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281章 欺人太甚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想不想,以后总过这种生活?

    不想。

    为什么不想?

    我会累死的。

    李南方想了想,又说:这就好比山珍海味,偶尔吃个一两次,会感觉特好吃,能把美味铭记一辈子。可如果天天吃,就会觉得腻歪,想吃点蔬菜,啃个窝窝头了。

    唉,你说的很有道理。

    龙城城轻轻叹了口气:这也是男人为什么总是喜新厌旧的根本所在。

    男人喜新厌旧,那是因为没感(情qing)。

    李南方看着天花板,眼前浮现出了师母,薛阿姨的样子:有的女人,却能让她(爱ai)的男人,小心疼(爱ai),呵护,甚至宠溺一辈子的。

    有那样的男人?

    有。而且应该很多,只是你可能没机会见到过。

    李南方想了想,又说:都说岁月是把杀人的刀,不但绿了芭蕉,红了樱桃,更能让青(春chun)少女,慢慢变成一个鸡皮鹤发的老太太。不过,在她(爱ai)的男人眼里,她却始终像俩人刚相(爱ai)的样子。有句诗是怎么说的,我忘了。

    人生若只如初见。

    人生若只如初见这句诗句,出自清代著名词人纳兰容若说的,意思简单明了,就是说与意中人相处,如果后来产生了怨恨埋怨,没有了刚刚相识的时候的美好淡然。那么,一切还是停留在初次见面的时候为好。

    最好是把那个‘若’字去掉。

    李南方更正道:人生,只如初见,这就是他们的(爱ai)(情qing)。

    哪有那样的(爱ai)(情qing)。

    龙城城晒笑了声,解开了脖子上的项圈,提起修长秀美的左腿,开始摘镣铐:最后再说一句,跟了我吧,我或许能让你品尝到这种感觉。

    我们只是在(身shen)体上有感觉。

    不愿意算了,早晚你会后悔的,因为从这一刻起,以后就算你跪下来求我,我也不会再给你机会了。

    我从不跪下来求人的。

    顿了顿,李南方又说:除了我真心尊敬的那个女人。

    她是谁?

    龙城城随手把镣铐扔在了桌子上,发出当啷一声响;是你的妈妈吗?

    我没有妈。

    李南方吸了下鼻子:不过,那个女人就是我的妈。

    哦,能不能说说她的事?

    不能。

    那就算了。

    龙城城也没强求,左手托着下巴,右手食指在李南方唇上来回画着圈:告诉你,这个晚上,是我有生以来过的最最充实的晚上。我很满足。所以,你可以对我提个条件,无论是要钱,还是要权,只要能在我的接受范围之内,我都会满足你。

    随便给点小费就好了。

    你必须提个条件。

    为什么?

    因为,我想让你品尝到,我得到真正满足后的滋味。

    我已经很满足了。

    李南方淡淡地说:如果你非得再给我,那就是砸给你一叠钞票,然后在你的谢声中,提上裤子走人。

    他这样说,就是把龙城城当做了卖的,则是他是客人。

    龙城城的脸色,(阴yin)沉了下来:以后,你最好别说这样的话。

    李南方笑了:看,我说不提条件吧,你非得让我提。我提了吧,你又不高兴。女人啊,还真是难伺候。

    你这是在侮辱我的尊严。

    你有尊严吗?

    李南方反问:是谁像个狗——

    一句话没说完,就被龙城城伸手掐住了脖子,眼神(阴yin)森的盯着他,缓缓说道:给你三秒钟的时间,提出一个要求。要不然,你今天就会从世界上消失。我知道,你貌似很能打,不过我要想杀你,比踩死一只蚂蚁难不了多少。

    你确定你是认真的?

    还有两秒钟。

    半个月内,我会提出我的要求。

    李南方说:有这样无法逃避的好事,我可要用心想想。给个电话号码吧,等我想起来了,会给你打电话的。

    龙城城松开了他,伸手从(床chuang)柜上拿过小包,从里面取出便筏,签字笔,蹭蹭写下一行电话号码:这是我的私密手机号,能打通这个手机的,不到五个人,就连我丈夫也不知道。你最好是记下来,放在脑子里,别存在手机上。

    李南方的记忆力还是不错的,盯着手机号看了两遍,点了点头。

    龙城城拿起火机,啪的一声点燃,烧了便筏。

    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吗?

    李南方问:总不能给你打电话时,说个哎吧?

    叫我小城好了。

    龙城城犹豫了下,说:只能在电话里叫。

    知道。

    李南方点头:以后在大街上不期而遇了,我会装作不认识你的。

    不是装作,就是不认识。出了这个门,你一个当鸭子的,有什么资格认识我?

    龙城城淡淡地说着,翻(身shen)下地,拿起小包走进了洗手间内。

    蹲坐在马桶上,她从包里拿出一个测孕纸。

    其实她不用再测,也知道她已经怀孕了,上次离开李南方后,她就试过了。

    现在还试,只为享受她真怀孕了的惊喜,与报复岳清科的快感。

    像她这么高高在上的尊贵女人,所怀的孩子不但不是岳家的,还是一个鸭子的——还有哪种方式,比这个更能打击岳清科?

