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274章 你够狠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大叔,你好像很反感别人给你看相哦。

    转过月亮门后,陈晓追上李南方,又挽住了他的胳膊。

    虽说他刚才把曲老板甩了个跟头,让人磕掉了几颗牙齿,陈晓当时心里不舒服,但很快就从李南方(阴yin)森的脸色上,察觉出了什么。

    陈晓,记住,以后如果再有人主动看相时,千万别把生辰八字告诉他。不要问为什么,只需知道我这是为了你好,就行。

    李南方停步看着她,很认真的嘱咐道。

    他是不怎么相信算命这一(套tao),不过这个观念却是老头在他小时候,就不住在给他灌输的,让他形成了固有的条件反(射she),在别人问起他的生(日ri)时辰时,就会满嘴胡柴。

    尤其前段时间在八百惊马槽下历经大凶险后,他隐隐觉得自己好像与众不同了,不仅仅是让他骄傲的逆生长,还有两次黑龙之梦,万蛇毒吻后导致他成为带磷青龙,这些异状,都让他心生警惕。

    李南方并不知道,老头也从没有告诉过他,在古时候的富贵人家,皇室宗亲,如果哪个孩子的生辰八字不好,看会请有大本事的高人,来替小孩改爻换命,这在玄学中被称为漫天过海之局。

    所谓好的风水,要与人的生辰配合,风水能影响人,人只能顺从与风水,所以风水是很难改掉的,但只要能改掉人,来改爻换命,你的命成了他的命,他的命成了你的命,他的灾难,就会由你来承担。

    好,我知道了,大叔。以后再有人问我生辰八字,我就告诉他说,今年二十七岁,冬(日ri)初八早上六点生,当时天地之间一片白雾,有龙吟声自天边传来——哈。

    陈晓哈的一声笑,李南方也笑了,抬手揉了揉她的小脑袋,问:这就是皓月院吗?里面怎么没有听到人的说话声?

    我去看看。

    陈晓快步跑上台阶,推开木板门向里看了眼,接着回头冲李南方吐了下舌头,无声的说道:都在里面呢,老妖婆盼你盼的眼珠子都红了。

    其实韩校长的长相,与老妖婆这个名字一点都不沾边,看上去三十四五岁的模样,乌黑水滑的秀发盘在脑后,戴着一副金丝眼镜,浅灰色ol(套tao)裙,黑丝袜,黑色小高跟,很时尚的样子,有种所谓的知(性xing)美,掩盖了她颧骨稍高,嘴唇偏薄的缺陷。

    除了她之外,还有三个与她年龄穿着妆扮不相上下的女人,个个故作矜持镇定的,在小声谈论着各自的工作,偶尔轻笑一声,贤妻良母气质十足。

    反倒是比她们小很多岁的李静,浓妆艳抹穿着(性xing)感暴露,不时紧抿着嘴角向门口看一眼,眼神里全是期待,看到李南方跟随陈晓进来后,这才松了口气,连忙站起来,低声叫道:陈晓。

    她嘴里叫着陈晓,目光却落在李南方脸上,四目相对后脸就红了,赶紧低头。

    她是真怕李南方不来了。

    自从上次后,就再也无法忘记李南方赐予她超酸爽的感受了,如果不是陈晓这出事,给了她机会,她可能会偷走家里的钱,去金帝会所与那些小富婆火拼一把了。

    李静不吸毒,不过她却能肯定,任何女人在品尝到李南方的味道后,都要比戒毒还要难以让人戒掉。

    韩校长,这位就是——

    既然大家早就知道今天会发生什么,李南方答应要替她摆平韩校长,陈晓也就不拐弯抹角的了,刚要介绍呢,被李南方打断了:各位,我是陈晓的叔叔李南方。木子李,北雁飞南方的李南方,很高兴在这儿能见到大家。

    李南方?

    韩校长左手边的女人,稍稍愣了下:不是叫叶沈吗,怎么会叫这名字?

    呵呵,叶沈是我的艺名,就像那些写小说的都用笔名。

    哦,原来是这样啊。李先生,请坐,菜都凉了,要不要再让厨房去(热re)一(热re)?

    不用,就这样吃吧。

    李南方微笑着摇了摇头,目光从桌子上扫过。

    酒席的水平还很高,山珍海味的,这一桌至少也要两千块钱,看来陈晓为了不被开除,也算是下了血本了。

    陈晓请客的钱,可是从李南方给她的那五万块里出的,这相当于是他自己花钱的,如果不尽可能的吃回来,岂不是亏了?

    看到李南方坐下后,就甩开腮帮子狼吞虎咽的模样,韩校长等人相互对视了下,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不屑的神色,原来是个没见过世面的,这酒菜很好吗?

    大家吃啊,怎么不吃?吃饱了,才有力气办事不是?

