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246章 传说中的极品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女人疯起来,比男人还要可怕。

    九号包厢这几个女的,都是三十来岁的少妇,看穿着打扮,应该是(身shen)价数百上千万的小富婆,案几上放着个没怎么吃的大蛋糕,很多酒瓶子,个个衣衫不整,小脸红扑扑的。

    沙发上靠背上,还搭着两个黑丝小内,高跟鞋甩了一地,空气中弥漫着难闻的味道,看(情qing)况应该是其中一个过生(日ri),姐妹们跑来这寻开心,玩大了。

    李南方刚进来,几个少妇就尖叫起来,让他赶紧过去,给姐妹们跪下唱征服。

    怪不得勇哥说,已经有两个兄弟弹尽粮绝爬出战场了,她们看人时的眼睛,都开始冒绿光了,好像一群恶狼,恨不得扑上来把他撕成碎片。

    彻底疯狂的女人,是世界上最可怕的生物了,尤其是好几个对付一个时,再猛的男人,也能被她们在最短时间内,给榨干吃尽。

    帅哥,墨迹个甚呢?今晚算你运气好,没碰到那些五六十的老娘们。

    看李南方踌躇不前,一个(身shen)材微胖的少妇,急不可耐的冲过来,抓住他胳膊,就要把他推进女人堆里去。

    开玩笑,就凭她那点力气,还想推动李先生?

    李南方反手把那个少妇拨拉到了一旁,走到案几前,伸手拿起一个酒瓶子,咣当一声砸在了桌沿上,酒香四溢。

    酒瓶子爆破时的巨响,让几个少妇都愣住了,直愣愣看着李南方,不知道他想做什么。

    各位,我有几句话要说。

    李南方坐在她们对面的沙发上,翘起二郎腿,点上一颗烟,用黄雯曾经看过他的那种眼神,在女人们的脸上扫着:我们会所的宗旨呢,就是让每一个前来消费的顾客,都玩的开心,玩的满意。对这个宗旨,我是高举双手赞成的。

    话锋一转,接着说:不过呢,我不是别的男公关,我有我自己的规矩。你们如果不满意我的规矩呢,那就当我什么也没说话,我拍拍(屁pi)股就走。

    被他拨拉到一边的少妇,嗤笑道:我们花钱是来寻开心的,哪管你那些规矩?你不愿意干,那就滚蛋,我们再找别人就是了。

    大姐,为什么就不能让我说完呢?

    李南方也没生气:我定下规矩,就是为了让大家玩的更开心一些。

    有人说话了:白姐,你先听他说说,他有什么规矩。

    对,对,规矩好玩就玩,不好玩再让他滚蛋。

    快说,快点说!

    我的规矩呢,其实就是个游戏。

    在众少妇的催促下,李南方从口袋里拿出一叠钞票,扔在了桌子上:这是三万块,算是游戏彩头吧。如果我输了,这些钱就是你们的,你们让我做什么,我都舍命陪君子。而且最重要的是,我会给你们不曾遇到的惊喜。

    几个少妇还是第一次遇到,需要付费的男公关拿出钱来,当游戏彩头,顿时来兴趣了,七嘴八舌的追问玩什么游戏,什么惊喜。

    我就坐在这儿,你们轮流上阵,只要能用嘴给老子搞吐了,就算你们赢了。首先声明,老子不是萎哥,就在刚才,还让一个至尊会员满意而归。

    哟,帅哥,你这是看不起我们姐妹呀。

    丰盈少妇冷笑一声,扭着丰(臀tun)走过来,弯腰伸手拉开了他的裤子拉链,回头(娇jiao)笑道:姐妹们,准备收钱。嘿,还是第一次遇到玩儿不用给钱倒收钱——

    话说到一半,她就说不下去了,(身shen)子猛地一颤,转(身shen)蹲了下来。

    无论这几个女的,平时有多端庄贤淑,但既然能跑来这地方,接连让两个男公关爬出去,也算是‘见多识广’之辈了,可她们却从没有见过,男人会拥有这么变态的武器,怪不得敢跟众姐妹打赌呢。

    玩不玩?

    丰盈少妇满眼都强烈的战意,问其他几个姐妹。

    玩,怎么不玩?

    有人咬牙切齿的说:我就不信了,我们姐妹会玩不了他自己——咕噔,这,可是男人中的极品带磷青龙,以前只听说过,百年难遇啊。

    算你们识货。想玩,就排队来吧。赢了,你们拿钱走人。输了,随便给。公平交易,童叟无欺。

    李南方还是第一次听说极品青龙的说法,难道他真像那个新姐所说的那样,因祸得福了?如果真是这样,那就太好了,没白被万蛇噬咬。

    我先来,你们给我助阵!

    丰盈少妇咬牙,屈膝跪了下来。

    勇子,九号包厢怎么样了?草,那几个娘们,简直是疯了,我看小五他们两个,不修养个三五天,是别想上岗了。么的,一群超级((荡dang)dang)妇。

    总算忙个差不多的马经理,擦着汗水走出了楼梯,问倚在走廊窗口吸烟的勇哥。

    马经理,咱们可能捡到宝了。刚才我在门口偷听,那些娘们一个劲的嚷嚷什么极品带磷青龙。

    勇哥拿出手机看了眼,神秘兮兮的说:这都两个多小时了,叶沈还没有出来——。

    极品带磷青龙?草,我们的运气,不会这样好吧?

