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275章 日后贵不可言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是,这就是李先生。什么东西啊?

    正处于兴奋中的陈晓,不等李南方说什么,伸手就把大信封抢了过来。

    这孩子平时在学校为非作歹抢学生时抢惯了,还是第一次碰到别人主动送东西,能不感到好奇嘛,李南方苦笑了下,也没说什么。

    这是什么呀?

    陈晓说着,从大信封内拿出了一叠文件,当看清上面的标题后,立马呆了:哇靠,避暑山庄的转让合同书?

    她猛地想到刚来时,曲老板非得给李南方算卦,曾经说过的那些话了。

    当时曲老板哀求李南方,说只要能说出他的生辰八字,就会把避暑山庄送给他——当时陈晓以为他是鬼迷心窍下说的胡话,却没料到他竟然真把合同书送来了,呆愣片刻后,抱着合同书原地跳起来,嚷道:发了,发了,这下发达了!

    陈晓以为,是她带李南方来避暑山庄的,那么他们就是一伙的,曲老板送他的东西,自然得有她的一半,那就是数十万啊。

    想到自己竟然能拥有数十万,激动的陈晓都不知道做什么,说什么,才能表达自己的狂喜之(情qing)了,甚至都开始幻想,以后每周周末,都会领着她那群小姐妹来这儿潇洒,接受她们如潮的阿谀奉承——

    陈晓正高兴着呢,就觉得手里一松,那份合同被李南方拽了过去,看都没看一眼,直接扔在了服务生的怀里:告诉曲老板,就说我不要他的东西。

    什什么?不要?李南方,你居然说不要!

    陈晓猛地打了个激灵,清醒了,神(情qing)愤怒的大叔都不叫了,瞪大眼睛看着李南方,好像见了鬼那样满脸都是不相信。

    对,我不要。

    李南方拉起她的手,向车子那边走去。

    你不要,我要啊。松开,松开我!

    陈晓奋力挣扎着,真急了,要不是惧怕李南方会对她动暴力,肯定会张嘴骂人。

    李南方懒得给她解释什么,抓着她的右手用力向怀里一拉,接着把她拦腰抱起,就像强抢民女的恶少,开门就把她塞进了车里。

    李南方,你傻了啊,到嘴的(肉rou)不吃!

    横躺在座椅上的陈晓,抬脚跺向李南方,尖声叫道。

    啪的一声,李南方在她腿上用力抽了一巴掌,厉声呵斥道:再给我闹一个,试试!

    一巴掌,把陈晓打醒了,让她猛地想到差点被他憋死的事了,悻悻地嘟囔了一句,乖乖坐好,自己关上了车门。

    麻烦你告诉你们曲老板,就说我对这山庄没兴趣。

    对呆愣在旁边的服务生说了句,李南方开门上车,调头下山去了。

    原来,老板让我交给这位李先生的东西,是山庄的转让合同啊,他竟然不要。

    目送车子驶远后,服务生才清醒过来,连忙抱着大信封,快步走向曲老板的住所,来到门前敲了两下:老板,是我,小翠。

    没人回答,小翠又敲了两次,还是没人回答。

    她有些奇怪,稍稍用力一推门,门开了。

    曲老板坐在靠窗的那张书桌上,手里拿着笔,看着窗外出神,不知道在想什么,口鼻上的血也不擦,都已经凝固成黑色的了,看上去有些吓人。

    老板,我可以进去吗?

    小翠生怕会打搅出神的曲老板,轻声问道。

    曲老板仍旧没说话——也没有任何反应,只保持着望着窗外的样子。

    小翠忽然察觉出了不对劲,快步走到曲老板背后,颤声问:老老板,你怎么了?

    曲老板动也不动,就像老僧入定。

    小翠右手颤抖着,慢慢伸到了曲老板的鼻子下面,片刻后忽地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啊!

    曲老板已经没有了声息,却保持着端坐提笔要写什么的样子。

    小翠吓坏了,慌忙缩手时,碰到了曲老板的右肩,他的(身shen)子一歪,咣当一声摔倒了在地上。

    尸体在歪倒时,胳膊肘把书桌上的一张信纸扫落下来,飘到了转(身shen)就跑的小翠脚下。

    如果小翠还能保持镇定的话,那么她就会看到上面画了一条黑龙,写了几个让人难懂的词语,迷雾,黑渊,鬼脸,不住变幻。

    在这些字的旁边,还有一摊凝固了的黑色鲜血,小翠转(身shen)跑时,右脚刚好踏在信纸上,具有粘稠(性xing)的鲜血,粘在她的鞋底上。

    曲老板好好地忽然死亡,可把小翠吓坏了,她哪儿还来得及注意这些,怀里抱着的那个大信封也不要了,连滚带爬的冲出屋子,尖声叫道:来人呀,老板死了!

    因为是中午,又不是周末,除了皓月院里那一桌客人之外,就没别的客人了,几个服务生忙完后,都凑在厨房内厨师们打(情qing)骂俏去了。

    厨房在北边,曲老板的住所却是在山庄最南边,相隔数十米,中间还有一个袖珍小湖,小翠凄声尖叫着跑向厨房时,失足踏进了湖中。

    幸亏水深刚过膝,而且她的尖叫声,也引起了厨师们的注意,纷纷跑了出来。

    怎么了,小翠!

