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243章 好钢要用在刀刃上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以往贺兰小新无论在哪儿,都是绝对的中心人物。

    但今晚她却不得不成为岳梓童的陪衬,这让她相当不爽,尤其是董君去收购思戈尔针织厂,却被人捷足先登后,看什么,看谁,都别扭。

    幸亏新姐的镇定修养功夫,那是超一流的,而晚会的时间也不长,八点多一点就结束了,大幕落下后,大家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相信明天的报纸网络媒体上,铺天盖地都是岳梓童大出风头的新闻报道,但贺兰小新不怎么在意,一时的风光,不代表一世的风光,走着瞧就是了。

    以岳总现在最需要的是好好休息为由,新姐婉拒了去她家好好喝一杯的邀请,说等明天把公司事务办妥后,再单独为她接风洗尘。

    岳梓童也确实累了,含笑与大家告辞,驱车回家了。

    贺兰小新没回下榻的酒店,她心里烦闷,需要找个地方发泄一下。

    无论(身shen)处何方,人前具备贵族风范的新姐,都会是当地会所最尊贵的客人,这样在心(情qing)烦躁时,也可以低调来此放松一番。

    青山虽说是东省的省会,不过在娱乐方面相比起京华等超级都市来说,要落后很多,这一点从至尊会员的年费就能看出来了。

    青山最有档次的金帝会所,紫金卡年费才一百万,实在不够看的,不过也算聊胜于无了,目送岳梓童驾车远去后,贺兰小新嘱咐贴(身shen)秘书黄雯,去金帝会所。

    至尊卡一亮,会所方立即殷勤接待,乘坐贵宾专用电梯,绕开乱糟糟的大堂,直接来到了九楼的七号包厢。

    落座后,贵宾层经理请问有何吩咐,贺兰小新根本不理睬,一切由黄秘书来安排,要三个最好的男公关来,陪酒陪唱,给按摩。

    为什么要三个呢?

    一个是黄秘书自己用,两个伺候新姐。

    经理立即端出一副万分抱歉我该死的脸,说今晚因大会召开的缘故,来了很多外地客人,生意火爆,本来就有限的男公关,现在都在忙——

    再忙,也得去给我找来!

    三个没有,两个行吧?

    还没有?

    一个也行!

    废物,我们是女人,要什么公主伺候?

    走,走走,你带我去看看,我就不信没有闲着的男公关!

    深知新姐今晚心(情qing)不怎么样的黄秘书,不敢再让经理在这儿呱噪,拽着他袖子就拉了出去,抬手就是一叠钞票,要求他立即,迅速,马上,把最好的男公关找来。

    经理不敢接,唯有苦笑,带黄秘书来到了六楼,请她自己看看还有没有人。

    六楼有两个专门的屋子,供公主,公关休息所用,也是客人自己来这儿挑人的所在,看上哪一个,哪一个跟着走就是了。

    好像展台一般的休息室内,空((荡dang)dang)((荡dang)dang)的,别说是男公关了,就算男人毛都没一根,黄秘书怒了,当场训斥经理这是什么破会所,连个陪酒的都没有。

    经理赶紧陪着笑脸的解释,准备实在不行他就亲自上阵呢,就听背后有人叫:马经理,我给你送了个新人来,你看看我这兄弟中不中!

    马经理回头一看,哟,是勇哥,卧槽,带人来了?

    这还有什么行不行的啊,这浅草的婊砸要就要,不要拉倒,反正就这样了。

    嘿,新来的这哥们不错啊,小伙子唇红齿白,眼珠子叽里咕噜的乱转,贼精神啊,一看就是天生干鸭子的料!

    来,来,快过来,让这位女士看看。

    (情qing)急之下,马经理也顾不上询问勇哥,这小伙有没有受过培训了,立马把他拉到黄秘书面前,陪着笑脸:您看——

    黄秘书双手抱着膀子,上下打量着李南方,那挑剔的眼神,就像在牲口市场上挑牲口那样,足足半分钟后,才露出满意的笑容,点了点头:嗯,就是你了,跟我走。

    还是那句话,虽说只有一个男公关,可也聊胜于无,更何况这小子,比黄秘书此前享受过的男公关,都要有‘气质’多了。

    并不是长得帅气,或者威猛就能被女人喜欢。

    男人一旦上架,就算像棒子明星那样(奶nai)油,像史泰龙那样威猛,也能被无数女人,给践踏的没有丝毫阳刚之气。

    根据黄秘书的慧眼,虽说这家伙不是她见过的最帅男公关,却绝对是最让她心动的,关键是他那种不曾被无数女人污染过的眼神,清澈中,带有玩世不恭的邪气。

    如果不是与新姐同来,黄秘书今晚非得把他榨成人干。

    当前,唯有希望新姐快点喝醉,去包厢内休息,黄秘书才能尝鲜的。

    贺兰小新经常出入会所,点男公关,可黄秘书很清楚,新姐最多也就是玩玩,却绝不接受男公关的特殊服务。

    叫什么名字?

