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278章 后会有期!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为了留住李南方这颗摇钱树,金帝会所的吴总,可谓是下了血本,为他专门配置了一辆新车,说是等他不干时把车留下,但谁都知道那就是送给他了。

    既然是自己的车子,李南方再去挂牌时,就不能用叶沈的假(身shen)份证了。

    所以今晚警方通过监控,很快就查出他是谁了。

    李人渣会打连姐她们?

    嗯,差不多,那就是个愤青,遇到这种事应该会出手的。

    岳梓童紧紧抿了下嘴角,提出了疑问:张局,不是说打人者,是个戴着发(套tao)的女孩子么,怎么会是李南方了呢?

    女孩子打人,抢走包后,就跳他车上跑了,他们应该是一伙的。

    哦,原来是这样。

    岳梓童点了点头,心里却在想,那个混蛋又与谁勾搭上了?特么的,本(身shen)就是一(屁pi)股屎,还好意思说我作风有问题!

    岳总,是不是要彻查那辆车?

    彻查打人者逃逸时所乘坐的车子,本(身shen)就是警方的责任,无论嫌疑人与岳梓童什么关系,局座都没必要征询她的意见,只需依法办事就是了。

    他询问,是在提醒岳梓童,嫌疑人可是你的人,你确定要查?

    当然要——

    岳梓童脱口说到这儿,又闭上了嘴,回头看了眼楼梯口,压低声音说:张局,这件事能瞒得过去吗?

    监控器,有可能会坏掉。

    局座在那边嘿嘿轻笑,这个理由,就是警方搪塞受害人的理由。

    好,谢谢张局。等年底了,我们开皇集团会为市局捐献两辆警车,以感谢广大干警为守护我们的生命财产,所付出的牺牲与努力。

    口头感谢别人,远远不如那东西来的实惠,这个道理如此简单,岳梓童没理由不明白。

    局座自然是欣喜不已,连声感谢,就差没说岳总你说吧,想整谁,我保证不会皱一下眉头了。

    做了好事却不留名,岳梓童可没李南方那么高的觉悟,为了保他白白捐赠出两辆车这件事,无论如何也得让他知道才行。

    扣掉局座的电话后,岳总马上就拨通了李人渣的电话。

    岳阿姨,找我有毛事?

    听到李人渣满不在乎的声音,岳梓童就恨得牙痒,嘴上却像喝多了蜜那样,甜腻的让她自己浑(身shen)都起鸡皮疙瘩:哎哟,南方,人家是你未婚妻了啦,没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了啦呀?

    李南方肯定也起鸡皮疙瘩了:卧槽,咱能不能好好说话?不知道的听你这口气,还以为你是个出来卖的呢。

    讨厌了啦,人家就算是出去卖,也得经过你的同意呀啦。

    少啦呀的,有话赶紧说,有(屁pi)抓紧放,再恶心我,我挂电话了。

    好,那就好好说。

    岳梓童冷笑一声:李南方,就在半小时前,你是不是在移动大厅门前,与人合伙抢走了两个女人的包包,并把人家的面相破了?

    靠,我还以为青山警方,会有保护本市人民的自私心呢,没想到他们真要公事公办了。

    你敢违法,就有人逮你!

    岳梓童语气(阴yin)森的说:李南方,我可是冒着违反原则的精神,私下打电话通知你的。赶紧带着你的小(情qing)人跑路吧,省的我以后想老公了,还得去大牢里去探望你。

    扯几把淡,你会这样好心?

    李南方在那边嗤笑一声:岳梓童,你以为这点小事就能难倒我,让你把我的厂子收购吗?

    哼哼,你就是白送我,也得双膝跪地给磕头,我才会考虑的。

    岳梓童冷哼两声,懒得再与他斗嘴,坦言刚才她与局座打过电话,请人高抬贵手放他一马了,为此,她可是付出了两辆警车的代价,这账,该怎么算呢?

    李南方振振有词的回答:你刚才都喊我老公了,咱们既然是两口子,还分什么你我的?有必要,为了两辆破车,就破坏我们夫妻俩之间那(情qing)比海深的(爱ai)(情qing)?

    滚,谁特么的和你是两口子?

    与李南方在一起,岳总总是忍不住爆粗口:被你们抢走的包里,大约是五万块钱左右。实相的,给我打一半过来,就威信转账吧,我等着。

    不等李南方说什么,岳梓童扣掉了电话,对着窗外展开双臂,做了个深呼吸,感觉忽然好多了。

    不过这种好感觉并没有保持多久,等她回到走廊中,看到包厢门口站了四个戴墨镜的黑西装后,就知道岳家少(奶nai)(奶nai)来了。

    除了龙城城,还有谁来吃饭时,也排出这么大阵势,拽的好像二五八万似的?

    呵呵,城城,这才几天不见,我怎么感觉你好像变了个人,浑(身shen)洋溢着说不出的神采?不会是吃了什么灵丹妙药吧?

