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236章 有机会共侍一夫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go>

    接下来,那边的贺兰小新久久都没说话,只传来喝东西的声音。

    不用问,她在喝酒。

    大半夜的不睡觉,独自喝酒的人,心(情qing)一般不会太好。

    花夜神无声的笑了下,轻声说:小新,我知道你现在心里也不是滋味。因为我,你家的人,都隐瞒了你。但我可以保证,我是真心把你当亲姐妹看的,从没有过害你的心思。

    贺兰家早就知道花夜神的来历,却不对贺兰小新说,那是因为她是女人。

    虽说贺兰家不像岳家那样,从不看重会嫁到外人家的女儿,不过有些家族核心机密,她还是无权知道的,而(身shen)为第三代接班人的贺兰扶苏,却很清楚这些。

    如果贺兰小新早就知道花夜神的‘夜虎’来历,就是打死她,她也不敢可劲撮合他们两个走到一起的。

    家族的利益,大过天。

    直到本次墨西哥布偶岛绑架案发生,花夜神为了心上人安全着想,冒然登门请求老头子,希望他能通过自(身shen)影响,来促使华夏向墨西哥施加更大压力后,贺兰小新才从爷爷对她的冷淡态度中,看出不对劲,几番追问,才知道了这个秘密。

    得知这个秘密后的那一刻,贺兰小新心中会是一种什么滋味?

    她竭力呵护的弟弟,她最好的姐妹,都瞒着她,唯有她像个傻瓜那样,还在那儿为撮合俩人绞尽脑汁。

    怪不得贺兰扶苏总是把花夜神当姐姐看,原来是怕被她‘克死’。

    贺兰小新还是没说话,只是喝酒。

    抬头看向远处的街灯,花夜神的眸光黯然了许多:小新,请你相信我,我真没有要害扶苏——

    贺兰小新打断了她的话:神姐,其实你也不知道,扶苏已经知道你的秘密了,对不对?

    花夜神用力抿了下嘴角,声音苦涩的说:是。如果我知道,那我就不会追求他。我(爱ai)他,发自内心的(爱ai)他。所以,我只希望他能过得好。无论,我在,还是不在他(身shen)边。同样,任何时候,你都是我最好的姐妹,我愿意为你们做任何事。

    滴,滴滴!

    几个晚上不睡觉跑出来飙车的熊孩子,疯了似的按着喇叭,从迪厅前的公路上呼啸而过,贺兰小新在那边听到了:神姐,你现在外面?

    是啊,在外面呢。

    在哪儿?

    迪厅,以前你对我推荐多次,我都没来过的地方。

    花夜神转(身shen),看着迪厅上方闪烁的广告牌,笑道:还别说,痛痛快快的疯狂过一把后,心里轻松多了。哎,小新,你知道吗?我今晚认识了个男人,很有趣。

    七星会所内也有迪厅,而且档次还很高,不过花夜神绝不会在那儿露面,贺兰小新多次鼓动她,去别家迪厅放松一下,那样对人的精神,(身shen)体都有着莫大的好处。

    不过每当她这样蛊惑时,花夜神总是笑而不答。

    就像李南方通过她(身shen)上的幽香,就能判断出她是贤妻型那样,谁家的贤妻,会来这种鱼龙混杂的场所疯狂?

    但今晚她来了,那是因为她的(爱ai)(情qing),遭受了毁灭(性xing)的打击,只想找个地方,彻底疯狂一把,在疯狂过程中,认识男人也很正常。

    贺兰小新却听出了什么:有趣?多有趣?神姐,你你不会——

    你没猜错。用你的口气来说就是,我被他给草了。

    花夜神淡淡地说:在迪厅舞池中,当着数百人的面。我很享受,那种无比刺激的感觉,仿佛开启了一扇大门,看到了从没看过的人生风景。

    迪厅每晚都会有三次的灭灯时间,每次长达二十分钟,专门为那些寻找刺激的男女苟合所服务,多次来这边放松的贺兰小新,很清楚。

    只是做梦也没想到,女神般高高在上的花夜神,也会在这地方,向陌生男人付出了她的第一次。

    这都是为(情qing)所伤,严格说起来,贺兰扶苏要担负全部责任,是他彻底毁掉了骄傲的花夜神!

    贺兰小新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唯有咬了下银牙,嘎声问道:那那个男人是谁?

    他是谁,已经不重要了。

    他已经死了?

    他没机会再看到明天的太阳了。

    花夜神抬头,看向夜空,喃喃地说:其实,其实我不想他死的,因为他很有趣。如果,我认识他,在认识扶苏之前,说不定会嫁给他,给他生儿育女。

    贺兰小新知道,依着花夜神在京华的实力,要想悄无声息的让一个人蒸发,轻松的狠,只是她觉得,只让那个玷污神姐的男人,就此轻松的死掉,也太便宜了他。

    依着她的意思,男人不但要死,而且他全家都要死!

    好了,不说我的事了。

    花夜神岔开了话题:你呢,打算怎么办?

    我还能怎么办?

