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260章 这下你满意了吧?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有哪个女人,不想成为全天下最幸福的女人?

    岳梓童也想,前天晚上还曾经有过荒唐的想法,嫁给贺兰扶苏,李南方来当厨子,黑幽灵当保镖,佐罗当打手,北方人是谈论悄悄话的知己,贺兰小新是闺蜜,闵柔的贴(身shen)小秘书,雇佣苏雅琪儿为公司首席执行官——

    所到之处,万众欢迎,镁光灯狂闪,联合国秘书长亲自接见,握手言欢,挪威议会的诺贝尔委员会给她颁发******,曾经嚣张的岳家人,在她蔑视的目光下瑟瑟发抖。

    岳总也希望,别人在提起她时,说她是全天下最幸福的女人。

    现在李南方说出了这句话,可听着怎么就那么刺耳,别扭呢?

    闵柔望着岳总的目光中,全是担心的神色,她那(娇jiao)俏的小脸已经开始扭曲,小白牙咬得嘎巴嘎巴作响,(胸xiong)膛剧烈起伏着,掰着桌角的右手手背上,有淡青色的经络崩起。

    岳总就像一座浓烟滚滚的火山,再受到一点点的刺激,就会轰地爆发,烧毁整个世界!

    李南方的毒舌,翻卷出了更加刺耳的话:岳总怎么不说话呢,难道是我说错了,你其实很要脸,才不是我以为的那种小((贱jian)jian)——人?

    李南方,你这个混蛋!

    随着一声有些嘶哑的怒吼,火山终于爆发了,岳梓童抓起茶杯,狠狠砸在了地上,砰地一声大响中,茶水,杯子碎屑四溅开来。

    吓得闵柔缩了下脖子,慌忙向后退去,真怕岳总会抱起任何东西乱砸,砸伤了她,怎么办?

    哈,哈哈。

    李南方嚣张的狂笑声,听起来是那样让人讨厌:岳总,请暂息雷霆之怒嘛,气坏了(身shen)子可不好,要不然你的扶苏哥哥会心疼的。

    我还以为,你最多也就是表面生气,实则一点都不在乎别人说你什么,没想到你的反应还很强烈嘛。嗯,这是戳中伤疤的反应。砸东西了?茶杯?

    李南方冷笑:切,你的怒火也太不值钱了吧?你该放火把总部大楼烧掉,那才符合岳总你伟大的英雄(身shen)份嘛。

    看到岳梓童小脸已经变成铁青,大张着小嘴艰难的呼吸着,好像心脏病随时都要发作,忽然双眼翻白一命呜呼的样子,闵柔担心死了,再也顾不上别的了,扑到办公桌前,尖声叫道:李南方,你太过分了啊!

    李南方不吭声了。

    他只想把岳梓童气死,却不想招惹善良的闵柔。

    李南方明明是在用毒舌侮辱岳梓童,闵柔心里却难受的要死,不知道怎么就哭了起来,边哭边说:你你凭什么这样说岳总啊你?你个混蛋,你可知道岳总是很喜欢你的——

    小柔,别说!

    岳梓童一听,抬手就去捂闵柔的嘴:我才不喜欢这个人渣!

    我要说,岳总,我不说出来,我心里会更难受。

    闵柔挣开岳梓童的手,重重吸了下鼻子,抢过座机抱在怀里,背对着岳总:李南方,你可知道你离开那晚,岳总高烧不退,人都烧糊涂了,整个晚上都在哭着喊你的名字,骂你不懂她的心,让你不要走吗?

    我没说,我才没有这样说,我就是被烧死,也绝不会这样说!

    闵柔这番话,让岳梓童觉得比李南方的毒舌更加刺耳,哭喊着人渣的名字,骂他不懂她的心,还让他不要走?

    扯吧,这绝对是在扯淡,岳总什么时候说过这番话了?

    肯定是闵柔为了不让李人渣胡说八道,才故意这样说的,尽管这是好心,但也不能这样说,这会让岳总颜面尽失的。

    你说过的,岳总,你说过的,只是当时你在发高烧,神志不清记不住了!

    我没说,我死也不会说这些恶心的话!闵柔,我警告你,再敢胡说八道,休怪我和你翻脸!

    岳梓童尖叫着,砰地一拳砸在了桌子上,双眸发红,死死盯着闵柔,就像一头受伤的母豹,闵柔再敢胡扯一句有损她尊严的话,她就会毫不客气的亮出尖牙,利爪。

    闵柔被岳总当前狰狞的样子吓坏了,清晰感受到了她(身shen)上散发出的((逼))人杀意,想后退,双膝却开始打软,唯有双手撑着桌子,呆愣愣的望着她。

    小柔,我没有说过那些话,死也不会说,别污蔑我。

    震住闵柔后,岳梓童也稍稍冷静了下,语气放缓,声音稍稍有些沙哑的说道。

    闵柔用力咬了下嘴唇,拿出了手机,点开了一个视频。

    视频中,岳梓童躺在她家别墅卧室的(床chuang)上,额头上盖着白色毛巾,双眼紧闭着,嘴唇不住喃喃说着什么。

    随着镜头拉近,手机贴在了她嘴边:李李南方,你这个该死的人渣,你你根本不懂女人的心——人渣,别走,你走了,我想你了怎么办?李南方,别走,我好孤独,我好怕。小柔,小柔,别辞职,别辞——

    砰地一声,岳梓童抬手,就将闵柔手里的手机打掉,随即掐住了她的脖子,尖叫着:弄虚作假,这视频是假的,你在骗我,你和那人渣合起火来欺负我!闵柔,我对你这样好,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为什么!?

