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264章 按照我的规矩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李南方以为工作无贵((贱jian)jian)之分,贵人的保镖们却不这样认为。

    搞清楚他转(身shen)就走,是不满让他换衣服的行为后,保镖头子好气又好笑,特么的,什么时候当鸭子的,也敢这样拽了,真把自己当了不起的人物了?

    不用保镖头子吩咐什么,就有两个保镖噌地追上去,伸手抓向李南方肩膀。

    他们手指刚碰到肩头衣服,李南方猛地矮(身shen),弯臂曲肘向后狠狠捣了出去,砰地闷响声中,那两个保镖齐齐闷哼一声,手捂着(胸xiong)口踉跄向后退,蹲坐在了地上。

    你敢打人?

    第三个保镖见了鬼似的失声惊叫着,纵(身shen)扑了过来。

    这人智商肯定有问题,哪条规定不许男公关打人了?

    他扑过来的速度很快,倒飞回去的速度却更快,咣当一声撞在了包厢门上,把门砸开,直直飞进了919号包厢内。

    叶兄弟,你——

    李南方在眨眼间就把三个职业保镖给放倒的现实,让马经理大吃一惊,张嘴刚说出这几个字,却见保镖头子右手一甩,手里多了把乌黑铮亮的手枪,哗啦一声拉开了保险,顿时惊呆。

    开夜场的,最不怕有人来闹事了,尤其金帝会所的吴老板,也有着深厚的背景,刚开业那会儿,马经理什么样的各路好汉没见过啊,不都是被砸断腿扔出去了?

    可这么多年来,他从没见过有谁敢带枪来会所。

    那可不是玩具枪,而是真枪,真枪啊,扳机一扣,子弹就会呼啸出膛,任你功夫再高,脑袋也会被一枪打爆。

    还真是大有来头的贵人,保镖都有资格随(身shen)携带枪支。

    李南方半转(身shen),冷眼望着保镖头子的右手手背,只要手背上稍稍有青筋鼓起,他就会立即腾(身shen)而起,脚尖点在走廊墙壁上,施展燕子三抄水的绝世武功——有时候,不装((逼))真有可能会送死的。

    张翰,住手。

    就在保镖头子嘴角用力抿了下时,一个冷傲还又非常好听的女人声音,从包厢内传了出来。

    叫张翰的保镖头子,立即答应一声,收起了枪。

    误误会啊,尊敬的女士,这绝对是误会。

    额头已经有冷汗冒出来的马经理,颤声说着走向包厢门口,想解释一下,张翰却抬手挡住了他的去路,沉声说:退后。

    是,是。

    马经理(屁pi)都不敢放一个,慌忙后退,陪着笑脸的解释道:张张先生,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想解释一下,请别误会。

    不用解释了。

    冷傲的淡淡女人声音,再次从包厢内传出来:张翰,让那个叶沈进来吧。

    是,夫人。

    张翰点头答应了声,看向李南方:你,进去。

    你特么算老几?对我吆五喝六的。

    既然对方连手枪这种大杀器都祭出来了,李南方就没必要遵守上帝是顾客的信条了,笑了下问道:老子不做你家生意了,行不行?

    不行。

    张翰说着,再次亮出手枪,却是对准了马经理的脑袋。

    这次,包厢内的女人没有再出言阻止。

    摆明了李南方不听话也可以,但张翰会一枪打爆马经理的脑袋。

    老马彻底吓傻了,脸色灰白,额头冷汗淌的更急,全(身shen)打摆子似的哆嗦,这是清晰感受出张翰杀他,不会有太多难度的决心了。

    这段时间内,老马对李南方还是很照顾的,无论是不是把他当摇钱树看待,他都不能不顾老马的死活,唯有暗自叹了口气,抬手整理了下脖子上的领带,缓步走进了包厢。

    既然他乖乖听话,张翰当然不会再难为马经理,放下了右手。

    老马再也不敢久留了,转(身shen)刚要跑步前进,却听张翰冷冷地说:我家主人,不希望除你之外的任何人,知道这件事。

    我我明白,我不会乱说的,绝不会告诉任何人!

    老马本来还想跑回办公室,立即给吴老板打电话,汇报这件事的,听张翰这样说后,立即打消了这个念头,再三保证后,才快步离去。

    李南方走进包厢时,被他一脚跺飞进来的那个保镖,这才从地上爬起来,眼神凶狠的瞪了他一眼,回头向主人看去。

    (身shen)穿黑色风衣,依旧戴着垂纱礼帽的女人,姿势慵懒的坐在沙发上,丝毫没有因为手下被一脚踹飞,就受惊什么的,懒洋洋的抬手摆了摆,示意保镖出去。

    那名保镖这才走出去,反手关上了房门。

    李南方在打量女人时,女人那双被黑纱遮掩的双眸,也在打量他,片刻后微微颔首:体型不错,细腰乍背,小模样长得还算周正,不是我最讨厌的那种(奶nai)油小白脸。更难能可贵的是,你貌似很能打的样子。