    电梯门刚一关上,黄秘书就抬手,在李南方脸上摸了一把,咯咯浪笑着问。

    叶沈,叶子的叶,沈阳的沈。

    既然这女人都主动了,李南方再傻站着那多不男人,嘴里说着,抬手就在黄秘书(胸xiong)前狠狠拧了一把。

    哎哟,讨厌,疼死人家了啦。

    黄秘书(娇jiao)嗔的后退着,抬手扶了下金丝眼镜,倚在电梯门上,右脚从高跟鞋内脱出来,被黑丝包着的脚尖,在李南方胯间擦起来。

    对这种档次的撩拨,李南方没反应。

    其实(身shen)材高挑,戴着一副金丝眼镜的黄秘书,很有种男人比较钟(爱ai)的知(性xing)美,这种女人才是真正的闷(骚sao),人前正经八百不行,私下里却比谁都开放,大胆。

    搁在以往,黄秘书的黑丝小脚伸过来,李南方铁定有反应。

    不过现在嘛——对不起,他对主动发(骚sao)的女人,都不怎么稀罕,但为了工作,唯有邪邪笑了下,伸手捉住那只脚,左手顺着小腿向裙下爬了过去。

    刚爬进裙下,叮当一声,电梯门开了。

    等着,先伺候好我的老板。

    黄秘书连忙缩回脚,穿上鞋子,轻声说着,给李南方飞了个媚眼。

    不许打听客人的(身shen)份啊,干什么的等等规矩,在来之前,勇哥就已经再三嘱咐过了,这是大忌,客人会生气的。

    所有李南方才不会问黄秘书是谁,她老板是谁,只是乖巧的点了点头,心里就升起了那种该死的期待,谁,会是最先品尝老子这只鸭的那个女人?

    进去后,就称呼新姐,别的不许多问,记住了没有?

    走出电梯后,黄秘书把那叠钞票,塞进了李南方裤子口袋里,顺势在那个部位抓了一把,稍稍一愣:咦,没反应?

    依着她的经验,凭借她的女人魅力,刚才在电梯内动了那两下手脚,就算李南方是个老头,这会儿也该变成一根铁棍才对,怎么他却软塌塌的没反应呢?

    难道说,这是个不举的男公关?

    妹子,想多了。

    李南方看出她想什么了,无奈的解释道:有道是好钢用在刀刃上,没事没非的浪费力气干嘛?

    哟,你的自制力会这样强?

    黄秘书眼睛一亮,咯咯浪笑着低声问:好钢用在刀刃上后,会是一种什么样子?

    金猴挥起金箍棒,寰宇澄清万丈尘。

    李南方微微冷笑:人挡杀人,神挡杀神!

    哇靠,我好怕被你戳穿!

    黄秘书满脸的惊骇样子,拍了拍高耸的(胸xiong)膛,抬手轻轻敲了下门,接着推开了,回头用目光示意李南方跟他走进去时,又恢复了她原本的知(性xing)气质。

    贺兰小新斜斜躺坐在沙发上,一双被黑丝紧紧包裹着的秀足,搁在案几上,左手托腮看着静音的大屏幕,右手姿势优雅的端着一杯红酒,看都没看门口一眼。

    黄秘书走过去,轻声说:新姐,只有一个,我给带来了。您看还满意吗?

    贺兰小新依旧盯着大屏幕,淡淡地说:让他唱歌给我听,就唱这首歌吧。

    大屏幕上,正在播放当红歌星展妃的mtv《听风》,这首歌旋律委婉,歌词清新,送给那些被男人甩了的妹子们。

    还没进来时,李南方就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那位新姐,应该是个四十多岁,满脸胖(肉rou),腰间缠着几个游泳圈,披金戴银浓妆艳抹的老娘们。

    也唯有那些有钱却(欲yu)求不满的老娘们,才会来会所找男公关的,像黄秘书这种靓妹仔,还有必要花钱吗,大街上嗨一声,就会吸引无数男人前仆后继的了。

    但事实上,却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

    沙发上躺着的新姐,比黄秘书要高档至少十八条街,先不说她长得怎么样,单说她当前摆出的慵懒姿势,那双修长的黑丝****,就能让所有正常男人,看一眼心动不已。

    老天爷对我太好了!

    李南方又激动起来,能够把正式踏上公关路的第一次,有偿奉献给这位新姐,是他十八代祖坟都冒青烟的荣幸啊。

    啧,啧啧,尤其是这张吹弹得破的粉脸蛋,哪怕是秀眉微皱,也散着来自骨子里的媚意,绝对的倾国倾城啊。

    特么的,原来好女人,都在这张鬼地方啊,以前怎么就没注意到呢?

    就在李南方盯着贺兰小新,心中幻想好钢用在刀刃上时的超级酸爽感时,她竟然说要让他唱歌给她听。

    卧了个草,不知道**一刻值千金吗?

    老子是来包你舒服的,不是来给你唱歌听的!

    面对黄秘书用目光的示意,李南方优雅的笑了下,坦然道:我不会唱歌。更不会,唱这个女人唱过的歌。

    男公关的主要工作是什么呀,无非就是陪客户唱歌打牌喝酒聊天外带按摩奉献子孙后代而已,黄秘书还是第一次遇到李南方这样的,竟然说不会唱歌。

    真是岂有此理。

    顾不得很欣赏李南方了,黄秘书脸色一冷,正要出声训斥,贺兰小新秀眉皱起,抬头冷冷地说:歌都不会唱,你干得哪门子公关?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