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241章 现在是我说了算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上午十点,青山酒店彩旗飘扬,人来人往,停车场内一小半,是挂着官方车牌的小车,更多的,则是来自全国各地的新闻媒体采访车。

    甚至还有外媒的影子。

    今天,注定是国内新闻界的节(日ri),只因本誉为华夏英雄,为炎黄子孙大露脸的岳梓童,将会在青山酒店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上,正式回答各记者问。

    问题牵扯到国际数国官方,军方,商场,还有臭名昭著的反官方武装组织。

    在这里,岳梓童将神(情qing)慷慨的,面对数百镜头,叙说她在墨西哥的所见所闻,亲(身shen)感受,着重描述她在惊闻祖国为营救海外落难同胞,悍然剑指加勒比海时,那种无法形容的骄傲,自豪。

    华夏敢做,就敢当,除了不能说出黑幽灵之外,其间发生的任何事,都可以如实告诉新闻界,让全世界都知道,我华夏任何时候都是飞腾在世界东方的巨龙。

    犯我华夏者,虽远必诛!

    这是本次新闻发布会的主题,也是华夏官方,第一次在正式场合,向全世界喊出如此强硬的声音,没有一点噱头,事实在哪儿摆着呢。

    当然了,除了歌颂伟大的祖国母亲,感谢十三亿同胞众志成城之外,顺便再宣扬一下开皇集团的企业文化,提一嘴在十八界袜业联盟大会上喜获铜奖的仙媚丝袜,那是很有必要的。

    到目前为止,开皇集团已经接到了不下百万双的丝袜订单,有来自十数个国家的数十针织企业代表,赶来青山市,郑重洽谈业务。

    出席本次新闻发布会的,不但有东省,青山的主要领导,还有来自京华的,足足数十人,都坐在主席台上的长桌前。

    下面前三排,大部分人则是来自商场,贺兰小新也在其间,面带淡然的微笑,看似发自内心的喜悦,为能够有这样一个英雄的姐妹,而深深的自豪,骄傲。

    只是,她(身shen)边的黄秘书,却像吃了屎那样,难以下咽,还得强笑着说食指又大动了,不时用眼角余光,扫一眼旁边的闵柔。

    黄秘书在见到闵柔的第一眼,就有了浓浓的羡慕嫉妒恨。

    她以为,她是心新姐精心培养的心腹手下,国外名牌大学毕业,出(身shen)小豪门,(身shen)材相貌气质,那更不是一般女孩子能比得上的。

    但为什么,在闵柔面前,她会有种说不出的遭挫感呢?

    闵柔,最多比她年轻了点,漂亮了点,长的卡哇伊了点——还有哪一点,能比得上黄秘书啊,就是个小地方的小村姑而已,凭什么会给黄秘书那种不舒服的感觉?

    而且新姐好像也很看重她,当初竟然极力挽留她,却遭到了不可思议的拒绝。

    事实证明,闵柔的不知好歹,获得了丰厚的回报。

    她那句除了岳总能让我当秘书,谁都没资格的话,被齐副总告诉岳梓童后,岳总感动的眼睛都红了,更是不顾旅途劳累,昨晚亲自驱车赶去了闵家。

    闵柔‘官复原职’,但她一个人的抗争,让全体开皇集团员工都意识到,她在公司的地位,甚至都超过了公司的二号人物,贺兰小新。

    至于董君之流——呵呵,不在话下,他今天都没来现场,听取岳总激动人心的报告,这是没脸啊,话说岳总没回来时,他可是很嚣张的。

    董君没来参加新闻发布会,当然不是因为没脸,而是因为贺兰小新另有安排。

    他要去完成一件秘密任务,收购北郊的思戈尔针织厂。

    还没有来青山之前,贺兰小新就仔细分析过了,无论岳梓童能不能活着回来,只要能控制住林(春chun)海,让他说出真像,本来默默无闻的仙媚丝袜,就能一跃成为国际知名品牌。

    再通过她一系列精心运作之下,订单势必会像雪花片那样飞来——开皇集团现有的生产基地,因库存量大,暂时还能应付,可以后势必会供不应求,所以开辟新的生产车间,就成了重中之重。

    建设新的生产厂房,费时又费力,新姐是绝不会考虑的,而是把心思放在了收购上,很凑巧,青山北郊的思戈尔针织,就跃入她的法眼了。

    经过暗访,贺兰小新对思戈尔针织很满意,决意要收购下来。

    什么,思戈尔针织是(春chun)海集团的秘密子公司,老林的(情qing)妇财产,立(身shen)根本所在,为此早就投入了大笔研发新产品资金,并有所成就,不可能卖掉?

    哈,(春chun)海集团在新姐面前,算个毛啊,只需动动小手指,就能让它灰飞烟灭,唯有乖乖献出来,才能放尔一马。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就在贺兰小新准备等墨西哥那边尘埃落定,再大显(身shen)手时,岳梓童竟然咸鱼翻(身shen),载誉而归,彻底破坏了她的计划。

    真是,真是岂有此理!