    更正一下,不是貌似很能打,就是很能打。

    李南方微笑着走过来,端坐在了女人斜对面的沙发上,伸手拿过桌子上的红酒,给自己满了半杯,稍稍一晃,轻轻嗅了下味道,惊咦:咦,竟然是康帝?看来是你自己带来的,会所内可没有这种酒。

    罗曼尼·康帝,被誉为天下第一酒庄,最昂贵的康帝葡萄酒,在市场上是找不到的,没有零售,某著名品酒师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康帝是百万富翁之酒,却只有亿万富翁才喝的到。

    呵呵,小伙子,你倒是很识货嘛。

    女人的轻笑声中,也带有一丝惊讶之意。

    虽说会所内最常见的,就是来自世界各地的红酒,替人开门的门童,也能说出不下十个知名品牌,男公关更该熟悉这些,但还是没料到,李南方只是嗅了下酒的味道,就能辨别出是会所没有的康帝极品了。

    干这行嘛,以前也喝过几次的。

    李南方谦虚了下,又问道:按照会所规矩,是不能自带酒水的。

    我格外另付了酒水费,开瓶等费用。

    原来是这样啊。嗯,会所肯定特欢迎你这样的顾客,就是谱摆的稍稍大了点。别的女人来这地方找乐子,基本都是非常低调的,你却随(身shen)跟着四名职业保镖。

    李南方轻轻抿了口酒水,问道:你这几个保镖不是退役特种兵,应该是来自国外的野路子。

    女人这次真受惊了,端正了坐姿:你竟然能看出他们的出(身shen)?了不起。是的,他们几个,都曾经在法国干过外籍佣兵。被你一脚踹进房的那个,是南越人。

    李南方耸耸肩,表示很抱歉:原来是国际友人,失礼失礼。

    叶沈,你以前是做什么的?

    女人举起酒杯,与李南方轻轻碰了下,素手掀起轻纱,露出圆润雪白的下巴。

    李南方反问道:为什么不以为,我以前就是干鸭的呢?

    如果你以前就是干鸭的,你会在这小地方?

    女人呵呵轻笑道:连手上沾满鲜血的外籍佣兵,都被你当袜子玩儿,真要干鸭,你也该在拉斯维加斯那种国际娱乐都市。

    李南方没说话,端起酒杯品酒。

    你需要很多钱,却又不想让太多人知道。

    女人没喝酒,盯着李南方过了片刻,才说:而且,你不会在这地方干很久。更重要的是,你这个人很讲原则。

    李南方竖起右手拇指,赞道:夫人,你是看相的吧?

    凭借你带磷青龙的资本,来会所干鸭,是来钱最快的一个‘正当’途经,每晚收入不会低于六位数。你不去国内那些大会所,却窝在青山这小地方,不是怕人知道,又是什么?

    女人分析道:等你攒够了想要的钱,你很快就会抽(身shen)而退的。说你讲原则,则是因为你明明拥有非凡的(身shen)手,不去做诸如抢银行之类的犯罪行为,却宁愿做这种没有尊严的工作。

    我的工作很有尊严,都是客人伺候我,相信夫人在来之前,就该打听清楚了。

    李南方淡淡地回答,不再夸赞她慧眼如炬了,一来是女人说错了,二来他不喜欢与这种心机深沉的女人打交道。

    跟我干吧,你代替张翰的位置,年薪我给你开千万以上。

    女人抛出了(诱you)人的橄榄枝:给你十分钟的时间,好好考虑下。请记住,我只给你一次机会。

    不用考虑了,谢谢夫人的好意。

    李南方摇头:夫人刚才也说了,我不会在这地方干很久,就说明我有自己的事要做,等攒够了钱就会离开。我刚才说的也很清楚了,就算我干这行,也只是顾客伺候我,不是我伺候顾客。保镖虽说不是公关,但也是伺候人的,我不喜欢。如果不能接受我的规矩,那就什么也别说了。

    女人可没想到李南方的拒绝,会说的这样直白,语气也冷了下来:不巧,我也从不伺候任何人。

    抱歉。

    李南方放下酒杯,站起来,转(身shen)刚走出几步,女人又说:只要你走出这个包厢,最迟明天晚上,这家会所就会被封掉。

    李南方皱了下眉头,回头问道:那关我什么事?

    我会让人告诉会所老板,他的会所被封掉,都是因为你的原因。

    女人懒懒的解释道:我不是在恐吓你,这种藏污纳垢的地方,其实早就该被封掉了。

    你这是威胁我动粗吗?

    李南方看着她的眼神,冷了下来。

    女人缓缓转动着手里的酒杯,说道:你不敢的,因为你还要攒钱。

    沉默了片刻,李南方才问:就因为,我拒绝给你当保镖?

    不是。愿不愿意给我当保镖,那是你的自由,我不能用强来胁迫你。那样,就算你暂时顺从了,可我以后就危险了。

    女人轻笑了声,继续说:我今晚来此,花了上百万,理应享受到物有所值的服务。所以,你那些规矩,最好是改掉,按照我的规矩。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