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266章 龙城城的邪恶用心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我忽然特别感激,我丈夫能在外面私养外室,生孩子了。

    好像白色波斯猫那样,蜷伏在李南方怀中的女人,早就醒来了,却一直没说话,只拿手指在他(胸xiong)膛上画圈圈,偶尔还会用她的小嘴,去亲吻一道道带血的指痕。

    女人都(爱ai)在男人(身shen)上画圈圈吗?在得到极大的满足后。

    李南方不想讨论她的家庭问题,把烟头掐灭在烟灰缸内,抬头看向了窗外。

    窗外,太阳已经偏西,现在大约在下午四点左右。

    从今天凌晨到现在,他们已经在一起呆了十五六个小时,一半时间用来睡觉,另一半时间内,大都在抵死缠绵。

    女人蜷缩着(身shen)子时的样子,很像波斯猫,动作更像,每次在云端中飞翔时,就会又挠又咬,幸亏李南方当前是百毒不侵的,这才不用去打狂犬疫苗,不过却是火辣辣的疼。

    怪不得,她这么有女王范,又(性xing)感漂亮,她丈夫还要在外私养外室呢,换谁与这种女人长时间呆在一起,也受不了的。

    他不愿意提,女人却偏偏继续刚才那个话题:如果他没有那样做,我也不会来会所找鸭报复他,那么这辈子都会错过,品尝到真正男人的绝美滋味了。叶沈,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跟我混吧,我会像妻子那样,对待你。

    看来女人是下决心,想把李南方挖走了,不等他回答,又说:你如果有兴趣当公务员,也可以去官场。高的,重要的职务我暂时不敢给你,但实权正科是没问题的。比方工商税务等部门,对办事能力,并没太高要求的。

    你这话,要是让工商税务的人听到,肯定会恨死你。

    实话实说而已。怎么样,考虑下?

    给你当手下,还要随时去伺候你?

    你怎么知道我要步入官场?

    要不然你就不会给我这好处了。

    也不是每天都要你陪我,我当官是要干一番事业的。每周,一两次就好了。

    女人说着,抬起上半(身shen)来,居高临下望着李南方:像我这样在(床chuang)上野蛮的女人,不都是真正男人所喜欢征服的吗?就像昨晚,你让我心甘(情qing)愿的,对自己喊了多少次心机裱,((贱jian)jian)货?

    你本来就是心机裱,是((贱jian)jian)货,只是你平时没机会喊出来罢了。

    李南方淡淡地说:对不起,我对官场没兴趣。因为我不能保证,能抗拒所有的糖衣炮弹。我发现,你的自私心很重。我如果真跟你混,这辈子都别想再找别的女人了。为了一朵带刺玫瑰,就放弃整个草原这种蠢事,我还不屑做。

    李南方抬手,在她(身shen)上最软的地方,随意拧着:更重要的一点,是有人告诉我说,像你这种越野蛮,越漂亮的女人,就越喜新厌旧。指不定哪一天,你会腻歪了我。为保护你的名声,让我从世界上蒸发。

    女人笑了,低头在他嘴上轻轻吻了下: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的。

    没兴趣去当个风流鬼。

    李南方翻(身shen)坐起:我还有自己的事业要做。

    经商?

    是啊。无论买卖大小,自己当老板,总比给人当马仔要好许多吧?

    在青山经商?

    对头。

    你,就不怕被人知道,你曾经干过鸭子?

    我还怕天上掉下块大石头来砸死我呢,结果我现在不也活得很好?

    李南方打了个哈欠,懒洋洋的说:会所同事不会说,因为说我就是说他们自己。伺候我过的上帝们,更不会说,因为她们很清楚最好别得罪我。说不定,为了捂住我的嘴,还会给我意想不到的好处。

    就像你,以后咱们在大街上见了面,你会告诉别人,说我就是一晚上草了你七次的男人吗?

    你最好不要让我在大街上看到你,要不然我真会杀了你灭口。

    女人抬脚下地,(身shen)子晃了晃走向浴室:我去洗澡,这段时间内,你要想清楚,想要多少小费,可以狮子大张口,如果你能吞下去的话。

    走进浴室,刺啦一声拉上窗帘后,龙城城扶着墙,慢慢站在了花洒下面,拧开开关,温(热re)的水好像细雨般从空洒落,顺着她浑(身shen)都是淤青的光滑皮肤淌下。

    外面那个男人,就是个不吃亏的主,几乎她每挠他一把,咬他一口,他就会狠狠掐她一下,力道恰到好处,不会把油皮掐破,但很疼,疼地她必须大喊我是((贱jian)jian)货,我是心机裱,快弄死我,疼痛才会轻松一些。

    果不其然,传说中的带磷青龙,还真不是一般女人能承受得了的,就算他答应跟着我混,我也必须要给他找两个以上的女人,先灭灭他的火气后,再享用。

    这样也好,省的我垂涎男色,而忘记自己为什么要步入官场。

    抬手在脸上擦了一把,龙城城看着脚尖,任由温水滴落,一动不动的想,这次是在危险期,一个晚上来了七次,应该能中弹吧?

