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258章 你敢杀我儿子!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连续半个月的黑白颠倒生活,打乱了李南方的生物钟,天刚擦黑就来精神,白天则打哈欠流泪,每次回酒店睡觉时,都能从客服小妹的目光中,看出鄙夷的神色

    这些本来很清纯无知的小妹们,自从干上前台客服这个没前途的职业后,腰包不见鼓,察言观色的眼神却毒辣了许多,从李南方脖子里的口红,浑(身shen)的胭脂气息中,看出他是混夜场的职业人士了。

    其实李南方也不想这样,想在会所泡个舒服的(热re)水澡,换上干爽的衣服,穿的人模狗样再来酒店。

    可现在他不敢在那边洗澡了,每次洗澡,那些总是(爱ai)占便宜的公主们,就会特不要脸的破门而入,美名其曰给他搓背。

    搓背就搓背吧,干嘛不经许可不拿钱,就吃那玩意?

    赶紧滚粗,沈哥现在(身shen)价高的连他自己都想吃——怎么能便宜这些欢场高手?

    而且这些公主,相比起那些肯花大钱的上帝来说,****更是不要太好,连续三天都被搞的颜面尽失,真怕了她们,唯有收工后,立即开车闪人。

    李南方很清楚,他现在已经开始迷恋这种荒(淫yin)无度的生活了,这很危险。

    再这样下去,等不到岳梓童来,他就会彻底堕落其中的。

    这不是他想要的,尽管他那方面的功能,正在迅速恢复,包括那个部位的变化,与没有被万蛇噬咬之前,至少大了一倍。

    他想做一番事业,成为成功人士,那样师母才会欣慰。

    南方集团,就是他事业起步的起点,而且很成功,昨晚周工打电话来时,激动的都说不出话来了,几乎耗尽他心血的黑丝技术,终于成功了!

    黑丝技术的成功,就代表着接下来可以批量生产,与众不同的丝袜,让全世界的(爱ai)美女士,都感受到仿似(情qing)人大手般温柔抚摸的幸福感。

    专业的,才是最精的。

    在南方集团成立时,李南方就为公司定下了战略发展方案,专攻女(性xing)丝袜,男的统统靠边站。

    李南方也是很高兴,差一点就放纵自己,与几个会所公主胡天胡地一整天,算是庆祝了。

    没有理睬那些客服小妹鄙视的目光,她们假装个毛的正经啊,真以为沈哥没有听到她们在小声谈论极品青龙,发誓等攒够了钱,一定会去会所开开眼的悄悄话?

    李南方决定,充分休息过后,下午去南方集团,晚上就暂时不去会所上班了,他要带老王他们去找家好酒店,畅饮一番,再适当的给点奖金,让他们更加感激涕零,死心塌地的跟着李总混。

    去哪儿,也不来青山市,谁让那些客服小妹看不起老子了?

    带着这个很有报复快感的念头,裹着一条浴巾的李南方,扑倒在了(床chuang)上,沉沉睡了过去。

    清晨时东方还有红光的天,不知怎么地就(阴yin)了下来,大片大片的乌云,随着越来越大的西北风,飞快的扑向了青山市。

    民间俗语说,从西北来的雨,没好雨。

    因为大雨倾盆还在其次,关键是还会有大风,而这个季节,恰好是玉米茁壮成长的时候,一场狂风过去后,就会‘伏尸遍野’,造成收割困难,还会减产。

    天越来越黑,狂风大作,在西北方向的天际中,不时有金蛇乱窜的闪电,从云层里劈下,伴随着轰隆隆的雷声。

    狂窜的闪电越来越进,乌云也越来越浓,当一声震耳(欲yu)聋的炸雷,从青山上空轰响时,黄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的砸落了下来。

    咣!

    一道耀眼的闪电过后,几乎要把全世界都炸碎的雷声,让窗户玻璃都发出了颤栗的突突声,熟睡中的李南方,也被惊醒,看向了窗外。

    他看到了一条龙。

    黑色的龙,张牙舞爪的,从云层内钻了出来,接着就翻转了回去,像一把锋利的刀子,在豆腐上乱割那样,把云层搅了个乱七八糟。

    让李南方看到了一个人,(身shen)穿绣金的黑色龙袍,腰缠玉带,头戴通天冠,在数名宫装丽人的搀扶下,傲然站立在云层中,对着李南方无声的冷笑着。

    李南方与他的目光相碰后,就感觉好像被电焊弧光给刺了下那样,慌忙挪开,心砰砰地跳个不停。

    他见过这个人,在八百惊马槽下被万蛇噬咬昏迷后的梦中,这是个君王。

    那个诡异的梦,李南方记的很清楚,在梦里他就是个纸人,与老黄牛一起,摆在一口简陋的棺材前,等待送丧的人们焚烧,护送亡者生天。

    按照民间习俗,他吸收了六个女人的魂魄,(身shen)体虽然被烧毁,却留下了完整的魂魄,与老黄牛一起升天后,看到了君王。

    君王恼怒他与老黄牛说话,化(身shen)为一条黑龙,咆哮着钻进了他的嘴里——然后,他就醒来,回到了现实中。

    可是,现实中,怎么又看到了君王?

    李南方趴在(床chuang)上,大气也不敢喘一下,唯有眼珠缓缓转动。

    不知道为什么,李南方竟然看到了自己!

