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262章 南方丝袜,黑了想家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当一个人,很想狠狠抽自己嘴巴时,就证明他确实欠揍了。

    李南方现在就觉得自己欠抽,最好是用鞋底狠抽,那样以后就不会胡说八道了。

    看了看脚下的鞋,他又改变了主意,本来心里就已经很难受的了,再抽自己一顿,那岂不是没法活了?

    他还要干一番大事业,为更多老王这样的苦((逼))来解决就业问题,真要死了,老王等人怎么办?

    这个人啊,可不能只为自己而活着。

    好不容易说服自己的李南方,决定改变对自己的惩罚方式,比方三天不吃(肉rou)——等等,为什么要惩罚自己呢?

    他好像并没对闵柔说什么过为的话吧,只是深深刺激到了岳梓童,搞得她发疯,差点伤害可怜的小柔儿而已。

    责任,全在岳梓童,为什么要惩罚李先生呢?

    这样一想,李南方心里更加好受了,最多也就是有些后悔,不该刺激岳梓童。

    打电话骂她小((贱jian)jian)人,对她冷嘲(热re)讽外带辱骂,貌似不是男人的作风。

    是男人,就该找上门去,二话不说先给她三十二个耳光,再谈论是谁来南方集团捣乱的问题,干嘛要对女人耍嘴呢?

    耍嘴,貌似是女人的专利,李南方什么时候变成娘们了?

    这是个缺点,得改。

    不过有一点必须得值得重视,那就是先后两拨前来捣乱的人,可能真不是岳梓童指使的,幕后真凶另有其人,就是要给他们挑拨离间,让两个((贱jian)jian)人狗咬狗一嘴毛,自己躲在暗中看(热re)闹。

    李南方能这样想,是因为岳梓童直言不讳的说,就是她雇人来闹事的。

    如果她百般抵赖,赌咒发誓,李南方也会认定就是她做的。

    但她满口承认,还给出了数个这样做的理由,这件事80的,与她无关了,这就好比她自认是个小((贱jian)jian)人,以后要狗皮膏药那样紧缠着他,非他不嫁,还要再去睡至少两百个男人,让他成为绿帽王那样,都是气急之下的扯淡,不用在意。

    聪明人,总是会懂得该怎么运用逆向思维。

    很聪明的李南方,开始琢磨,那个挑拨离间的幕后真凶是谁。

    短时间内,要想找出那个人来很难,再说事(情qing)也不是很大,李南方可不想把精力都浪费在这上面,当前要重点考虑公司的发展。

    黑丝技术已经研发成功,很快就能批量生产。

    眼下,生产出新产品,原材料的供应等问题,都算不上是事,关键是销售。

    唯有把产品卖出去,换回钞票,才算是真正的成功,他可不想学岳梓童,投入巨资研发出新产品后,在仓库里放了大半年,如果没有墨西哥之行,应该就是廉价处理的命运。

    没新产品犯愁,有了后该怎么卖出去,更犯愁。

    商业运作这些事,指望满脑子精虫的李先生去想,就算是累死他,也想不出个(屁pi)的主意,这是还得听取众多员工的意见。

    坐在宽阔明亮,还散发着淡淡甲醇味的会议室内,意气风发的李总,居中而坐,左边是老王,陈大力等人,右边是周工凡主任等人。

    李总,开会是不是讨论该怎么报复开皇集团?要我说啊,这点小事不算事。您就交给我办理好了,妥妥的包您满意!

    不过,陈大力的一句话,让顾盼自雄的李南方,好感觉丧失殆尽,沮丧感油然而生,草,这就是被老子倚为重臣的肱骨啊,整天就特么的知道打打杀杀,怎么和老子一个德(性xing)?

    指望草莽英雄陈大力,保安出(身shen)的老王,还是指望书呆子周工,就知道维修机器的凡主任?

    人才,我要精通企业管理,做市场调研的外跑人才!

    在心里绝望的呐喊一声后,李南方瞪了陈大力一眼:陈大力,你现在已经不再是混社会的了,而是南方集团的保安处长,请牢记这个光辉的职务,以后不要动不动就喊打喊杀的。

    喊打喊杀,能解决生产问题吗?能解决销售问题吗?

    把陈大力训了一顿,李南方开门见山的说:今天请大家来开会,就是要与大家探讨下,该怎么把我们的产品,卖出去。

    大家都面面相觑,没谁说话,很快就看向了李南方,包含着真诚的信任,这些事,就交给您了!

    牛总在时,周工等人只负责研发生产就行,至于该怎么把产品换成真金白银,有老牛这个百科全能在,谁还会费那心思?

    现在牛总换成李总了,大家伙不看他,看谁?

    握了个草,我要是能懂这些,还要你们干鸟啊?

    李南方真想抬手把桌子掀翻,大喊一声老子不玩了,树倒猢孙散了吧!

    不行,这是李总有生以来第一次干正事,如果因为这点小困难,就特么的不知所谓了,那岂不是会让小((贱jian)jian)人笑下大牙来?

    有道是佛争一炷香,人争一口气,不就是卖东西吗,不算事!

