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248章 来晚了一步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一听老王的电话,李南方睡意全消,腾地一声从(床chuang)上蹦了起来。

    李南方承认,收购思戈尔针织厂那就是一时冲动,主要是受到老王落魄的刺激,这才想干一番事业,无论赔赚,总归是走正路吧?

    他可不想一辈子都在岳梓童手下混,饱受打压,这才立即给苏雅打电话借钱。

    这些天他都没有去厂子那边,但老王每天傍晚都会给他打电话汇报工作,昨晚还说找了个工程队,准备把工厂围墙,门面返修一下呢,怎么今天就有人去踢场子了?

    特么的,老子下决心干点正事容易吗,还有人来捣乱,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李南方恨恨的骂了句,立即下楼,上车,向北郊那边疾驰而去。

    他不用太费脑子,也知道这事差不多与董君有关。

    南方集团挂牌的那天,老王就打电话说,董君怎么趾高气扬的去收购厂子,结果却一脸懵((逼))灰溜溜走人的事了,当时李南方就有种预感,这件事不会就此罢休。

    果不其然,今天就有人去闹事了,除了董君,还能有谁?

    董君代表的是谁?

    开皇集团啊。

    谁是开皇集团的老板?

    岳梓童啊。

    现在据说仙媚丝袜畅销的不行,原先那些让人犯愁的库存一扫而光,生产线加班加点都供不应求,岳梓童这个眼睛都变成铜钱方孔的(奸jian)商,能不抓住这大好机会,以最快速度扩大生产线?

    重新修建厂房,还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搞好呢,自然没有直接收购兼并同行业来的快速,所以董君能找到原思戈尔针织厂,也是很正常的了。

    只是她做梦也没想到,就在她准备晾凉老牛,廉价收购思戈尔时,李南方却横空出世,截胡了,风头正劲的岳英雄能不生气吗?

    老王前天就说过,南方集团挂牌成立后,董君又去过两次,要见老总,直言说收购厂子,出价高达五千万,那是因为老周研发的黑丝技术,已经基本成功了。

    按照李南方的嘱咐,无论董君说的多么天花乱坠,就俩字,不卖。

    岳梓童这才羞恼成怒——她当前头戴英雄的光环,肯定不会直接出面针对南方集团,但可以暗示董君该怎么做啊。

    还真是立着贞节牌坊当婊砸,一方面要名声,一方面又要利益呢。

    好,岳梓童,你敢跟我玩(阴yin)的,那咱们就骑毛驴看唱本,走着瞧!

    李南方在盛怒之下,脑洞大开,以为自己真实还原了有人闹事的真像,对岳梓童更加不满了,决定好好反击一下,把她搞个灰头土脸,让她知道厉害。

    相信师母知道这件事后,也不会怪他的。

    因事(情qing)紧急,平时需要跑一个小时的车程,李南方四十分钟就到了,看到南方集团的厂房时,他却忽然减速,车子溜边,慢慢停了下来。

    单位门口,乱糟糟的好多人,老王带领一些年轻工人,正在与一帮拿着钢管棒球棍的混混对峙,本来就残破的围墙,倒了十几米。

    他没关注这些,只是冷眼看着前方十数米外一辆黑色奔驰。

    不用看谁坐在里面,单看车牌号,李南方也知道这是岳梓童的专车。

    果然是你,岳阿姨啊岳阿姨,躲在暗中指挥的感觉很爽吧,就不怕被人发现,影响你英雄的光辉形象?

    李南方冷笑了声,就要开门下车走过去,当众揭穿她卑鄙的嘴脸,但想了想又缩回手,此时与岳梓童发生正面冲突,殊为不智。

    你不是跟我玩(阴yin)的吗,那就对着玩好了。

    李南方眼珠一转,计上心来——拿出手机,拨通了陈大力的电话。

    电话一接通,陈大力就开心的嚷嚷道:大侠,我正琢磨着给你打电话呢,你就打来了。嘿嘿,看来咱们还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啊。

    陈大力向金帝会所介绍了一个男公关,结果据说是男人中的极品,备受各小富婆的争抢,勇哥为此包了个老大的红包送给他,算是发了一笔意外小财。

    这让大力哥得意之余,开始考虑是不是下一步的鬼混重心,向这方面发展,毕竟李大侠说的没错,总是在江湖上混,不是长久之计。

    滚蛋,谁和你心有灵犀呢?

    李南方骂了句,问道:从外地回来了没有?嗯,回来了就好。问你个事,你能召集多少兄弟?

    听他这样说后,陈大力立即敏锐的嗅到来生意了,连忙拍着(胸xiong)脯开始吹嘘,说只要大侠吩咐,想要多少人,就能找多少人,上刀山下火海,眉头都不带皱一下的。

    知道他是在吹,李南方也没揭穿他:把你的银行账户给我,等会儿我给你打过十万块钱去,你给我召集二三十人,去个地方——

    开皇集团总部在市区,所有生产线都在郊区,其中仙媚丝袜的生产场地,则在东郊开发区,李南方在公司那些天,也不是白混的,知道这些也算是关心他小姨了吧?

