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255章 要钱还是不要脸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薛家娘们说的没错,要想让李南方恢复如初,来夜场干男公关,与各式各样的女人相接触,起着相当有效的作用。

    他能敏锐的感觉到,就算不是新姐那样的绝色美女,一般的庸脂俗粉,只要能给他足够的感觉,他同样能缴械投降。

    这对他来说,是好的现象,兄弟正在逐步的复苏嘛。

    不好的是,他真心不想与这些娘们,发生实质(性xing)的关系,幸好在最关键时刻,他坚持了下来,这才得以全(身shen)而退,来找陈晓了。

    这都多亏了他有先见之明,每晚最多被六个人伺候——没错,就是被人伺候,而不是像别的男公关那样,去伺候别人。

    如果再多一个,哪怕他能休息会,也熬不过半小时的。

    满满一杯子凉水下肚后,李南方感觉更好了些,拿起旁边那个纸袋,扔在了陈晓面前的桌子上:这里面是十万块,你们每人五万,赶紧拿走滚蛋。仅此一次,下不为例。要不然,别怪我翻脸。

    破财免灾,是很多人遇到棘手问题时,最先想到的手段,李南方也不能免俗,更何况他也知道陈晓兄妹俩相依为命,家庭条件很一般,五万块钱绝对不小的数目。

    来会所寻乐,还能拿到五万块钱的好处,这种好事去哪儿找?

    果不其然,陈晓眼睛立即放亮,伸手抢过纸袋,掏出几捆钞票,直勾勾看着李南方问:真真给我?

    拿了赶紧滚,以后少来这地方,要不然我会让陈大力收拾你。

    李南方打了个哈欠,懒洋洋的说:记住啊,不许告诉包括陈大力在内的任何人,要不然我不但会把钱收回来,还会让你知道什么是生不如死。

    我肯定不会说,我向圣母玛丽亚发誓!

    陈晓用力点着小脑袋,赌咒发誓后点出五捆钞票,递向了李静:拿着,咱们走。

    李静却没有接钞票,只是小脸通红的看着李南方:我不要。

    不要?

    陈晓一楞:嗨,知道你有钱,不在乎这三五万的,可这钱不要白不要啊。你也看到他挣钱多容易了,被人伺候着还有钱收,咱们这算是劫富济贫了。

    李静低头,再次小声说:我不要钱。

    陈晓再次楞了下:你不要钱,那你要——你想,跟他,做,那种,事?

    她总算明白好朋友想要什么了,几乎是一字一顿的问。

    李静家庭条件优越,自(身shen)又长的漂亮,上学后架不住某男生的甜言蜜语,偷吃了(禁jin)果,比原装货陈晓,更懂得男人是个好东西,尤其偷听她母亲跟人打电话时所说的那些后,别说李南方是给五万了,就是十万,她也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不缺钱的她,在有机会得到有钱人也得不到的好东西时,傻了才会放弃。

    草,这事怎么说?

    陈晓有些傻眼,刚要再劝说好姐妹时,李静一咬牙:我不要钱,我只要他!

    李南方本来就因被陈晓威胁,而烦躁,此时见李静这样执迷不悟,更烦了,伸手就把那五万块拿了过来,语气生硬的问陈晓:你呢,要钱还是不要脸?

    要钱!

    陈晓没有丝毫的犹豫,立即把纸袋里的五万块,抱在了怀里。

    其实她也想见识下传说中的极品青龙,不过想到李南方既然是哥哥的好朋友,想要见识,还不是早晚的事呀,何必放弃有钱不捞的大好机会呢?

    虽说李静也是个高中生,可只要她不是陈晓,又是不要脸的,李南方就没任何心理负担了,再说她长得也不错,他恰好又想彻底舒服下了,正好。

    没理由的,李南方想起了职业(奶nai)牛。

    现在供广大人民喝(奶nai)的(奶nai)牛,不就是每天被撸,却尝不到舒服的滋味吗?

    与现在的他,又何其相似。

    你可以出去了。

    李南方对陈晓摆摆手,又对李静说:把衣服脱光了,跪着爬过来。

    既然李静决定不要脸了,李南方也决定给她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让她以后想到这种场合,就会害怕,或许从此后能变成一个好孩子呢。

    我我不走。

    陈晓却摇头,接着解释:我怕你伤害她,我要等她。

    李静再怎么开放,可也没开放到守着好朋友,就给男人做那种事的地步,刚要说什么,陈晓就抢先说:我不会旁观的,这点你们大可放心,我去里间总可以了吧?

    不等李南方俩人说什么,陈晓抱着纸袋,快步走进里间,重重关上房门,反锁。

    今晚真特么的发达了,谁想到一晚上就挣了五万块。

    唉,姑(奶nai)(奶nai)要是能有个这样抢手的老公,那该多好?

    只要有钱——哼哼,姑(奶nai)(奶nai)我点两碗拉面,吃一碗倒一碗,咯咯!

