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271章 谁稀罕当你妹子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三中,是青山的重点高中,每年升本的升学率高达70,按说这样的好学校,校风应该会特别严谨,不该出现陈晓这样的问题少女。

    事实上,校风再严谨的学校,也会有害群之马,还是那种校方惹不起的。

    就像被李南方揍过的王天域,他老爸是主管教育工作的领导,来这儿上学很正常,学习再差,在学校再怎么闹腾,你给我开除一个试试。

    还有李静,她老妈与校长是表兄妹关系,还很有钱的说,只要不犯原则(性xing)的大错误,一般都能顺利拿到毕业证书的。

    至于陈晓呢,一没有当官的老子,二来家里穷的叮当响,三来学习成绩唯有用差劲这个词来形容,她能来三中上学,都是陈大力一手搞定的。

    大力哥别的本事没有,在校长大人下班路上,拿刀子拦住他,二话不说先在自己大腿上刺一刀,鲜血直流间却笑的如沐(春chun)风,提出让他小妹去三中接受最好的教育——校长大人敢不答应吗?

    陈大力这种人,其实比当官的更难惹,某些以权谋私的官员,在做事时还会讲究一个底线,这种不把自己小命当回事事的混混,却不知道底线为何物,特别崇拜太祖他老人家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名言。

    就这样,陈晓成了这所重点高中的学生,也成了为数不多的害群之马中的一匹,抽烟喝酒,打架闹事,拉帮结派,向好孩子收保护费等等恶劣行为中,几乎都能看到她活跃的(身shen)影。

    这些问题孩子的存在,让校方很头疼,却又实在惹不起,唯有把他们安排到一个班,由学校的韩副校长,担任他们的班主任,希望能把他们改造好。

    最不济,能改造一个,算一个吧,能有一个听话的,就是赚了。

    在副校长的辛勤教导下,还真有几个变成好孩子了,这里面却不包括陈晓,她只要拿起课本,就会头大脑袋晕,好像看天书似的。

    草,有话好好说不行吗,干嘛要出两根管子进水,一根管子出水,问多久池子里才能满了的这种脑残问题,来折磨陈二小姐?

    上学有毛用啊,就算名牌大学毕业后,找到人人羡慕的工作,结果还不也是为了挣钱养家,这与拿刀子在街上挣钱的陈大力,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吗?

    还是唯有上班挣来的钱才能花,用刀子混来的钞票,是废纸?

    大多数上班的好同志,能一个晚上就能挣五万块吗?

    能像李大叔那样,拿着手机端坐在沙发上,享受着美女的服务,每天所挣的钱,就能抵打工狗一年的薪水吗?

    答案是不可能的。

    那么,好好学习,又有毛用?

    陈晓觉得,自己算是看透了这个物(欲yu)横流的世界,如果不是陈大力这个暴君的强压,她早就去夜场干公主了,每天都过那种纸醉金迷的小生活,那才是人生啊。

    更让陈晓愤怒的是,陈大力本(身shen)就是个大混子,每天在外面过那种潇洒(日ri)子,把她扔进这破学校来受罪,也还罢了,关键是他还给班主任——那个四十来岁的风(骚sao)女副校长下礼。

    哈巴狗那样的乞求人家,要好好管教她,像管教自己孩子那样,该揍就揍,该骂就骂,只要是能让她好好学习,就算打断腿,他都不带放个(屁pi)的。

    老妖婆这下来劲了,就像拿到了尚方宝剑,一天不用书本敲打着陈晓的脑袋,骂她是个废物,估计晚上就会失眠。

    陈晓实在受不了了,某天又被老妖婆拧着耳朵拎出教室后,决定要给她点厉害颜色看看,听说她与校长有一腿——当晚下了晚自习,就偷偷跟踪老妖婆了。

    可能老天爷也看不惯老妖婆总是欺负陈晓了,真让她发现了老妖婆的秘密,草了,都特么的四十岁的老娘们了,竟然与五十多岁的校长大人,在办公室内搞直播,黑丝长腿小短裙,扶着桌子瞎叫唤。

    自以为拿到证据的陈晓,终究还是太年轻了,回来后就把偷拍的照片,发到了老妖婆的邮箱内,警告她以后对本姑娘客气点,要不然要她好看!

    她全然忘记了校长对学校的主宰能力有多大,凌晨时防火警报的凄厉叫声,把陈晓惊醒了,与同宿舍的姐妹都鸭子般惊惶的叫着,慌忙裹着毯子跑出了宿舍。

    等她在((操cao)cao)场听说这是一场演习后,才意识不好,跑回宿舍一看,手机没了。

    第二天,老妖婆把她叫到了办公室,强压着对她的刻骨仇恨,淡淡地告诉她说,你被开除了,这次谁来求(情qing)也不行,突击检查时,在你被窝里发现了****。

    栽赃啊,红果果的栽赃啊,******还玩****,这是要蹲大牢的前奏啊,警方一旦介入,就凭陈大力,敢对警方动刀子?

    陈大力肯定不会,只会把她带回家后,往死里揍!

