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256章 为伊消得人憔悴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脑袋上戴着英雄的光环,成了名人,走到哪儿都备受尊敬,这是好事。

    也是麻烦。

    早上七点半,岳总只是遵守一名普通公民该遵守的交通法规,路口红灯亮了,停车等候时,就被执勤的交警给认出来了。

    认出岳总的座驾后,那交警哥们连工作都不顾了,跑过来立正抬手,啪的一个敬礼,声音发颤的问好。

    如果他是来查酒驾的,喝酒后开车从没被逮住过的岳总,铁定会大爷般的坐在车上,待理不理的问有毛事。

    但人家是跑过来问好的,并满脸激动的不好意思,拿出了一个——岳梓童都有些不好意思,是一个白色蕾丝小罩

    年轻的交警说,他女朋友是岳总的粉丝,特别崇拜她,想请她在衣服上签名,时刻感受到英雄那傲视天下,说我是华夏岳梓童的霸气,希望能改变她很无聊,很平淡的生活。

    交警说,这是女朋友下的严令,如果不能完成任务,就得分手,没有任何余地!

    为此,他今天特意申请调来了这边执勤,从早上七点到现在,眼睛始终盯着所有奔驰车的车牌,总算是遇到英雄了,就等于总算挽留住了任(性xing)的女朋友。

    遇到这种事,岳梓童还能大爷般的坐在车上吗?

    英雄是被人民捧上神坛的,如果再对人民待理不理的摆那副骄傲嘴脸,绝对会被万人唾骂的,正确的方式就是赶紧下车,满脸都是如沐(春chun)风的笑意,接过交警递过来的小罩,早就准备好的签字笔,在上面大笔一挥写就了我是华夏岳梓童的字样。

    完成任务的交警,马上再次给岳总挥手敬礼,祝她寿比南山,福如东海——

    就在交警‘以权谋私’的当口,一起等帽子变绿,哦,是等红灯变绿的行人们,也都认出了英雄,个个神色激动的围拢了上来,纷纷请英雄在衣服上签名,合影。

    现场乱成一团,交通堵塞,堵在后面的人们,本来是跳着脚的骂娘,谁家女司机又逆行出事故了?

    但在听说是英雄当街与众粉丝签名,拍照留念后,所有怨气都灰飞烟灭,立即蜂拥向那边跑去,要一睹英雄的尊严,挤不进去的,就站在车顶上,高举着右手大喊岳英雄的名字。

    谁说当今经济开道的华夏,眼里只有利益而忽略了(身shen)为炎黄子孙,就该相亲相助的光荣传统,那绝对是扯淡,不是国民的道德素质下降了,而是被少数几个不要脸的傻((逼)),给搞怕了。

    但当有人(挺ting)(身shen)而出,振臂高呼时,华夏这条巨龙就会摇头摆尾,冲天而起,让全世界再次为亿万同胞的万众一心,而颤抖,膜拜。

    不是我们的国民素质下降了,是太多太多的好人好事,惹不起那些唯利是图的新闻工作者们的兴趣,他们只想找些让人气愤的((逼))事,来出风头,吸引大众眼球罢了。

    为女朋友所((逼))而完成任务的年轻交警,与岳梓童一样,都小看了正能量的影响力,要远远大过某歌后三婚某影棒子小鲜(肉rou)有多酷((逼))某影星老婆自辨不是潘金莲等无聊((逼))事,造成了这条路的交通瘫痪。

    交通就是网络,一路瘫,是路路瘫,以此路口为辐(射she)点,小半个区域的交通,都陷进了从没有过的堵塞,可让交警部门毛了脚丫子,立即出动所有人手,赶赴各个路口,指挥交通,疏散人民群众。

    局座都被惊动了,决定要亲临现场指挥,但座驾刚驶出市局没多远,就遭遇堵车等候了,无奈之下只好跑步前进,费时足足四十分钟,才赶到了交通堵塞的中枢点。

    这时候,长达一个小时都在忙着签名,拍照的岳梓童,几乎都累虚脱了,还不能喊哭喊累,必须要面带笑脸,哪怕香汗淋漓,尽可能满足粉丝们的要求。

    一有点风吹草动就会精骑四出的记者们,也早就闻风赶来,长枪短炮围成了一个圈子,现场采访岳梓童。

    幸亏局座赶来及时,拉下一张老脸,连踢带踹那是不敢的,唯有喝令十数个手下,为岳总组建了临时保镖队伍,护送她的座驾,在掌声中缓缓前行,总算是摆脱了人们的(热re)(情qing)。

    岳总座驾停在公司大厅门口时,已经是九点半了,后面还有大批记者尾随而来,被局座带人拦在了停车场外,好言相劝,都特么的散了吧,别给老子添麻烦,欧克?

    当接替王德发成为公司新任保安头子的李全才,看到岳总衣衫不整的下车后,顿时大吃一惊,还以为她在路上遭遇了非礼,为彰显他是多么的称职,立即摘下腰间橡胶棍,回头高呼一声兄弟们跟我来——

    有病吧你,搞得和真事似的!

