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240章 你只负责精彩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大家正在为各自前途犯愁呢,忽然听到门外有人搭话,几乎是异口同声的问:谁?

    门开了,一个看上去很有贵族风范的年轻人走了进来,背后跟着个灰头土面的家伙,满脸都是卑微而谦恭的笑容,很眼熟。

    不过牛总周工等人,只看了这人一眼,目光都落在了年轻人(身shen)上:你是谁,怎么来我们厂子里了?

    李南方走到会议桌前,大马金刀的一坐,淡然一笑没说话,拿出一颗香烟叼在嘴上,站在背后的老王,立即双手捧着打火机,为他点燃。

    牛总等人静静地看着他,装((逼))——

    李南方吐了个烟圈,王德发说话了:牛总,我是来厂子里打扫卫生的王德发啊,是凡主任把我们招来的。

    凡主任是车间生产主任,就坐在牛总右手边,稍稍一楞:哦,原来你是老王啊,我说怎么看着眼熟呢。老王,这位先生?

    李南方只负责抽烟,相互介绍的事交给老王好了,相信一个把别人敬烟都能形容为贿赂的家伙,那张上下翻飞的嘴唇,肯定能表达出他最想看到的效果。

    各位,现在由我来为大家隆重介绍,这位是李南方,李先生。

    老王无比郑重的模样:李先生,这位是思戈尔针织的牛总,这位是生产副总周工,这位是凡主任,这位是——

    李先生,您好。

    等老王根据李南方的意思,卖弄完他的口才后,牛总起(身shen)伸出右手:认识您,很荣幸。不知您深夜前来,有何贵干?

    李南方欠(身shen),也没站起来,与牛总握了下手,淡淡地说:三千万,我把思戈尔针织收购了。另外,在座的诸位,如果有留下来的意向,李某双手欢迎,依旧各司其职,薪水暂时照旧,看以后表现再涨。不知牛总,周工诸位意下如何?

    刚才在门外时,他是曾经说过三千万收购思戈尔针织的话,不过当时牛总等人有些受惊,都没听清楚。

    现在听清楚了,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李南方最希望看到的欣喜若狂,这让他很是不满,难道老子装((逼))的功夫,还不到位?

    严格说起来,李先生装((逼))的本事很到位,牛总等人也都听清楚了,可没有谁敢相信,忽然进来一不知什么来历的家伙,没有对厂子考察过,就出资三千万收购?

    大家伙都相信,刚才牛总咬牙发狠,说两千五百万也行的那句话,这位不知道在外面偷听多久的装((逼))犯,也肯定听到了,那么他怎么还会主动给出三千万呢?

    看他说话的口气,好像三千万就是三五块钱似的,脑子里不是瓢拖鞋了,就是哪家神经病医院的围墙歪了。

    正常人,有谁会因为神经说出来的话,就欣喜若狂呢?

    牛总皱了下眉头,看了眼老王,满脸不悦的说:那个谁,老王是吧?麻烦你带这位先生离开,请不要打搅我们开会。

    卧了个槽,怪不得你们不欢呼雀跃呢,搞了半天把老子当神经病来看了。行,那你等着,老子给你上干货!

    李南方这才明白,牛总等人为何不欢呼雀跃,把他当菩萨供起来了。

    老王也琢磨过味儿来了,双眼一瞪,正准备说话,李南方抬手,又低头,噗的一声,把烟卷吐在地上,拿出手机在上面划拉了几下,扔在了桌子上:自己看。

    看什么呀?

    牛总此时真心没兴趣跟一神经病纠缠什么,不过还是拿起手机,只看了一眼,脸色就刷地涨红,拿着手机的手,剧烈哆嗦起来。

    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李南方的银行卡余额——这余额,也太特么的多了点,前面一个四,后面一长串的零。

    为了花钱方便,苏雅琪儿在给李南方拨款时,没有用美元,而是用本国货币,那一长串的零,给人造成的视觉冲击,相当不一般。

    牛总,麻烦你仔细数数后面的零,免得以为我买不起你这破厂子。

    总算从别人脸上,看到自己想看到的表(情qing)了,李南方心(情qing)又好了起来,尤其当好奇的老王也凑过去,眼珠子一下瞪大,双手攥拳放在嘴上的呆((逼))样,更让李先生觉得他是个人才。

    李,李,李先生,您,您确定要收购我们的厂子,三千万?

    无法形容的激动之下,牛总话都说不利索了。

    如果你同意,今晚就签合同,转款。

    你您不实地考察一下厂房车间?

