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273章 迷雾遮住的命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突破谜障?

    陈晓很不解:我突破什么谜障呀,听不懂你在哔哔——你在说什么。

    曲老板问道:我能看看你的右手吗?

    看我右手?

    陈晓低头,伸出了右手:我右手有什么好看的?

    曲老板,你还会看相啊?

    李南方明白了,笑着问道。

    从书上学的,业余水平而已,博人哈哈一笑而已,说错了也别当真。

    曲老板谄媚的笑了下,接住陈晓的右手,低头看了片刻,又看着她的脸,眉头皱着,嘴里还念念有词的:奇怪啊,昨天你来找我时,还是一块不可雕的朽木。这才过了短短一天,怎么就突破谜障,成为一块璞玉了呢?

    如果是放在被李南方没教训之前,曲老板敢这样说,陈晓肯定会张嘴就骂,你特么的说谁是朽木呢?我看你才是朽木,连棺材瓤子都做不了,草!

    但现在,陈晓却瞪大一双无知的眼睛,嘴唇不住的哆嗦,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一个人的思想,有没有改变,她自己是最清楚的了。

    从鬼门关前走了一圈,又听李南方说陈大力为了自己,竟然去当杀手,陈晓立即深刻认识到,她以前鬼混的(日ri)子,有多么的不齿,猪狗不如——

    一个男人无论遭遇任何重大挫折,要想改变自己,都需要一定的时间,但女人却不用那样啰嗦,只因她们本来就生(性xing)善变,所以陈晓能在瞬间醒悟过来,也很正常。

    只是她可没想到,曲老板竟然能从她的面相手相上,看出她的质的改变。

    不但她惊讶,就连李南方也来兴趣了,眼睛眨也不眨的望着他。

    曲老板闭上了眼睛,右手牵着陈晓的右手,左手五指飞快掐算着,十足的神棍模样,嘴里嘟囔了些什么,唯有他自己清楚。

    这老神棍是不是要糊弄我们给钱啊?

    陈晓看向李南方,用目光问道。

    不知道,无论他说什么,咱们都不给钱就是了。

    李南方摇了摇头,张嘴无声的回答,觉得很好玩。

    足足三分钟,有细汗从曲老板额头冒出来时,他才缓缓睁开眼,看着陈晓缓缓说道:姑娘,就在一炷香前,你曾经摸过酆都城的门环,差一点就进去了。

    酆都城?

    陈晓茫然问道:什么酆都城,我怎么没看到?

    李南方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酆都城,就是(阴yin)曹地府,也就是老百姓经常说的鬼门关。

    双膝一软,陈晓向地上瘫去,幸亏李南方及时伸手,搂住了她的腰。

    现代年轻人,有几个相信那些玄门学说的?

    所谓的看相算命等,都是因为那些神棍擅于察言观色,能读懂人在想什么罢了。

    陈晓就不信,哪怕曲老板看出她忽然突破了谜障,还不是因为她在浪子回头后,精神面貌有了很大的改变?

    瞎子,也能感觉到她这种变化的。

    可是,曲老板怎么知道,就在一炷香前,她曾经去鬼门关前转了一圈?

    一炷香前,她就差点被李南方憋死,能清晰感觉出自己即将死亡了,那片现在想起来还心悸不已的黑暗,就是传说中的酆都城吗?

    曲老板还在说话:姑娘,我必须祝福你,能有机会去酆都城前走一遭,才能突破谜障,找到了你自己。更要提前恭喜你,以后你将贵不可言,寿限高达九十八岁,有两个儿子,四个孙子孙女陪伴,无疾而终——

    陈晓笑了,傻呵呵的(娇jiao)憨样子。

    谁不喜欢听人这样奉承自己啊,多子多寿,贵不可言,尤其这个人能看出陈晓,刚从鬼门关前转了一圈回来。

    那,曲老板,你再说说,等我长大后,我会嫁给一个什么样的男人?

    你想嫁给谁,你就能嫁给谁。

    曲老板的这句结束语,说的陈晓十万八千根汗毛孔,都霍地张开了,幸福嗷嗷叫着向外窜,伸手就从李南方口袋里,掏出一把钞票,往他手里塞。

    就算是骗钱的,姑娘也认了!

    李南方很郁闷,你认了就认了吧,干嘛要掏我的钱,来感谢人家?

    多谢姑娘,我说我不会收钱的,给人看相,只是业余(爱ai)好。

    曲老板说着,把钱还了回去:如果姑娘你听的还受用,那么以后想宴请高朋时,来我这小店照顾我,我就感激不尽了。

    一定会来的,一定会!

    姑娘挣分钱也不怎么容易,既然曲老板推辞,再强求他收下,那就有些有些矫(情qing)婊的嫌疑了,顺手把那叠钞票装进自己口袋,拉过李南方:曲老板,麻烦你给我大叔看看。如果这次还能看准了,回去后我自费给你印刷小广告,满世界的撒。

    我没兴趣——陈晓,那是我的钱。

    李南方摆了摆手,提醒陈晓。

    什么钱呀?

