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253章 工作没有贵贱之分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看到李总轻叹一声,目光呆滞的望着窗外,很久都没动一下后,本来无比同(情qing)他的老王周工他们,都意识到了不妙。

    李总,这是萌生退意了。

    他是怕岳梓童再来捣乱,毕竟总躲着也不是个办法。

    可他真要撤资,或者把厂子干脆转让给开皇集团——刚才齐心协力对抗岳梓童的人,能有什么好果子吃?

    铁定会被辞退,就算留下,也会饱受打击的。

    不行,绝不能让李总撤资,要不然我们跟谁去挣钱养家啊?

    老王等人对望了一眼,都从对方脸上,看出了浓浓的担忧,默默点了点头时,李总转(身shen)看着他们,脸上又浮上了和蔼的微笑:各位,我知道你们在担心什么。说实话,我也确实有撤资跑路的想法。但那不是男人所为,我走了,你们怎么办?

    老王等人的眼睛,湿润了——

    我不会走的。

    李南方淡淡地说:曾经有人告诉我说,逃避,永远都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唯有勇敢的去面对,努力的去克服——所以,请大家给我一点掌声,借我一点敢于反抗恶势力的信心,与勇气。

    哗!

    李总的话音未落,老王区区四五个人,用力鼓掌时,居然起到了雷鸣般的效果。

    由此可以看出,他们此时的内心,有多么的激动,感动。

    李总能把这段不堪回首的屈辱史坦言说出来,能向他们要掌声,要信心与勇气,这就代表着已经把他们当做了自己人,更是他勇于反抗的基座!

    这,是一种何等的荣耀?

    大家伙除了以(身shen)相以死报效之外,还能拿出什么,来报答伟大的李总?

    这正是李总费了半天口舌,最想看到的效果。

    虽说颠倒黑白搞欺骗的手段,很为人不齿,但这有什么呀,李总不也是为了让大家不再害怕岳梓童的挑衅,能意识到随时都会失业滚蛋,唯有拧成一股绳的努力工作,才能获取丰富的劳动报酬,过上幸福的新生活吗?

    善意的谎言,从来都是站在为别人利益考虑的立场上,不用因此而内疚。

    李总,请您放心,我们知道该怎么做,绝不会辜负您对我们的期望!

    车子都到金帝会所的停车场内了,耳边仿佛还回((荡dang)dang)着老王等人那铿锵的保证声,看到那一双双闪着泪花的眼睛,李总很有种飘飘然的成就感。

    事实证明,男人不要脸起来,女人是远远比不上的。

    沈哥,您可算来了。

    李南方刚把车子熄火,会所门童就(屁pi)颠(屁pi)颠的跑过来,为他拉开了车门。

    这孩子已经连续几天,都抢着为沈哥开门了,每次看他的目光中,全是真诚的崇拜,李南方很受感动,如果不拿出几张钞票拍在他手里,嘱咐他好好干,争取早(日ri)成为会所一流公关,就无法原谅自己的。

    得到小费的门童,更加激动,甚至还搀着李南方胳膊,扶着他走上了台阶:沈哥,您今天比以往来的晚了半小时啊,好多客人都在六楼牌房内等候您呢,急得不行。

    六楼的牌房,就是公关,公主们等待客人点钟的休息室。

    盈盈,艳艳她们几个,也都找过我几次了,托我问问您,什么时候有空了,能不能与她们外出游玩一天,所有消费,都由她们来承担,绝对会包您满意的。

    门童所说的盈盈艳艳几个公主,是那种只陪酒陪唱却不出台的平台公主,也是金帝会所最红的姑娘,以往不知拒绝了多少公关的追求,现在却合起伙来,主动向李南方抛出了橄榄枝。

    几个美女陪伴,外出一(日ri)游,这没啥稀奇的,关键是在这个一(日ri)游的‘(日ri)’字上,很让人向往啊。

    李南方很高兴,走进大厅前,拍了拍门童的肩膀:是吗?兄弟,那你代我回复她们,我明天后天大后天都有空,随时等候她们的盛(情qing)相邀。

    门童更高兴,替那些平台公主带话,他可是得到一定好处的,连连点头答应。

    沈哥,您来了。

    沈哥,晚上好。

    在众多大厅服务生的客气问好下,李南方含笑频频举手,很有明星范的走向电梯时,听到了不和谐的声音:草,不就是一只仗着几把变态的鸭子吗?还真把自己当明星了,我呸!

    带磷青龙的出现,在火爆了金帝会所女宾部的同时,也大大冲击到了其他公关的地位,关键是收入,几乎所有有钱的顾客,都是奔着他来的。

    (阴yin)阳怪气说话的这位,也算是会所女宾部的红牌一枚了,有着自己固定的客源,但现在被李南方冲击的不成样,早就心有不满了,此时见他如此装((逼))后,忍不住的出言讽刺了。

    李南方是有尊严的——转(身shen)看向了他,笑道:东哥,你敢再说一遍吗?

    其实东哥在说出那句话后,就有些后悔了,因为他发现保安头子勇哥,正在人群中目光凶狠的瞪着他。

    只是李南方的挑衅,让他必须得硬着头皮,再说一遍,还真以为鸭子没尊严呢?