    我这人的时间很宝贵,不想把生命浪费在那些无聊的走马观花形式上。

    李南方又叼上一颗烟,瞅了老王好几眼,都没过来给点烟,只好自己伸手去拿桌子上的火机。

    牛总却抢先拿起火机,双手捧着凑了过来。

    在那一长串零的驱使下,原本被哀伤笼罩着的会议室内,立马充满了勃勃生机,在牛总的大声吩咐下,凡主任亲自充当服务生,给李先生,老王泡茶。

    你只负责精彩,老天自有安排。

    这是一本书的名字,李南方曾经拜读过,觉得这句话用在当前,是最恰当不过的了。

    因为牛总接下来说,思戈尔针织厂,竟然与(春chun)海集团有着莫大的关系,可以说是林(春chun)海一手创建的。

    这位牛总,表面上喊老林一个表姐夫,其实他那个表姐,是老林的一个(情qing)妇,为老林生了个儿子。

    为了照顾私生子,老林瞒着家里,在青山注册投资了思戈尔针织厂,算是为那娘儿俩置办一些家产,由老牛全权负责打理。

    本来,如果老林没有在墨西哥颠倒黑白,最终获得正义的处罚后,这厂子在牛总的精心打理下,可能会挣大钱。

    就因为老林自己作死,导致(春chun)海集团的股票,在短短几天内一落千丈,本人更是被国家相关部门看押审查后,(情qing)妇一看事(情qing)不对,担心这个厂子也会被连累,这才急吼吼的(套tao)现。

    恰好,被董君开除的老王来这儿打短工,又随口告诉了李南方。

    当初如果不是老林自己作死,思戈尔针织厂怎么会被转让?

    老林能作死,李南方是其中最关键的一环,不是他危急时刻大显(身shen)手,岳阿姨等人谁也别想活下来,就再也没谁能证明老林自己作死了。

    李南方的付出,在这一刻得到了回报。

    刚才在门外偷听牛总等人的谈话后,就知道自己捡到宝了,这才果断出手。

    肯定是老天爷觉得李南方不容易,想让他成就一番事业,才特意安排了这一切。

    李南方感谢老天爷,牛总周工凡主任等人,再感谢他。

    真金白银的摆在这儿,牛总不相信都不行,马上就拿出早就制订好的转让合同等,恭请李先生过目。

    老板嘛,是没时间看这些的,这种小活交给老王去做就好了。

    如果这厮连合同都看不懂,李先生就得重新考虑下副总人选了。

    幸亏老王是初中毕业生,看一份条款分明的合同,问题还是不大的,但事关重大,用了足足半小时,看了三遍后,才向李总点了点头,表示没什么妖蛾子。

    牛总也不敢出什么妖蛾子,本来这份合同,就是准备给开皇集团准备的。

    笔。

    李南方一抬手,老王双手奉上签字笔。

    蹭蹭蹭大笔一挥,李南方的大名一挥而就。

    等牛总也签上他的名字后,不用他说什么,李南方就要了他的银行账户,叮当一声,把三千万给转了过去。

    特么的,老子得为多少小富婆服务,才能把这三千万赚回来?

    看到银行卡月上少的那个‘3’,李南方心疼的几乎在流血,开始后悔该省下五百块的,不过想到自己从这一刻起,也正式成为老板一族,又自豪了起来。

    李先生,啊,不,李总,您是我牛某人此生中,遇到的最爽快的人了。在此,提前预祝您以后财源滚滚达三江!

    三千万入库的牛总,当下是满面红光,双手用力摇晃着李南方右手,感慨之(情qing),天地可鉴,话锋一转:李总,您刚才说,老周他们能留下来,继续各司其职?

    老周等人,今晚总算是见识到了传说中的视金钱如粪土人士,继而清晰意识到,专心跟着李总走,好处肯定大大地有,现在听牛总提起自己后,个个都昂首(挺ting)(胸xiong),目不斜视,仿佛正在接受将军检阅的士兵。

    对。

    李南方点头,看着老周等人:老周,我现在郑重委任你,为南方集团的生产副总。周副总,凡主任,麻烦你们明天召集所有工人开会,征求他们的意见。有谁愿意走,给人结算清楚,再额外给一个月的薪水。愿意留下来共谋发展的呢,告诉他们,跟着我李南方干,保证亏待不了他。

    李总您放心,我们保证完成任务!

    老周等人,立即把(胸xiong)膛拍的啪啪响。

    李南方很满意,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水,又说:虽说我是老板,可我很忙。以后可那很少在厂里盯着,所以还得麻烦你们,多替我((操cao)cao)心劳神。

    李总,您就放心。

    保证出不了任何差错!

    好。我这人吧,读书少,没文化。不过,也不是人人都能欺骗的傻瓜。丑话说在前头,干得好,重金奖励。谁要觉得我是傻瓜想耍滑,对不起,请卷起铺盖滚蛋。

    李南方语气稍缓,问道:这一点,相信各位没意见吧?

    谁会有意见,谁就是傻瓜。

    老王重重点头后,一个劲的向前凑,这是在提醒李南方,该怎么安排他,看在大家交(情qing)匪浅的份上,给个保安处长可否?

    今天,注定是老王的幸运(日ri),李南方在接下来,就当众宣布,王德发担任更名为南方集团的副总,排名还在老周前面,以后李总不在时,他就是李总的代言人——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