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268章 揍女人的好处多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其实,吴总早就给万成良讲清楚了,叶沈来会所干男公关,只是权宜之计,说不定哪天就会走人,为此还拿出用工合同给他看。

    万成良不信,他比吴总更清楚带磷青龙的商业价值,以为这份合同,只是为了婉拒前来挖墙脚的同行。

    他更不相信,叶沈在尝到挣钱特容易的甜头后,会放弃挣大钱的机会,所以才坚决要求要见李南方。

    倒是在马经理的解释下,万成良相信了李南方是初涉欢场,没听说过七星会所,不知道七星会所的厉害了。

    所以当李南方再进来时,万成良就以为他的态度,会有大的转变,一来是七星会所能为他提供挣钱更多的平台,二来也该明白,他最好不要拒绝。

    但李南方偏偏拒绝了,万成良的脸,再次拉了下来,端起茶杯淡淡地说:叶沈,我奉劝你一句,你最好是考虑清楚,再回答我这个问题。

    这有什么好考虑的?不去就是不去。

    李南方嗤笑着,看了眼吴总,说:我知道,我的不配合,会导致你仗势来欺压吴总。不过就算你能把金帝会所一把火烧了,我也不会在意。毕竟当初我与会所签订的合同里,清清楚楚写着我随时都可以走的,会所对我没有任何的约束力。

    我不会动金帝会所的。吴总的态度,我很满意。

    万成良看似轻描淡写的回答,暗示李南方,我不会动金帝会所,却会动你!

    李南方来兴趣了:怎么,你要((逼))良为娼?

    你本来就是干这行的,何谈((逼))良为娼之说?

    万成良失笑出声,语气轻蔑的说道:怪,就只能怪你(身shen)怀宝物,却在街头闹事招摇。别人想不动心,都不行。

    哦,看来万先生要用强把我掳走了?

    用强的滋味,应该不怎么样。

    我倒是很想尝尝被人用强的滋味。

    李南方坐下来,端起酒杯一口闷后,说:万先生,相信你早就料到了这种(情qing)况,应该做好充足的准备了吧?给你十分钟的时间,来召集你的人,够用了吗?

    叶沈,万先生,咱咱们能不能用和平手段,来解决问题?

    看到双方越来越僵,吴总怕了,连忙相劝。

    我已经很和平了,吴老板没看到么?

    万成良淡淡说了句,拿出手机拨了个号,低声说道:都上来吧。

    我我去拿酒。

    马经理一看事(情qing)不对劲,起(身shen)刚要走,万成良又说话了:马经理,劝你最好别找保安来,闹大了,对你们会所没好处的。

    正拿筷子夹菜的李南方也说道:对,马哥,这件事是我与万先生之间的私事,还是别把会所牵扯进来了。

    马经理与吴总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他们只是从李南方的镇定中,意识到小看了他。

    很快,外面走廊中就传来了脚步声,还是高跟鞋特有的咔咔声,急促,而有力。

    马经理开门,就看到三个(身shen)穿黑色紧(身shen)皮衣细高跟红色皮鞋的年轻女郎,快步走了过来,端地是烈焰红唇,(性xing)感的不行,就是脸色冷峻,带着母豹般的戾气。

    几位,先等——

    马经理刚要说什么,最先走过来的女郎抬手,采住他衣领子,把他甩倒在了走廊中,疼地他哎哟一声大叫。

    干什么呢这是?

    吴总虽说惧怕七星会所的大名头,但在别人打上门来时,还是很愤怒,转(身shen)对万成良喝道:万先生,你做的也太过分了!

    事后,我会向吴总摆酒宴赔罪的。

    万成良眼皮子都没抬一下,慢悠悠的说:小敏,别伤了吴总。咱们只是要把这位叶先生带走而已。

    叫小敏的答应了一声,擦着吴总进门时,左肩稍稍一碰他,他就踉跄着退到了门后,气得不行,拿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你就是叶沈?

    小敏带着两个手下,走到李南方背后,慢慢弯腰看向他侧脸,冷冷地问道。

    刚咽下一口菜的李南方,用实际行动回答了她这个问题,忽然抬手一把揪住她头发,(身shen)材高挑且丰满,应该有60公斤左右的小敏,就像被大风吹起的稻草人那样,悠忽一个前空翻,重重砸在了摆着菜肴的案几上。

    喀嚓大响声中,大理石案几愣是被小敏砸成了两半,汤汁,酒水飞溅,溅了端着茶杯看好戏的万成良满脸。

    李南方不反对女人学男人的样子装((逼)),可你在装((逼))时,好歹也装出点水平来呀,就算不能像岳阿姨那样,面对数百歹徒高声吆喝她是啥啥啥,但你也别废话啊。

    没听到万成良刚才就下令,让你带叶先生带走吗?

    办公室内,总共三个人,除了吴总与万成良外,第三个人不就是叶沈了嘛,怎么还弯腰低头露出皮衣领口下那深邃的事业线,特装((逼))的样子,问李南方是谁?