    记住几点,别闹出大事来,别被警方逮住,别告诉你手下兄弟,说我是幕后指使人,完事后立即走人,然后给我打电话。我还有别的事找你,别忘了。

    就在李南方吩咐陈大力该注意的事项时,厂门口那边又闹了起来,甚至还发生了肢体冲突,在带头混混的指使下,几十个混混高举着手里家伙,试图冲进去。

    王德发走投无路下,幸遇李南方提携,不但赚了几十万的介绍费,还被李总委任为南方集团的副总——从一小保安队长,摇(身shen)变成受人尊敬的副总,这对老王来说,绝对是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些天,他都处于一种极端兴奋的状态,做梦都感激李总的。

    现在,却有一批受人指使的混混前来闹事,周工凡主任几个领导都是外地人,不敢招惹,王德发敢!

    如果他这个副总抗不住,真要让混混们冲进厂子里,那他就愧对李总的提携与栽培,哪儿还有脸再呆下去?

    所以今天哪怕被混混们给揍个腿断,胳膊折,他也得咬牙拼命抗住。

    都干什么,干什么?我警告你们啊,别乱来,我已经打电话报警——哎哟!

    刚喊到这儿,一根棍子当头飞来,连忙歪头急闪,棒球棒重重砸在他肩膀上,疼的他惨叫一声,血勇之气也被激发,弯腰从地上抄起一根架子管,回头冲厂里那些青年工人吼道:都跟我抄家伙上!自凡是动手的,每人一千块钱!

    那些一心要有个安定工作来养家糊口的青年工人,本来就不忿这些混混来闹事,只是犯不着为了老总招惹这些垃圾罢了。

    现在王副总(情qing)急之下,端出真金白银来了,立即心动,不知道是谁大吼了一声揍这些狗草的,十数个青年工人,都抄起了架子管,扑向了那些混混。

    相比起工人们,打架经验丰富的混混们,很懂得避其缨锋的道理,见对方吼叫着扑上来,迅速后退到路对面排水沟后,占据了有利地形,敲打着棍子,让他们过去受死。

    马上就有几个青年工人要冲过去,却被老王给拦住了。

    老王终究干过多年的保安,孙子兵法还是反复研究过的——知道这时候冲上去,没什么好处,还是死守单位门口,等待警方的到来。

    坐在奔驰车里的岳梓童,也亲眼目睹了这一幕。

    正如李南方在来时路上所推断的那样,一炮走红的仙媚丝袜,现在是供不应求,几条生产线是二十四小时连轴转,歇人不歇马,但还是库存紧张。

    必须得扩大生产,就成了当前的重中之重。

    正所谓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重新修建厂房购置生产线是必须的,但却解不了当前的燃眉之急,那么收购兼并同行业,就成了唯一解决目前问题的办法。

    新闻发布会召开后的第二天,岳梓童去了临市,那边有家规模不小的袜业生产线,因经营不善有意出售,不过要价颇高不说,关键是机器老旧,不符合她的要求。

    昨天晚上,她接到了张洪忠的电话,话说局座前几天与朋友小坐时,无意中听说北郊的思戈尔针织厂要转让,也是专营袜业的,估摸着岳总对此应该感兴趣。

    岳总对此当然感兴趣了,今天上班没多久,就带着闵柔亲自开车,跑来这儿实地考察了,还没到厂门口呢,就看到一帮混子模样的人,聚集在门口闹事。

    更让她惊讶的是,她不但看到了被辞退的原公司保安队长王德发,还看到了单位门口那块崭新的大牌子,上书南方集团四个大字。

    被辞退的王德发忽然跑这儿来工作,很正常,可这个南方集团又是怎么回事?

    闵柔很快就从围观吃瓜群众那边打探来了消息,思戈尔针织厂,早在几天前就已经被收购了,老总是谁不知道。

    岳总,晚来了一步。

    她在叹息之余,远远盯着那块大牌子看了很久,为什么要叫南方集团呢?

    看到这四个字,她就想到了至今杳无音信的某人渣——随即心中苦笑,人家叫南方集团又能怎么样啊,难道名字里有这两个字,就非得与他有关啊,企业名字带这俩字的多不胜数,像南方电缆,南方家具等等。

    只是,那个人渣现在哪儿,又怎么样了?

    岳总,我们回吧。

    岳梓童并不知道,她在盯着那块牌子出神时,闵柔也是心神激((荡dang)dang),心中难受的很,不想在这儿多呆了,反正她又不能帮王德发什么忙。

    好,走吧。

    岳梓童也没心思再滞留了,在闵柔掉转车头回返时,落下车窗,眼神茫然的看向左侧田野中。

    车子逐步加速时,岳梓童目光从路边那辆黑色奥迪车上随意扫过,却看不到里面正有一双冷森森的眼睛,正盯着她看。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