    我没有弄虚作假,我没有骗你,这段视频,就是那晚你高烧说胡话时,我特意拍下来——闵柔很想把这些话喊出来,但明显已经疯魔了的岳梓童,双手却死死锁住她的脖子,剧烈前后摇晃着,让她说不出一个字来。

    座机那边的李南方,察觉出了不妙,大声吼道:岳梓童,你别伤害闵柔,别伤害她!

    岳梓童根本听不到,只是用力摇晃着闵柔,让她承认在弄虚作假。

    那么骄傲的岳阿姨,就算是在高烧状态下说胡话,也不会说出这种话的!

    哈,哈哈,我知道了,原来你和李南方合伙来骗我。为什么,小柔,我待你这样好,你为什么要这样骗我?

    岳梓童看不到闵柔已经被掐的脸色发紫,舌头伸出老长,双眼已经翻白,甚至已经开始模糊了,只是歇斯底里的叫着,泪水却横流而下。

    这时候没谁来敲门,李南方也远在电话那头,眼看闵柔就要丧生在岳梓童手中,事后无法承受的灾难即将造成,自救本能已经启动的闵柔,胡乱抓的右手,终于抓到了什么东西,抬手就砸在了她头上。

    被闵柔抓住的个黄铜镇纸,用来压文件的,也就是几百克的样子,但砸在岳梓童脑袋上后,已经足够把她砸的暂时昏厥了。

    岳梓童双眼翻白,松开闵柔的脖子,靠着办公桌软软瘫倒在了地上。

    啊——呼!

    闵柔这才深吸一口气,双手捂着脖子蹲在地上,剧烈咳嗽了起来。

    边咳嗽,边哭,这是什么事啊?

    当初我录下这段视频,本来是打算给李南方看,让他明白你是多在乎他的,可怎么就要掐死我呢,难道我这样做,错了吗?

    闵柔,闵柔,你没事吧?

    座机里,传来李南方急切的叫声。

    你你给我滚,滚,不要再叫我的名字,呜,呜呜!

    闵柔声音嘶哑的尖叫一声,失声痛哭起来。

    幸亏这时候也没谁进来,要不然看到岳总小死狗那样瘫坐在地上一动不动,闵秘书则嚎啕大哭的样子,肯定会吓得要死。

    闵柔的哭声,倒是把岳梓童给幽幽唤醒了。

    脑袋瓜遭受一记重击后,不但让她出现了短暂的昏迷,也把她从疯魔中解救了出来,恢复了理智,缓缓睁开眼,看着大哭的闵柔,不知道怎么了。

    就是头很疼。

    岳梓童抬手在头上摸了下,有粘糊糊的感觉,看来是已经被砸破了。

    谁砸我脑袋了?

    哦,是闵柔。

    她为什么要砸我?

    哦,刚才我好像邪神附体,要把她掐死。

    我为什么要把她掐死?

    哦,那是因为她给我看了一段视频。

    她为什么要给我看视频?

    哦——难道说,我心里真有那个人渣了?

    我不该只死心塌地在乎扶苏一个人吗?

    岳梓童茫然的看着闵柔,鲜血顺着光滑的额头缓缓淌下,她却不在意,只是在心中不断的问自己。

    闵柔没有弄虚作假,那段视频是真实的,她确实在高烧半昏迷时,说出了那些话。

    酒后吐真言,被烧糊涂了的人,也会在不知不觉中,说出自己心里话的。

    岳梓童用力咬住嘴唇,眼眸缓缓转动,看到被她打掉的手机,就在右手边。

    手机质量真不错,被打在地上后,屏幕一点问题都没有,点开播放键后,视频再次播放了起来。

    闵柔的哭声,忽地嘎然而止,这是看到岳总清醒了,生怕再次被掐住脖子,吓得连忙站起来,退到了桌子后面,颤声问道:岳,岳总,您没事吧?

    岳总那颗漂亮的小脑袋瓜,都被你差点开瓢了,能没事吗?

    不过这能怪谁呀,谁让她发疯要杀人来着?

    看完整段视频后,岳梓童苦笑了下,删除。

    她不想问闵柔,为什么要录下这段视频,就像再怎么不承认,也无法改变曾经发生过的事实。

    我没事的,别担心。

    岳梓童抬手掰着桌子,慢慢爬了起来。看着闵柔低声说:小柔,对不起。我我以后再也不会那样了,请原谅我。

    看到岳总目光清明后,闵柔这才相信她已经清醒过来了,后怕,委屈,让她慢慢坐在老板的座椅上,双手捂住脸,无声哽咽了起来。

    李南方,这下你满意了吧?

    岳梓童低头,看着座机,轻声问道:如果不满意,我从楼上跳下去,死给你看?还是,以后每次见到你,都要自称是小((贱jian)jian)人?

    那边的李南方没说话,他实在是无话可说。

    虽说他看不到这边发生了什么事,却能从岳梓童疯了似的尖叫,闵柔的嚎啕大哭中,听出了危险。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