    贺兰小新在那边吸了下鼻子,说:岳梓童马上就要回来了,我除了乖乖吐出吞下去的东西,别无选择。

    小新,我觉得,你是该全力撮合扶苏与她了。

    花夜神顿了顿,轻声说:岳梓童在本次绑架案中,表现的很出色,以后势必大有所为。说起来,扶苏的眼光,比我们两个都要出色。

    贺兰小新也轻声问:真心话?

    花夜神点头:真心话。

    无论怎么样,我们依旧是好姐妹,对不对?

    永远都是好姐妹。

    花夜神为表示已经看开了,罕见的开了个玩笑:两女共侍一夫,也行。

    哈,你这样说就行!等我找到心仪的男人,我肯定会把你哄上我们的(床chuang),我们一起来蹂躏他,不把他榨成人干,决不罢休!

    贺兰小新哈的一声笑,杀气腾腾的说。

    两个人捡着轻松的话题,又扯了片刻,才收线扣掉了电话。

    两女共侍一夫?呵呵,小新,如果你不知道我是克人的白虎星,我相信你真能做出这种荒唐事。现在么,呵呵。

    花夜神轻笑着摇了摇头,缓步走向了路边。

    疯狂过后,她还有事要做。

    当初岳梓童刚去墨西哥城,贺兰小新就派人去查谁是黑幽灵了。

    但这是幌子,花夜神知道,贺兰小新是狠心要干掉岳梓童,来成全她与贺兰扶苏的。

    贺兰小新的狠辣,打动了花夜神,让她觉得自己也该做点什么了,不能凡事都让自己好姐妹帮着干,于是也打着‘公事’的幌子,把自己的计划告诉了上面,这才有了震惊全世界的布偶岛绑架案。

    现在岳梓童要安然回国了,这就证明她,贺兰小新的计划都失败了。

    (身shen)为本次计划的主要策划人,花夜神势必得给组织一个合理的解释,找出计划失败的重点。

    毫无疑问,无论常山大使怎么密切嘱咐十七名人质,为了国家形象,绝不会泄露黑幽灵在本次绑架案中,起到的重要作用,要彻底封闭他的存在,但无论是花夜神,还是贺兰小新,都有得知真像的渠道。

    黑幽灵同时破坏了两个人的计划,以他的生命为代价,勉强能平息花夜神俩人对他的‘不满’了吧。

    花夜神没有打车,沿着人行道边走边想这些问题,走的很慢,二十公里的路程,走了足足四个多小时,才来到了七星会所的后门。

    她想到了堪称完美的解释方案,能让组织满意,无法发现她是在‘以权谋私’。

    这让她的心(情qing)好了许多,悄悄从后门进了会所,乘坐专用电梯去了住处,泡了个舒服的(热re)水澡,穿上浴袍来到窗前,向东方看去。

    天光大亮,红彤彤的晨阳已经升起,洒出万道耀眼的金芒,到处一片勃勃生机。

    天气这么好的(日ri)子里,却有人要死去,真是一个遗憾。

    当太阳又悄悄向上爬了几寸后,花夜神喃喃说了句,转(身shen)走到案几前,拿起手机,开始拨打一个陌生的号码。

    这个号码,是李南方在迪厅时,用酒水写在桌子上的。

    那个家伙,当时在给花夜神留下手机号码时,肯定做着与她‘再续前缘’的美梦,却不知道在他拉开卡座的那一刻,他就已经迈进了鬼门关。

    花夜神相信,他不会活过太阳升起,因为她对花奴的毒牙,比相信自己是美女还要更甚。

    她给李南方打电话,只是看在他是她第一个男人的份上,以这种方式,来寄托一下对他的哀思吧?

    嘟,嘟嘟,李南方的手机没关机,但嘟嘟声响了很久,都没人接。

    死人,是不会接电话的。

    他现在应该是死在他的(床chuang)上,等他被家人发现时,他的尸体早就冰凉了。

    唉,其实,我给过你活下去的机会,你怎么就不珍惜呢?

    望着黑下来的手机屏幕,花夜神呆愣良久,缓缓坐在了沙发上,望着窗外越来越高的太阳,感觉心底缓缓升起的悔意。

    她现在忽然发觉,她竟然有些迷恋昨晚的疯狂,或者说,有些在意那个短命鬼了。

    李南方占据她(身shen)体的同时,不但稀释了她为(情qing)所伤的痛苦,还给了她一定的精神寄托,算是填补了某些方面的空白,可惜当时她没察觉到这点,才放出了花奴。

    人,为什么总是在做出某件事后,才会后悔呢?

    无论做了什么,李南方都很少有后悔的时候,尤其是莫名其妙上了一个大美女这种事,如果这也算是后悔的事,他希望天天后悔。

    太累了,在过去这些天内,他就没好好休息过,昨晚更在疯狂一把后,又连夜长途跋涉赶回到青山市,随便找了个酒店,澡都没洗,就趴在(床chuang)上沉沉睡了过去。

    一觉醒来时,西边的太阳都快要落山了,足足睡了十几个小时,如果肚子不是饿的咕咕叫,他还想不想醒来。

    翻(身shen)坐起发了会呆,从旁边(床chuang)头柜上拿过了手机。

    <!over>
小说推荐