    李南方点上一颗烟,稍稍酝酿了下大老板的风度,才缓缓开口:古人云,好酒不怕巷子深的年代,已经过去了,现在讲究的是品牌效应。诸位,何所谓品牌效应?

    陈大力抢先举手,踊跃回答:就好比一提起金帝会所,大家都知道那是个什么所在!

    你妹,用什么大比喻不好,偏偏用金帝会所!

    李南方在心里骂了句,表面上却赞许的点了点头:陈处长说的很不错,所谓的品牌效应,就是众所周知的意思。我们所生产的丝袜,既要有一个朗朗上口的名字,更需要一个满世界宣扬的平台,也就是广告。

    牛总在时,产品的注册商标就是思戈尔。

    不过李南方却觉得这名字特俗,还不如叫傻鸟丝袜来的顺嘴,傻鸟丝袜,傻到酸爽——这名字必须得改,特朗朗上口的,最好是带有华夏的传统色彩,少搞什么雅戈娜福楼姆这种狗(屁pi)不通的名字,来恶心人。

    依着在座的诸位智商,给产品起个很牛比的名字,应该有一定的难度,但也许能瞎猫碰上死耗子呢?

    立即,大家就开动了脑筋,群贤群策,什么光明啊,青大啊,蒙牛——陈大力这个呆((逼)),甚至还说要三鹿。

    卧槽,我看你长的就像三鹿!

    李南方听的脑子都晕了,抬手摆了摆,示意大家暂闭鸟嘴,他还是自己好好琢磨琢磨吧,实在不行,问问那个小((贱jian)jian)人?

    猛然间,李南方想到了岳梓童。

    刚才是吵过,骂过,甚至还差点闹出人命,但这有什么呀,打打闹闹才(热re)闹,反正她也说过非老子不嫁的,请她给想个好点的名字,这不算不要脸吧?

    主意打定,李南方站起(身shen)走向门外:稍等,我打个电话先。

    既然已经打过一次电话,李南方也不再藏头露尾,直接用手机拨打岳梓童的手机,座机对座机,手机对手机,男人对女人,凸的对凹的,这样才合理。

    闵柔舍不得离开岳梓童,与给多少薪水没关系,关键是姐妹(情qing)深啊。

    小柔儿早就觉得贺兰小新不对劲,要在公司搞小山头了,曾经提醒过岳总,却没有被重视,如果她走了,还有谁来盯着京华贵客?

    大打感(情qing)牌的岳梓童,再次成功挽留住了闵柔,并再三承诺,以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宁肯自废武功,也绝不会再碰她一指头。

    和好如初的姐妹俩人,正在为贺兰小新传回的消息,而苦恼时,岳总手机叮叮咚咚的响了起来,李人渣的名字,在上面欢快的跳跃着。

    闵柔眉梢局促的挑了下,原来,他又办了新卡。

    他给我打电话了。

    岳总神色平静的说道。

    闵柔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看到了。

    岳总又问:我接,还是不接?

    闵柔点了点头,示意您自己看着办。

    点头,就是同意我接了。

    岳总葱白般的食指,在屏幕上一划拉,顺便点开了免提,笑问:亲(爱ai)滴,找小((贱jian)jian)人有什么事?

    闵柔低下了头,心中叹了口气。

    岳梓童,我有正事请你帮忙。

    李南方骂她小((贱jian)jian)人时,觉得很顺嘴,可听她这样自称后,却觉得异常别扭:咱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

    岳梓童脸上笑容一收,冷冷地说:有话可说,有(屁pi)快放。

    这才是我所熟悉的岳总(岳梓童),闵柔与李南方,心中同时升起了这种感慨。

    李南方三言两语的,说明了打电话的来意。

    岳梓童笑了:哟,堂堂的李大老板,要给产品起个名字,也来问我,我还真是受宠若惊啊。

    想受惊,以后有的是机会。

    李南方大大咧咧的说:愿帮就帮,不能帮就拉倒。

    我怕,起不好啊,你也知道,我这人特笨。

    随便你起,只要是你起的,我都采用。

    哟,还真是再次受宠若惊了啊,李老板简直是抬(爱ai)了。

    岳梓童手指在桌子上画着圈圈,笑道:那我可就献丑了。我看,就叫南方吧,南方丝袜,叫起来朗朗上口不说,也合你的公司名称啊。

    知道你为什么要以我名字命名丝袜,无非是恶心我,让我看到穿黑丝的女人,就能想到我的名字,(套tao)在女人腿上——行,就叫南方丝袜了!

    李南方的智商,还真没的说,一语道破了岳梓童的险恶用心,不过他不在乎,他的名字被万千女人穿在腿上,时刻陪伴着那一双双的粉嫩大腿,想想也很浪漫不是?

    还真叫这名字了?

    岳梓童一愣时,李南方又说话了:哈,我还得多谢你了,不但给我产品起了名字,更让我灵机一动,有了广告词。

    什么广告词?

    岳梓童下意识的追问。

    南方丝袜,黑了想家。

    李南方的声音里,带有了明显的邪恶:这句广告语好吧?也是受你那(性xing)感的黑丝****所启发哦,哈,哈哈。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