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254章 熊孩子!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穿着打扮像妖精多过像人的女孩子,如果不开口说话,李南方还真认不出,她就是陈大力失败教育的产物,陈晓。

    干李南方这一行的,最怕在工作期间遇到熟人,虽说总是给自己打气,找借口,说什么工作没有贵((贱jian)jian)之分,可遇到左邻右舍的大妈大婶了,还是会觉得很没面子,怕她们出去后乱叨叨,谁家孩子原来是只鸭啊。

    幸好李南方在青山市,并没有多少熟人。

    而能够有条件来这儿寻欢作乐的熟人,貌似也就是岳梓童了。

    嗯,现在(身shen)价数百万的小柔儿,也勉强算一个,可那么乖的好孩子,打死她,也不会来这地方的。

    白灵儿倒是有可能会来,那就是个小泼妇——关键是,就凭她三几千的月薪,能舍得来六楼以上消费吗?

    所以李南方算来算去,除了那个表面正经,实则闷(骚sao)的小((贱jian)jian)人之外,还真没谁会来这儿,而被她发现,不正是师母等人力主让他来当一只幸福鸭的目的吗?

    可李南方万万没想到,本该没任何经济实力跑来的陈晓,竟然出现了。

    曾几何时,李南方还为人家的不学好,而痛心疾首,大骂陈大力不懂得教育孩子,结果现在——他实在没脸见人了,只想捂着脸找个地缝钻进去。

    或者干脆,灭口拉倒!

    大叔,你不会为顾忌颜面,要杀我灭口吧?

    陈晓还是很聪明的,看到李南方反手关门,面露凶光后,立即意识到了不妙,接连后退,高举起手机,做出一副你敢杀我,我就和你同归于尽的架势。

    更没忘记威胁他:你可别乱来啊,刚才我同学可是亲眼看到,我钻进来的了。哼哼,如果我有个三长两短的,我哥肯定会把你碎尸万段!

    杀人灭口的想法,只是一转瞬间而已,李南方还没有那么凶残,冷笑道:哼哼,死丫头,老子真要想杀你,你同学,你哥算个毛。

    不许侮辱陈大力。嘻嘻,只要不杀我,一切好说。

    陈晓放下手机,嬉皮笑脸的凑了过来:哎,大叔,咱们算熟人了是吧?

    赶紧滚蛋,要不然我给陈大力打电话。

    李南方知道她为什么要(套tao)近乎,没好气的说了句,走向了内间更衣室。

    打呀,有本事你就打。

    陈晓倚在更衣室门框上,双手抱着膀子,笑嘻嘻的说:真以为本姑娘是吓大的呢。如果你敢给陈大力打电话,当初你请他介绍你来会所时,怎么用叶沈这个假名呢?

    陈大力介绍个人来金帝会所,竟然是传说中的带磷青龙,勇哥为感谢他,给他包了个大红包这件事,被他视为生平得意之作,能不到处炫耀,说他才是发现千里马的伯乐吗?

    陈晓就知道了。

    更感兴趣,很想看看传说中的带磷青龙有多么神奇,不过她可不敢让陈大力知道她的心思,就找到了最好的朋友李静,鼓动人家偷出母亲的会员卡,今晚跑来会所六楼开眼界了。

    无论是她,还是李静,在看到现场那么多等待小沈沈的富婆后,都没敢生起要竞争的意思,毕竟她们没多少钱,打算看看那个男人,就去下面蹦迪喝酒。

    当王者一般的小沈沈出现后,陈晓是又惊又喜,乖乖,传说中的猛人,居然是他,今晚发达了,发达了——

    陈晓是个聪明的孩子,联想到李南方化名请陈大力帮忙,就知道他不敢让人知道他干这行了。

    李南方为什么要干这一行,陈晓觉得,如果不是陈大力死脑筋,想不开,她早就利用业余时间跑来欢场,出台挣外快了。

    在她眼里,穿着(性xing)感,踩着小高跟,手拎名牌小包,出入最次是宝马奔驰,住别墅洋房,那才是真正的生活。

    至于旁边睡的那个男人,是不是恶心的老头,这很重要吗?

    趁着年轻,尽可能的潇洒,等何时玩够了再去当个贤妻良母,那样才算没有白白来世间走一遭。

    所以,当认出炙手可(热re)的红男,原来是李南方后,陈晓当机立断,跟着钻进了屋子里,打定主意今晚一定要好好享受下,要不然就满世界的给他宣扬,让人都看不起他!

    死丫头心里想的什么,李南方稍稍一琢磨就猜出来了。

    还别说,他是真顾忌,除非把她灭口,要不然就得乖乖任由他的摆布。

    大叔,其实你也不吃亏的。虽说我们没钱,可我还是个处呢。李静不是了,但也是个粉红小木耳呀,我们两个伺候你,不收你费用,就已经很不错了。何必这样纠结,自己为难,也让我们为难呢?

