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250章 你做初一,我做十五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仙媚丝袜生产车间,那可是开皇集团能否腾飞的翅膀,岳梓童的重中之重,大批的订单压在总部,车间设备二十四小时连轴转,都供不应求,哪怕电闸保险丝断了,都算是贻误生产的事故了,更何况有人大肆搞破坏?

    得知这个消息后,岳梓童杀人的心都有,立即带着闵柔,急吼吼的奔赴东郊。

    车子刚启动,她就给市局张局打去了电话,语气相当生硬,质问警方工作也太不到位了吧,朗朗乾坤下,竟然会出现大批‘武装分子’破坏生产的恶劣事件,纳税人的钱,都花到哪儿去了?

    虽说京华岳家早就登报声明,与岳梓童断绝了亲属关系,她再也不是以前那个需要让张局小心伺候的大小姐了,可人家现在脑瓜上,又戴上了一个英雄的光环。

    这可是被千万同胞承认了的,比她岳家大小姐(身shen)份还要耀眼万分,尤其这光环才戴了没几天,就是打死局座,他也不敢对她有丝毫不满,满口答应立即亲赴现场,一定要把破坏四化的恶势力一网打尽,决不手软。

    岳梓童心急火燎的赶到生产车间时,尘埃早就落定了。

    主管这边生产的梁厂长,正满脸沮丧的侯在门口,等待岳总的大驾光临。

    岳梓童也没理他,示意闵柔直接开车进厂,停在了车间门口。

    梁厂长喘着粗气的追了上来:岳岳总——

    还是没有理他,岳梓童快步走进了车间,目光匆忙的扫视了一遭,稍稍松了口气,现场被破坏的不是太严重,看来那些搞破坏的出手,很有分寸,没有放火,只是拉下了主电闸,把里面的分离器给砸坏了。

    当然了,还有很多小破坏,砸碎窗户玻璃啊,把整理好的丝袜原料,弄了一团糟啊,电瓶运货车的车胎给扎了啊等等。

    破坏度虽然不大,可要想重新恢复正常时间,至少也得耽误几个小时。

    关键是正在上班的众女工们,一个个心有余悸的受惊样子。

    梁厂长的反应也不慢,电工修理工等工人,正在用最快速度整理现场。

    当地警方也赶到了,正在拿着相机拍摄现场,询问在场女工。

    别看车间造成的损坏程度不大,但这件事的(性xing)质相当恶劣,由不得警方不重视。

    是谁干的,那些人呢,一个都没捉住?

    岳梓童回头,语气严厉的质问老梁:你这个厂长是干什么吃的?你们的保安,起到了作用没有?

    岳总,当时我正在库房那边——

    先别着急为自己开脱责任,回答问题!

    是,是。

    老梁抬手,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低声叙述了起来。

    原来,就在老梁亲自蹲守库房,安排发货时,几辆面包车忽然不顾保安阻拦,冲进了厂区,二十多个脸上蒙着黑巾,戴着手(套tao)的混子,手持木棍,一窝蜂扑进了生产车间。

    等老梁惊闻消息,从库房那边赶来,恰逢那伙人狂笑着后撤,钻进面包车,一溜烟的去了。

    那伙人上车时,我听到有人喊,让姓姓——

    小心看了眼岳总脸色,老梁才说:让姓岳的小心点,这次只是开胃菜,大餐还在后面呢,下次再来时,可不会这样客气了,他们会放火烧库房。还说,姓岳的能做初一,就别怪他们做十五。

    这是报复行为!

    旁边的闵柔,低声说道。

    你做初一,我做十五这句话,稍有点智商的人,就能明白其间的意思,曾经(身shen)为华夏‘顶级’特工的岳梓童,没理由听不懂。

    只是她真不明白,她什么时候以这种手段,来对付别人了?

    现在忙的她四爪朝天,连李人渣都顾不上去恨了,每天下班回家后,累得饭都不愿吃,后脑挨着枕头就能睡着,哪有空去算计谁啊?

    特么的,这事怎么说!

    就在岳梓童秀眉紧皱,暗中骂了句时,闵柔又说话了:岳总,我们上午去思戈尔,就是南方集团时,他们那边就有混子闹事——

    难道是王德发?

