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269章 他居然没有死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万成良来时,有三个美女打手相随,吸引了很多人的眼球,顾盼左右的感觉确实很酸爽,可他在离开时,却是脸色灰白,犹如丧家之犬,低着头贴着墙根,丝毫不理睬会所服务生的客气相送。

    关上车门,喀嚓把电锁落下后,万成良才长长松了口气,感觉到左肩很疼了。

    他没管,眼前依旧翻腾着叶沈三两下就废掉小敏的凶残一幕,牙齿还在打颤,仿佛从鬼门关前刚逃回来那样。

    不是仿佛,应该就是。

    万成良坚信,那会儿如果他做出某些不理智的反应,他的下场不会比小敏三人好多少,在那一刻,他感受到了从没有过感受到过的邪祟杀意。

    他这次只(身shen)逃出来,倒不是不顾小敏三人的死活,一来是他自己无法弄走三个女人,二来是吴总绝不会见死不救,肯定会马上呼叫救护车,把她们送医院治疗的。

    至于被李南方讹走的三百万,就更不在话下了——如果,能用钱买到他没有来此的机会,他宁肯再拿出三百万,也不想被吓的裤子都尿了。

    当前他最先要做的事,不是担心小敏三人,不是那三百万,更不是尿了裤子,而是要立即打电话,给花总的秘书丁慧。

    丁慧,是个二十七八岁的花信少妇,是花总从服务生一手提拔上来的,平时代替花总打理会所的(日ri)常工作,工作能力很强,颇受花总的信任,这次万成良来青山,就是受她委派。

    丁慧发现,自从新姐去了青山后,花总变得比以前更不(爱ai)说话了,眉梢眼角好像也发生了某种变化。

    丁慧追随花总,在七星会所干了这么久,早就练出了一双火眼金睛,打眼一看就能看出花总的某种变化,是因为她——不再是处子之(身shen)了。

    花总有喜欢的男人了?

    会是谁?

    我怎么没有丝毫的察觉呢?

    那个男人,会比贺兰扶苏还要优秀么?

    花总痴(爱ai)贺兰扶苏,对经常陪她与新姐说话的丁慧来说,一点都不是秘密。

    同样,丁慧也知道花总曾经拜访过贺兰家,请老头子利用自(身shen)影响,对墨西哥官方施压,力保扶苏公子能安全归来,而被冷落的事。

    也正是从那时候起,新姐走了,扶苏公子也没再来过,所以花总委(身shen)的男人,绝不是他,这一点丁慧敢肯定。

    叮铃铃的手机铃声,打断了丁慧的分析,惊醒了对着远处发呆的花夜神,也打破了笼罩在天台上空的压抑。

    对对不起,花总,我忘记把手机调成静音了。

    在花夜神看过来后,丁慧连忙道歉,手忙脚乱的拿出手机,就要扣掉。

    花夜神却淡然一笑:没事的,接吧,可能有什么要紧事找你呢。

    哦,是女宾部的经理万成良打来的。

    听花总这样说后,丁慧这才放下心来,点开通话,却捂住话筒解释道:今天上午,我派万经理去了青山——

    花夜神打断了她的话:让他去青山干嘛?

    丁慧低声解释道:青山的金帝会所,出现了百年难见的带磷青龙,绝对是奇货可居。不该在那小地方被埋没了,我就派他去那边,把那个男公关挖到咱们这儿来。

    带磷,青龙?

    花夜神双眸猛地一眯,随即恢复了正常,淡淡地说:传说中的东西,真会存在?

    如果说还有人比青山吴姐,更了解什么是带磷青龙,以及他存在的意义,那么这个人肯定是花夜神。

    带磷青龙百年不遇,夜色老虎又岂是随处可见的?

    唯有许配给带磷青龙,夜色老虎才能享受到完美的人生,此类近乎于传说中的话,花夜神在十几岁时,就已经听说过了,渴望有那么一天,她会遇到那个男人。

    眨眼间二十年过去了,她都没要遇到,甚至听说过带磷青龙的消息,这份心思也就慢慢淡了,更因为痴(爱ai)上了贺兰扶苏,而把这件事彻底忘掉了。

    现在,丁慧却忽然告诉她,青山那边出现了带磷青龙,花夜神的心儿,能不猛地大跳一下,瞬间有了你难受的窒息感?

    只是她的镇定功夫相当不错,忽然眯起双眸的那个动作,也被丁慧以为是惊讶,就像自己当初听到这个消息那样,连忙说:是的,确实真有其人。我在派万经理去青山之前,就已经派女宾部的几个专家去过,一致确定这个消息属实。

    嗯,那你接电话吧。

    花夜神看似随意的嗯了声,摆手示意丁慧可以接电话了。

    工作上的事,丁慧当然没必要避开花总,站在白色藤椅边,松开手:万经理,事(情qing)办妥了吗?青山那边——什么,什么?你再说一遍!