    一个胖胖的厨师最先跑过来,跳下去把跪在水里挣扎的小翠抱了起来。

    胖子,老板,他他死了!

    被胖子抱上穿过小湖的石板路后,小翠才哑声说了句,双眼一翻,竟然因受惊过度昏过去了。

    啊,老板死了?

    大家伙闻言都大吃一惊,慌忙向曲老板住所那边跑去。

    没有谁注意到小湖水底有张纸,已经随着小翠失足落湖时,践踏的不成样子了,唯有那个龙头还算完好,瞪大的眼睛里,仿似有邪恶的笑意。

    如果李南方知道曲老板在临死之前做过什么,他肯定会惊讶,甚至会害怕——不过他不知道,正在训斥陈晓:你脑子进水了啊,别人会把上百万的山庄,白白送给你?你是他妹子啊,还是他女儿?

    我是他老娘。

    陈晓低着头,不服气的小声反驳:反正是他送我们的,又不是我们抢的。

    屈指在她脑门上弹了个暴栗,李南方满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臭丫头,这么快就忘记我说的那些话了。

    陈晓嚷嚷道:你给我说什么话了呀?

    (套tao)用你的生辰八字,来给你改命!

    可他没有问我的生辰八字啊。

    他问我了!

    问你,你也撒谎了不是?

    如果收了他的山庄,拿人手短,我还好意思再撒谎骗他吗?

    你这么强大,这么变态,就算告诉他实话,他能改得了么?

    陈晓心虚了很多,不过仍然嘴硬:再说了,改命换名只是传说——据本姑娘观察,曲老板道行不深。

    狗(屁pi)。

    李南方骂了句,说:他不行,难道不会拿着我的生辰八字,去找能改命的人吗?老子现在强烈怀疑,这个有几分道行的老神棍,既然能看出你曾经在鬼门关前打过一个转,就能多少看出我的命,有着有着帝王之相。这才不计代价的,想换我的命。

    哈,大叔,你可别闹了。

    陈晓哈的一声笑:就你,还帝王之相呢。我怎么越看,越觉得你特像一只鸭子呢?

    找揍了不是?

    李南方一瞪眼,脸又拉长了。

    陈晓撇撇嘴,低声嘟囔:切,不就是仗着会几手三脚猫的招式吗,揍这揍那的。有本事,给本姑娘上(床chuang)练练,保证累不死你——哎哟,你又抽我后脑勺,把我抽傻了,你养我啊你?

    如果曲老板没有真把转让合同拿出来,李南方可能对老头当初警告他不许泄露生辰八字的严令,还抱有一定的怀疑,其实他始终像陈晓所说的这样,不是太信改命,换名的说法。

    不过,曲老板的‘遵守承诺’,却给他敲响了警钟,让他意识到他的生辰八字,可能真不怎么简单了。

    尤其曲老板在给他看相时,说看到了迷雾,还看到了几幅变幻不定的面孔,这与他已经做过两次的怪梦,有着让他不敢多想的牵扯。

    再联想到自己是个早衰患儿,本来是活不过十三岁的,可正因为(身shen)体里藏了条无法控制的恶龙——他能活这么大,(身shen)遭万蛇毒吻却不死,这不是命,又是什么?

    啊,要追尾了!

    陈晓的一声惊叫,惊醒了精神有些恍惚的李南方,本能的一脚跺下刹车,车子吱嘎一声停下,车头距离前面等红灯的车子后尾,最多还有七八厘米。

    大叔,你胡思乱想什么呢,不知道开车时不能走神呀,真要发生交通事故怎么办,我才十七岁好不好?真要有个三长两短的,陈大力还不得哭死。

    小丫头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xiong)膛,就像个小泼妇那样,小嘴叭叭的训斥道。

    李南方笑了下,没吭声,人家说的不错,开车时走神很危险的。

    好了啦,别总是拉着个((逼))拉着个脸啦,我刚才就是给你闹玩呢。曲老板也说了,本姑娘(日ri)后贵不可言,还会在乎一区区小破山庄?

    陈晓女阿飞毛病又犯了,咯咯一笑轻声说:大叔,我要贵不可言,必须在(日ri)后,(日ri)——后啊!

    看了眼这个(身shen)体没多少本钱的小丫头,李南方淡淡地说:想死就提前吭一声,老子会免费为你提供至少十八种以上的无痛死亡法。

    这句话,是岳阿姨经常对李南方说的,现在被他借鉴送给了陈晓,所起到的效果,可比岳梓童威胁他时大多了,小丫头立即吐了下舌头,转移了话题:唉,肚子饿了啊,找地方请我撮一顿?你自己是吃饱了,却不管我的死活。

    在避暑山庄时,陈晓还没落座,就被李南方赶出了门外,现在已经下午三点多了,说饿倒不是在骗人。

    想吃什么?

    李南方随口问了句,抬头向前看去,就看到红绿灯对过的路边,围了好多人。(今天外出一趟,这两天更新会不正常,请大家谅解。)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