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252章 老总的悲惨往事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面对油盐不进的老王,岳梓童彻底没辙了,唯有愤愤的离开,走到门口时忽然转(身shen),看向了老王等人。

    正在庆幸她总算走了的老王,正在与周工等人相互对视,脸上露出讨厌的(奸jian)笑呢,看到她忽然转(身shen)后,慌忙收敛,却已经来不及了。

    岳梓童没说话,白生生的右手食指点了点老王,意思是你给我等着,接着猛抬脚,跺在了房门上,咔嚓一声大响,三合板的房门,竟然被她一脚踹出个大窟窿来,把侯在外面走廊中的闵柔,都吓了老大一跳。

    岳总,你这是在故意破坏我们公司财物,要担负法律——

    愕然片刻的老王,刚怒冲冲的说到这儿,就被岳梓童冷笑着打断:哼哼,我就是破坏你们公司财物了。那你可以报警,让警察来抓我,我等着。

    老王还真想报警,可听她这样说,再看看她满脸有持无恐的样子,就知道报警也白搭,警方会因为这点小事,敢把脑袋上还闪着英雄光环的岳梓童怎么地吗?

    不敢报警啊。

    岳梓童再次抬脚,把破门踹的更破了:你们也可以用武力来阻止我,我保证不会还手。

    她这样一说,老王等人不但不敢上前,反而后退了两步,盯着她的右脚,生怕她会母豹般的跃起,给自己下巴上来一脚,父母赐予的满嘴牙,铁定会被踢碎。

    泼妇。

    没想到,开皇集团的美女总裁,竟然会是个泼妇!

    大家伙想到这儿时,岳梓童转(身shen)就走,还得意的骂道:哼,一群窝囊废,白白糟蹋了男人这个名字。

    紧随其后的闵柔,也觉得老板这样做有些过了,抬手对老王抱了下双拳,以表示万分的抱歉。

    站在窗前,目送岳梓童昂首(挺ting)(胸xiong)上车,一溜烟的走人后,老王才虚脱了似的,坐在了椅子上,觉得刚才对付她,比上午面对数十个手持棍棒的小混混,都特么的累。

    刚坐下,老王又腾地一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李南方从外面走了进来。

    李总。

    周工等人,纷纷低声问候,满脸愧疚的样子,低下了头。

    老王的老脸,也胀红了:李总,我——

    没事,你们并没有做错什么,是我小看了这个小((贱jian)jian)小泼妇的素质品位。

    李南方摆了摆手,看着被踢烂了的房门,苦笑了下说:各位,现在你们总该知道,我为什么要躲她了吧?

    换谁,谁也得躲,惹不起啊。

    凡主任有感而发,周工等人都连连点头表示赞同。

    那,你们知道我和她是什么关系吗?

    李南方忽然问道。

    在场的几个人,除了老王之外,别人都不知道李总曾经在岳总手下混过,听他这样说后,都满脸茫然的摇了摇头。

    就算是老王,也仅仅知道李总是国安特工,打着闵秘书远亲的幌子,去开皇集团工作,目的是为了查案,可从没考虑他与岳总之间,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

    岳梓童,是我的未婚妻。

    看着窗外,李南方沉默片刻,才缓缓说出了这句话。

    啊——什什么?

    听他这样说后,不但周工等人愣住,就连王德发也瞬间懵((逼))。

    小((贱jian)jian)人是自己未婚妻的事,本来打死李南方,他都不愿意说出来的,丢人啊,明明有个如此出色的未婚夫,却不知足,还在网络上自甘堕落。

    但现在必须要说出来了。

    如果不说明这层关系,岳梓童今天的嚣张,他的躲藏行为,都会成为老王等人心中的(阴yin)影,继而胡思乱想,影响了工作。

    再说了,这件事早晚都得曝光,让大家伙知道,所以倒不如现在说出来,让大家再也不用担心什么。

    唉,她是我未婚妻,我们从十四岁就被双方家里大人给定下来的,只是我很不喜欢她的脾气(性xing)格,一直不同意,这才想法设法的要躲避她,希望能解除这宗苦比的婚姻。但她——唉!

    接连两声叹息中,神(情qing)落魄的李总,点上一颗香烟,倚在破烂的房门上,用带有磁(性xing)的深沉语气,讲述了一个悲催的狗血故事。

    故事中,从小就很有小白脸潜质的李南方,十几岁那年偶尔去岳家做客,就被比他还要小两岁,却(情qing)窦初开的美少女给喜欢上了,死皮赖脸的缠着家里大人,说这辈子非他不嫁。

    岳家大人也很希望,李南方能成为岳家的女婿,就厚着老脸,提亲。

    李南方当时可是纯(情qing)少年一枚,只想好好学习天天向上,长大后做个对国家对人民有用的栋梁之材,哪儿懂得这些龌龊的男女之(情qing),所以在大人问他,给他找个漂亮媳妇时,就懵懵懂懂的点头答应了。

    结果,他的噩运来到了,本来大有前途的人生不再美好,从天上直接坠进暗无天(日ri)的地狱。

    你们能想象到,一个满心要好好学习报效祖国的纯(情qing)少年,被一个表面温顺美丽,实在泼辣嚣张外加不要脸的女人,跗骨之蛆那样缠着后,内心有多么的痛苦吗?

