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270章 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花夜神没有理睬李南方的胡说八道,甚至都没在意他是不是个带磷青龙,只是震惊于他怎么会没死。

    对于花奴的蛇吻之毒,花夜神是相当信任的,自凡是被它咬上一口的活物,除了同类之外,就算是响尾蛇那种毒物,都是非死不可。

    那晚花奴回来后,她明明检查过它的毒牙,看到毒牙变成了暗红,那是咬人见血后留下的痕迹——那么,李南方为什么没死,他又凭什么不死呢?

    花夜神从不怀疑花奴会咬错了目标,因为蛇儿就是靠嗅觉来捕杀猎物的,替代鼻子的那条信子,能分辨出三十米开外的猎物是什么,更何况那晚李南方的(身shen)上,还残留着她的体味?

    花奴不会咬错目标,但李南方偏偏没死,现在还活蹦乱跳的在青山干鸭子。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他对蛇毒免疫?

    怎么了,美女,你怎么不说话呢?

    长时间没有听到花夜神吭声,那边的李南方又嘴欠起来:是不是在回味,当初我给你留下的那种酸爽感?

    不错。

    花夜神收敛心神,淡淡地说:这些天来,每天晚上,我都在细细品味,你给我带来的那种欢愉感。从没有过,到死都不会忘记的。

    她没有撒谎,确实每晚躺在(床chuang)上后,都会(情qing)不自(禁jin)回味那种说不出的欢愉,有时候忍不住了,就会偷偷翻出收藏的某个棍形物体,闭上眼想象着李南方的样子,一个人发出压抑的轻哼。

    食髓知味这个成语,就是古人用丰富经验总结出来,留给后人来表达某种难以忘怀的味道。

    哈,是吗?那你来青山吧,我可以对你免费,让你舒服个够。

    花夜神的坦然承认,让李南方很是得意,自动脑补了她是怎么知道他干职业鸭了,肯定是听人说起过青山除了个叫叶沈的带磷青龙,这才联想到了他,特意打电话来询问。

    好,我会去的。

    花夜神一口答应。

    什么时候来?

    不一定。

    行,那我随时恭候大驾。记住啊,在来之前,最好先给我打个电话,我也好提前做好安排。

    知道了。到时候,我会给你打电话的。

    花夜神说完,扣掉了电话。

    其实不用李南方的‘盛(情qing)相邀’,她也会去趟青山的。

    她要搞清楚,李南方在被花奴咬了后,为什么不死。

    她还要在享受过那种滋味后,送他去死。

    除了贺兰扶苏,没有谁能在得到花夜神后,还能愉快的活下去。

    可是,他是带磷青龙,是唯一能与夜色老虎相匹配的男人,花夜神如果杀了他,那么这辈子都有可能,再也找不到第二个这样的人了。

    一时间,花夜神陷进了重重矛盾中,喃喃自语:我到底是杀,还是不杀?

    帮帮帮的敲门声,从她背后的天台门口传来,回头看去,秘书丁慧快步走了过来,轻声说:花总,扶苏公子来了,正在下面的三号室内网球场。

    除了会所的正常工作外,丁慧还担负着一个任务,那就是每当贺兰扶苏来会所后,都要在第一时间向花总汇报,无论是与谁一起来的,又是几个人来的。

    花夜神的眼眸一亮,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扶苏来了——他的伤,好像还没好利索吧,怎么可以打网球呢?

    扶苏公子只是旁观,陪同他一起来的,总共有五个人,三个年轻女孩子。

    顿了顿,丁慧又小声说:其中那个最漂亮的女孩子,是林家的二小姐。看上去,她与扶苏公子的关系很很亲密。

    林家二小姐,芳名林依婷,京华大学的大四学生,绝对的校花级别,现年才二十三岁,以前曾经与朋友来过几次七星会所,就是打网球的。

    林家,与贺兰家一样,同样是京华有数的豪门贵族,与贺兰扶苏是门当户对的。

    只是,花夜神可从没听说过,林依婷会与贺兰扶苏有什么牵扯,那么今晚怎么会关系亲密的出现在会所中呢?

    他不是一直都在苦苦追求岳梓童么?

    难道说,贺兰家要让他与林家二小姐联姻?

    心思电转间,花夜神就想到了这么多,看了眼白秘书,轻声说:我去看看。

    丁慧说的没错,三号室内网球场内,有两对男女在混合双打,亭亭玉立的林家二小姐,就站在贺兰扶苏(身shen)边,双手轻挽着他的左臂,脸上带着幸福的甜蜜笑容,与他一起观看同伴打球。

    来到门前时,花夜神曾经犹豫了下。

    上次去过贺兰家后,人家对她与贺兰扶苏的交往,是种什么态度,花夜神已经很清楚了,按说她不该再来见他了。

    可她忍不住。

    为(爱ai)痴狂的女子,眼里,心里只有这个男人,这些天只要是发呆,就会想起他,现在他终于来了,她怎么能忍得住?

    扶苏,带你朋友来玩,怎么不提前告诉我一声?