    啪哒一声,陈晓叼上了一颗香烟,慢悠悠的说:大叔,仔细想想,我不勉强你。想好了呢,就来614包厢找我。我很有耐心的,能等你到天亮。但如果天亮后,你还不来,嘿嘿,后果自负哦。

    不等李南方说什么,陈晓转(身shen)哼着小曲走了。

    熊孩子。

    李南方心里恨恨骂了句,一时半会的还真拿她没办法,更不能让勇哥直接把她们赶出去,她是真会去告诉陈大力的。

    陈大力知道了,就等于王德发知道了

    老王知道了,就等于周工,凡主任,南方集团上百员工都知道了。

    那样一来,李南方今晚在上班之前,讲的那个悲惨故事,就特么的成笑柄了,再也别想受到尊敬,要干一番大事业的满腔(热re)血,也就白费了。

    难道说,真答应她?

    握了个草,既然你自己不自重,那就别怪我无(情qing)了,反正你说的没错,我又不吃亏,就是亏了陈大力,可这事也不能怪我啊,我是被迫的。

    被迫的小沈沈,接连几个深呼吸后,才平息了心中怒气,仰天长叹一声:唉,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这句诗词,源自宋朝诗人苏东坡,相当有意境,让人遐想,继而瞎想。

    手捧一杯红酒,看着窗外明月的李静,就在瞎想。

    哎,晓晓,都这时候了,那个叶沈,真会来吗?

    能够与陈晓成为好朋友的孩子,铁定也是个问题孩子,李静对此毫不在意,反正她能变成这样,而是受家庭影响,要不然她老娘也不会有会所的会员卡了。

    当然,她家相比起那些为争小沈沈,就一掷千金的超级富婆来说,还是差了老大档次,前昨天晚上无意中听母亲给要好姐妹打电话,说金帝会所来了个猛人时,还惋惜的大叹没钱,真可惜这百年罕见的大好机会——

    这样一来,李静对小沈沈就更感兴趣了,当陈晓的蛊惑她时,立即偷出了母亲的会员卡,跑来开眼界了,却压根没敢想,要点小沈沈的钟。

    女人最大的特点,除了好奇之外,就是(热re)衷于哄抢某个东西了,越多人抢的,她会以为很好,就会奋起加入争抢大军,才不管抢回来的东西,对自己有没有太大用处。

    这一点,可以参照超市搞活动。

    所以呢,亲眼目睹小沈沈被那么多人抢,一包包的钞票不要钱似的猛砸,再加上李南方长相颇具小白脸,李静也是心动不已,更是遗憾的不行,默问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像那些成功富婆那样。

    就在她黯然神伤时,陈晓却从人群中钻了出来,不由分说把她拽进了包厢,告诉了她一个天大的好消息,已经搞定小沈沈,不用花一毛钱,到时候只管享受就是了。

    李静大吃一惊,当然不信,连连追问,陈晓却卖起了关子,开始喝酒唱歌。

    其实陈晓心里也没底。

    如果李南方就是不来,她是不是真敢四处宣扬,可是一点底气也没有。

    不过大话已经吹出去了,唯有打肿脸充胖子,放下话筒拿起手机,看了眼时间笑道:呵呵,急什么呢,现在还不到四点呢。咱们是免费的,总得为他考虑下,先挣钱吧?

    据说,他每晚只接待六个人呀,每个人不能超过四十分钟。客人要想与他发生实质(性xing)的关系,唯有先给他裹吐了才行,要不然会被收拾死的。

    这些消息,都是李静来到会所后,听那些富婆们聊的:他肯定会先挣钱的,去伺候别人。我可是还听说,前些天没谁能让他吐了,她们都在发誓今晚一定要搞定他——

    哎呀,你放心,就算他被搞定了,也得来!

    陈晓打断她的话,从案几上拿起口香糖瓶子,倒了几粒扔在嘴里,又把瓶子扔给李静:别啰嗦了,赶紧吃糖。你没听说那家伙规矩很大嘛,嘴里有味的,给钱再多,也不接待。草了,我现在严重怀疑,到底是他在伺候女人,还是女人在伺候他。

    这是个聪明的,深谙得不到才是最好的道理。越这样,就越抢手。

    李静也吃了几粒口香糖,嚼了片刻,又小声问:等会儿,如果他真来了,咱们谁先,先上?

    陈晓翻了个白眼,说道:自然是你了。今晚你是请客的东道主,这点觉悟我还是有的。

    李静开心的笑了,刚要说什么,包厢房门被人推开,满脸倦意的李南方,从外面走了进来,手里拎着个纸袋子。

    哈,我就说大叔会来的!

    陈晓从沙发上一跃而起,跑过去关上房门,回头对李静伸出了胜利的剪刀手。

    李静也站起来了,紧张的看着李南方,眼睛很亮。

    给我倒杯水,渴死了。

    李南方坐在沙发上,吩咐陈晓倒水。

    喝酒不行吗?

    不行。就喝水。

    大叔,你不会被人撸吐了吧?

    陈晓拿起一瓶矿泉水,倒在了酒杯里,递给了他。

    放(屁pi),老子会有这么不堪?

    李南方骂了句,心里却在打鼓,幸亏在关键时刻,那个娘们败下阵去,要不然他真会吐了。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