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283章 为了爱情的傻瓜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今晚休班,李南方本意是占着这个至尊(套tao)房,不回青山酒店了,话说这边的伙食很不错啊,几乎是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不过当数名会所公主,以送饭啊,请教问题等各种理由来打搅李先生后,他觉得最好还是回酒店,免得被那些不要脸的女人给占了便宜。

    走出会所时,天还没黑,街头上的路灯就已经亮了。

    他没开车,在没事时沿街随意溜达,也是一种放松,不管是(身shen)体,还是精神上。

    双手抄在裤子口袋里,吹着口哨信步前行,走了足足大半个小时,李南方忽然停住了脚步,看向左边墙上的广告栏。

    这是一块专门开辟出来,让那些蒙古大夫老中医之流的,专门张贴广告的地方,什么吃一粒就能硬撑四十分钟,喝一口就能增大增粗一倍的宣传页,一张挨着一张。

    李南方才不关心这个,他停住脚步是因为看到了一张租房信息。

    依着他现在的收入,总是住在青山酒店也能住得起,但酒店的条件再好,也没家的感觉,而且那些服务生的事儿特多,李先生拿窗帘擦了擦皮鞋,又不是多大不了的事,负责清扫卫生的大嫂,就指桑骂槐的说某些人一点素质也没有。

    什么叫素质?

    你素质一个给我看看。

    幸亏李先生宽宏大量,从来不在这种小事上与人计较,却萌生了要租房外住的心思。

    现在忽然在广告栏内看到租房广告,今天又休班没事干,为什么不找个中意的房子住呢?

    别的年轻男人租房,应该会特别留意那些合租房,前提是与美女合租的——有这想法,纯粹是受当前那些胡说八道的网络小说影响,像什么与空姐合租啊,与美女老师合租啊等等。

    靠了,这些都是宅在家里的那些家伙,闭门造车歪歪出来的罢了,现实中那些空姐,美女老师傻了,才会喜欢与一**丝合租。

    别的男人会,李南方不愿意,如果他想,那就没必要在几个公主的纠缠中,连车钥匙都忘记拿了,就逃出会所了。

    好吧,恭喜你,你总算看出李先生之所以安步当车,就是忘记拿车钥匙了。

    与美女合租——李南方现在最烦的就是美女了,他要租房,就是租一(套tao)自己住。

    小广告上那些租房信息,李南方才不信,都是经过艺术加工了的,写的天花乱坠,给人一种此房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住的错觉。

    要租房,还是在网上搜,那样最起码能看清住宅周边的环境,小区的基本信息。

    像李南方这种成功人士,自然要住高档小区,月租下来五千的,绝不考虑,一分钱一分货这句话,可是至理名言。

    很快,李南方就从某网站上找到了自己中意的房子,位于燕山脚下,距离市区不到五公里,环境优雅还倒在其次,关键那地方是成功人士的首选之地的。

    一般来说,成功人士的素质都比较高,看到地上有张五十的钞票都懒得拣,恰好便宜李南方——想想,想想而已,

    实际上,所有的成功人士,都特别抠门,别说是五十的了,就是看到五毛钱,也会立即用脚踩住,四下看看没人注意后,才会假装系住鞋带去拿钱,结果一个没注意,有车从后面来,咣当一声撞上了。

    所以面额小于五块钱的钞票,李南方从来都不屑驻足的,在车来车往的公路上。

    根据房东留在网上的联系方式,李南方拨通了那个电话。

    嘟嘟声并没有响多久,一个年轻人的声音就从那边传来:你好。

    你好,请问你是邬先生吗?

    是的,我就是邬玉洁,请问你是谁?

    邬玉洁?

    李南方愣了下:你是男的,还是女的?

    我说话时的声音,听起来像女的吗?

    不像。

    李南方笑道:不过你的名字,倒是很娘哦,很高雅。

    你是第三百七十四个这样说的人。

    邬玉洁问道:找我有事?

    租房的。

    哦,那好啊,你现在要过来看房子吗?

    邬玉洁说:现在外面,赶回去需要半小时,如果你今晚要看房,我就回去。

    我赶过去,大约也得需要半小时。

    李南方抬头看了看天色:要不,今晚看看?

    行,那你过来吧。

    半小时后见。

    扣掉电话,李南方很欧式化的耸耸肩:一个男人叫邬玉洁,靠了,不会是如花那样的人吧?

    邬玉洁的长相,与如花没有丁点相似的地方,就一戴着近视眼镜,满脸好多青(春chun)痘,看上去有些书呆子气息的小年轻。

    倒是与他挽着手的那个女孩子,颇为清秀,比他更适合叫这名字。

    你好,邬先生。

    确定这小书呆就是邬玉洁后,李南方学着那些成功人士的样子,左手掩着衬衣衣角,主动伸出了右手:自我介绍下,李南方,木子李,北雁飞南方的南方。

    你好,李先生,这是我女朋友,苏欣悦。

    邬玉洁与李南方握了下手,马上就缩了回去,小模样有些紧张,看来(性xing)格有些内向,在浑(身shen)散发着阳刚之气的李先生面前,稍稍有些自卑?