    想到陈大力期盼陈家能出个大学生的美梦,就此破灭后的绝望,想到他为了小妹来三中读书,所付出的那些代价,陈晓就不寒而栗,第一次知道什么叫怕,什么是后悔了。

    绝不能被开除,必须要把这件事压服下去,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陈晓最好的朋友是李静,遇到这种大事了,她除了找李静,别无他法。

    李静的智商,要比陈晓——强不了多少,不过有道是三个臭皮匠能顶一个诸葛亮,姐妹俩人绞尽脑汁的冥思苦想后,还真被她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老妖婆早就离婚了,没孩子,是传说中的单(身shen)贵族,据说她经常去夜场找乐子,只是她在学校与在外面的妆扮完全不一样,别人看到她后,也不敢相认。

    如果她真去夜场找男人,那么她就该知道带磷青龙的存在,眼馋的不行,但依着她那小气劲儿,肯定不会花那么多银子,跑去会所与那些小富婆争风吃醋。

    如果陈晓能把叶沈给拉来,让她好好爽一爽,那么,她是不是能高抬贵手呢?

    陈晓不敢确定,只知道(情qing)势万分紧急下,唯有死马当活马医,立即找到老妖婆,提出了交换条件。

    想到本来满脸不屑的老妖婆听完后,眼睛大亮满脸激动,连声说凡事好商量的恶心样子,陈晓到现在都不想吃饭。

    希望大叔能原谅我吧,唉。

    陈晓心中重重叹了口气时,一辆黑色的奥迪轿车,缓缓停在了她面前。

    车窗落下,李南方那张可(爱ai)的脸,映入了陈二小姐的眼帘:啧,啧啧,这才像个******嘛,清纯秀气,比你以往小妖精的形象,强了不知多少倍。我还就真纳闷了,好好的人不做,干嘛要去做鬼呢?

    为了获取李南方的好感,陈晓今天是素面朝天,穿着三中的蓝色校裙,小白袜,黑面白底的板鞋,尽显她豆蔻少女的清纯本色。

    大叔,你喜欢我这样啊,那我以后都这样好了。

    收获了意料中的收获后,陈晓很得意,嘻嘻笑着开门,坐在了副驾驶上,看到仪表盘上放着盒中华,本能的拿过来,叼在嘴上一颗。

    刚要问火机在哪儿呢,后脑勺就被李南方抽了一巴掌,嘴上的香烟被夺走,叼在他嘴上了,还训斥道:小(屁pi)孩子抽什么烟?

    大叔,人家马上就年满十八岁了呢,抽袋((逼))烟又算毛?

    陈晓有些委屈的刚说完,后脑勺又挨了一巴掌。

    这次李南方用了力气,直接把她抽的额头磕在了仪表盘上,很疼。

    你特么的搞毛——

    陈晓一句话还没骂完,额头第二次磕在了仪表盘上,更疼。

    滚下去。

    陈晓抬头,正要翻脸,李南方先拉长脸,让她滚下去了。

    疼的陈晓泪花都迸出来了,满心的愤怒与委屈,如果是放在平时,就算李南方跪下来求她在车上,她也不会给面子的。

    这次,她忍了,小白牙用力咬着嘴唇,任由泪水哗哗地流,眼角余光却观察李南方的神色表(情qing),没发现有一丝丝的不忍样子后,心中哀叹一声,颤声说:大,大叔,我错了,请你原谅我的任(性xing)。

    知错就改,就是好孩子,李南方还是很欣赏这句话的,脸色稍稍有些缓和:我看都是陈大力惯的你,你要是我妹子,我保证每天揍你三遍,才不信你不学好。

    谁特么的稀罕当你妹子?

    当你妹子,能尝到你那玩意的酸爽滋味吗,李静小婊砸伺候你过后的((贱jian)jian)模样,姑(奶nai)(奶nai)现在想起来都心动不已的。

    陈晓心里骂着,表面却不敢流露出来,只是一个劲的擦眼泪,轻轻抽泣装可怜。

    再哭,给我下车,我这人最烦有人在我面前哭哭啼啼的了,动不动就掉眼泪,多大事啊?

    李南方嘴上说的刻薄,却从纸盒里拿出几张纸巾递了过去。

    谢谢大叔。

    咱能不能别学那些棒子货,就不能叫大哥,叫我名字也行,听着别扭。

    好啊,那我叫你南方。

    算了,你还是喊大叔吧。

    李南方被陈晓的这声南方,给叫的浑(身shen)起了层鸡皮疙瘩,打了个激灵启动了车子:请我去哪儿吃饭?

    燕子山,避暑山庄。

    避暑山庄这个名字,放在古代,那是唯有皇帝的避暑行宫才能叫的地方,但现在只要是个藏在山里的农家小院,也敢叫这名字。

    所以李南方也没介意:走哪条路,距离这儿多远?

    从前面走燕山路就行了啊,也不是太远,三十公里左右吧。

    三十公里左右,还不算远?

    刚要挂挡的李南方闻言,皱眉看着陈晓:说吧,你又惹什么祸事了?

    陈晓强笑:大叔,你说什么呢?我每天在学校里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少扯这些没用的。

    李南方打断她的话:不给说清楚,我是不会去的。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