    马经理眼睛一亮,打断了勇哥的话。

    极品带磷青龙,干夜场的基本都听说过,这还是自南方流传过来的行话,与公主中的极品夜色老虎,有着同工异曲之妙,男女中的绝对超品。

    说是百年罕见,一点都不虚。

    马经理在会场摸爬滚打那么多年了,也只是听说过这两类人,却从没遇到过。

    如果金帝会所内,忽然有极品青龙现(身shen),那就相当于来了万金难求的摇钱树,不好好包装一下,大发那些小富婆的横财,天理不容啊。

    具体的,我也不敢确定,我已经给吴姐打过电话了,她正从西郊向这边赶。

    吴姐,是青山市三大夜场男公关公主的培训师,在这一行的地位,那绝对是泰山北斗式的人物,只要她能确定叶沈就是传说中的带磷青龙,那么百分百就是了。

    好,那你去下面接她,我在这儿守着,先看看客人们的反响怎么样。

    马经理的话音未落,九号包厢的门开了,那几个衣衫已经整齐的女人,说说笑笑的走了出来,个个都眉梢含(春chun),不住的裹嘴巴。

    单看她们的神色表现,马经理也能知道她们获得了大满足,陪着笑脸快步迎上去,对丰盈少妇说:何姐,玩的还开心?

    行呀,老马,金帝会所什么时候来了个带磷青龙,也不提前给妹妹我说一句,害的姐妹们丢了大人。不过还行,今晚姐妹们玩的相当开心——下次,我还要点那个叶沈,多带几个姐妹来,我就不信搞不定他!

    何姐还想再说,(身shen)边同伴接连拽她,小声说时候不早了,得赶紧回家了,这才告辞离去。

    靠,果然是这样!

    马经理与勇哥对望了眼,都从对方脸上看出捡到宝的喜色。

    九号包厢内,李南方正在点钞票。

    根据他定下的游戏规矩,几个女人从第二轮开始,就要收费了,每次一千块,只要能把他兄弟搞吐了,不但退还所有钱,还得免费跟她们真刀实枪的干。

    几个女人发狠,每人坚持了三轮,累得腮帮子都酸胀不堪,那青龙也只是铁棍一般的硬,没有丝毫吐珠现象,不得不甘拜下风,扔下两万块钱,悻悻的闪人了。

    哟,马经理。

    看到老马进来后,李南方拍打了下手里的钞票,笑嘻嘻的问:怎么,来抽头了?

    不,不,就算抽,也只抽别人的。

    马经理连连摆手,目光落在李南方裤子上,犹豫了下问:叶兄弟,能不能看看你那——呵呵,别误会,马哥可是(性xing)取向正常的,没别的意思,就是想见识下传说中的带磷青龙。

    难道老子这玩意,真是什么带磷青龙?

    听老马也提到这个名词后,李南方眉梢挑了下,笑道:嘿嘿,马哥,还是免了吧,我的取向也很正常。哦,对了,能告诉我什么是带磷青龙吗?说实话,我今晚才听那个何姐说的。

    被婉拒后,马经理也没生气:叶兄弟,我也是听人说的——哟,吴姐来了,叶兄弟,这是吴姐,青山地区所有夜场的培训师,专家级别的,专门为你连夜赶来的。吴姐可是大美女啊,沈兄弟不会拒绝吧?

    说着话的工夫,勇哥带着个四旬上下的中年美妇走了进来。

    吴姐接到电话时已经睡了,听勇哥这样说后,却马上爬起来,用最快的速度赶来,要鉴定下是不是真有带磷青龙现(身shen)青山市了。

    不懂古董的人,打死也不会相信一只破瓷罐,怎么就价值几百万,这就是所谓的隔行如隔山了,夜场界的带磷青龙,在古玩界就相当于元清瓷花瓶,可遇不可求。

    马经理说的没错,吴姐年龄虽然大了点,确实算得上美女,给美女看自己小兄弟,不委屈,再说李南方也想搞清楚什么叫带磷青龙,只是勇哥俩人嘛,呵呵。

    马经理会意,立即拽着勇哥出去了。

    吴姐也没废话,从包里拿出一个放大镜,对李南方说:脱掉裤子,我看看。

    见吴姐拿出放大镜后,李南方心里骂,草,这么专业?

    都脱下来,害什么羞啊,真是的。

    吴姐蹲下来,那手托起那玩意,用放大镜仔细看了起来,边看边问:今晚,有没有吐过?

    没,没。

    李南方很不习惯,被人拖着拿放大镜看,有些紧张。

    吴姐凑过去,用鼻子嗅了嗅,还伸出舌尖,在上面((舔tian)tian)了((舔tian)tian)。

    看人家这样专业,没有丝毫龌龊心思,李南方也就放轻松了下来,专心回答她提出的一系列问题,比方何时才开始长这些(肉rou)刺的,最近一次吐珠,又是在什么时候,得需要多久,才能促动青龙昂首等等。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