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276章 你打架怎么样?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陈晓也发现那边有事发生了,她可是最见不得这种事,顾不上吃饭了,连声嚷着李南方快点开车过去看看,好像有人在打架啊,不知道有没有打出脑子来?

    等车子驶过路口,趴在车窗上向外看的陈晓,失望的吐了口吐沫,骂道:草,原来是几个傻((逼))娘们吵架,没动手啊。

    李南方皱眉,警告道:以后再敢当着我的面,嘴里不干不净的,小心我让你再去鬼门关门前走一圈。

    安啦,大叔,走吧,走吧,娘们打架没看头不是?

    陈晓悻悻的耸耸肩,催促李南方快去找家好的酒店,请她大吃一顿,算是弥补她失去的半个避暑山庄。

    李南方却把车子缓缓贴边,停下回头看去。

    陈晓好奇的问:怎么,大叔,你认识吵架的那些女人?

    三个女人在吵架,二对一,两个是穿着很有品位的少妇,放对一个(身shen)穿短裙黑丝的年轻女孩子,指头都点到她脑门上了,骂出来的话,一点也不符合她们的(身shen)份。

    是一口流利的卫津话,叭叭的好像开机关枪:看你这****样,出来卖的吧?做错事还有理了,信不信我一个电话,就能把你送到局子里去,好好反省下?

    你你们怎么这样说话?

    年轻女孩子面红耳赤,眼里含着泪花,羞愤的反驳:哪有这么做事的,我帮你们保存好了东西,你们却给我要——

    少啰嗦,给钱!

    其中一个少妇,不由分说抬手抽了过去,女孩子猝不及防下被抽了耳光,脚下一个踉跄,慌忙扶住了街灯杆子,才没有摔倒。

    嗨,干嘛呢,朗朗乾坤下动手打人,真以为我们青山人好欺负啊?

    打人少妇迈步向前,正要再给女孩子来一下时,围观者中有人看不下去了,一个男人挡在女孩子面前,瞪眼厉声喝道。

    管你鸟事,走开!

    少妇嘴里说的虽然凶,却不敢动手了,拿出手机威胁道:信不信我的打个电话,把你也关进局子里去?

    特么的,这个外地((逼))好嚣张啊。咳,大叔,我这是义愤填膺下,才口出粗话的,别介意,下不为例。

    脏话骂出口后,陈晓才想起刚才李南方的警告,连忙腆着笑脸的解释。

    李南方却没理她,只是说:你去探听一下围观者,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咦?

    陈晓一楞,忽然明白了:哦,那个本地本地妞,你认识。

    去不去?

    李南方没好气的呵斥:这么多废话。

    去,去,我去!大叔,大爷,您别生气,我这就去还不行吗?

    陈晓耍着贫嘴,开门跳下车,快步走了过去。

    她没猜错,李南方认识被人打耳光的女孩子,那是隋月月。

    他对隋月月,没什么好感,也从没关心过,尤其前几天与老王闲聊时,听说她被岳梓童亲自开除,可能是因为伙同董君冒犯了闵秘书后。

    至于隋月月被开除后,又去哪儿工作,李南方更是懒得管。

    如果是放在平时,俩人在大街上走个迎碰面,他保准不带搭理她的,敢帮着董君来冒犯小柔儿,没有找她算后账,李南方就已经是很仁慈了。

    不过现在看她当街被两个外地((逼))哦,是外地女人抽耳光后,李南方多少有些不舒服了,再怎么说,俩人也曾经是同事一场,这才派陈晓去探问究竟。

    假如是隋月月的错,李南方会开车走人,管她被谁欺负。

    但如果她被人欺负——好吧,李南方承认,他的妇人之仁的毛病又犯了。

    清纯高中小妹形象的陈晓,还是很受人待见的,一个甜甜的大哥哥叫出去,某个长相猥琐的小伙子,就腆着笑脸的给她说清楚了。

    这件事,还真不怪隋月月。

    她做了好事,却没得到好报。

    隋月月中午时接到了母亲的电话,说在京华住院的父亲忽然病危,让她火速赶过去,免得留下终(身shen)遗憾。

    下夜班正在休息的隋月月,接到电话就慌了,立即打车去了火车站,购票准备乘坐下午两点的动车前往京华。

    就在她在候车大厅等车时,发现旁边座椅上放着个名牌包包,也没人要。

    打开一看,里面有几捆现金,还有一些银行卡,手机之类的东西。

    隋月月虽说缺钱,人品好像也不怎么样,可也知道丢包的人肯定很着急,说不定这些现金是急用的,她如果闷声不吭的拿走,也可能会害死人的。

    能够有这想法,就证明隋月月还不是无可救药,马上拿起包,去车站失物招领处——不巧,当时工作人员有急事外出了。

    就在她要把包送到车站派出所时,母亲的电话又打来了,告诉了她一个好消息,经过抢救,父亲转危为安了,母亲嘱咐她先别过去了,浪费车票钱。

    隋月月长长松了口气,双手合十感谢老天爷的保佑,带着捡到的包包出了候车大厅,乘坐公交车往回赶。

    坐车来到这儿需要转车后,下车的隋月月,才发现获悉父亲转危为安后因心(情qing)激动,忘记把包上交车站派出所了,又担心失主着急,就拿出里面的手机,随便找了个号拨出去,请人告诉失主,说包被她捡到了。