    李南方含糊不清的说着,对李静摆摆手:来,你给我满酒。

    李静马上就站起来,拿着酒瓶走到他(身shen)边,犹豫了下,坐在了他的腿上。

    陈晓有些不愿意,白了李静一眼,没说什么。

    李南方倒是毫不客气,左手一把搂住李静,右手夹起一只大虾,塞进了她嘴里。

    俩人模样如此轻浮,韩校长等人却像没看到那样,依旧低声谈笑着她们的话题,好像很不屑的样子,实则心里都长草了,暗骂小妮子着实不要脸。

    吃饱喝足一抹嘴,李南方把李静从腿上抱下来,对陈晓说:你们两个,给我出去。在没有我的许可下,不许进来。

    我不走,我等这一天等好久了!

    李静一愣,急忙说道。

    李南方站起(身shen),看也没看她摆了摆手,绕过桌子走到韩校长椅子后面,右手顺着她的衬衣领子伸了下去,笑道:韩校长,我家陈晓不懂事,惹你生气了,我这个当叔叔的替她赔罪,还请韩校长能笑纳。

    守着学生,与几名闺蜜,李南方就如此的大动作,让韩校长有些尴尬,本能的刚要挣扎,一股子酸麻麻的感觉,就随着那只手腾起,鬼使神差般的反手抓了下去,咯咯浪笑:好说,好说。

    走吧,别愣着了。再不走,大叔会生气的。

    韩校长的反应,让陈晓看了想吐,拽起李静的手,不由分说把她拉了出去。

    陈晓,搞毛呢,我们还是不是朋友啊?

    被拽到月亮门前,李静打开了陈晓的手,一跺脚:有好处你不要罢了,怎么可以忽略我的感受,只让给老妖婆她们?

    嗨,你懂个毛懂个什么,我大叔说要替我好好教训下老妖婆的,不是你想的那样——

    陈晓的话音未落,就听到啪的一声大响,还有女人惊叫声,从屋子里传来。

    李静愣住:怎么,怎么听起来好像耳光声?

    啪,又是接连几声响,女人嘎然而止的骂声,盘子碟子碎裂的哗啦声,响成一片。

    陈晓也懵了,瞪大眼睛喃喃地说:大叔,你不会只对她们动粗,却不给甜头吃吧?

    吱呀一声门开了,韩校长的一个闺蜜,伸出披头散发的脑袋,张嘴刚要喊什么,一根黑色的丝带就缠在了她脖子里,把她拽了回去,房门又关上了。

    听着房间里传来的女人叫声,哭声,还有抽耳光的啪声,李静一点那样的意思也没有了,抱住陈晓的胳膊,声音哆嗦着说:你你大叔不会惹出事来吧?

    放心,大叔是什么人呀,那可是来自黑雾中的神龙。办理这点小事都能出岔子了,他以后还有脸来见我吗?

    陈晓嘴里吹嘘着,其实双腿也在打软。

    李南方有多狠,她是刚见识过,还有大力哥罩着呢,他就差点掐死她,更何况收拾****上脑的老妖婆等人呢?

    咱们,咱们去外面走走吧,别担心,没事的。

    屋子里女人的哭叫声,越来越小,陈晓有些后悔了,如果能用蛮力来解决问题,她何必劳驾李南方啊,手里还有几千块,找街上那些混子来做不就行了?

    避暑山庄总共有四小院,每个小院都有个非常雅致的名字,分别坐落在院落的四个角,里面有全(套tao)的餐厅,卧室,甚至还有健(身shen)房。

    心里发毛的陈晓,在小院门前来回走动着,不时的向里面看一眼,李静小声问:要不,咱们先走吧,别惹出事来,连累到咱们。

    陈晓沉默了片刻,轻声说:李静,你先走吧。大叔是我叫来,为我处理问题的。如果我走了,太不仗义了。你不同,先走吧。

    李静是真害怕,见陈晓说的这样笃定,也没再坚持什么,抬手放在耳边做了个打电话的手势,急匆匆的走了。

    她走后,陈晓一个人更紧张,几次想走进小院,站在门外偷听里面的动静,却没敢过去。

    幸亏,李南方并没有让她等太久,几分钟后开门从里面走了出来,衣服整齐,神色淡然,什么事也没发生的样子。

    大叔,她们——

    陈晓刚要询问那些女人,李南方把手机递给了她,淡淡地说:看一眼就行,我给你保存着。

    陈晓打开图库,只看了一眼,就竖起大拇指:厉害了,我的哥,你够狠。你怎么让她们笑,还笑的这样开心?

    包括韩副校长在内的四个女人,都光着(身shen)子躺在大圆桌上,八爪鱼似的缠成了一团,个个仰着脑袋,脸上带着轻佻的媚笑。

    就是苦口婆心的劝了她们几句,都是知书达理的,很好说话。好了,别多问了,反正她们不敢找你麻烦的。

    李南方当然没必要向陈晓显摆,厚达十厘米的桌面,被他一拳砸了个洞,那些女人才愿意配合他,拍下了这些照片。

    这一招,对付有头有脸的人特管用,对陈晓这样的问题孩子,却没什么效果。

    请问,您是李先生吗?

    俩人勾肩搭背的刚走到山庄门口,一个穿旗袍的女服务生,从旁边快步走了过来,手里拿着一个大信封:这是我们老板,让我转交给您的。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