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242章 今晚属于岳梓童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你说什么?

    董君怀疑自己耳朵出问题了,接着笑了。

    一个干保安被辞退后,还赖在门口哭哭啼啼的土鳖,现在居然大言不惭的说,这儿他说了算,开玩笑也没这个开发的吧?

    训斥老王的那个手下,可没董总监不屑与一土鳖争论的风度,张嘴就骂:草,你算老几啊?屎壳郎打喷嚏,怎么张开臭嘴的!

    在你祖母你娘你姐你妹你侄女面前,我算老二!

    论起骂人,从小就在乡下历经大小阵仗不下三千场的老王,在与董君等人对骂时,能把他们骂晕了,不过老王刚张嘴,就想到自己今非昔比了,李总说过,当了副总的人,要记得随时保持成功人士的风度。

    风度是什么狗(屁pi)东西?

    无非就是唾面自干罢了,这一点老王很容易就能做到,淡然一笑:我再说一次,这个厂子我说了算。

    王副总,我们回来了。

    就仿佛是老天爷安排好的那样,王德发的话音未落,一辆皮卡停在了城门口,几个(身shen)穿工作服的小伙子,从车上跳下来,七手八脚的搬下来一块大牌子。

    白底黑字,一目了然的四个字,南方集团。

    小心点,别蹭破了漆,要不然我扣你们薪水。

    老王说着,扔掉手里的扫帚,不再理睬董君等人,快步走过去扶住大牌子,连声吆喝着拿电钻,搬梯子过来,他要亲自挂牌。

    成盘的鞭炮,礼炮,也被从车上搬了下来,摆在了门口。

    老王连声吩咐,吉时已到,快去请科研室的周工,车间里的凡主任过来,大家伙一起点鞭,共同见证这个伟大的时刻。

    看着忙碌的老王等人,董君等人彻底懵((逼))。

    如果只是老王几个人,他们还能怀疑这厮在演戏,花钱雇人搞快大牌子,来喊他王总,但昨天就认识了的周工,凡主任他们呢,怎么也口口声声的喊王总,脸上的笑容,就像见了三十年不见的亲爹那样?

    啪,啪啪,咚,咚咚!

    在郊区放鞭炮,没人会管,一时间鞭炮齐鸣,礼炮乱飞,掌声哗哗地,(热re)闹的很。

    看着老王等人,再看看那块大牌子,董君用力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没有看错,就在他要信心百倍的收购思戈尔针织厂时,有人捷足先登了。

    那个人,绝不是王德发,一来他没这个实力,二来没听到大家伙喊他为王副总吗?

    谁是老总?

    董君扯住老周的胳膊,问出这个问题时,眼里闪着(阴yin)森的寒芒。

    任何破坏新姐完美计划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滴!

    啊,董先生,你也来了?

    好像这才看到董君那样,老周脸上也带着讨厌的淡然笑容,居然没主动伸手求握:你问我们老总是谁啊?呵呵,对不起,暂时保密,这是我们老总亲自吩咐过的。你如果有事,就找王副总吧,他就是主要负责人。

    呵呵,算了。走。

    董君皮笑(肉rou)不笑的呵呵两声,在上百鼓掌欢迎公司获得新生的掌声中,带着他的三名手下,灰溜溜的出了厂区,上车疾驰而去。

    叮叮当,贺兰小新从酒店洗手间内走出来时,手机响了,是董君打来的电话。

    岳梓童那满是激(情qing)的声音,还在礼堂内回((荡dang)dang)着,那么刺耳——新姐径直来到了走廊尽头窗前,才接通了电话:这么快,就先把合同签完了?呵呵,我就说嘛,只要晾凉姓牛的,他就会自己降价。

    对,对不起,新姐。

    对不起?

    贺兰小新秀眉皱起:姓牛的,不卖了?还是固执的要死,少了那个价格不行?

    董君不敢吊新姐胃口,连忙说:厂子,已经被人买走了,就在昨晚。

    昨晚,就被人买走了?

    贺兰小新很惊讶,问道:买主是谁?

    不知道,我问过了,没人告诉我。

    董君在那边小心地说:不过,曾经在开皇集团干过保安队长的王德发,现在是厂子的负责人,被人称为王副总。厂子也不叫思戈尔针织厂了,而是叫南方集团。

    南方集团?

    呵呵,什么狗(屁pi)南方集团,敢跟姑(奶nai)(奶nai)抢好处,纯粹是自寻死路!

    贺兰小新不愧是心机裱中的战斗婊,一代枭枭雌,很快就从愤怒状态中恢复冷静,无声的冷笑了下,淡淡吩咐董君先回来,以后再说。

    至于那个叫王德发的保安队长,新姐更没必要放在眼里,只要能搞定南方集团的老板,还不就树倒猢狲散了么?