    目前,她正在青山移动大厅门前等候失主。

    失主很快打车赶来了,就是这俩外地女人。

    隋月月本以为,她们肯定会感激她拾金不昧的行为,对她千恩万谢后,说不定还会给她一笔感谢金,失主很有钱的样子嘛。

    只是她万万没想到,失主找到她,拿回包包仔细检查里面的东西没少后,竟然提出了一个让她目瞪口呆的要求,要求她支付五十八块钱的出租车费。

    理由很简单,如果隋月月当初在捡到包后,把它交给车站派出所,那么她们就没必要打车跑这么远的路,来拿包了。

    隋月月见过不讲理的,却从没有遇到过这么不讲理的,立即怒了,说话时的口气当然不好听——于是,双方就此争执了起来,很快引发了群众围观。

    听完陈晓打探来的消息后,李南方笑了,那俩外地娘们还真是极品,实在搞不懂她们是怎么活这么大,却没有被人打死的。

    大叔,你认识那个本地妞?

    陈晓倚在车门上,看着被不平群众护在(身shen)后的隋月月,问:要不要去帮她?

    帮。就算不认识她,遇到这种事,老子也得去帮。

    李南方忽然问道:陈晓,你打架怎么样?

    我打架怎么样?

    陈晓楞了下,很快就明白了,小(胸xiong)脯一(挺ting),傲然说道:本姑娘能揍外地((逼))那样的三五个,还是不在话下的。

    陈晓还真没有吹牛,从小学时代就是个问题孩子,从初中打到高中,历经大小仗不下百余次,绝对算得上女人中的豪杰之辈,上次在夜场与王天域等人对掐时,吃亏就吃在对方人多上了。

    看着擦拳磨掌的陈晓,李南方第一次觉得她很顺眼:行,那你去吧,我给你观敌瞭阵,好好教训教训那俩不知所谓的外地人,别恋战,完事后赶紧跑回来——哦,对了,你最好是把脸蒙住,免得被人认出来。

    嘿嘿,本姑娘晓得。

    陈晓(奸jian)笑一声,反手脱下校服外(套tao),从里面拿出个火红色的头(套tao),戴在了脑袋上,看来这是她逃课外出鬼混时的必备之物,随(身shen)携带。

    把假发往下扒拉了两下,遮住小半个脸庞,就恢复了她女阿飞的本色。

    陈晓!

    陈晓快步走出几步时,李南方忽然说:不能白白让你行侠仗义的,收点好处费回来,咱俩五五分成。

    陈晓乐了,嗷的叫了一嗓子,好像霹雳小旋风那样,冲向了人群:闪开,闪开,都特么的给我闪开!

    抽了隋月月一耳光的外地女人,刚打完电话,冲护着她的男人轻蔑的笑笑:警察马上就要来了,实相的赶紧滚蛋,别怪我没提醒你。我是你惹不起的——

    话音未落呢,忽然有人扑上来,伸手对她昂起的骄傲的脸,狠狠一记九(阴yin)白骨爪,疼地她啊的一声惨叫,伸手去捂脸时,胳膊上的包包被人抢走。

    有李南方在旁边接应,陈晓没有任何后顾之忧,把她女阿飞本色发挥的淋漓尽致,一爪给女人破相抢过包包后,反(身shen)抡起包包狠狠砸向了另外一个女人的脸。

    那女人尖叫一声,(身shen)子后仰刚躲开,小腹剧痛,却是被陈晓一脚躲在了肚子上,噗通一声蹲坐在地上,刚要大骂呢,下巴上被踢了重重一脚。

    草泥马的臭婊砸,敢来青山欺负人,你丫活的不耐烦了啊!

    陈晓嘴里骂着,没有丝毫惜香怜玉之心,再次一脚踢在女人左腮上,竟然有两颗牙齿飞了出来。

    哇哦,这谁呀,如此猛?

    围观众人也都懵了,害怕被殃及,下意识的纷纷后退。

    其实就算不害怕,也没谁来管那俩女人,都被她们的跋扈态度给气坏了,如果不是有所顾忌,早就有人来教训她们了。

    现在有侠女从天而降,下手歹毒,出脚(阴yin)狠,把两个外地女人给揍得满地找牙,大家伙都觉得畅快无比,心说活该。

    殴,殴,警笛声从远处响起,有人高喊着提醒陈晓:警察来了!

    陈晓又踢出一脚后,才抱着包包转(身shen)冲出了人群,所到之处围观群众纷纷闪避,给她让开了道路,毫不理睬一个外地女人嘶声喊叫拦住她。

    得手,走人!

    陈晓跳上车子,砰地刚关上车门,李南方已经启动车子,向前疾驰而去。

    哈,哈哈,痛快,真特么的痛快!

    陈晓回头看了眼,仰天狂笑,豪(情qing)万丈的拍了拍李南方肩膀:大叔,下次再有这样的好事,可别忘了通知我。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