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272章 死亡的滋味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昨天李南方接到陈晓的电话后,就知道好端端的,她绝不会请自己,更不会瞒着陈大力。

    肯定惹祸了,不敢对陈大力说,唯有找她自以为关系很熟的李南方。

    这种小(屁pi)孩子,能惹什么大事儿?

    天大的事,在李南方看来也不算事,但他还是不想管

    不过,最终李南方还是来了,算是看在陈大力的面子上,唯有帮他搞好后方工作,才能全心全意的为老板服务的。

    当看到陈晓一副******的打扮后,李南方更加确定所想没错了,这才问她惹什么祸了,没想到这小丫头还敢否认,立马就有些不耐烦了。

    难以,启齿。

    陈晓能说出这四个字,也不枉陈大力对她的一番殷勤期待了。

    李南方笑了:哈,还会说成语了,不错。

    我在学校里也不是光玩,怎么着也得学点东西,来报效祖国——

    别自个儿贴金,说正事。

    好吧,那大叔你先答应我,听我说完后,不许生气。

    陈晓擦了擦鼻子,抬头看着李南方,很认真的说:但你可以揍我,晚上去酒店陪你也行,我叫上李静——就是不能生气,不能不管我。

    李南方没吭声,启动了车子,向燕山路方向疾驰而去。

    虽说陈晓并不知道,就她这小模样,李南方根本不稀罕,可她能这样说,就说明真摊上大事了,李南方不能不管。

    陈晓双手拧着衣角,一边小心翼翼瞅着李南方的脸色,一边把为什么要请他吃饭的理由,详细说了一遍。

    她说完后,李南方脸色都相当平静,没有丝毫生气的征兆。

    这让陈晓心中窃喜,以为大叔其实很喜欢这种主动送货上门的艳福,精神一振,声音提高,开始夸大某校长的魅力:我们虽说总是在暗中骂她老妖婆,其实她一点都不老的,四十多岁的人了,没生个孩子,那(身shen)材就像二十七八的少妇。

    韩校长平时穿着很古板,可只要换上黑丝短裙小高跟,啧啧,熟女风范十足,我见了都心动不已啊。戴着近视眼镜,特别像岛国电影里的美女老师。

    陈晓口水乱飞:为了确保大叔你能玩的愉快,她还邀请了几个知己姐妹。哦,对了,还有李静,就是上次给你吹的那个。这么多人,都摩拳擦掌等待你的到来呢。啧啧,我真没想到,那老妖婆原来是真(骚sao)——

    说到这儿,陈晓不敢再说了,因为李南方始终没说话,好像聋子那样。

    这让她心虚不已,意识到自己可能想错了,低头小声说:大叔,我是被迫无奈,才出此下策的。如果还有别的办法,哪怕是让陈大力砸断我的腿呢,只要我不被开除,我也认了。

    李南方又叼上了一颗烟,陈晓连忙抢先拿起火机,双手捧着,为他点燃。

    车子很快驶出了市区,向燕子山避暑山庄方向疾驰。

    李南方始终没说话,陈晓也不敢再说了,说不上来的压抑,让她呼吸开始有些困难,仿佛在下一刻,就会发生什么大事那样。

    她想逃走。

    宁愿因贩毒而去蹲大狱,她也不想再与李南方呆在一起了。

    只是她不敢开口说话,让李南方停车,右手慢慢抓住了车把,准备等车子停下后,就立即开门下车,用最快的速度逃走。

    至于被开除啊,坐牢啊——去特么的吧,大牢里的气氛,也没这么折磨人的吧?

    车子终于停下了,前面就是避暑山庄,一个规模不大,位置偏僻,风景却很优美,名字高大上的小院落。

    陈晓立即开门,抬腿就要下车,右脚刚探出车外呢,就觉得后脑头发一紧,被人抓住向后拽去,立即慌了,大喊道:放开我!你特么的放开姑(奶nai)(奶nai),我不要你管我了!

    李南方才不管她的嘶声叫唤,把她脑袋按在自己腿上,用擦车的破抹布捂住了她的口鼻,左手抓住了她的双手手腕,任由她徒劳的挣扎。

    这熊孩子,居然敢把老子当面首使用,来送礼讨好别的女人了。

    道德败坏到没法说,仅仅是像上次打她(屁pi)股,她是不会改的,唯有真给她点厉害尝尝,让她意识到人活着有多么的不容易,她没有任何的资格,来浪费陈大力那番望妹成凤的殷切期盼。

    所有的磨难中,唯有死亡能给人留下最深刻的印象,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

    唔,唔唔!

    陈晓剧烈挣扎着,发出模糊不清的鼻音,一双瞪大的眼睛里,全是无法形容的恐惧,后悔,只是无论她多么努力,都无法挣开。

    李南方低头,与她四目相对,目光木呐的没有一丝感(情qing),就像个活死人,直勾勾的看着她。

    陈晓的双眼开始翻白,瞳孔有慢慢扩散的迹象,挣扎的力度,也越来越小。

    就在她好像溺水之人,慢慢沉向无底深渊时,仿佛有人一下子把她托出水面,张嘴深吸一口气:呼——哈!