    长达两个小时的新闻发布会,终于结束了。

    傍晚,开始的酒会上,岳总一袭黑色露肩晚礼服,光彩照人的不行,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一颦一笑间,就能倾倒男士无数。

    不用人吩咐,包括新姐闵柔在内的所有女士,都清楚自己该怎么穿着装扮,才能尽显绿叶风采,来衬托岳英雄这朵红花,更加(娇jiao)艳迷人。

    今天,整个世界都属于岳梓童。

    不属于李南方,因为今晚是他人生中的自污转折点。

    穿上一(套tao)很板正的黑西装,白衬衣,脖子上系着蓝领带,再喷上点古龙男士香水,搞得一表人才貌似保险推销员那样,确实能唬到一大批人。

    这不,李南方刚走进金帝会所,就一对(身shen)穿黑红两色制服的青年男女,笑脸相迎,客气询问先生几位啊,初次来是还是会员呢?

    拿出麻子李给办好的(身shen)份证,李南方说:我找勇哥。

    勇哥,就是金帝会所的保安头子,五大三粗大光头,脖子上耷拉着的黄链子,比拴狗的都粗,挽起袖子的双臂上,刺龙画虎,满脸横(肉rou)的微笑起来,能把三岁幼儿给吓哭。

    接过(身shen)份证,与李南方真人对比了下,勇哥问:你就是大力介绍来,要当男公关的叶沈?

    是,勇哥,我就是叶沈。以后,还请您多多关照。

    李南方点头哈腰的说着,一整条的黄鹤楼至尊,放在了勇哥的办公桌上,心里骂道,草,当个鸭子还得送礼,这算什么世道?

    其实,陈大力并没有嘱咐李南方,说你那个朋友去找勇哥时,要送礼,他陈无敌的面子,就价值一支十数万的84年拉菲红酒了。

    对陈大力的自吹自擂,李南方表示强烈怀疑,为让自己以后在会所混得舒服些,花钱给勇哥买条好烟,还是很有必要的。

    事实证明,陈无敌的面子,与一条黄鹤楼至尊相比起来,吊毛都不是,勇哥立即发自内心的笑了,露出一口大金牙,原装货很可能是在战斗中,被人打碎了。

    既然你是大力介绍来的,就是我的兄弟。有我在,没谁敢欺负你的。

    勇哥拍了拍李南方的肩膀,说:按照规矩,新来的兄弟,只能负责会所的三到六楼,月薪也就两万块左右。但你是我兄弟,可以直接负责六楼以上的贵客,最不济,也得月薪达到三五万。

    凭良心来说,看在那条黄鹤楼至尊的面子上,勇哥很照顾李南方了。

    就像并不是所有男人,都能随便来会所干公关那样,也不是所有的公关,都有资格陪那些真有钱的富婆。

    来会所三到六楼消费的顾客,无论男女,基本都是以都市白领,(身shen)价百万的小老板为主,他们主要是来寻开心的,喝喝酒,唱唱歌,吃吃豆腐后,给个三五十的小费,就很不错了。

    而六楼以上的,则是会所固定的会员,楼层越高,会员级别越尊贵。

    勇哥介绍,本会所最尊贵的会员,是紫金卡,每次来都会被安排在顶层,陪他们的公关公主,也都是会所中上档次的。

    其次是钻石,白金,金卡会员,分别在六到八楼。

    这些会员,可不仅仅是来找乐子的了,是干‘真事’,只要能把他们伺候好了,三五千甚至上万的小费,一点都不奇怪。

    据说,去年一个高台公主,把某大老板伺候开心了,当场就撕了一张十万块钱的支票,塞进了她小罩罩内。

    勇哥专门拿出一个小时,来紧急培训他。

    干什么工作,哪怕是挖大粪,也得经过培训才行,更何况是公关呢?

    会所规定,所有新入门的公关,都得接受最少一个月的培训,有专业老师,来传授该怎么成为一只红鸭子的课程,学费好几千。

    培训结束后,才能上岗,先伺候六楼以下的普通消费者,实习期间没工资,就指望小费生活了,三个月后,再根据其综合表现,分配具体的楼层。

    好的去六楼以上,一般的在六楼以下,歪瓜裂枣表现不佳的呢,就去干服务生吧。

    勇哥这样大方,有三个原因。

    一,陈大力的面子。

    二,李南方的黄鹤楼至尊。

    三——前两个原因,都是狗(屁pi),关键是今晚客人爆满,男公关不够用的了,一心为老板着想的勇哥正为缺少人手而发愁呢,颇具鸭子潜力的李南方,就脚踩七彩祥云的出现了,这才索(性xing)赌一把,直接让他去六楼。

    唉,如果青山市天天召开如此盛大的新闻发布会,何愁咱这儿客源不足啊,先让这小子火线入党吧,行就行,不行再让他滚蛋就是了。

    好了,差不多了,走,我带你去六楼。

    说的口干舌燥的勇哥,把那条烟划拉到抽屉里,端起茶杯喝了几口,起(身shen)带着李南方出了保安值班室。

    李南方就问啊,不用签用工合同吗?

    吊毛的用工合同啊,勇哥的话就是合同,我说让你干,你就能干,说不让你干,就算具备超大的家伙——哼哼,还想要钱?去外面抱着电线杆子撸吧。

    对这规矩,李南方很满意,跟在勇哥背后,走出了六楼电梯。

    刚出来电梯,就听到一个女人在训人:你们这是什么破会所啊,连个能陪酒的男公关都没有!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