    付出惨重代价的,不仅仅是岳清科,还有整个岳家。

    想到在未来数十年后,庞大的岳家却被一个鸭子的后代给继承,龙城城就想狂笑,她知道,她有这种心态很不正常,但这又能怪谁呢,她只是被((逼))的。

    叶沈虽说是个鸭子,可他的先天条件,要比岳清科强了不知多少倍。

    也正是李南方‘帮’她完成了这个心愿,她才执意要他提出要求。

    无论多难的要求,她都会尽可能的去满足他。

    唯有这样,她在杀死她孩子的父亲时,才会觉得心安。

    瞧,这种心态,才是那些高高在上的女人,所具备的,普通人——你就站一边呵呵去吧。

    半个多小时候,龙城城裹着浴巾走出了浴室,李南方用枕头盖着眼,(胸xiong)膛均匀的起伏着,看来已经睡着了。

    你不该睡觉的,应该爬起来去外面走走,看看这个美好的世界,因为等我满足你的心愿后,你就要彻底长眠了。

    生前何必久睡?

    死后必定长眠。

    龙城城想到了萧红说过的这句话,柔柔的笑了下,好像不想惊扰丈夫睡眠的贤妻,垫着秀美的脚尖,走到挂衣柜前,开始穿衣服。

    很快穿戴整齐,龙城城瞧瞧拉开了房门,李南方说话了: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可以收回对我的承诺。

    我说出的话,就像泼出去的水,是绝不会收回的。

    龙城城转(身shen),脸上带着温怒,这是因为她能明显感受到,李南方竭力试图与她‘平起平坐’,真尼玛的开玩笑,一个靠卖几把为生的鸭子,也有资格与岳家儿媳妇,龙家的大小姐相提并论。

    李南方脸上依旧蒙着枕头,说:那好吧,到时候,你别推诿就行。

    只要你别让我送你去月球。

    龙城城扔下这句话,开门潇洒的走人。

    唉,你就非得要杀我不可吗?这又何必呢,我只是一个没有尊严的职业鸭而已,残喘苟活都不行。这世界,真特么的奇怪了,怎么人人都看我不顺眼呢?

    李南方幽幽叹了口气,反手扯过毛毯盖在(身shen)上。

    他不准备回青山酒店休息了,倒不如在这儿美美的睡一觉,晚上直接上班,也免了在路上的来回奔波之苦。

    嗡,嗡嗡!

    手机的振动声,打搅了刚要睡着的李先生,这让他有些心烦:草,又遇到什么麻烦事了?

    李总,这可不能怪我麻烦你,是别人非得麻烦我啊。

    陈大力委屈的声音,自手机那边传来。

    大力哥是真委屈,他就一保安,不但要防备岳梓童再去闹事,找人重新装修刚阻下的房子,还要帮老王跑手续。

    老王这个土鳖,绝对是商场上最无能的副总,去相关部门注册个产品品牌,为黑丝技术申请个专利都玩不转,还得让陈大力帮忙。

    大力哥因此高度怀疑,老王活着的任务,是不是就是为了给植物增加点养分。

    结果等他火速赶往某相关部门后,才知道冤枉了老王。

    不是老王不努力,而是相关部门的工作人员太欺人,很简单的工作,愣是说的比登月还要困难,要老王副总回家等信。

    老王就问什么时候才能等到回复,得到的回答很干脆,不知道。

    再傻的人,这时候也能看出人家是故意为难南方集团了。

    依着陈大力的脾气,就是撸袖子开干,麻痹的,老子现在改邪归正了,你们这是执意要((逼))良为娼啊。

    幸亏老王好说歹说,才拦住了陈大力,说最好是先给李总汇报下,听听老板的意见再说。

    不仅仅是这事,负责搞生产的老周,这时候也忙的焦头烂额。

    好端端的,地方消防安全部门,忽然进驻南方集团,彻查火灾隐患,并在短短半小时内,就找到了七十三处隐患。

    比孙悟空的七十二变,都多一处。

    这么多安全隐患,如果再任由厂子继续生产,那就是对所有员工生命安全的不负责,瞧瞧啊瞧瞧,棉纱竟然乱摆乱放,这要是有明火出现,那还了得?

    什么,你说你是无烟车间?

    那我问你,知道钻木取火的典故吗?

    还有啊,你这电线确实是新的,可不是名牌呀,谁能保证杂牌电线,不会在忽然间短路起火,这可是危机到上百员工生命安全的大事,绝不能马虎,必须得换信得过产品!

    李总,他们真是欺人太甚了。草!

    陈大力愤怒的骂道。

    知道了。告诉周工他们,尽可能配合检查小组,我来解决问题。

    李南方冷笑了下,反(身shen)坐起,开始翻阅岳梓童的手机号。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