    李总说着,抬手擦了擦眼角,语气里,竟然带有了一丝让人心疼的哽咽。

    老王等人,刚才可是亲眼看到岳梓童有多么泼辣嚣张的了,表面冷傲高高在上的她,一脚把房门跺烂不说,还异常不要脸的冲进男厕所,把正在撒尿的某员工,给吓的尿了一手——

    真正冷傲的好女人,会做这种事吗?

    人人,都攥紧了拳头,用含有愤怒,怜悯的目光,看着他们伟大的李总。

    李总幽幽的声音,再次在鸦雀无声的办公室内响起。

    那个本来会成为国家栋梁之才的纯(情qing)少年哦,自从被岳梓童给缠上后,学习成绩就直线下降,在她那时候就很老道的调教下,远离了科学知识,开始醉心于喝酒吸烟,打架赌博。

    终于有一天,已经年满十八岁的李总,猛地醒悟了过来,意识到再这样玩下去,他的人生就会被彻底毁掉,而因岳家来头大,家里人不敢毁约的缘故,他只能被迫瞒着家里人,报名参军,经过血与泪的磨练,最终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国安特工。

    李总确实是国安特工,我见过他的工作证!

    老王站出来,重重点头:那时候,我还很惊讶,传说中的国安特工,怎么去开皇集团当一名小车司机,原来是——

    是被迫的,家里人((逼))我。我如果不回到她(身shen)边,遭受她的践踏,那么我师我妈就会喝药上吊。为了我妈,我亲(爱ai)的家人,我唯有选择来到她(身shen)边,遭受无尽无休的痛苦。

    满脸痛心疾首的李总,很想喝杯酒,来增加一下编故事的真实(性xing),只是办公室内哪有酒啊,唯有((舔tian)tian)了((舔tian)tian)嘴唇,继续沉痛的叙说。

    李总被迫来到岳梓童(身shen)边后,提出了一个条件,那就是在没有他的许可下,她不许对任何人说,她是他的未婚妻。

    堂堂七尺男儿,却要迎娶个刁蛮女友,实在丢不起这个人啊。

    刚开始时,岳梓童还是满口答应的,李总怎么说,就怎么做。

    但后来,随着(肉rou)骨头整天在眼皮子底下晃悠,却捞不着吃,岳梓童就烦了,开始以各种借口,施展手段,像一条贪吃蛇那样,可劲儿的压榨他。

    (身shen)体素质再好的男人,能受的了夜夜笙歌,不做完七次不许下(床chuang)的酷刑吗?

    更关键的是,岳梓童为了刺激李总与她成婚,还故意与别的男人乱来——老王曾经见过的贺兰扶苏,就是她其中的一个男人。

    天底下,有几个男人,能受的了头上帽子发绿?

    李总当然会生气,怒火万丈要把整个世界烧为灰烬的愤怒。

    可他的愤怒,在要钱有钱,要人有人,要武力有武力,还特不要脸的岳梓童面前,根本不算事,人家压根不在意,照样在下班后过着纸醉金迷的小生活。

    无奈之下,李总只好再次祭起‘遁’字决,在那个风雨交加的深夜,趁她满足后沉沉睡去时,拖着几乎要虚脱的(身shen)体,狗一样逃离了。

    但!

    天下之大,竟然没有李总的容(身shen)之所!

    无论他逃到哪儿,岳家都会利用强大的家族影响力,向李南方家施压,((逼))着他再次回到岳梓童(身shen)边,理由居然是他们已经睡过了,要不然就别怪他们不客气了!

    我见过岳家来的人,相当傲气,冷酷,目中无人!

    曾经见过岳临城的老王,又及时跳出来,为李总作证:周工,凡主任,你们知道吗?我们青山市的袁副市长市局领导,在岳家人面前,都得恭敬有加的——李总家,又怎么敢与岳家对抗?

    感激的抬手,拍了拍老王肩膀,李南方继续说:不过,我的反抗也不是完全没有效果,最终被(允yun)许可以暂时离开她,但必须得留在青山市。也可以自己创业,为此,岳家还给了四千万。呵呵,要不然,我也不可能收购这厂子了。

    原来如此,我说那晚李总您怎么忽然就有钱了呢。

    老王今天的表现,绝对能获得相声界的最佳捧哏奖。

    李南方用力吸了下鼻子,吸进了那些不堪回首的过往,化为浓痰,噗的一口吐了出去——抱歉,吐偏了,老周不该此时恰好要走过去倒水喝的。

    李总瞒着岳梓童收购思戈尔后,只想用事业,来稀释他以往那段不堪回首的黑暗生活,不过他也知道,岳梓童早晚都会找到他,并不择手段的迫使他,再次回到她(身shen)边,被她可劲儿践踏,直至死亡那一天。

    双眼无神的李总,呆望着窗外:这,就是我为什么要委托各位,我却躲在幕后的主要原因。唉,可岳梓童的狡猾,大大出乎了我的意料,这么快就找上门来,并开始怀疑这是我的产业了。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