    见此,岳梓童是哭笑不得,唯有如他所愿,夸了他几句工作态度端正,有他在公司安全肯定会稳如泰山,最后又嘱咐他要用委婉的语气,婉拒那些记者去办公室找她,才逃也似的跑进了大厅。

    早就恭候多时的闵柔,看到岳总如此狼狈样的走进来,也是大吃一惊,连忙问怎么了。

    没事,就是没想到人们对我的好感这样狂(热re),让我很是受宠若惊。

    简单解释了下自己为何满(身shen)都是黑手印后,岳梓童苦笑着去了(套tao)间。

    满(身shen)臭汗,难闻死了,必须洗个澡刷洗一下,再换(身shen)衣服才行。

    十几分钟后,衣衫整齐,精神奕奕的岳总,端坐在了大班椅上,看到那叠厚厚的订单后,脑袋瓜又开始疼,问闵柔:梁厂长那边,今早有没有打电话来?

    打过了,他们正在全力生产,忙的都脚不沾地了。

    这两天,没人再去捣乱了吧?

    没有。

    闵柔摇头:梁厂长说,他紧急从市保安公司,征调了二十名保安,绝不(允yun)许那天的意外事件重演。

    嗯,这就好。

    岳梓童拿过那叠订单看了几眼,又问:贺兰副总有消息了没?

    闵柔摇了摇头,说:要不要给她打个电话问问?

    不用了,相信她很清楚公司当前的大好局势,不会懈怠的。

    岳梓童叹了口气:唉,还是要走兼并,收购的路子才行。如若不然,等齐副总那边创建起新的生产车间,黄瓜菜都凉了。

    端起杯子刚要喝水,岳梓童且又放下了,秀眉微微皱了下,被闵柔发现了:岳总,怎么了?这是最好的雀巢咖啡——

    岳梓童淡淡地说:换成茶叶吧。以后,都喝茶好了。

    岳总正式入主开皇集团后,就始终喝茶,很少喝咖啡的,办公室内的咖啡,都是待客用的,但自从前段时间,就是岳总打扮的分外妖娆时,她就再也不喝茶,改喝咖啡了。

    现在却又改回喝茶,这可不是简单的口味问题,应该与心境有关。

    闵柔答应了声,重新替她泡了杯茶,放在桌子上后正要悄悄退出去时,岳梓童说话了:小柔,你等一下,我想与你聊聊天。

    现在公司千头万绪,好多工作都等着她去处理,催命似的订单,让她这些天忙的脚后跟踢打后脑勺,恨不得会分(身shen)术呢,此时怎么就要找人聊天了?

    闵柔不好问,唯有轻轻嗯了声,坐在了沙发上。

    岳梓童却没有马上说话,拿起手机翻来覆去的看了老大会,才小声说:小柔,你说,我是不是一个坏女人?

    闵柔一愣,连忙说:岳总,您怎么这样说呀?

    他已经走这么多天了,我们各自历经了这么多事,却从没谈论过起他。

    岳梓童抬起头,看着自己的小秘书,认真的说:我是逃避,你,也是在逃避。

    闵柔脸色马上就不自然了,慌忙挪开了与她对视的目光,看着别处喃喃地说:岳总,您,我——

    小柔,我知道,我欺骗了你,还试图利用你,来解决我的个人问题。

    岳梓童深吸一口气,勇敢的自我批评:今天,我要正式对你说一声,对不起。

    岳总。

    闵柔连连摆手,站起来后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唯有用力咬了下嘴唇,眼圈慢慢地红了。

    岳梓童说的没错,是她利用了对她无比尊敬,忠心的闵柔。

    李南方明明是她的未婚夫,而且还是不容她有所反抗的那种,她不告诉闵柔,这也有(情qing)可原,毕竟某人渣拍马跑上半年,也配不上岳总的。

    可她不该把闵柔当挡箭牌推出来,数次或明示,或暗示的撮合他们两个,妄想以李代桃僵之计,牺牲别人来保全自己。

    这对忠心耿耿的闵柔来说,相当不公平。

    更不公平的是,当闵柔发现了李南方的闪光点,已经全然接受他的存在时,岳总却又爆出了微信门,从而伤心的肝肠寸断,决然选择了远离李南方。

    闵柔的话,也刺激到了李南方,让他像条丧家之犬那样,连夜逃出了青山,至今杳无音信。

    在墨西哥历经生死后的岳梓童,能用她的勇敢,从不堪回首的痛苦中挣扎出来,可闵柔呢?

    岳梓童回来这么多天了,俩人都保持着某种默契,从来都不提起李南方,好像他只是她们生命中的过客,存在时还算个人物,既然走了,就没必要再放在心里了。

    但闵柔有了明显的憔悴,很多时候都在盯着某一个地方发呆。

    为伊消得人憔悴。

    失去初恋的女孩子,没有半年以上的时间,是无法慢慢复原的。

    更何况闵柔初恋的失败,不是她与李南方出现了感(情qing)裂痕,是为了成全岳梓童,而退让。

    碍于某种原因,却要把相(爱ai)的男人狠心推出去,无疑是最痛苦的。

    我保证,我会找到他,并让他回到你(身shen)边。

    岳梓童轻轻吸了下鼻子,缓声说道:小柔,请相信我。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