    趴在(床chuang)上的他,已经不再是他了,而是一个白色的纸人。

    他已经不再是用竹篾为骨扎成的纸人了,而是由一具(身shen)遭万蛇噬咬干净的白骨,蒙上白纸,又刷上清漆的纸人。

    脸色依旧是诡异的苍白,樱桃口,两个黑点就是他的鼻子,一双空洞的眼睛,显得格外大,黑的深邃的瞳孔,在缓缓转动,看到有(身shen)穿带血盔甲的猛士,手持斧钺从君王面前列队走过,手里牵着一头老黄牛。

    老黄牛在流泪,哞哞的叫着,浑(身shen)都是鞭痕,露出竹篾扎成的(身shen)骨。

    在它的背上,则是一个纸人,脖子拴着一根黑色铁链。

    李南方搞不懂,轻飘飘的纸人,怎么能承受那么沉重的铁链?

    纸人,怎么也在像老黄牛那样的流泪,向君王求(情qing)?

    滚开!

    君王动作粗暴的,推开搀扶着他的那些嫔妃,一个箭步扑到了老黄牛面前,伸手掐住了纸人的脖子,怒吼道:给我吐出来,给我吐出来!

    李南方看到,唯有樱桃小口一点点的纸人,竟然被君王掐的张开了嘴巴,伸出了舌头——更让他魂飞魄散的是,他自己也感觉有一只无形的大手,死死掐住他脖子。

    他无法呼吸,只能像纸人那样张大嘴巴,伸出舌头,双手竭力去掰那只手,却无法撼动分毫,眼前金星直冒时,也看到趴在(床chuang)上的纸人,正在双手掐住它自己脖子,张开嘴。

    梦境中的东西,怎么与现实重叠?

    李南方很想搞清楚这一点,可没谁会告诉他,旁观的嫔妃,带甲的武士,全都满脸幸灾乐祸的样子,高举着拳头,为君王助威,掐死他,掐死他!

    有一个嫔妃,还解下了绕(身shen)的丝带,扔了过来。

    君王抬手接住,缠在了纸人脖子上,死命的搅,厉喝连连,让纸人吐出来。

    吐出什么东西给你?

    觉得自己已经窒息,随时会死的李南方,脑海中茫然升起这个念头时,藏在他气海丹田中的黑龙,忽然咆哮着腾(身shen)飞起,化为一口黑色鲜血,直直飞向他咽喉。

    给我吐出来!

    君王雷霆般再次大喝一声,李南方张嘴要把那口黑血猛吐出去时,一道白影猛地扑来,重重砸在了君王(身shen)上。

    那是个(身shen)穿白色的女人,披头散发,形如厉鬼,一双眼睛莹白,浑(身shen)脏兮兮的,好像自腐烂的淤泥中打过滚,亮出尖利的牙齿,嘶声尖叫着,咬向君王的咽喉:你敢杀我儿子!?

    李南方认识那个女人。

    应该是那个用哭声,把他引到八百惊马槽下,结果差点导致他葬(身shen)蛇吻的疯女人。

    只是,她怎么会忽然出现,扑倒了君王,又喊出那句话?

    谁,是她的儿子?

    李南方茫然中,也感到了轻松,随着君王被疯女人扑倒,他立即可以顺畅的呼吸了,那口即将喷(射she)而出的黑血,也攸地落了回去,重新化成黑龙的模样,发出一声凄惨的嚎叫,一头扎进了气海中。

    杀了她,给我杀了她!

    被女人扑倒的君王,边一拳拳重重击打在她脸上,边怒吼。

    看傻了的带甲猛士们,这才如梦初醒,纷纷厉喝着举起手中的斧钺,狠狠刺向疯女人。

    一股大火,忽然从天而降,把君王女人,嫔妃武士还有李南方,统统笼罩了起来。

    救命,救命!

    感觉自己在飞速燃烧的李南方,凄声狂吼中,那头老黄牛忽然冲了过来——哞!

    腾地一声,李南方从(床chuang)上翻(身shen)坐起,眼前大火瞬间消失,可老黄牛的叫声,却仿佛还在耳边回((荡dang)dang)。

    窗外艳阳高照,没有乌云没有大雨更没有君王,疯女人。

    依旧是一场梦。

    梦中梦。

    倒是白色的(床chuang)单,被他自己不知怎么地,就拧成了一股,缠在他自己脖子上。

    比豆粒还要大的冷汗,从额头滚落,呼吸粗重的好像在濒死老牛在喘气,心跳的更像从嗓子里蹦出来。

    手机在响,王德发的名字,在上面不断闪烁着。

    怎么李总不接电话啊?

    老王急得抬手擦了擦汗,开门冲出了传达室。

    南方集团的门外,新来的保安狗子几个,手持棍棒正在与十数名混混对峙,个个嘴上,额头都带伤了,这是刚才那轮厮杀留下的。

    门口左侧那个大牌子,也被对方用铁钎砸了个稀巴烂。

    狗子几个,是陈大力带来的小兄弟,只因是在街上混得,南方集团没几个人能瞧得起他们,但谁也没想到,当混混前来闹事时,就是他们几个拼死挡住了对方。

    嗡,嗡嗡!

    随着轰鸣声,一辆黑色的大摩托,从北边疾驰而来,就像那天李南方驾车冲向孙老二手下那样,带着要撞烂一切的凶狠。

    只是那天李南方没有伤到人,这辆摩托车却在混混们的惊叫声中,狠狠撞在了人群里。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