    装个((逼))都装不好,还有脸当女打手,真以为穿的(性xing)感了,再像岳阿姨那样拿捏出一副骄傲的嘴脸,就能变成无所不能的超人了。

    具备装((逼))高水准的人,最讨厌这种劣等装((逼))人士了,不好好给她上一课,心里就会特不舒服的。

    李南方忽然动手,一下就把小敏狠狠砸在案几上,把她直接放昏过去的一幕,让现场所有人都立即懵((逼))。

    小敏那两个手下,反应速度最快,懵了最多两秒钟,就同时发出一声(娇jiao)叱,两根修长的长腿,刮起一股劲风,尖细的高跟鞋鞋跟,就像两把铁刺那样,恶狠狠刺向李南方左右太阳(穴xue)。

    这就下死手了,真要被她们踢中,李南方绝对会立即殒命当场。

    来而不往非礼也。

    李南方还是很遵守这个信条的,现在既然这两位女士要干掉他了,那么他再不回馈同样的态度,就算是非礼了。

    颇具几分君子风度的李南方,在两把尖刺即将碰到他左右太阳(穴xue)时,及时低头避开,从地上抄起一个碎了的酒瓶子,反手斜斜上刺。

    啊!

    右边的女打手,立即惨叫一声,半截犬牙交错的酒瓶子,就像一把利刃,狠狠刺进了她右膝内弯处,当场就把腿筋给刺断了。

    不等她的惨叫声落下,李南方腾(身shen)站起,左手捉住另外一个女打手踢空后,企图迅速回缩的左脚脚踝,按在沙发靠背上的同时,右臂屈肘,大锤那样砸向了胫骨。

    人小腿的胫骨,既是最有力的,也是最脆弱的,根本承受不起李南方这记凶狠的肘击,咔嚓一声脆响声中,女打手的左小腿,就呈现出了诡异的上翻四十五度角模样,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一声,直接双眼翻白,仰面重重栽倒在地上,昏了过去。

    说起来啰嗦,其实就是在眨眼间的工夫,三个表面看上去无比拉风的女打手,还没有来得及向人展示她们的犀利武力值,就死狗般躺在地上不动弹了。

    鲜血特有的血腥气息,在办公室内迅速弥漫开来。

    屈指弹了下衣袖上的菜叶子,李南方没事人那样,笑着问万成良:万先生,你下面还有这样的女打手吗?有人曾经告诉我说,男人在狠扁女人时,比狠草她们还要酸爽。只是,我一直没机会。多谢万先生今天实现了我的夙愿,就是有些不过瘾。

    咔,咔咔,上下剧烈打颤的声音,从脸色灰白的万成良嘴里,传了出来。

    他做梦都不敢相信,李南方竟然这样凶残,一点都不在乎小敏三个人,都是需要让男人好好呵护的野蛮(性xing)感美女,就这样辣手摧花了。

    更不相信,一个当鸭子的家伙,会是一个超级格斗好手。

    小敏三人的武力值有多强悍,万成良可是亲眼见识过多次了,说她们比老虎还厉害也不虚,但在李南方面前,却是被人蹂躏的沙袋。

    没有了?唉,有些遗憾。

    李南方叹了口气,坐在了沙发上:看在我很少欺负男同胞的份上,这次就放过你,滚吧。不过你要记住,别迁怒吴老板。如果你不服气,非得要打击报复金帝会所,别看你躲在京华,我杀你,照样易如反掌。

    再给万成良三个胆子,他也不敢滞留片刻了,慌忙站起来跑向门口,却被断了的案几绊倒在地上,一块碎了的酒瓶子,刺进了他左肩,鲜血呼地冒了出来。

    从没有过是恐惧,让他感觉不到疼痛,爬起来刚要再跑,李南方说话了:站住。

    万成良嘴角猛地一哆嗦,不敢跑了,更不敢看李南方。

    李南方问:你的人,把吴老板的桌子都砸断了,是不是该留下点钱补偿呢?损坏他人财物,要赔偿这么简单的道理,万先生竟然不懂,我很惊讶。

    万成良还没说话,这会儿也清醒过来的吴总,颤声说话了:不不用赔偿的!

    吴总你大人大量的,原谅了这些野蛮人,我很佩服。

    李南方砸吧了下嘴:可万先生耽误了我今晚做生意,也要赔偿我的损失。

    吴总想哭,嚎啕大哭,这特么的算什么事啊,老子哪根筋抽了,才招来这么一祸害大爷?

    我我赔钱!

    万成良总算有些理智了,慌忙从口袋里拿出一张支票,递了过来。

    这是一张三百万的支票,是万成良特意为挖走叶沈,给金帝会所的安慰补助,没想到这时候派上用场了。

    啪的一声,李南方手指弹了下支票,感慨的说道:原来揍女人所获得的报酬,要远远超过伺候她们的所得。早知道这样,老子就该满世界的揍女人去——这支票,不是假的吧?

    不不是。叶叶先生,我可以走了吗?

    随便你啊。

    李南方举着支票,对着灯光验证着真伪:这又不是我家,你(爱ai)走就走,没人管你的。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