    呵呵,岳清科,你能在外面私养外室,生儿育女,让我龙城城丢尽了脸,那我不让你们岳家,抚养别人的种,好好培养成为岳家的新一代领军人,我怎么能算对得起你呢?

    想到岳清科明明知道孩子不是岳家的种,却有苦难言的样子,龙城城就想纵声高歌,疯狂的大笑。

    她坚信,岳清科是绝对没有胆子,敢说出这个秘密的,一来是他对权势没有任何兴趣,二来他要担心他那对双胞胎的死活。

    越想,龙城城越得意,最后终于小声哼唱了起来,脑汁飞快翻腾着,等确定怀孕后,她就要把叶沈灭口,不择手段,不计代价。

    唯有把最后的危险也消灭后,她才算是没有了任何后顾之忧。

    叶沈诚然很能打,可在和平年代死在拳脚下的人,与死在(阴yin)谋中的人相比,完全可以忽略不计的。

    为了安抚叶沈,龙城城决定无论他要多少钱,都会满足他。

    不知不觉中,半小时过去了,已经想整盘计划的龙城城,裹着一块浴巾开门走了出来:叶沈,你想好要多少——

    叶沈的人,已经不见了,不在(套tao)间,也不在外面包厢内。

    满眼红丝的张翰,在龙城城问出这个问题时,回答说他早就走了。

    龙城城有些愕然,我明明已经把话说的这样透彻了,他一分钱的赏赐都没要,就这样走了?

    只要不伺候女人,李南方从来都不在乎女人给不给钱的。

    昨晚过的很充实,与那个野蛮骄傲的心机裱,过了一晚上的夫妻生活。

    既然是夫妻,那就没必要要钱了。

    有哪个老婆,从丈夫那儿得到无尽的酸爽后,还会给小费的?

    真那样,男人会抽死她,我让你这((贱jian)jian)货,去会所找鸭玩!

    夫妻平等,这句话可不是说着玩的,需要贯彻执行。

    开车离开停车场时,李南方还在打哈欠流泪,睡眠倒是充足,就是累的要死,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地这句古语,古人诚我不欺。

    为了南方集团未来的辉煌发展,李总都这样玩命工作了,陈大力如果还想混(日ri)子的话,李南方就该认真考虑下,是不是与他解除劳动合同了。

    陈大力没让李总失望,车子快要抵达青山酒店时,来电话了:李总,我找到了一个位置绝佳的好地方。哈,这简直是为我们公司特意存在的!就是租金贵了些,您现在过来看看?

    行啊你,陈处长。快说,你现在什么地方?

    李南方一听,很高兴,不吝夸奖了一个。

    荷花路123号,很好找的,就是原先的东区农业银行。

    东区农业银行分行在那地方已经十数年了,上个月时,因房租等原因,迁移到了另外一条街道上,现在正挂牌向外招租,陈大力转悠到这儿后,一眼就相中这个地方了,甚至还提前为自己‘规划’好了保安办公室。

    荷花路的农业银行?

    李南方愣了下,问:斜对面,是不是开皇集团总部大楼?

    对头,就是这儿!

    陈大力杀气腾腾的说:这也是我为什么要说,这是绝佳所在的原因。咱们就是要鼓足干劲,与开皇集团对着干,早晚都要把它击垮,收购兼并它!让某位女英雄,为李总您来打工,想想就酸爽的要死啊。

    特么的,我看你是自己找死吧?

    就凭你这群歪瓜裂枣,还想与小((贱jian)jian)人唱对台戏,保管怎么被玩死的,都不知道!

    李南方在心里骂了句,却又不好打击陈处长的积极(性xing),只好告诉他在原地等候,很快就会过去的。

    正如陈大力所吹嘘的那样,农业银行还真是开公司的最佳地所在,无论是地段,建筑格局,面积大小都合适,就是房租太贵了些。

    不过这不算问题,反正南方丝袜很快就要畅销全世界,财源滚滚如水来了——这点房租,李总不在乎。

    李总,您是不是怕与开皇集团对着干?

    看到李南方站在窗前,脸色(阴yin)晴不定,望着斜对面的开皇集团总部大楼,超喜欢这地方的陈大力,开始用激将法了:如果是这样,那我再去别的地方找。正所谓退一步风平浪——

    浪你妹。

    李南方抬手,在陈大力后脑勺上抽了下,骂道:真以为老子不知道你在激我了?去,把房东给我叫来,问问今天能搞定合同不。

    得令!

    陈大力大喜,也不计较李南方明知道他有个妹妹,还骂浪你妹的话了,双脚一磕,转(身shen)烟尘滚滚跑上了楼梯。

    刚骂完他妹,陈晓仿佛有顺风耳那样听到了,给李总打来了电话:大叔,你现在哪儿呢?明天中午,我想请你吃个饭,能不能赏脸啊?

    李南方想都没想,一口拒绝:老子没空。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