    经闵柔提醒后,岳梓童猛地明白了。

    上午时,她亲眼目睹有混子在南方集团闹事,下午她这边后院就着火了,同样是混子所为,又叫嚣初一十五的,不怀疑王德发,那去怀疑谁?

    就算不是他干得,这件事也跟他有关系。

    走,我们去南方集团。我倒要问问那个王德发,现在翅膀硬了后,还敢跟我做对。哼,老梁,你在这儿守着,市局马上就要来人了。记住,以后要加大保安力度,尽快恢复正常生产。如果再出现类似事件,你就直接递交辞职报告吧。

    干脆麻利的下达命令后,岳梓童也没等待市局的人到来,带着闵柔又火速赶往北郊,她要亲口问问王德发,有什么胆子敢招惹她!

    北郊南方集团办公室内,王德发正在像老梁那样,抬手擦汗水。

    在李南方的注视下,他满脸都是不自然的笑容:李总,您说岳岳梓童,可能要来厂里找我,兴师问罪?

    根据我对小((贱jian)jian),对她的了解,她肯定会怀疑是你派人,去她那边搞破坏了。

    李南方神色淡然,把烟头掐灭在烟灰缸内:这很正常,因为我让人在现场警告过她。依着她自以为是的脾气,不来找你,才怪。不过你也别怕,只要你一口咬定不知道,她能把你怎么样?

    我我知道她不敢把我怎么样的。可以前——

    王德发讪笑着说到这儿,被李南方打断了:以前,她是你老总,高高在上的,你只配给她看家护院,开车门,敬畏她也很正常。但你现在不是她手下员工了,你是南方集团的副总,比她矮不了多少。

    老王,别怕,你尽管按照我说的去做,她拿你没任何办法的。那会儿,你抄着架子管要打架时,也很男人的,怎么现在面对一个女人,就认怂了呢?

    李南方这番话,激起了老王的昂扬斗志,啪的一个立正敬礼:李总,请您放心,我不会让您失望的,我这就去厂门口,恭迎她的大驾,请看我的表现!

    这才是男人嘛。

    对老王的表现,李南方很满意,等他出去后,双脚放在桌角上,拿出了手机。

    陈大力兴奋的声音,震的李南方耳朵疼,连说太不过瘾了,最好是一把火烧了那个鸟车间,才对得起大侠十万块钱的佣金。

    你懂个(屁pi),真要放火,事(情qing)就闹大了,真以为警方是吃素的,查不出你们来啊?

    李南方骂道:小打小闹,警方不会太认真的。只要你能按照我说的去做,他们没必要为这点小事,就彻查到底的。陈大力,我问问你,你打算一辈子就这样混下去吗?

    当然不想。

    那边的陈大力沮丧了:大侠,你也知道,像我这种混久了的人,除了打打杀杀,就没别的本事了。我倒是想去单位上班啊,可谁肯要我呢?就算要我,三两千的工资,还不够我给陈晓的零花钱。

    李南方最欣赏陈大力这一点,做什么事,都站在他妹的角度上,算是领悟了父母亡,长兄如父的真谛,不过陈晓能变成一小太妹,也证明他的教育是失败的。

    给你个改过作新的机会,来北郊南方集团上班吧。安保处长,月薪暂时定为八千,以后再说。八千块,估计也够你抚养你妹的了。

    啊?

    陈大力在那边愣了下,叫道:南方集团?握了个槽,大侠,那是你的公司?