    一看就是个书呆子,我是来租房子的,把你女朋友介绍给我干甚,害的我还得与她打招呼。

    苏小姐,你好。

    你好。

    相比起邬玉洁来说,苏欣悦倒是一副坦然模样,没有被李先生的成功风采所倾倒。

    燕山小区的规模不大,都是十六层的小高层,总共四栋楼,楼距相当宽敞,还有篮球场小桥流水等景观,这一点让李南方很满意。

    邬玉洁要向外租的房子,在三号楼,第十层西户,两室一厅,建筑面积不到七十,装饰的不是很豪华,不过颇有(情qing)调,很适合小两口居住,沙发上还放着个白色布狗熊,落地窗前悬挂着一串风铃,夜风吹来,发出叮当的脆响。

    我很满意。

    简单看了下房子,李南方坐在了沙发上,笑问:这房子,是不是你们两个正住着的?

    邬玉洁点了点头,与女朋友对望了眼,说:是的,这是我们正居住的房子。李先生,如果你今晚要搬过来的话,我们现在就可以搬走。

    那倒不必,明天吧,明天我过来。

    李南方摇了摇头:今晚签合同,就从今天开始算起吧。

    谢谢李先生。

    邬玉洁犹豫了下,轻声问:你,不讲价了?

    这句话,再次暴露邬玉洁的书呆子本质了,李南方都说要签合同了,压根没提房租的事,就说明人家不在意月租六千的价格,他反而主动提醒。

    只要房子住着舒服,万八千的我不在乎。

    李南方微微一笑:租房合同,你应该早就准备好了吧?

    邬玉洁马上就从包里拿出两份打印好的租房合同,还有签字笔,摆放在了案几上。

    也没细看其间的条款,李南方拿笔蹭蹭蹭,签上了自己的大名。

    手机转账,押一付三,办理这些事更简单,没几分钟就完事了。

    李南方收起合同,目光从女孩子脸上扫过,笑着问:邬先生,问个不相干的问题,你们其实是不想向外租房的吧?

    不——是的。

    邬玉洁犹豫了下,强笑着回答。

    能说说,外租的原因吗?别多想,我没窥探别人**的(爱ai)好,就是好奇。

    李南方拿出香烟,刚要点燃又放下了。

    成功人士,守着不认识的女孩子,很少有吸烟的。

    那个,那个——

    邬玉洁吱吱唔唔的,很不好意思的样子。

    不方便,就别说了。

    李南方笑着摇了摇头时,苏欣悦忽然说话了:缺钱。

    因为缺钱,才向外租房,这理由是最充分的了,要不然这么好的房子,又是正住着的,谁舍得向外租啊?

    邬玉洁的家庭条件很好,这栋房子是他父母早就为他买下,用来当婚房的。

    小伙子是名牌大学毕业,学习成绩优秀,就是(性xing)格内向了些,大学几年笨的愣是连个女朋友都没骗到,回青山后才在偶然的机会,认识了来青山打工的乡下女孩苏欣悦,俩人一见钟(情qing),很快就坠入(爱ai)河了。

    邬玉洁老爸却不愿意了,儿子你的条件这么好,怎么能娶个没文化的乡下妹子呢,赶紧给我散了,想找个美女做老婆,赶明儿带你去金帝会所——

    (性xing)格内向的人,一般脾气都特别倔,邬玉洁就这样,宁死不从。

    老王,哦,不,是老邬一气之下发了狠话,要老婆还是要爹妈,自己选!

    这不孝顺的孩子,愣是选择了前者。

    老邬伤心暴怒之下,把他扫地出门,断绝了一切经济来源。

    没办法啃老了,小邬也不在乎,古人云,有(情qing)喝凉水也能饱了——那就是狗(屁pi),没了经济来源的小邬,平时花钱又大手大脚惯了,指望小苏在超市那点银子,连塞牙缝的也不够,自然得去找工作了。

    很不幸,大学四年都在闷头苦修广告策划的小邬,运气真不怎么,足足三个月了,愣是没找到工作,这段(日ri)子就靠女朋友那点微薄的薪水来填饱肚子了。

    他又格外倔强,宁饿肚子也不肯向家里服软,撇下相(爱ai)的人——最终,唯有撇下他们的(爱ai)巢了。

    为了(爱ai)(情qing)连爹妈都不要了,这就是个傻瓜蛋。

    李南方暗中为小邬下了定义,也没兴趣听他的罗曼史了,随口敷衍了几句,提出了告辞。

    谢绝了小邬俩人的殷勤相送,李南方走出燕山小区,站在路边四处看着,正准备找辆出租车时,一辆红色两厢大众,从他(身shen)边驶过,停在了小区门口。

    车门打开,一条修长的黑丝****,从车内缓缓探出,灯光下看过去,分外(诱you)人。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