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257章 她喜欢他的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岳总,我不要

    闵柔慌忙摇头,声音有些沙哑的说:我已经不再不再(爱ai)他了。

    她这是在撒谎,睁着大眼撒谎。

    如果真的不再(爱ai)那个人了,为什么在她摇头时,却又泪水飞溅了出来?

    这让岳梓童很心疼,站起(身shen)走过来,伸手把她抱在了怀里。

    感受到岳总那温暖的怀抱后,闵柔再也无法控制心中的委屈,嘤嘤低声哭泣了起来。

    如果不是岳梓童在高烧中,哀求闵柔不要离开,她是绝不会呆在开皇集团,并在岳总蒙难时,以区区小秘书的(身shen)份,力拒董君等人,迫使岳临城亲自出面,才不得不离开公司的。

    诚然,岳梓童知道当初贺兰小新接管开皇集团,也是全心为她着想,但她还是无法忽略她不在时,闵柔的顽强抗争。

    女人来世上走一遭,能够交上闵柔这样的小姐妹,可谓是不虚此行,所以岳梓童发誓,一定要找回李南方,让他乖乖呆在小柔儿(身shen)边。

    别哭了,小柔。

    岳梓童轻拍着她肩膀,柔声说:如果是以前,碍于家族压力,我不敢做这样的保证。但现在我已经被岳家逐出了家门,拥有了自己广阔的自由天地,再也没谁能迫使我必须嫁给谁了。请相信我,我一定会找到他,并让他回到你(身shen)边的。

    他我已经伤透了他的心,就算您找到他,他也不会再回来的。

    闵柔抬手擦了擦泪水时,看到泪水把岳总刚换上的白衬衣,都给弄湿了,连忙挣出她怀抱,不好意思的笑了下,从抽纸盒里拿出一张纸巾,替她擦。

    不碍事的。

    岳梓童摇了摇头,想了想才问:你知道吗,他可能没有走,就在青山市。

    什么?

    闵柔愣了下,随即急急的问道:他还在青山市?他他在哪儿?

    话刚出口,就意识到暴露了自己的心思,小脸一红,低下了头。

    还记得前两天,我们去过的南方集团吗?

    岳总,您是说——

    我现在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确定南方集团的幕后老宗,就是李南方。

    岳梓童脸色冷峻了下来,轻哼一声:哼,要不然,就凭王德发一个干保安的料,怎么能成为副总?公司的名字,又怎么会带有他的名字?更重要的是,那天王德发拦住我时,我发现他躲在办公室内偷看我们了。只是,那小子相当狡猾,我竟然没捉住他。

    那天岳梓童大闹南方集团时,闵柔是全程陪同的,不过当她最后跑上二楼时,已经是尾声了,没有听到岳总对老王所说的那些话,只以为这是岳总的单纯报复行为。

    现在听岳梓童这样说后,闵柔依旧半张着小嘴,满脸不相信的样子。

    哼,他怀疑是我派人去那边捣乱,立即给我还以颜色,雇人去仙媚生产车间,简直特么的疯狗,乱咬。

    提到这件事,岳梓童就气不打一处来。

    如果南方集团的幕后老总真是李南方,抢先收购思戈尔,斩断急需迅速发展的开皇集团捷径还倒罢了,干嘛还要以为是她派人去捣乱,立即还以颜色呢?

    还真以为花几千万搞了破厂子,就能与商业天骄岳总一争长短了?

    好吧,那就让岳总给这厮免费上几堂生动的商战课,让他知道什么才是没有硝烟的战争吧,到时候肯定会把他玩残了,让他跪在地上大喊我的妈啊,磕头求饶。

    想到这儿后,岳总眼前浮现出李南方跪地求饶的一幕,心中酸爽的不行,脸上也浮上了(阴yin)森狡诈的(奸jian)笑,让闵柔见了心中打颤,鬼使神差般的问道:岳总,你喜欢他吗?

    还行吧。

    正在歪歪的岳梓童,脱口说道:虽说李人渣卑鄙无耻了点,但也不是一无是处,最起码有一手好厨艺。这些天,不吃他做的饭,我都有些——

    说呀,您继续说呀,我听着呢,专心致志的,您怎么不说了呀?

    闵柔望着岳总的目光中,就是这意思。

    我这嘴,真欠抽,怎么能对小柔说出这些话?

    岳梓童很想给自己来一嘴巴,但抽嘴巴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唯有讪笑了下:呵,呵呵。他刚来青山市时,穷的(身shen)无分文,我可怜他,才让他住在我家——小柔,你别误会啊,我可没有与他同居一室,就是把他当奴才用的。打扫卫生,做饭洗衣服,无聊时听他吹嘘过去的往事。咳,渴死了,水在哪儿?

    看到岳总去(套tao)间找放在她眼皮子下面的水杯后,闵柔就知道自己该退出去了。

    她已经知道岳总对李南方是什么态度了。

    怪不得,岳总那天会去失去理智,大闹南方集团,原来她已经嗅到了躲在暗中的李南方的气息。

    她口口声声说那就是个人渣,可又有哪个人渣,能有幸与骄傲的岳总,同居一起,为她洗衣做饭打扫卫生?