    他也不信就因为嫉妒,勇哥就敢把他怎么着,毕竟他也算是会所老人了,为会所贡献了不菲的利润,于是就把下巴一昂:切,再说一遍,有什么不敢的?充其量,你就是一只几把变态的鸭子,有什么了不起——哎!

    东哥的话还没有说完,勇哥就扑上来,一脚狠狠把他跺了出去。

    草泥马的,你算什么东西,也敢与叶兄弟这样说话?来人呀,把这傻比给我拖到后面,砸断左腿,让他反省一下!

    虽说李南方指不定哪天就会走,但会所为了包装他,已经投入了相当大的精力,也收到了无法估算的回报,说他现在是会所的摇钱树,一点都不为过。

    连吴老板见了李南方,都会客气的叫一声叶兄弟,你东哥算什么东西,也敢当众对叶兄弟无礼?

    要不是看你是老人,也算给会所做出过贡献了,今晚铁定会弄死你!

    在勇哥的咆哮声中,几个保安虎狼般扑上来,不顾东哥的嚎叫,哀求,拽起他就像后面拖,好像拖死狗似的。

    李南方没管,只是目光淡然的看着他被拖走。

    他不是心狠,也没愤怒,而是觉得东哥(身shen)为一只职业鸭子,却看不起这个职业,那么就该遭受惩罚。

    工作,是没有贵((贱jian)jian)之分的。

    在李南方心中,倚门卖笑的公主,与那些所谓的成功人士,地位都是平等的,都是在付出,为了能更好的生存下去,而努力的工作。

    就像那些红透半边天的戏子,哪一个不是高级婊?

    真正该受到尊重的,唯有那些手持钢枪,在外敌入侵时,浴血厮杀的军人,那些敢于面对凶恶犯罪分子的警察,那些一辈子都扑在黄土地上,汗滴禾下土的农民。

    其他人,既然选择了做什么,就该尊重自己的选择,好比学生就该刻苦学习,孩子就该尽(情qing)玩耍,鸭子就该嘎嘎地叫——本(身shen)就是一只鸭子,并从中获取了普通人想不到的好处,那么凭什么却看不起本职工作呢?

    这种人,相当虚伪,被打断一根腿,算轻的。

    对望过来点头示意的勇哥笑了下,李南方走进了电梯内。

    东哥的傻比行为,丝毫没有影响李南方的好心(情qing),电梯叮当一声停在会所六楼后,脸上就浮上了绅士般的笑容。

    绅士般的笑容,才是最适合男公关的,李南方这样觉得。

    哟,小沈沈,你可总算是来了!

    他刚走出电梯门,一群女人就呼啦一声涌了上来,把他吓了一跳,卧槽,这么多小富婆抢着给老子吹?

    环境,绝对能影响人。

    像现场数十个穿着很有品位的小富婆们,在外面应该是个个受人尊敬的,但来到会所这个谁都知道是什么地方的地方后,唯有玩的开心才是王道。

    谁还特么还管那些该死的尊严?

    老娘既然踏进了这个门,就不再是以往的老娘了!

    小沈,今晚你是我的!

    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娘们,仗着(身shen)材肥胖力气大,三两下就从人群中杀了出来,高举着一个大信封:这里面是十万块,小沈,拿着!

    靠,你出十万块了不起啊,老娘我出十五万!

    马上有人就地反击,一个白色包包砸进了李南方怀里,鼓囊囊的里面全是钱。

    现金,能给人造成有效的视觉冲进力,这就是很多聪明老板,在给员工发年终奖时,烧包的摆一桌子现金的主要原因,用在找男公关上,照样管用。

    都抢什么呢,也不看看自己长什么模样。

    有年轻的女人,冷笑道:一个个跟坦克似的,腮帮子(肉rou)嘟嘟的,能有多少力道?

    小婊砸,你特么的骂谁呢?

    就骂你了,怎么地?昨晚就看你不顺眼了!

    各位,各位,请稍安勿躁,别伤了和气。

    在旁边乐的眉开眼笑的马经理,及时出面打圆场:老规矩,竞拍,价高者得!

    李南方很想一脚把马经理跺翻,他是真心希望能找个年轻的来伺候,弄个坦克般的老娘们,给再多的钱,也没感觉。

    不过,李总是个很尊重自己职业的男人,既然选择了这一行,就该把会所利益放在最高点,唯有微笑着高举双手,请大家让一下,他要去休息室换衣服。

    挤出人群走进休息室内,转(身shen)刚要关门,一个苗条的(身shen)影,却像游鱼那样,从他腋下抢先钻了进去。

    这么迫不及待?

    李南方皱眉回头,正要让她去外面等,先吃上几粒口香糖,给腮帮子(热re)(热re)(身shen)再说时,那人却咯咯笑道:大叔,还真是你呀!

    草,你怎么来了?

    看着眼前浓妆艳抹,满脑袋红色爆炸头的女孩子,李南方开始觉得,他或许不用太尊敬自己的职业了。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