    花夜神瞟了她一眼,没说话。

    好,我知道了,你先回京。我会重新派人赶往青山,处理此事的,就这样。

    简单嘱咐了万成良几句,丁慧扣掉了电话,嘴巴动了动,(欲yu)言又止。

    花夜神看着露天游泳池的水面,轻声说:出意外了?

    是,出意外了,很大的意外,那个叶沈,竟然是个高手。

    丁慧说到这儿后,连忙特意解释道:万经理说了,那个叶沈是树叶的叶,沈阳的沈。

    花总名讳为夜神,青山那边的鸭子,叫叶沈,同声不同字,她如果不解释清楚,会被花总误会的。

    叶沈——树叶的叶,沈阳的沈?

    花夜神这次可是实实在在的愣住了,盖因这个名字,她曾经用过,也是她灵机一动下为应付李南方,而独家创造出来的。

    而李南方又是青山市人,怎么那边忽然有个职业鸭,也叫叶沈呢?

    总算发现花总神色不对劲了,丁慧忍不住地脱口问道:花总,您认识这个叶沈?

    话音未落,丁慧立即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像花总这般女王般高高在上的女人,怎么可能会认识一个职业鸭,刚要道歉,花夜神摇了摇头:不认识。不过,我好像在哪儿听说过这个名字,你继续说工作。

    看到花总确实没有责怪自己的失言,丁慧偷偷在暗中松了口气,收敛心神,就把万经理所说的那些,详细重复了一遍。

    一个男公关,会在眨眼间,把我们会所三个女保安给打伤了?有意思。

    花夜神听完后,脸上浮上古怪的笑意,喃喃说了句,摆摆手:你先下去吧,这件事到此为止,暂且不要追究了。

    小地方的人,打伤了会所三个保安,花总却不许追究,丁慧感觉有些奇怪,却不敢多嘴问,唯有低低答应了一声,后退几步转(身shen)快步走了。

    花夜神望着远处,沉默半晌,从白色圆桌上的果盘中,拿起一枚草莓,放在嘴里慢慢嚼着,又看向了桌子上的手机。

    手机中,还储存着李南方的手机号,虽说他已经丧生在花奴的蛇吻下,不过他终究是花夜神第一个男人,为了纪念他,并没有删除他的联系方式。

    难道说,他并没有死?

    花夜神拿起手机,翻到李南方的手机号码,轻轻点了下拨通键。

    嘟,嘟嘟,手机内传来了清晰的等待通话状态。

    花夜神一下坐直了(身shen)子,脸上的表(情qing)更加复杂,古怪:这么多天都过去了,一个早该死去的人,手机怎么还在通话状态中?

    手机响起来时,李南方已经回到了青山酒店的客房内。

    今晚他休班,总算晚上可以睡个安稳觉了,至于打伤三个装((逼))女人那件事,他才不会放心里去,真以为他人善良,是人不是人的就想欺负他了?

    看到是个来自京华的陌生号码,他也没在意,从案几上拿起手机接通,问道:谁啊,打错电话了吧?

    没人回答,李南方却能听到里面传来的呼吸声,等了片刻,有些不耐烦:你谁啊,怎么不说话?再不说话,那我挂了啊。

    你是,李南方。木子李,北雁飞南方的李南方!

    李南方正要扣掉电话时,手机那边的人终于说话了,是个女人,声音低沉,有些耳熟。

    李南方更奇怪了:是啊,我就是李南方,你是哪个?

    手机那边的女人,不答反问:你,竟然还没有死?

    李南方生气了,张嘴就骂:草,你特么的到底是谁啊,这是怎么说话呢?老子活的好好的,为甚会去死?

    女人继续问:你现在叫叶沈。树叶的叶,沈阳的沈,对吧?

    咦,你怎么知道?

    李南方楞了下,随即恍然大悟:啊,我知道了。哈,叶美女,原来是你啊。多(日ri)不见,一向可好?

    在京华迪厅,无端上了个叫叶沈的极品美女这件事,是李南方有生以来最出色的两大艳遇之一。

    另外一段艳遇,自然是在泡澡时,岳阿姨忽然跑进来,拿枪对着他脑袋,把他逆推了的那一次。

    他之所以牢记这两段艳遇,不仅仅是这俩女人都漂亮的不行,关键都是云英未嫁之(身shen),把第一次奉献给了他。

    是,就是我。

    叶沈沉默了片刻,好像在自言自语:奇怪,你怎么会没有死呢?

    美女,你这样说就太绝(情qing)了吧?有道是一(日ri)夫妻百(日ri)恩,咱们虽说相处没有一整天,可也是真刀实枪的较量过了。没有感(情qing),也该有(肉rou)(情qing)吧?

    李南方笑嘻嘻的问:我想起来了,那晚你曾经诅咒我活不到天亮,就天真的以为,我会真死了。啧啧,小沈沈,看你冰清玉洁很现代的样子,怎么就这样迷信呢?这可不好——

    叶沈打断了他的话:你现在青山金帝会所,做男公关?

    对。

    李南方倚在桌子上,信口胡说:干上这一行后,我才知道以前是白活了。这绝对是男人挣钱享福两不误的好工作,前途远大,让人向往。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