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279章 我早就有未婚夫啦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龙城城走很久了,岳梓童还站在远处,望着房门一言不发。

    前些天的新闻发布会上,她还曾经有很大的快意,岳家把她逐出家门正好,正所谓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这下她无论做什么,都不用顾忌这,顾忌那了,她要做出一番成绩,让那些人好好看看。

    最好是有朝一(日ri),能有机会狠狠打岳家的脸——但现在她才知道,她的想法,是多么的幼稚,没有官场上的人脉,就算她能混成马云那样,也无法与岳家这种庞然大物相抗衡的。

    而且,岳家好像知道她的梦想了,这才提前掐断了她腾飞的翅膀,让她从一开始,就品尝到了什么叫无奈的痛苦。

    这还是有贺兰小新的帮忙,要不然龙城城今天绝不会来见她。

    再大的英雄,都无法与真正的权势相抗衡,就像民族英雄岳飞,那可是华夏历史上数得着的英雄了吧,结果还不是蒙冤风波亭?

    面对龙城城的威胁,岳梓童除了表面上的强硬之外,其实没有丁点的反抗余力。

    难道她再召开一次新闻发布会,告诉全世界,岳家要不遗余力的打压她了?

    真那样做,只会让人看(热re)闹,让岳家愈发羞恼成怒,给予她更加残酷的打击。

    唉,梓童,坐下来,咱们说说话。

    贺兰小新轻轻叹了口气,挽着岳梓童的胳膊,坐在了沙发上,轻轻拍着她后背。

    感受到来自新姐的关怀后,岳梓童不但没有丝毫的欣慰,反而觉得更加孤独,可怜了,强笑了下刚要张嘴,鼻子却开始发酸,要有泪水淌下,慌忙抬手借着拢了下鬓角发丝的动作,擦了擦眼角。

    其实,只要我们能遵纪守法的做生意,任何人都奈何不了我们的。

    贺兰小新的安慰,是这样的苍白无力。

    遵纪守法的做生意?

    呵呵,岳梓童忽然又很想笑,她从来都是遵纪守法的做生意好不好,从来不偷税漏税,每年都会帮国家解决一些特殊人员的就业问题,做一些真正的慈善,这还不算遵纪守法吗?

    仿佛也知道自己这么安慰岳梓童,也没任何效果,贺兰小新也闭嘴了,拿起酒瓶给俩人满上酒,陪着她沉默片刻才说:梓童,我有个想法,不知道该说,还是不该说。

    岳梓童看向了她:新姐,你无论说什么,都是为了我好。

    那我就说了。

    与岳梓童对视了眼,贺兰小新好像有些心虚,挪开了目光:据我所知,岳家老爷子已经把家族大权,下放给你大伯岳临城了。而龙城城,就是你大伯在外的代言人,无论是商场,还是官场。依着你当前的能力,要想对抗她——无论做什么,貌似都无济于事。

    不是貌似,就是。

    岳梓童也端起酒杯,晃了晃,一饮而尽。

    贺兰小新继续说:刚才我想过了,你要想彻底摆脱岳家的打压,实现自己的梦想,也不是不行,至少有两个解决办法。

    哪两个?

    她知道贺兰小新的智商很高,论起玩心眼,能甩她不知多少条街,现在她愁的都想哭了,人家却能在短时间内,就想到两个能摆脱被打压的办法,这让她仿佛看到了希望的曙光,眼睛顿时一亮,连忙追问。

    啪的一声,点上一颗烟,贺兰小新徐徐说道:第一个,重归岳家。只要你觉得可行,我会全力以赴的为你奔波。我相信,我能做到。

    如果岳梓童重归岳家,那么就是岳家一份子了,龙城城也就没有了再打压她的必要,反而会全力支持她。

    岳梓童想都没想:说第二个。

    慢说只是被龙城城打压,开皇集团丧失腾飞的翅膀,就算她拖着棍子去要犯,她也不会重归岳家的。

    这些年来,她们母女在岳家的遭遇,让她无比厌恶那个庞大的家族,好不容易才挣出来,又怎么可能再回去?

    更何况,这也是求饶了,骄傲如岳梓童,怎么可能会像岳家求饶?

    当初在墨西哥时,面临生命危险,她不也是没有对佐罗低下她高傲的头颅?

    贺兰小新好像早就知道岳梓童会这样回答,所以也没问什么,开始说第二个办法:嫁给一个能与岳家抗衡的男人。

    嫁给一个能与岳家相抗衡的男人?

    岳梓童喃喃重复了一遍,看着手里的酒杯,若有所思。

    在华夏,岳家诚然是一般人无法想象的庞然大物,但却不是无敌的,再怎么强悍的势力,都要有制约它的存在,这是社会稳定的必须存在。

    像京华贺兰家,林家,像明珠龙家等家族,就是与岳家并驾齐驱的存在,如果岳梓童能成为这些豪门大族的媳妇,龙城城再想打压她,那么就得好好思量思量了。

    不说龙家,林家等,贺兰家就行啊,嫁给贺兰扶苏就好啊,那可是岳梓童的心上人,以前如果不是碍于岳老爷子的严令,她可能早就成为贺兰家的媳妇了。

    贺兰小新没有明说,让她嫁给贺兰扶苏,但就是这个意思!