    低调点,老子不想让人知道,我原来是千万富翁,免得遭贼惦记。哈哈。

    得意的笑了下,李南方问:想不想来?不想来就直说,老子不会勉强你的。

    保安处长这个角色,是李南方专为陈大力订制的,他傻了才拒绝,立即急吼吼的追问,什么时候来上班,还问能不能带几个兄弟一起来,月薪三几千就好,都是跟着他混的,没道理撇下不管。

    明天早上来就行了,来了后直接找王副总,他会给你安排好的。就这样,我还忙着,挂了。

    李南方扣掉电话,走到窗前向外看去:嘿嘿,好戏要开场了。老王,希望你别让我失望,好好杀杀那个小((贱jian)jian)人的威风。

    肩负重任的王德发,看到昔(日ri)老板脸色带冰的迈步下车,习惯(性xing)的刚要点头哈腰,快步迎上去,却又猛地想到哥们也是副总了,李总就在办公室窗口看着呢,可不能奴颜婢膝的,坠了李总的威风。

    王德发,行啊你,几天不见,这就成副总了。

    岳梓童急步走到老王面前,面带讥讽的冷笑,双手抱着膀子,上下打量着他。

    真心话,老王在开皇集团供职时,岳梓童对他的工作能力还是很认可的,虽说老(奸jian)巨猾了些,但这些年从没出过大的纰漏。

    英雄凯旋后,她才从闵柔那儿得知,老王被董君开除了。

    对此,岳梓童是对董君相当不满,可看在贺兰小新的面子上,她不好说什么,毕竟老王勉强违反了公司规定,只想等这事压服一段时间,她再找机会把他招回来就是。

    谁成想,老王被辞退才数天工夫,人家就乌鸦变凤凰,成了南方集团的实权副总了,据说还是他为某老板牵线搭桥,收购了思戈尔集团,从中赢利数十万好处费。

    老王能够乌鸦变凤凰,岳梓童由衷的为他感到高兴。

    可他竟然协助某总,去仙媚丝袜生产车间搞破坏,这算什么事?

    真以为变成凤凰后,就能不把岳总放在眼里了?

    嚓,开卵的玩笑!

    挪开被岳梓童锁定的目光,老王干咳着(挺ting)了下腰板,神色从容的笑道:岳总说笑了。我一个大老粗能有今天,还是多亏了董总监所赐。

    番外:愿我中华盛世万年!!!

    首先要感谢所有支持兄弟的朋友们,正是你们的支持,才是兄弟能否有好的发挥的重点,感谢所有支持正版订阅的,毕竟兄弟当前是全职干这行,指望码字来养家糊口,所以支持正版的各位,就是兄弟的衣食父母,不是客气,发自内心的。

    再次感谢所有打赏兄弟的,比方风中飞的那位,有人呼叫的哥们,用两个点串成一线的妹子,抽烟的君子,以g字为开头的等等。

    其次,兄弟要告诉大家,阳光书友群已经满了,加不进了,现在请加《极品小姨铁粉群》,群号是243621,为拒绝很多朋友去那个群而抱歉。

    第三,小姨群每天都有好多兄弟姐妹在活跃,谈论书的故事(情qing)节——你们的每一句,兄弟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并很卑鄙的剽窃你们的创意,建议为己有,来化为文字挣你们的钱——感谢!

    最后,说点很万幸的私事,昨天老婆骑着电动车,带着一双小儿女外出兜风,结果特么的,特么的!大街上的横幅垂下,缠在了她脖子上,让她当街上演了精彩的上吊狗血剧(情qing),幸亏老刘祖宗保佑,才让她在关键时刻挣断,脸朝下的摔在了地上。

    不幸中的万幸,特别(爱ai)美的老婆,只是擦破了脸,小女儿,小儿子毫发无伤,老婆当时懵((逼))了很久很久,万幸有三个中学生帮助了她。

    谁说世间没有(爱ai)?

    谁说看到老太太摔倒不能扶?

    兄弟并不知道那三个中学生是谁,因为如果没有他们的及时帮助,就凭我家四岁的少爷,八岁的小公主,我那脑震((荡dang)dang)到忘记今昔是何年的老婆,绝对是凶多吉少。

    等兄弟看到老婆时,三个中学生已经飘然离去,深藏功与名,让兄弟都无从感谢,唯有以后打听下,再登门说一声谢。

    这世间,还是好人多。

    兄弟为生在这盛世中国,而感到幸福,自豪更加骄傲!

    兄弟姐妹们,我们都是幸福的,盖因我们的祖国是伟大的。我们的同胞,都是善良的!

    愿,所有弟兄姐妹的明天,更加美好!!!

    阳光,在此拜谢!

    2017年,一月7号。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