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244章 你这是因祸得福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我真不会唱歌,怕把狼给引来。

    看到贺兰小新那张貌比花(娇jiao)的面孔,李南方愣住,觉得很眼熟,仿佛在哪儿见过。

    他在发愣时,贺兰小新也看清了他的样子,明显也楞了下,语气缓和了:那就来给我捶捶腿吧。

    相比起黄雯来说,贺兰小新看人的目光更毒,一眼就看出李南方与别的鸭子有些不同,这就好比经常找小姐的客人,忽然遇到了个雏儿,很喜欢她的青涩。

    我不会,也不习惯给女人捶腿。

    李南方嘴巴动了动,刚要说出这句话时,才猛地想起自己现在是个公关了,干的就伺候女人的活,连忙笑了下:去里间?

    包厢(套tao)间内,是有按摩(床chuang)的,客人需要按摩时,都是去里间。

    不用,就在这儿吧。

    贺兰小新端起酒杯,抿了口酒。

    李南方只好走过来,坐在她(身shen)边沙发上,(身shen)子前倾刚要抬手,却听她又淡淡地说:跪在地上。

    什么?

    李南方愣住。

    贺兰小新还没说什么,旁边黄雯语气很不好的说道:新姐让你跪在地上,给她捶腿,你耳朵不管用吗?

    李南方抬头看了黄雯一眼,站起来转(身shen)就向门口走去。

    黄雯连忙问:你干什么去?

    李南方回头,无声笑了下:对不起,老我是不会给女人下跪的,你们还是去找别人去吧。

    如果不是一再提醒自己,现在正在扮演鸭子,李南方早就一个耳光抽过去了,什么东西啊,敢让老子给你下跪。

    说实在的,贺兰小新的要求,也不是太出格。

    慢说专门伺候女人的男公关了,在其它某些服务行业,也早就有跪式服务流行了,说明李南方当鸭子的觉悟,实在不算高,这才断然拒绝。

    就你了,给我站住!

    黄雯怒了,快步走过来,一把扯住李南方的胳膊:新姐让你跪下,你就要跪下服务。你敢违抗,我就找你经理投诉。

    随便。

    李南方有些烦了,抬手就把她推了个趔趄,掏出被她塞进口袋里的那叠钞票,啪地砸在了她(身shen)上:想让老子跪下伺候你主子也行,但只能是在一种(情qing)况下,那就是后入式。

    为了八百那两个尊重的女人,他可以来夜场当鸭子,等待终极大顾客(岳梓童)的到来,在她面前丢尽脸后,再结束这段不光彩的自污史。

    但他再怎么自污,也不会跪在地上给女人捶腿的,男儿膝下有黄金,可以跪天跪地跪父母,跪一个花钱来夜场寻乐的臭女人,又算什么呢,无论她有多风(骚sao)漂亮。

    黄雯可没想到李南方敢这样对新姐说话,本来就有些黑的脸,一下子铁青,作威作福惯了,冲上去抬手就向他脸上抽去。

    砰地一声,还没等她手指碰到李南方呢,小肚子就像被木桩子狠撞了下那样,尖叫声中(身shen)子向后飞出,重重砸落在了贺兰小新对面沙发上。

    一脚把黄雯跺飞后,李南方晒笑着骂道:草,只是有两个臭钱的婊砸而已,还真把自己当个玩意了。

    他一个((操cao)cao)持((贱jian)jian)业的男公关,竟然敢殴打客人,不但黄雯懵((逼)),就连见多识广的新姐也有些犯傻,双脚一缩坐直了(身shen)子:你你敢打人?

    你的眼睛又不瞎,还用我解释吗?

    李南方嘿嘿一笑,说:看你小嘴圆张,好像要吞棍子似的。是不是很吃惊,怀疑这一切都在做梦?我来告诉你,你没有做梦,这是真实现状。你这狗腿子被我揍了,你大可以去找我们经理去投诉,让他赶我走。不过我不怕,老子是第一天上班。

    在服务行业工作,最怕的就是被投诉,老板会扣罚薪水的。

    不过这一条对刚上班的人来说,却没多大威胁力。

    当然了,像夜场这种与众不同的服务业,员工得罪客人连累场子,就算你不干了,老板也饶不了你,轻则打断双腿,重则让人就此蒸发。

    李南方不在乎,谁敢来打断他双腿试试。

    你别走。

    贺兰小新脸色(阴yin)晴不定过了片刻,居然给李南方赔礼道歉了:对不起,我今晚心(情qing)不好,对你的要求有些过了,还请你原谅。

    新姐会向一只鸭子赔礼道歉?

    忍痛从沙发上爬起来,拿出手机正要找人来收拾这孙子的黄雯,听贺兰小新这样说后,顿时愣住,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这是李南方为人处事的底线,既然人家已经给赔礼道歉了,他也不好再拿捏什么,语气也松缓了下来:新姐,该说对不起的是我。其实,你的要求也不是太出格,只是我不是那些人,无法接受——

    贺兰小新摆手,打断了他的话:你刚上班,看来还没有从以往的角色中,转变过来。可以理解。坐下,先陪我喝两杯。

    坐下喝酒,对李南方倒是没有丁点难度,走过去坐在了他(身shen)边。

    贺兰小新主动拿起瓶子,为他满上了一杯酒。

    看到新姐这样‘敬重’李南方了,黄雯再怎么痛恨他,这时候也不能表现出来,低声说了句要去洗手间,快步走了出去。

    叮的一声,举杯与李南方轻轻碰了下,贺兰小新问道:你以前,是做什么工作的?

