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238章 老天爷的宠儿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师母不是李南方的生母,却是一把屎一把尿,把他辛苦拉扯大的那个女人。

    你能想象出,一个女人要伟大到何种地步,才能像疼(爱ai)自己亲生儿子那样,把一个早衰患儿拉扯大吗?

    李南方能感觉到,却说不出,觉得唯有努力让自己强大了,做所有师母最喜欢见到的事,才能报答她恩(情qing)的一二。

    他曾经赌咒发誓,绝不会让师母再为他流一滴泪水——但现在,师母却为了给他说好话,被老头抽了一耳光,还要去跳河。

    如果这还不算什么,那么师母在扣掉电话之前,表达出对李南方的失望之(情qing),才是让他最感觉惶恐,害怕的。

    师母对他的要求,高吗?

    只是想把她以为很优秀的小妹,嫁给他的南方而已!

    而已!!

    诚然,岳梓童堕落了,但李南方又是什么好鸟?

    就在昨晚,他还在京华的迪厅,强上了一个女人。

    他有什么资格,去看不起岳梓童?

    更何况岳梓童的出轨,是在网络上,为了解开他的心结,老谢两口子不惜查出北方人,杀人灭口,来保证她的清白度。

    岳梓童当时与贺兰扶苏相偎相依,那也是并肩作战的本能反应,李南方凭什么在看到后,会那样的厌恶她,觉得她就是个((贱jian)jian)人,配不上他呢?

    还有岳母,他也没有考虑过那个女人的感受?

    直到听说她悬梁自尽,再迟片刻就会香消玉损后,李南方才猛地意识到,他太自私了,在考虑与岳梓童的关系时,都是站在自己的角度上。

    这对岳梓童母女来说,不公平。

    师母借助对他的失望,明确表达了这一点。

    幸好,失望不是绝望。

    只要李南方乖乖听话,亡羊补牢,为时未晚,相信始终关注着他的师母,很快就会原谅他的。

    如果他一意孤行,等师母彻底对他绝望了,那么就会永远失去她的。

    李南方的生活中,可以没有任何人,但绝不能没有师母。

    师母,我是不会让您失望的。

    想清楚这些后,李南方心平静了很多,穿好衣服走出了酒店。

    天刚擦黑,华灯初上,凉风习习,人行道上人来人往,抬头看去,看不到尽头的街灯,就像两条长龙,蜿蜒消失在尽头。

    人在(情qing)绪不怎么样时,在外面走走,感受下(身shen)处盛世的幸福,精神很快就会好起来的,李南方当前对此深有感触,边走边看。

    经过青山酒店时,他看到有很多员工在忙着拉横幅,挂彩旗,这是要举办什么大型活动的样子。

    (热re)烈欢迎英雄归来!

    我是华夏岳梓童!

    岳梓童,你是青山市的骄傲!

    一条条的横幅上,全是欢迎,赞美,崇拜岳梓童的内容,看来,青山酒店承接了欢迎英雄归来的活动,明天上午十点,在众多军方官方领导的陪同下,青山的优秀儿女,势必会被选为今年感动华夏人物的岳总,将在这儿做报告。

    届时,将向全市全国人民,一显她的巾帼风采。

    你不觉得,这样高调的有些过分,很有被捧杀的嫌疑吗?

    望着张灯结彩的酒店大厅,李南方笑了下,抬脚继续前行。

    别的暂且不说,单说墨西哥蓝旗老大佐罗吧,现在就把岳梓童恨得不行。

    距离华夏青山市万里之遥的墨西哥,真得很远吗?

    乘坐飞机才半晌的工夫,在墨西哥官方不遗余力打击下,仍能挣扎存在一个世纪的武装组织,铁了心的跑来华夏报复她,不能说轻而易举就能做到,但也不会太难。

    当然了,李南方相信依着岳梓童的智商,不可能想不到这一点。

    她也有足够的理由,婉拒官方如此大张旗鼓的宣扬她,却没有拒绝,就证明她应该是仔细权衡过,觉得这样做获得的利益,更大一些。

    既然她觉得可行,那就这样嚯嚯吧,大不了李南方以后多费点心。

    他还不相信了,在墨西哥都能把佐罗搞得不行,在自己地盘上,反而会吃大亏,真以为华夏那些强力部门,都是吃干饭的,能任由国外势力,在国内兴风作浪?

    明天,是岳梓童的辉煌时刻,与李南方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找家夜场,去当个可(爱ai)的男公关。

    青山市总共有三家夜场——这玩意的存在,就像人渴了就要喝水那样正常,没必要大惊小怪的,更不是那些正义者所说的藏污纳垢所在。

    满嘴正义的人,应该不会缺少女人,所以他们永远也不会想到,那些三十好几了,晚上还对着电影用手撸的单(身shen)狗们,有多么的可怜,只会指责他们道德败坏。

    总不能因为他们因各种原因找不上媳妇,却为了正义,就放弃他们的男(性xing)权利吧?