    岳梓童进门时,贺兰小新正握着龙城城的手,寒暄。

    说是寒暄,也不完全是寒暄,新姐脸上确实带着惊讶,还有羡慕的神色。

    就在不久前,俩人还曾经在西省见过面,那时候的龙城城,虽说也是美不胜收,不过气色却没有现在好,就好比同款车子,一辆在外面泥水中跑了一天,一辆却放在展台上的区别。

    新姐说笑了,我哪有什么灵丹妙药可言?

    龙城城淡然一笑,缩回手看向了进门的岳梓童,目光没有丝毫的波动:这,就是开皇集团的岳总吧?

    如果是放在以前,龙城城就算再怎么不屑岳梓童,也得喊一声小妹。

    现在不用了,她已经被岳家逐出门户,俩人之间那层关系,也就随之断裂,没必要玩那些虚的了。

    本来,依着贺兰小新的意思,岳梓童在见到龙城城后,最好是毕恭毕敬的喊声大嫂,这样可以有效拉近双方的关系,熟人才好办事嘛。

    为了开皇集团的前途,岳梓童也就默认了这个提议。

    可龙城城的一句岳总,却抢先斩断了她要拉关系的路,岳梓童唯有淡然的笑着,快步走过来,伸出右手:你好,我就是岳梓童。

    龙城城却看都没看她的手,转(身shen)走向旁边的餐桌:新姐,等会儿我还有事要做。时间原因,咱们有什么话,还是开诚布公的谈吧。

    岳梓童被凉在那儿,脸色忽青忽白,咬住了嘴唇。

    忍了吧,唉。

    贺兰小新给她使了个眼色,(娇jiao)笑着走过去:知道城城你是个大忙人,恰好新姐我也是爽快的,那咱们就开诚布公吧。梓童,让服务生上菜吧。

    不用了,现在天色还早,吃不下,喝杯茶就好的。

    龙城城说着,大刺刺的坐在了上首,双手十指交叉,放在了桌子上,女王气场十足。

    现在这场合,她不用再给贺兰小新什么面子,因为她能来此,就已经是给新姐面子了。

    好,我恰好也不怎么饿,那就喝杯茶吧。

    贺兰小新的反应也很快,坐在她右手边时,又给岳梓童使了个眼色。

    岳梓童缓缓吸了一口气,转(身shen)默默走向了酒柜那边。

    外面就有伺候客人的服务生,贺兰小新却示意岳梓童亲自给龙城城泡茶,这是一种求人办事的态度,这会儿什么尊严之类的,先放一边吧。

    龙姐,请喝茶。

    岳梓童泡上一杯茉莉花,双手端着盖杯,走到桌前递向龙城城。

    龙城城依旧看都没看一眼,只与贺兰小新说话:新姐,我知道你今天找我来,是什么意思。不过很遗憾,正所谓在商言商,商场只有永远的利益。所以我觉得,我可能要让你失望了。

    贺兰小新脸上的笑容,慢慢地收敛了。

    是,如果没有她的牵线,龙城城是绝不会来见被逐出家门的岳梓童。

    同样,如果不是听她的安排,岳梓童也不会在握手被拒绝后,再忍辱负重的敬茶——却再次被无视掉,龙城城还直截了当说让她失望,这就是也在打她的脸了。

    城城,真没有一点回旋的余地了?

    贺兰小新淡淡说着,接过了岳梓童手里的盖杯,翘起兰花指的右手拇食两指捏住杯盖,在水面上轻轻刮了下茶叶,低头徐徐吹了口气,浅浅抿了一口。

    利益,从来都是商家追逐的根本所在。

    好像也觉得不能太让贺兰小新下不来台,龙城城顿了顿,话锋一转:当然了,如果新姐你是开皇集团的老总,这件事就另当别论了。我公公,逢年过节都会去拜访贺兰老爷子的。

    听她这样说后,贺兰小新心里舒服了好多,抬头看着她:我听说,你要步入官场了?

    是啊。

    龙城城笑了笑:有些厌倦商场了,想换个环境,给生活增加不一样的色彩。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下个月,我会来青山市东区任职。

    你要来青山?

    贺兰小新稍稍一楞。

    青山虽说不是京华那样的国际都市,但环境还是很不错的嘛,我喜欢。

    呵呵,那到时候,给你接风洗尘。

    新姐客气了。

    龙城城站了起来,抱歉的说道:时候不早了,我还有事,等我上任后,咱们姐妹再详聊吧。

    贺兰小新也没挽留,跟着站起(身shen):好,我送你。

    不用,新姐请留步。

    龙城城走到门口时,才回头看向岳梓童:岳总,后会有期了。

    后会,有期。

    岳梓童冷冷地回答。

    龙城城桀然一笑,开门走人。

    贺兰小新几经周折,才请来龙城城,不但没达到预期的结果,反而得知她很快就来青山任职的了。

    还是青山东区,开皇集团总部的所驻地。

    她临走前,为什么要对岳梓童说后会有期?

    摆明了是告诉她,你呀,以后给我小心着点吧。

    岳梓童当前还头戴英雄的光环,初来乍到的龙城城不能把她怎么样,但以后呢?

    等龙城城坐稳了,岳梓童的英雄光环也变弱了,她的苦(日ri)子就来了。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