    在某公司开小车。

    小车司机啊,这工作还行,那怎么又来这儿干公关了?

    得罪了人,又欠下了一(屁pi)股外债。

    李南方说瞎话时,眼睛都不带眨的:听说这行来钱快,就来碰碰运气。不过很明显,我对干这行的心理准备不足。

    目光在他脸上扫过,贺兰小新又抿了口酒:你没有经过培训吧?

    自凡是经过专业培训的男公关,绝不会有刚才的反应。

    从上班那一刻起,所谓的尊严就被践踏在脚下了,只要钱到位,别说是为客人提供跪式服务了,就是客人想玩皮鞭滴蜡的,他也会竭力配合才行。

    火线上岗。

    李南方说:你该看到,今晚会所的生意很火爆,我算是临时抓丁吧。

    嗯。

    贺兰小新转动着酒杯,忽然问:欠了多少外债?

    李南方笑了:怎么,新姐,你问我这个问题,不会是想替我还债吧?

    贺兰小新也笑了,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双脚一抬,搁在了李南方腿上:这样让你捶腿,要求不算过分吧?

    我没经过专门的培训,砸重了,你别嫌疼。

    李南方只好放下放下酒杯,抬手给她捶打了起来,满心的不愿意,坐这儿喝酒聊天不好吗,实在不行,咱们可以去里间,我为你提供跪式服务。

    倚在沙发靠背上,右手端着酒杯的贺兰小新,左手抬起,用一根手指勾起了他下巴,脸上带有色色的表(情qing):捶的很不错嘛,看来你很有伺候女人的天赋——帅哥,先说说你还有什么逆鳞,免得我再碰触到了,让大家都不高兴。

    逆鳞很多。

    李南方歪头,用下巴挣开她的手指,想了想说:我不会对任何人,提供跪式服务。

    嗯,这一点我已经知道了,继续说。

    贺兰小新又伸手,勾起了他的下巴,无声吃吃的笑着。

    李南方叹了口气,不好再挣开了,毕竟当鸭子,就得有当鸭子的觉悟,人家在花钱后没有追究他打骂顾客,就已经很不错了,再不让人动手动脚,那也太没职业精神了。

    喝酒聊天——陪你上(床chuang)都可以,但不能玩皮鞭手铐,吹喇叭那一(套tao)。

    李南方说:还有一点我要提前说明,真要上(床chuang)的话,你要为我服务。

    贺兰小新哈的一声笑:哈,为你服务?帅哥,你有没有搞错啊,我花钱找你,是来享受服务的,而不是给你服务!

    我那方面反应迟钝,不受到一定的刺激,它是不会苏醒的。

    真得?

    贺兰小新有些惊讶,做起来右手伸向了他的胯间:哟,还真是这样啊,居然一点反应也没有。帅哥,你不会是个萎哥吧?

    李南方如实回答:肯定不是萎哥,只是那儿受过伤,反应特迟钝。

    出车祸了,还是打架被人踢了一脚?

    不是,是——被蛇咬过。

    被蛇咬过?哈,哈哈。

    贺兰小新再也忍不住了,(娇jiao)声大笑起来,手指着他鼻子,笑的(胸xiong)前波涛汹涌:你你小兄弟,被蛇咬过?

    李南方悻悻的说:这有什么奇怪的,蛇又不知道这玩意对我来说有多重要。

    来,拿出来让我看看。

    贺兰小新来兴趣了,也不让李南方给捶腿了,放下酒杯做起来,伸手去拉他的拉链。

    李南方抬手挡住了她。

    怎么,看都不给看,这也是你的逆鳞?

    贺兰小新眉梢一挑,不悦的问道。

    李南方反问道:这算特殊服务吗?

    哦,原来是要钱啊。

    你可以不看,反正也没什么好看的。男人的,都一个样。

    不行,我非得看看。

    女人就是好奇心强,李南方越不让看,她就越想看,从案几下的小包内拿出一叠钞票,拍在他手里:加上地上那些,够吗?不够说个数,我给你银行转账。

    挣钱,真容易。

    看着手里那叠厚厚的钞票,李南方心中感慨万分,点了点头。

    刺啦一声,贺兰小新拉开了他的裤子拉链,好像掏什么好东西似的,把那家伙掏了出来,随即就是一声惊呼。

    小兄弟的咬痕早就好了,不过因部位特殊,蛇毒又太强烈的缘故,那些密密麻麻暗红色细齿痕,都向上突起,就像撒上一层米粒,更像戴了带刺的(套tao)(套tao)。

    帅哥,你知道不,你这是因祸得福啊。

    贺兰小新抬头,看着李南方的眼睛,亮闪闪的:女人用起来,肯定很舒服。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