    同理,成功男士既然有在外包养小三小四小五小六的(爱ai)好,那么成功男士他老婆,就能拿着他赚来的钱,趁着他去私会不知小几时,去夜场找男公关。

    花着他的钱,雇别的男人来****老婆——嗯,想想虽说很邪恶,不过也很现实,更让李南方又升起了那种该死的期待。

    恨不得马上就与三五个富婆滚在一起,给老头发个视频过去,让他见识下南哥悔悟之心,有多么的真诚。

    不过也不是想当鸭子就能当鸭子的,任何夜场内的鸭子,都得有熟人推荐,要不然人家不敢用你,鬼知道你是不是条子化装的,来砸场子的啊?

    在青山市,李南方认识谁啊?

    除了岳梓童几个人之外,就没谁了。

    王德发那样的土鳖,不在考虑范围之内。

    岳梓童肯定是不能找,闵柔更不能找,相信小柔儿会马上翻脸。

    找白灵儿?

    草,脑子还没进水,就不能考虑与警察谈论要去犯错的事。

    找吕明亮?

    相信吕副院长应该有这方面的人脉,不过还是算了吧,真心不想与这种人同流合污。

    找冯公子?

    那家伙会在第一时间,打电话告诉岳梓童,说你家那个该死的破司机,去某夜场丢人现眼去了,你也不管管?

    总共就认识这几个人,却谁都不能找,想想就犯愁。

    蹲在金帝会所对面的马路牙子上,李南方绞尽脑汁,正琢磨着豁出去找吕明亮时,脑海中灵光一闪,对呀,我怎么忘记他了?

    宇内无敌横扫千军如卷席小霸王陈大力,才是最佳介绍人啊,简直是为了解决李南方这个难题,才专门存在的。

    十几岁就在社会上混的混子,如果不认识当地各大夜场的负责人,那他干脆撒泡尿淹死自己得了。

    唉,看来老天爷早就打算让我去干公关,所以才安排我认识了陈大力。罢了,罢了,既然不能反抗,那就张开腿的享受吧。

    幽幽叹了口气,李南方拨通了陈大力的手机。

    手机刚一接通,陈大力激动的声音就传来:大侠,你找我有事吗?我现在外地,正帮人准备砍个不长眼的孙子,挣点小外快呢!

    鸭子也能当大侠吗?

    李南方第一次觉得,大侠这个名字很让他恼火,语气不友好的问:怎么还去做那种破事?不为你自己着想,你也得为你妹着想吧?

    大侠教训的是,可就是想挣点小外快,很轻松的,保证不会出事。

    陈大力还以为大侠是在为他们兄妹着想呢,顿时感受到了(春chun)天般的温暖,更加受感动了。

    问你个事,认识金帝会所的负责人吗?就是看场子的头。

    要想去夜场当男公关,不用找老板之类的大人物,看场子的头头,就能搞定的。

    正如李南方以为然的那样,陈大力不但认识夜场保安头子,还在一起混过几年。

    这就好,接下来,李南方就委婉的告诉陈大力,说有一个关系不错,但很(爱ai)赌的外地朋友,来青山找他,让他给找碗饭吃。

    那小子倒是长得人模狗样儿的,除了(爱ai)赌之外,(屁pi)的本事也没有了,李南方就问他,想不想去夜场当男公关,那活轻松,来钱快,还能玩女人——简直就是为他量(身shen)定做的啊。

    朋友一听,立即双眼放光,一口答应了下来,还催着李南方赶紧给他找关系,他是一天都不愿意闲着了。

    这不,我就想到你了。陈大力,能帮忙办成这件事吗?

    我靠,我还以为多大的事儿呢,小菜一碟。不过,大侠,我觉得,那哥们既然是您的朋友,去做鸭子,是不是会给您丢人啊?

    陈大力想的还周到:要不这样吧,您要放心我呢,就让那哥们来跟我混——

    不行。

    李南方一口拒绝:我也这样跟他说起过,他不敢。

    没种的废物,也就配去当个鸭子了。

    陈大力骂了句,问:大侠,我这就打电话,你告诉我那哥们叫什么名字。到时候,直接过去找他就是了。

    叫,叶沈。树叶的叶,沈阳的沈。

    李南方觉得,叶沈这名字很不错,男女皆宜:还要给你那哥们看(身shen)份证吗?

    如果会所需要(身shen)份证,李南方有得去找天桥麻子李办假证了。

    当然得要啊,这可是必须的手续。

    又扯了几句,陈大力答应说今晚就打电话后,才扣掉了手机。

    明天,是岳梓童大放光芒的(日ri)子,却也是老子去当鸭子之时。这世界,真特么的不公平。

    遥望着青山酒店那边,感慨了一句,李南方忽觉有些意兴阑珊,很想大醉一场,算是正式告别他的清白生活。

    想找人喝酒,王德发绝对是最好的人选。

    老王别的本事没有,奉承人的功夫却很到家,只要给丫足够的甜头,奉承话能说个三天三夜,都不带重复的。

    李南方觉得,他就是老天爷的宠儿,想找去夜场当鸭子的介绍人,有陈大力,想找人奉承自己,有王德发,想挨骂,有老头——

    <!ove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