    真以为是个男人,就能给岳总洗衣服的吗?

    更何况,岳总与李南方在微信上那些破事,闵柔想想就脸红,如果她是岳总,除了嫁给李人渣外,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

    闵柔能肯定,自己(爱ai)上了李南方,就像从岳总脱口说出的话中,也听出她很在意他那样。

    她不是没有胆子,与岳总去抢同一个男人,毕竟(爱ai)(情qing)是自私的,据说母女俩(爱ai)上某男后,还会因此而打的头破血流呢,何况是她们俩?

    闵柔却不想去与岳总争抢,任何时候,她都不会忘记岳总在高烧时的无助。

    表面冷傲嚣张的岳总,其实比很多普通女孩子,更可怜。

    回到自己办公室后,闵柔呆坐半晌,打开了笔记本,搜到了同城的鹊桥婚姻介绍所——是该找个男朋友的时候了,如果没有与岳总抢同一个男人的狠心。

    注册很顺利,闵柔按照网站的要求,填写了自己的详细资料,上传了照片,锁定了征友的细致范围后,点击搜索。

    哇,怪不得现实中找不到好男人啊,原来都跑网上去征友了,各种类型各种工作各种年龄各种长相的,唯有你想不到的,绝没有不符合你的。

    女孩子在初恋失败后的再择偶条件,就会以初恋(情qing)人为蓝本,这也是很正常的,不知不觉间,闵柔就找到了十多个长相,(身shen)材与李南方相似的。

    就是他们的职业,也太高大上了些,一水的成功人士,不是公务员,就是白领,连个搬砖工都没有,更别提有刑满释放人员了。

    这些人,难道不知道小柔妹妹当前征友的首要条件,就是蹲过监狱的?

    好歹的,你在(身shen)上刺几只海绵宝宝的刺青也行啊,一个个油光水滑的好像女人(屁pi)股那样(奶nai)油,让人总会想到那些恶心的棒子明星。

    不过先凑合点吧,毕竟世界上只有一个李南方。

    关掉同城鹊桥征婚网站后,闵柔暂时收敛心神,迫使自己进入工作状态,开始浏览最新的商业新闻,尤其是关于时尚界的,最好是能有转让的。

    当闵柔看到‘西省(春chun)海集团资产重组’的新闻后,开始后悔,怎么就忘记祈祷世界上,有两个李南方呢?

    后悔也来不及了,还是赶紧把这个重大新闻,去告诉岳总吧。

    (春chun)海集团,是国内为数不多的几家专做丝袜的企业,如果不是林(春chun)海自己作死,相信这么大的企业,也不会在轰然间倒塌。

    如果把(春chun)海集团比喻成一头大象,那么开皇集团就是一条蛇,要想吞并市值数百亿的(春chun)海集团,那无异于痴人说梦。

    不过一个人如果连梦都不敢做,那还是别谈任何的雄心壮志了。

    闵柔刚要起(身shen)去岳总办公室,电话响了,是人事处打来的。

    你好,陈处长。

    你好,闵秘书,是这样的,今天要招聘几名前台客服人员,你是不是过来看看?

    陈处长很客气的问道。

    人事处要招聘几名前台小妹这种事,按说没必要告诉闵柔的。

    不过遭到隋月月暗算过的闵柔,却对这件事很上心,在前天岳梓童召开因公司扩展,急需招聘若干精英人士的会议过后,就特意给陈处长打电话,委婉的敲打了下,请招收那些高素质的,免得再招来一个本事不大,野心不小的隋月月。

    所以陈处长才打来电话,询问她要不要去现场看看。

    不用了,麻烦陈处长把关吧。

    闵柔稍稍沉吟了下,扯起了岳总的大旗:岳总对前些天被开除的隋月月,感到很不满,所以才特意让我关注这件事。

    说实话,前几天在听闵柔提到这件事时,陈处长心里还是很不以为然的,觉得她有些持宠而骄的意思,怎么连这种小事也干涉,干脆你来干这个处长吧。

    现在听闵柔这样说后,才知道是岳总的意思,哪敢有半点懈怠,连声说请闵秘书放心,她一定会把好质量关,绝不会再让隋月月那样的,蒙混到革命阵营中。

    放下电话后,陈处长还不解的摇了摇头,实在搞不懂隋月月究竟做了哪些天怒人怨的事,结果导致岳总亲自出手,把她踢出了公司。

    而隋月月竭力巴结的恩主董君,却没有丝毫意见。

    陈处长想不通的事,隋月月本人当然知道。

    她从没觉得自己是咎由自取,只是无比痛恨岳梓童,胜过利用她的董君,你一堂堂大老板,至于亲自在会议上把我开除吗?

    你可知道,这件事已经在整个青山商场都传遍了,没有一家公司,愿意再招收我,你这是要把赶出青山啊,可我偏偏不走!

    离开你们,我还不能活了,非得回老家种地?

    哈,我隋月月年轻漂亮,这就是最大的本钱。

    望着金帝会所的金字招牌,双拳紧攥着的隋月月,轻轻笑了下,大踏步的走了过去。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