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277章 打人者是谁?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青山酒店,两个服务生推着餐车,来到了十六层某包厢门口,抬手敲了敲门,很快有人开了门,微笑道:小姐,您点的菜来了。

    先放一边吧。

    不等开门的黄秘书说什么,坐在沙发上的贺兰小新,淡淡吩咐道。

    服务生答应了声,把餐车推到门后,低声说她们就在外面走廊中等候,才转(身shen)退了出去,门刚关上,个头稍高的那个低声对同伴说:杏儿,坐在东边沙发上的,是开皇集团的岳梓童吧?

    岳梓童从墨西哥回到青山第二天,就在青山酒店召开了盛大的新闻发布会,所以服务生能够认出她来,也是很正常的。

    是啊,她刚来时,我一眼就认出她来了。

    杏儿说:本来我想请她给我签名的,可她今天好像心事重重,就不好打扰她了。

    唉,再大的英雄,也有烦心事啊。其实我倒是觉得,别看咱们挣钱少,但不用担负太多责任。这就是能得到多少,就要付出多少的道理吧?

    如果岳梓童能听到她们的谈话,肯定会引为知己,牵起她们的手,星眸中有泪花点点,两位姐姐,你们说的简直是太对了,我心里苦哇——

    贺兰小新前些天亲自赶去临市,主持收购(春chun)海集团在那边的子公司,本来是十拿九稳的事,如果没有这种把握,她也绝不会亲自出马的,那样会有损她的威信。

    可结果呢,龙城城的横插一脚,让她颜面尽失,不但没从西省(春chun)海集团总部分到一杯羹,反而被迫把临市那块到嘴的肥(肉rou)给吐出去了。

    这让她相当愤怒,却又无可奈何,因为她现在代表的是开皇集团,人家龙城城就是抓住她犯不上动用贺兰家势力的机会,狠狠耍了她一下。

    贺兰小新不甘心就这样失败,几经周折托人给龙城城带信,请她来青山市面谈,希望能说服她,不要破坏开皇集团发展的百年大计。

    龙城城倒是很给贺兰家的面子,答应今天下午四点半,来青山酒店与她会晤。

    贺兰小新把这事告诉了岳梓童,让她一起来青山酒店,与龙城城见个面。

    如果不是订单压力超级大,开皇集团急需借助她头上的英雄光环顺势发展,岳梓童绝不会与岳家任何一个人见面的,自从岳家公开声明,把她逐出岳家后,双方就再也没有任何关系了。

    她更清楚,龙城城之所以在临市横插一脚,就是要硬踩她。

    这次见面,龙城城肯定会对她摆出高傲的嘴脸,来践踏她的尊严。

    没有谁喜欢这种感觉,岳梓童尤甚,只是为了开皇集团的大好前途,唯有忍了,希望龙城城能看在大家同属岳家血脉的份上,能成全她。

    更何况新姐都这样上心了,她再这事那事的不来,那会影响姐妹感(情qing)的。

    看了下时间,马上就要四点四十了,龙城城还没来,贺兰小新低低叹了口气,端起咖啡:唉,梓童,你这个大嫂,还真想把事做绝了啊。

    岳梓童淡淡地说:岳家这样做的人,又不止她一个,我早就习惯了。

    看出她不想谈论这方面的事,贺兰小新转移了话题:本来,咱们不用去临市的,如果能够把原思戈尔针织厂收购的话。我听董君说过,那边厂房虽说破旧了些,两条生产线却是新的。尤其是地方够大,足够扩建六条以上的生产线。

    说起这件事,贺兰小新就心疼不已。

    能不能收购临市那家厂子,她其实并不是很关心,邀请龙城城来谈判,也只是因为争一口气。

    而青山北郊的思戈尔针织厂,才是她最想拿到手的,厂子占地面积够大,还倒是在其次,关键是他们研发出的黑丝技术,只要运作好了,所产生的效益,那可是无法估量的。

    她不但心疼,还后悔,当初怎么就为了个三五百万的,就打压牛总,结果却被什么狗(屁pi)南方集团给抢先截胡,彻底破坏了她的发展大计?

    第一次,新姐觉得自己目光有些短浅了。

    不过她也不是太在意,她有十足的信心,能让那什么南方集团的狗(屁pi)老板,乖乖把厂子吐出来,现在运作中,只是要悄悄的进村,打枪的不要,免得被岳梓童察觉出什么。

    听她提到南方集团,岳总心(情qing)更加不好了,冷哼一声,想说什么,又咽回去了。

    她实在没脸告诉贺兰小新,说那个抢先收购思戈尔的家伙,会是她那个特不要脸的未婚夫,她会施展一切能施展的手段,给那个小子一个好看。

    叮叮当,贺兰小新放在案几上的手机,爆响了起来,站在沙发旁的黄秘书,马上伸手拿起,看了眼来电显示,轻声说道:新姐,是连姐的。

    贺兰小新伸手拿过手机,放在耳边懒洋洋的笑道:连姐,事(情qing)处理的怎么——

    她的话还没说完,手机内就传来连姐悲愤的叫声:小新,你快来,我们被人打了!