    花夜神推门走了进来,脸上带着长姐般的温柔笑意,目光从林依婷(身shen)上轻飘飘扫过后,落在了贺兰扶苏脸上,再也无法掩饰对他的相思之苦,声音开始发颤了。

    忽然有个极品大美女走进来,用这种眼神看贺兰扶苏,林依婷立即感受到了某种危险,抱着男人胳膊的双手,下意识的紧了下,(娇jiao)笑着问道:扶苏哥哥,这位是谁呀?

    近年来,除了贺兰家兄妹,以及白秘书等亲近心腹之外,几乎没人见过七星会所花总的真容,所以林依婷不认识她,也很正常。

    贺兰扶苏神色不变,脸上依旧带着淡然笑意,轻声说:这是神姐,我很好的朋友。

    他没有为林依婷介绍花夜神的全名,也没介绍她是做什么的,只说这是神姐,是他很好的朋友,虽说在一定程度上,帮她掩饰了真实(身shen)份,但无形中也再次拉大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我们只是朋友,很好的朋友。

    这就是贺兰扶苏要向花夜神传递的信号,让女人心中猛地剧痛,眼神黯然,脸色却没有任何变化,抬起素白小手半掩小嘴,轻笑一声:是呀,我们是很好的朋友。扶苏,这位小姐是——你的女朋友吗?

    神姐,你好,我是林依婷。

    贺兰扶苏还没说话,林依婷就抢先说:是呀,我们刚开始交往。神姐,你既然是扶苏哥哥的好朋友,那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做,才能让他每天都快快乐乐的呢?

    林妹妹,你长得这样清纯漂亮,其实根本不用做什么,只需陪在扶苏(身shen)边,他就是世界上最幸福,最快乐的人了啊。

    花夜神优雅的笑着,与林依婷寒暄几句,提出了告辞:扶苏,今晚开销都记在我账上,祝大家玩的开心些,我还有些工作要去忙。

    婉拒了林依婷让她留下来一起玩的邀请,花夜神华丽的转(身shen),长裙飘飘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姐姐样子,离开了网球室。

    林依婷,是故意要贺兰扶苏带她来七星会所玩的。

    林依婷肯定听人说起过,花夜神痴(爱ai)贺兰扶苏的事,这次与他一起来会所,就是向她示威,警告她以后别多想,扶苏哥哥已经名草有主了。

    这与她认不认识花夜神本人,并没有关系,在贺兰扶苏介绍说这是神姐时,她就知道这位大美女,就是她的(情qing)敌了。

    小丫头自以为玩的这手很漂亮,但怎么能瞒得过花夜神?

    只是,就算瞒不过她,那又怎么样?

    她都没有机会,与相(爱ai)的人在一起了。

    花夜神来时的脚步急不可待,回去时的双腿里,却像灌满了铅,每走一步,都无比的艰难。

    花总,您没事吧?

    陪同花总来到天台上,丁慧很是有些担心的问。

    没事。

    花夜神慢慢瘫坐在了藤椅上,苦笑了下,拿起了酒杯。

    看到花总一口喝干杯中酒,紧紧闭上眼很久都没动一下,丁慧小声建议:花总,我个人觉得吧,您这个时候,去外地走走。看看沙漠,草原,高山,大河,心(胸xiong)就会开阔许多。

    外出走走,看看不同眼前的风景?

    花夜神睁开眼,笑了:嗯,世界那么大,是该去看看。

    看花总采纳了自己的建议,小秘书很高兴。

    等丁慧轻轻退去后,花夜神保持一个动作,一动不动的过了很久,才说:青山的风景,应该不错吧?

    背后,传来了沙沙的脚步声。

    花夜神秀眉微微皱起,坐直(身shen)子回头看去。

    在没有她的许可下,就算是丁慧,都不能不敲门就走上天台的,但这个人可以。

    因为这个人,是贺兰扶苏。

    扶扶苏,你你怎么来了?

    黯淡的眼神,再次像晨星那样璀璨起来,花夜神缓缓从藤椅上站起,望着心(爱ai)男人那张坚毅的脸庞,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激动,纵(身shen)张开双臂,扑了过去。

    她只想被心(爱ai)的男人,用力搂在怀中,把她揉碎,揉进(身shen)体里,成为一个人,这辈子到死都不分离。

    贺兰扶苏却迅速后退了一步,花夜神立即像雕塑那样,呆愣当场,双手张开着。

    神姐,对不起。

    贺兰扶苏挪开与花夜神相对的目光,看着泳池:我这次来找你,就是想解释一下,家里为什么要让我与林依婷——

    不不用解释了,这是你的家事呢。

    花夜神笑的比哭还难看,打断了贺兰扶苏的话。

    你为什么要与林依婷在一起,却不去追求你心目中的白雪公主岳梓童,与我关系很大么?

    从花夜神的笑容中,贺兰扶苏读懂了这层意思,抱歉的笑了下,转(身shen)走了。

    从懂事后,就从来没有哭过的花夜神,双手捂住脸,慢慢蹲了下来,肩膀剧烈抖动着,泣不成声的问道:花花夜神,你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