    想到这个老掉牙的段子后,陈晓吃吃的笑着,顺着门板出溜到了地上:陈大力呀陈大力,你个小气鬼,平时你妹多要几百零花钱,你都舍不得,现在本姑娘我有钱了,足足五万块,想买什么,就买什么。当然了,先给你买块上档次的手表戴着,那是必须的。

    幻想陈大力戴上上档次的手表后,那人模狗样儿的样子,陈晓更加开心,又开始琢磨着,是不是再给他置办一(身shen)上档次的西装,到了要找老婆的年龄了,却连(身shen)像样的行头都没有,特没面子。

    死了,都要(爱ai)——

    忽然有激昂的歌声,从背后包厢内传来,把睁着眼做梦的陈晓吓了一跳,噌地翻(身shen)爬起来,拧把开门就要冲出去,准备问问是哪个该死的,把姑(奶nai)(奶nai)吓了一大跳!

    刚把门开了一线,陈晓立即愣住,猛地醒悟她是(身shen)在何方了。

    她在金帝会所的614包厢里间,外面一对男女,正在做那种让她只看一眼,心脏就砰砰大跳起来的破事。

    确切的来说,是李静在一个人做,李南方只是在享受。

    男人大马金刀的坐在沙发上,左手端着一杯酒,右手拿着手机看电影。

    李静果然按照他的要求,全(身shen)脱光,跪趴在地上,嘴里满登登的,正在卖力的吐吞着,双手还在自己(胸xiong)前用力揉捏着——

    卧槽,这个((贱jian)jian)人满脸享受的样子,那玩意真有这么好吃吗?

    陈晓连忙低头,后退几步坐在了沙发上,闭上眼低低的骂道。

    她早就羡慕李静了,特想答应那些围着她转的坏孩子,去酒店告别她的女孩子时代,但碍于陈大力的严令,每次在最关键时刻都会悬崖勒马,不敢越雷池一步。

    只盼着,快点年满十八周岁。

    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陈大力,就是个大独裁者,自己在外与形形色色的女人鬼混,却不许陈晓乱来,要不然就会打断她的腿,让她在家呆一辈子。

    不过陈大力也答应她了,年满十八周岁后,陈晓就能像比她大十个月的李静那样,可以交男朋友了。

    年后,她才过十八周岁的生(日ri),这(日ri)子怎么就过的那么慢呢?

    如果她现在就满了十八岁,或许就不要这五万块钱,像李静那样伺候男人了。

    这个((贱jian)jian)人,真不要脸。

    想到刚才看到的那一幕,陈晓心跳的越发厉害,脸烫的难受,比上次与李南方在旅馆下决心要告别处子年代那次,还要更甚。

    无论她怎么拍打脑袋,都无法忘记李静好像小白狗那样,跪伏在李南方两条腿之间,努力吐吞无比享受的样子。

    这让她也有些茫然。

    所有科普片中,女人不都是与男人发生实质(性xing)关系后,才会这样酸爽吗?

    难道说,这就是带磷青龙的魅力所在,仅仅通过这种动作,就能让女人品尝到不一样的滋味?

    咳,咳——

    两声剧烈的咳嗽声,把再次胡思乱想的陈晓惊醒,慌忙走到门后向外看去,就看到李静的头发,被李南方死死抓着按在那儿。

    半晌后,才松开她,长长松了口气,(身shen)子后仰靠在了沙发上,李静则趴在了他左膝盖上,脸对着里间方向,闭着眼,白色的,浓浓的东西,随着不断的轻咳声,顺着嘴角淌了下来。

    这((贱jian)jian)人,居然真给他弄爆了。

    陈晓傻楞许久,才明白怎么回事,接下来,是不是该真刀实枪的干了?

    李南方也在问这个问题,虽说李静不会给他钱,可他还是想遵守自己定下的规矩。

    李静睁开眼,犹豫了很久,才摇了摇头

    陈晓隐隐听她说道:不了,我我已经很满足了,再贪婪,会被你弄死的。

    李南方没说什么,指示李静给他打扫完卫生后,站起(身shen)拿起那些钱,也没看里间那边一眼,径直走出包厢,扬长而去了。

    又等了十几分钟,等李静爬起来,开始穿衣服后,陈晓才从里间走出来,假装茫然的问道:咦,他的人呢?

    走了。

    李静低头,迅速抬手擦了擦嘴。

    你们,你们做过了?

    陈晓继续装傻卖呆。

    李静穿好衣服,坐在沙发上,拿起一瓶矿泉水,仰首喝了大半瓶,才点了点头。

    感觉怎么样?

    这才是陈晓最关心的问题,挨着她坐下,嘿嘿笑问:直捣黄龙了没,有没有你常说的那种窒息感?

    从没有过的爽。

    李静看着她,认真的说:现在,我总明白那些小富婆,为什么抢爹死的抢他了,原来那种感觉——别说是五万块了,就是五十万,也值了。

    陈晓不信的摇头:夸张了吧?你只是用嘴咳,咳!

    李静却微微一笑,轻声说:这已经足够了。陈晓,我没用骗你,你这次亏大了。反正,我已经决定了,今年不会再乱花钱了,我要攒起来,来点他的钟。

    陈晓这才相信,李静没有撒谎,望着她呆愣很久后,笑了。

    他是陈大力的哥们,以后,我有大把不花钱得到他的机会。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