    什么?

    贺兰小新一惊,坐直了(身shen)子:谁敢打你们?是那个捡到你包的女孩子吗?

    能够邀请龙城城来青山面谈,贺兰小新就是通过卫津的连姐出面的,今天中午她们几个,还在酒店共进午餐的。

    午饭过后,已经在青山玩了两天的连姐俩人,谢绝贺兰小新的派车相送,打车去了车站,青山距离卫津也就几百公里,坐动车比坐飞机更方便些。

    她们走后不久,贺兰小新又接到了连姐的电话,得知她们的包包丢了,里面有五万块钱,还有一些银行卡。

    依着贺兰小新的脾气,一个包,几万块钱丢了就丢了,实在没必要为此耽误返程的列车,反正大家都是有钱人,何必为了这点小钱,就劳师动众搜寻包包下落呢?

    只是连姐却不会这样想,别说是五万块还有个名牌包包了,就是五十块丢了,也得找回来——这也是贺兰小新打心眼里看不起她的原因,如果不是因为她与龙城城是同学关系,需要她在其间穿针引线,才懒得搭理她。

    没办法,贺兰小新只好给市局的张局打了电话,请他们给车站那边打招呼,帮忙查监控,搜寻丢了的包包。

    一个小时前,连姐又打来电话,说包包有下落了,被人捡走了,正打车去那边赶。

    贺兰小新也没在意——但二十分钟前,连姐第三次打来电话,说与捡走包包的人,发生了争执,让她再给当地警方打个招呼,要收拾那个不要脸的小浪蹄子。

    人家捡到你的包,能主动联系你,还你,就已经很不错了,怎么好意思在让人家赔你出租车费呢?

    对连姐的如此行为,贺兰小新相当反感,但碍于(情qing)面,还是不好说什么,随了她的意思,再次给局座打了个电话。

    这不,放下电话没多久,连姐第四次来电话了,说她竟然被打了。

    再怎么看不起这一分钱都拴在肋条上的女人,贺兰小新听她说被打后,还是大吃一惊,连忙问怎么回事。

    我的脸被一个小((贱jian)jian)人给抓花了,雅芳也受伤了,不知道哪儿跑出来的小((贱jian)jian)人,还抢走了我的包包,跳上了一辆黑色轿车——现在警方已经到场了。小新,你要帮我抓到那个小((贱jian)jian)人,我要弄死她,杀她全家!

    连姐(情qing)绪相当激动,说话语无伦次,每一句话几乎都是吼出来的,震得贺兰小新耳朵生疼,连忙把手机往旁边挪了下,说别生气,有没有看清打人凶手的模样,或者记住车牌号。

    打人的小((贱jian)jian)人带着乱糟糟的发(套tao),遮住半张脸,看不清。

    她在逃走时跳上的那辆车子,距离也稍远,车牌号也看不清。

    不过路边肯定有监控,就在移动大厅门口不是?

    如果警方要查出来,那是很简单的。

    但那些可恶的警察,在了解事(情qing)经过后,明显要护着当地人,推诿,拖延,让她们先去医院治疗,他们会彻查的,绝不会放过行凶者。

    连姐,你们先去医院,我这就让黄秘书去一趟。这件事,交给我来做好了。

    贺兰小新稍稍沉吟片刻,扣掉电话对黄秘书轻声吩咐了几句。

    黄秘书点头,快步走了。

    贺兰小新很清楚青山警方为何推诿拖延,人家在了解事(情qing)经过后,实在看不顺眼连姐的做法。

    她也看不惯,却不能不管。

    新姐,还是我来打电话吧。

    岳梓童说话了:你总是给张局打电话,显得不好。

    为了这点小事,就三番两次的给张局打电话,贺兰小新还真丢不起这人,也知道岳梓童是好意,点了点头时,手机又响了。

    两个人都在房间里打电话,有些不方便,岳梓童站起来走出包厢,左拐推门走到了楼梯拐角窗前,才拨通了局座电话。

    她刚说明打电话的来意,局座就苦笑着告诉她:岳总,其实我们的人到了事发地点,很快就查出那辆车的车主是谁了,只是那两个卫津女人——唉,她们的态度很恶劣,连我们前去办案的警员,都骂了个狗血淋头,说我们是拿钱不办事的草包。

    新姐的朋友,也太嚣张了。换我,我也会这样做。

    岳梓童秀眉微微皱了下,好生说道:张局,看在我与新姐的面子上,你请大家伙别往心里去,等有空我请大家吃个饭,算是给大家赔礼道歉。

    呵呵,赔礼道歉倒不用,反正我们干得就是这一行。

    局座笑了下,说:不过我先告诉岳总,涉嫌打人的人,你可能认识。

    我认识?

    岳梓童一愣,问道:是谁?

    李南方。

    什么?李李南方?

    岳梓童失声问道。

    对,就是他。

    张局用笃定的语气说:最起码,那辆车是他的。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