。

    如果林少等人为了惩罚隋月月,四个人一起把她轮了——李南方也不会管。

    但喂她那种药(性xing)猛烈的药,还要往她嘴里撒尿,这就有违天和了。

    人在投胎转世到这个世界上后,有当好人的,比方李南方,有当坏人的,比方岳梓童——有短命鬼,比方贺兰扶苏,有寿星,比方李南方——无论这些人受什么罪,怎么死,都不该遭受这种羞辱。

    林少等人的行为,就是对生命尊严本(身shen)的亵渎,是李南方绝对无法容忍的,而勇哥还唧唧歪歪的挡住门,不许他进去,甚至还拉下脸来,威胁他别多管闲事。

    真以为你是李南方的介绍人,他就不敢揍你?

    李南方三拳两脚,就把小敏等几个装((逼))女打残那事,才过去多久啊,勇哥就先忘记了,是该让他长点记(性xing)了。

    滚。

    李南方缓步走进来,看都没看勇哥,只是望着林少那边,淡淡地说:都滚。

    卧槽,这傻((逼))是谁?

    林少等人对望了眼,齐声问勇哥。

    勇哥回头,强笑了声:几位,对对不住啊,这是我们会所的公关。

    草,原来是个鸭子。

    拿着酒瓶子的那个人,轻蔑的笑了,话音未落,就觉得眼前黑影一闪,咣当一声爆响,他手里的酒瓶子,被李南方一脚踢爆,酒水溅了他满脸不说,一块碎玻璃,扎在了他腮上。

    我再说最后一次,都滚。

    李南方保持着抬脚的动作,慢慢侧脸看向了勇哥:包括你。

    李南方,你特么——

    勇哥羞恼成怒,气沉丹田刚吼到这儿,李南方抬起的右脚,就像一根木桩子那样,狠狠鞭打在了他脖子左侧,让他转着花的摔出了门外,脑袋撞在对面包厢房门上,竟然砸了个大窟窿。

    当然了,他在施展铁头功砸坏房门时,也把自己撞昏过去了。

    林少等人,可没想到李南方会这样猛,都吓呆了。

    直等他屈指潇洒的弹了弹裤脚,放下右脚后,才如梦初醒,其中一人拿出一个小本本,在他眼前剧烈摇晃着:你你睁大眼看看,上面写的什么!

    欺负老子不认字?

    李南方伸手夺过小本本,手腕一抖,反手抽在了那个人的嘴上。

    啪的声音,那叫一个响亮。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