    陈晓茫然道:人家曲老板不收钱的。看看嘛,反正时间也不晚,就让那群婊砸等着呗——对不起,罪过罪过,我又说脏话了。

    我不看相的,从来都不看,也不信。

    瞪了陈晓一眼,对曲老板笑了下,拉起她的手就走。

    李南方没撒谎,他确实不信看相,也从来没看过相。

    这辈子,都不许找人看相,更不许把你的生辰八字,告诉任何人!

    这是老头拧着李南方的耳朵,千叮咛万嘱咐的,却不告诉他是为什么。

    一般来说,老头越不许李南方做的事,他做的越是兴致勃勃——但唯有这件事,他是绝不会越雷池一步的,只因在老头说这番话时,双眼里带着深深的恐惧。

    就是恐惧,李南方不但看到了,还能感觉得到,就仿佛只要他违背了老头的严令,地球就能轰的一声爆炸了那样。

    这位先生,你前段时间,遭受过万龙毒吻!

    李南方拖着陈晓,都走出七八米了,曲老板的话从背后传来。

    (身shen)子猛地一僵,李南方停步,慢慢转(身shen),看着曲老板笑道:厉害,你还真有几把刷子。是,我是曾经被群蛇咬过。曲老板,你还能看出什么?

    曲老板抬手,用力揉了揉眼睛,声音有些沙哑的说:我还能看出,你我我——

    怎么了?

    陈晓抢先问道:你看出我大叔什么来了?

    不对,不对,怎么又变了呢?

    曲老板神魂不舍的走过来,一双老眼死死盯着李南方的脸,喃喃地说:迷雾,迷雾——你的脸上,包围着一层迷雾。迷雾,迷雾在不断的变幻,一会儿是你,一会儿是别人。

    什么迷雾呀?

    陈晓抬手,在李南方脸上摸了一把:多干爽啊,哪有什么迷雾。

    红光,火光,惨叫声,龙吟声——都在都在迷雾中,黑色的迷雾。看不清,我看不清!

    曲老板的(身shen)子,忽然哆嗦起来,一步向前,来抓李南方的左手,嘴里急切的吼道:告诉我,你的生辰八字!

    看手相时,是要男左女右的,曲老板看陈晓时是看右手,现在非要给李南方看,那么自然是要看他左手了。

    李南方抬手就把他甩到了一旁,神智有些不清的曲老板,脸朝下重重磕在一块石头上,当场就吐出几颗牙齿来,鼻血直流。

    吓得陈晓哎呀一声尖叫,慌忙松开李南方,抢上前去把他搀扶起来,回头埋怨道:大叔,你干嘛要动粗啊,好端端的,不给看就不看呗,有必要这样啊?

    李南方还没说什么呢,满脸血的曲老板,就替他辩护了:姑娘,我不要紧的,别怪这位先生,是我刚才冒昧了——遇到了相书上记载过的奇人异相,不自量力要给他看,幸亏他及时摔醒了我,要不然我会就此疯魔掉的。

    陈晓抬手,捂住小嘴:啊,有这样严重?

    曲老板没有理睬他,爬起来走到李南方面前,恭恭敬敬给他深施一礼,嘴里漏风的请求道:先生,还请您告诉我,您的生辰八字。请您别误会,我没别的意思,就是太沉迷于此了——如果您说出来,这座价值上百万的避暑山庄,就是您的了。

    卧槽,你也太沉迷其间了吧?为了给人看相,把家产都舍得送人!

    被吓到的陈晓,脱口说出了一句脏话。

    我今年二十七岁,冬月初八早上六点,那天大雾弥漫。

    李南方冷冷盯着曲老板,片刻后才说出这番话,转(身shen)就走:我的名字叫李南方,木子李,北雁飞南方的李南方。你现在可以去写转让合同了,走时我要带着。

    大叔,你你也太酷了吧?

    陈晓顾不得曲老板了,连忙追了上去,带着他走进了月亮门。

    冬月初八早上六点,十二时辰中的卯时,大雾弥漫,现在是辛丑年——

    曲老板没有再追上去,嘴里急切的嘟念着,跑到磕下牙齿的石头前,蹲下来用手指蘸着鲜血,在地上飞快演算起来,什么天干地支,(阴yin)阳五行之类的。

    越演算,他的手指越来越慢,连连摇头:不对,不对,这是小富即安之命,一目了然,怎么会有黑雾藏(身shen),龙腾啸渊,数副面孔遮掩——他在骗我,肯定是在骗我。

    失魂落魄的站起来,曲老板踉踉跄跄的走向他的住处,一个女服务生恰好从那边走来,看到他这样子后,大吃一惊,连忙询问怎么了。

    不要紧的,我只是不小心磕了下。很快就会好的,你去招待客人吧。

    曲老板强笑了下时,忽然抬手捂住了心口,眉梢剧烈抖动着,低声说道:小翠,你先等等,在我门外等。等会儿,我有东西交给你,你替我交给皓月院的李先生。

    看老板脸色难看,小翠不敢多问,唯有点头,跟着来到他住所门前。

    房门关上时,她好像隐隐听到曲老板在说:我不该自不量力——大限已到了。希望,一切还能来得及。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