    因极度缺氧而即将衰竭的脑细胞,随着清新空气的迅速充入,年轻的生命力,瞬间爆发出强大的生机,把她从死亡线上拽了回来。

    她从没有过这种活着真好的感觉,什么抽烟喝酒钓凯子,香车宝马大别墅,与能简单的活着相比起来,没有任何的可比(性xing)。

    刚才的滋味,感觉怎么样?

    一口浓烟,吹在了发呆的陈晓脸上,让她在猝不及防下剧烈咳嗽了起来,泪水再次哗哗的往下淌,呜咽着骂道:草尼玛的李南方,我特么的——

    那块破布,再次捂在了她嘴上,让她触电般的尖叫一声,抬手打开,随即翻(身shen)坐起,双手抱着膀子蜷缩在座椅上,涕泪纵横的哀求:别,别杀我。我我再也不敢冒犯你了。

    还有呢?

    李南方淡淡地问道。

    还有,还有——

    擦了擦鼻子,陈晓哭道:还有,我以后要做个好孩子,好好学习,绝不辜负你教训我的一番苦心。

    你还是很聪明的,能看出我教训你的一番苦心。

    李南方有些欣慰,把抽纸盒放在她怀里,又从后座拿过一瓶矿泉水递给她:不过你说错了,我才不在乎你学好不学好。陈晓,你给我记住,在这个世界上能在乎你的人,除了你过世的父母之外,唯有你哥陈大力了。

    你以为,陈大力愿意在外面混吗?你以为,他不想找份正当职业,像很多顾家的男人那样吗?可他没文化,没门路,除了打打杀杀别的什么都不会。我不用问,也知道你能去三中上学,陈大力要付出一般人想不到的代价。

    抽了口烟,李南方继续说:你知道陈大力在没钱时,为了供你上学,让你像别的正常女孩子那样,能够健康成长,拥有自己的幸福生活,他会去当杀手吗?

    他他会去当杀手?

    陈晓半张着小嘴,满脸惊愕的样子。

    别看她不把自己的前途,(身shen)子当回事,整天满脑子不健康的思想,可她混的档次不高,杀手对于她来说,就是传说中的存在。

    她那个没多大出息的哥,为了挣钱供她上学,会去当杀手?

    她不信,打破她脑袋也不信。

    我会骗你这个小孩子?如果不是我在关键时刻拉了他一把,他感激我,会在展妃演唱会时,把价值十多万的门票,白白送给我?

    看出陈晓心里是怎么想的了,李南方皱了下眉头,觉得还是把怎么认识陈大力的过程说出来,那样她才会相信。

    李南方说完后,陈晓依旧保持着满脸不信的样子。

    不信就算了。以后,我也不会再管你了。滚蛋,我要回去了。

    这让他有些烦,伸手要把她推下车,陈晓忽然一把抱住他胳膊,扑在他怀里,歇斯底里的嚎啕大哭起来。

    同样是哭,可泪水所代表的意思,却大不相同,用句文艺范的话说就是,这次她流下的,是悔恨的泪水,无比的自责,更多的则是兄妹相依为命的感动。

    总算没有白白浪费自己的一番苦心,李南方抬手轻抚着她的蘑菇汤,满脸反胃的欣慰样子,轻声安慰她。

    我要上学。

    被安慰好久,陈晓才慢慢停止了哭泣,抬起一张小花猫般的脸,问道:你说,我现在努力,还来得及吗?

    你很聪明呀,比我都聪明,刻苦学一分钟,就能抵我一个月的,当然能来得及。以后只要是学习方面的问题,你就找我,缺钱给钱,谁敢找茬,我把谁满嘴牙打掉!等你大学毕业了,来我公司给我当狗腿子,我会让你备受员工们尊敬的。

    好,这可是你说的,以后我去给你当受员工尊敬的狗腿子。

    陈晓破涕为笑,轻轻晃了晃他的胳膊:可是今天——

    搞定****上脑的老妖婆,小事一桩,你就看本大叔的手段!

    李南方(阴yin)森的笑着,啪的打了个响指:走,下车。

    避暑山庄的老板,是个殷勤笑起来时,满脸褶子就会堆成一朵菊花样的老头子,差不多得六十五往上了,(身shen)材干瘦没多少斤两,穿着白色唐装,仿佛一阵大风吹来,就能把他刮山谷里去那样。

    不过他那双嵌进褶子里的老眼,却是精光闪闪的,在李南方脸上扫了下后,耳朵居然转动了下,随即笑着欢迎这位先生的大驾光临。

    陈晓已经用矿泉水洗过脸了,除了眼睛红肿之外,看不出有什么不妥,精气神也特别好,双手抱着李南方的胳膊,脆生生的叫道:嗨,曲老板,我的客人们都到了吗?

    陈晓认识老板,那是因为她昨晚就来这儿订桌了。

    到了,早就到了,正在那边等你呢。

    曲老板连连点头,随即轻咦一声:咦,姑娘,你突破迷障了啊。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