    她也相信,除了贺兰扶苏之外,岳梓童也不会考虑任何人。

    看她很久都没说话,贺兰小新小声道:扶苏等待这一天,已经很久了。说实话,我能来开皇集团给你当副手,也是为了能撮合你们两个来的。再说句不中听的,你遭遇龙城城的打压,走投无路,这也是我所希望能看到的。

    我新姐,我我再考虑考虑吧。

    岳梓童轻轻咬了下嘴唇,低声说道。

    贺兰小新本以为,在龙城城摆明态度后,岳梓童就该最先想到贺兰扶苏的,毕竟两个人早就‘郎(情qing)妾意’了,现在遭遇危机后,不该找个强大的心上人来做靠山吗?

    岳梓童没说,贺兰小新还以为她不好意思说,所以主动说了出来,给她个台阶下。

    只要她能答应,新姐今晚就会给贺兰扶苏打电话,让他速速来青山护花——那样,龙城城再想打压岳梓童,就得好好考虑下了。

    等他们两个人走到一起,贺兰小新马上就会跳出来,以贺兰家的名义,与龙城城重争临市的利益,相信岳家没必要为了区区蝇头小利,就会撕破脸与贺兰家火并的。

    那时候的开皇集团,就是贺兰家的产业了,凭借贺兰小新的高智商,绝对能完整碾轧岳梓童,让她逐步退出商场,乖乖在贺兰家当一个贤妻良母,抱着孩子坐在家里,看新姐是怎么在商场叱咤风云的。

    但岳梓童的回答,却让贺兰小新心中暗吃一惊,你竟然说要考虑考虑!

    难道,你看透了我的心思,还是除了扶苏之外,还有别的势力可以依靠?

    就在贺兰小新心思电转时,岳梓童又说话了,声音很低,还带着些许的羞涩:新姐,我知道你早就想撮合我们俩。我我也很感激,很希望能与扶苏走到一起。但是但是我还有一个无法启齿的难言之隐。

    原来她没有看透我的真实目的,这就好。

    贺兰小新暗中松了口气,左手抱住她的腰,把她揽在怀里,下巴抵在她发丝上轻轻摩擦着,笑问:什么难言之隐啊,能不能与新姐说说?或许,我能帮你出出主意。

    我我已经有未婚夫啦。

    依偎在新姐那温暖的怀抱中,岳梓童心中无比的平静,闭上眼沉默良久,才轻轻说出了这句话。

    十二岁那年,被许配给李人渣这件事,是岳梓童最最无法正视的——羞耻,她宁愿去死,也不想让人知道她的未婚夫,小时候是个怪物。

    她是岳家的女儿,可在岳家,除了老岳岳临城岳临川兄弟俩之外,其他人都不知道,这是当初她答应要嫁给李人渣时,提出的几个要求中的一个。

    十年过去了,除了老岳之外,岳临川兄弟俩,可能早就忘记这件事,忘记她还有个未婚夫了,甚至都已经忘记了李南方还有个师母,也是岳家的女儿。

    这也是岳梓童所希望的,她可不想满世界的人,都知道她要嫁给一个怪物。

    如果不是今天遭受龙城城红果果的打压,她也不会说给贺兰小新听,不会解释贺兰扶苏追了她这么多年,她为什么始终没答应。

    你你竟然早就有未婚夫了?

    贺兰小新的镇定功夫那么高,也被她这句话给吓了一跳,脱口问道:他是谁?

    岳梓童睁开眼,坐直了(身shen)子看着贺兰小新的眼睛:新姐,你能答应我,绝不能告诉包括扶苏在内的任何人吗?

    贺兰小新没说话,又点上了一颗烟。

    我不会总是瞒着扶苏的,我会亲口告诉他,在我搞定那个人后。

    好,我答应你。

    贺兰小新把刚吸了一口的香烟,掐灭在了烟灰缸内,认真的说道。

    他他叫李南方。

    李南方?李南方是谁?

    他是我大姐在二十四年轻,收养的一个弃婴。

    既然已经开说了,岳梓童也就不再藏着掖着了,从她十二岁那年洗澡被李南方偷看开始说起,一直说到现在就是他抢先收购了思戈尔针织厂。

    其中就包括她在干特工时,在美国‘逆推’了李人渣,以及在网络上给他跳艳舞等事,毫无保留,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

    贺兰小新自以为的没错,岳总的智商在她面前,绝对是被完整碾轧的,被她卖了还得帮人输钱。

    可她却觉得浑(身shen)轻松无比,憋在心中好久的秘密,总算是倾吐出来了。

    在贺兰小新惊诧复杂的目光注视下,岳梓童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咣当一声蹲放在案几上,故作轻松的呵呵笑道:新姐,我就这样一个人,(身shen)体不干净,思想也很龌龊。你说,我还能配得上扶苏吗?(午后还有更新)。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