    岳梓童的咸鱼翻(身shen),不但打乱了新姐的如意算盘,也给予了(春chun)海集团致命一击,导致老林(情qing)妇着急(套tao)现,廉价转让思戈尔针织厂。

    正如牛总所说的那样,思戈尔针织厂的厂房,生产线或许不值几千万,关键问题是快要研制成功的黑丝技术,那才是最值钱的。

    如果不是迫于当前压力,老周等人辛苦研发出来的黑丝技术专利,也得价值数千万的,谁若收购了它,物有所值这个成语都无法形容受益力度,用抢钱也许更恰当些。

    无奈之下,贺兰小新唯有采用b计划,那就是趁机秘密收购思戈尔针织厂,再利用她是公司副总的权利,大用暗渡陈仓瞒天过海等计策,以开皇集团为跳板,让思戈尔一步步的壮大,最终吃掉开皇集团!

    新集团的名字,贺兰小新都想好了,就叫小新集团,形象,却又朝气十足。

    新姐坚信,只要给她三两年的时间,就能把开皇集团给掏空,到时候再与岳梓童翻脸——呵呵,让她见识下,什么才叫真正的商战。

    百年大计的第一步,贺兰小新交给了董君去运作,就是先收购思戈尔针织厂。

    本来,早就搞清楚思戈尔家产后,贺兰小新昨天派董君过去时,就让他尽快收购了,在能省钱,则省钱的前提下。

    能省则省,遵照新姐四字真言的董君,昨天与牛总初次交涉后,开出了一千五百万的价格,还满脸施恩图报的骄傲样子,你(爱ai)卖就卖,不卖拉倒。

    这在商场上是很正常的,虽说新姐有钱,可她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是贩毒——错了,差点说漏嘴,是辛辛苦苦积攒下来的,可不能对方要多少,就给多少。

    就算老牛一口咬死少了不卖,新姐又必须拿下针织厂,也得晾凉他。

    晾老牛的时间不用太多,二十四小时就够了,不管是董君还是新姐,都能确定今天再去洽谈,两千五百万,甚至两千三百万就能搞定了。

    不得不说,贺兰小新与董君,都是真正的商场精英,一眼就看出了老牛的心理底线。

    岳英雄的新闻发布会,正在胜利召开时,怀里揣着持票,率领三个心腹手下的董君,乘坐路虎来到了北郊的思戈尔针织厂前。

    两千三百万,一定要拿下来!

    下车前,董君伸出了右手。

    三个手下,都用力点头,击掌盟誓,不破楼兰终不还!

    昨天他们来时,就看到十多个民工在打扫卫生,为了能让厂子卖个好价钱。

    今天打扫卫生的人更多了,足足上百个,还都穿着工作服,是工人们。

    看来,老牛为了能把厂子卖个好价钱,也是费大力气了,不惜把已经放假的工人们,再次招回来,做最后一搏。

    你站在这儿干嘛呢?快去干活。小心些,别碰坏了花花草草,要不然今天的薪水就别拿了!

    在三名手下的簇拥下,董君走进了针织厂,一个手下为了讨好老大,黑着脸的训斥正在拿扫帚扫地的王德发。

    董君再杀回开皇集团后,就是被奉命的王德发给轰出去的,很没面子,随着新姐强势入主后,董总监当然不(允yun)许老王再在公司晃((荡dang)dang)了,随便找了个不是,就把他给辞退了。

    还真是老天有眼啊,董君昨天来思戈尔时,就看到王德发以短工(身shen)份,在这儿打扫卫生了,让他再次出了一口恶气,不过却没理睬这土鳖。

    现在可以了啊,肩负新姐重任的董总监,马上就要成为思戈尔新的负责人了,当然有权利管束厂区内所有工人,包括这些打短工的民工。

    讨好老大的手下暗中决定,就算老王拿舌头((舔tian)tian)——也要把他今天的工钱给扣掉!

    谁让你当初得罪了董总监?

    活该!

    董总监收拾不了被岳梓童看重的闵柔,还搞不定你一个土鳖?

    新任南方集团副总的老王,正在以(身shen)作则带领大家大干四化,用辛勤汗水让厂区来个旧貌换新颜呢,这是谁家的装((逼))孩子,跑来装大尾巴狼了?

    老王回头,看到了董君,稍稍一愣,随即明白了,满脸褶子立即堆起,变幻成了菊花般的谄媚笑容:哟,这不是开皇集团的董总监吗,您怎么来了?

    董君撇了撇嘴,双眼看天,与土鳖说话,掉价。

    董总监来这儿做什么,还有你多嘴问的?

    训斥老王干活别偷懒的那个手下,再次及时站出来,傲慢的说道:去,喊你们牛总出来。

    老王嘿嘿笑道:牛总不在。

    他去哪儿了?

    回南方了,今天一早,就回南方了。

    厂里,现在谁说了算?

    听老王这样说后,董君眉头皱了下,不顾自掉(身shen)份,亲自开口询问了。

    牛总不在,董君就无法完成新姐交给的任务,这让他很不爽。

    老王脸上的笑容收起,反手用大拇指点了下自己的酒糟鼻子:我。

    什么?

    董君一楞。

    老王淡淡地说:现在,厂子里是我说了算。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